<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網絡小說 >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 第2811章-進東洲,殺惡賊!

      第2811章-進東洲,殺惡賊!

      老人手背帶著火雀鳥上前,低頭在火雀鳥耳邊說了些什么,聲音很輕,輕歌能夠聽見,卻是聽不清楚。

      末了,老人將手往前移,火雀鳥撲閃至輕歌的肩上。

      老人拿著吃了一半的糯子雞,遞向輕歌“小丫頭,真的不吃吃看?”

      輕歌淺笑,緩緩搖頭“晚輩謝過前輩好意,只是這糯子雞便罷了。”

      “也罷。”

      老人擺擺手,欲要離去“小丫頭若是破開了dōng zhōu結界,可要記得說與老夫聽,老夫還等著去摘壯陽草呢”

      老人的行動步伐看似很慢,實則矯健快速,不過兩個瞬息里,老人就已遠去,輕歌再定睛望去,視野里已沒有了老人的身影。

      這個吃雞的老人,來如風,去得也快,亦不知他與火雀鳥說了些什么。

      一切的一切,都充斥著古怪。

      輕歌抿著唇,盤下腿,繼續在結界面前打坐,觀察著結界。

      若只是一層結界那便好辦,奈何雙重結界,固若金湯,一時半會兒輕歌也是手足無措。

      偏生戰事緊張,神王已下達‘人頭令’,若再不快點找到解決的辦法,只怕dōng zhōu便要淪為斷頭臺,俱是殘肢斷骸,至于一具具尸體的頭顱,則被敵軍拿去領賞了。

      究竟是多極端的人,才能想出以人頭封賞的話來?

      正在輕歌思考鉆研之時,立在輕歌肩的火雀鳥陡然飛翔,撞上結界。

      輕歌眉頭緊蹙,正欲把火雀鳥擒回,下一刻便見神乎其乎之事在眼前發生。

      火雀鳥張開稍稍尖銳的嘴兒,啄在結界上,卻見結界宛如凍結的冰霜,以鳥嘴為中心,剎那間開了無數裂縫,并且裂縫還在朝結界的盡頭蔓延。當火雀鳥將尖銳的嘴張開到最大的時候,一陣陣藍煙寒光以極快的速度好似水流般灌入了火雀鳥的嘴里,輕歌肉眼可見,火雀鳥的腹部快速鼓起,像一個偌大的球。

      輕歌嘴角微微抽搐,眼神變得古怪而復雜。

      火雀鳥的前身是實力恐怖身份尊貴的尊獸,她亦知道火雀鳥能夠吃掉許多稀奇古怪的事,卻沒想到,火雀鳥biàn tài到能夠吃結界了……

      若火雀鳥能一口吃了,她何苦鉆研這么久?

      而今讓輕歌感到擔憂的是,火雀鳥把結界吃下,是否會有一些隱藏的副作用。

      輕歌仔細盯著火雀鳥觀察許久,只見火雀鳥意識渙散,鳥嘴里發出幾道沙啞的聲音,想說什么卻被哽住。

      球一般的火雀鳥猛地摔在了地上,還滾了好幾圈,最終滾至了輕歌的足旁。

      輕歌撿起了火雀鳥放在腿上,憂心忡忡,她雖為醫師,卻也不是獸醫,更何況吞噬結界乃罕見之事,她亦不懂,只能將雪靈珠的治愈之力灌入火雀鳥的身體里。

      然而治愈之力毫無作用,火雀鳥的狀況愈加得差,輕歌更加重視了。

      火雀鳥張著嘴,禁臠顫抖了好一會兒,發出一道拖長的音“嗝兒……”

      發出此音后,火雀鳥完全舒適,身體也不再那么膨脹。

      反觀輕歌的臉,已經黑如鍋底,鐵青的可怕。

      便是說,火雀鳥不是被結界反噬,而是,噎到了?吃撐了?

      輕歌風中凌亂,腦子里混混沌沌一片空白。

      一天天的,這都叫什么事。

      “那老人與你說了什么?”輕歌似是想到了什么,提著火雀鳥的翅膀問道。

      火雀鳥怔了怔,認真思考了一會兒,才道“他說把結界吃了,他就帶我去宜春樓找小美人。”

      忍著惱怒的輕歌“……”

      “老大,嗷,還有一層結界哦。”

      火雀鳥掙脫掉輕歌的束縛,三下五除二,以極快的速度,一口吃了另一層結界。

      難倒輕歌與南雪落的雙重結界,便在頃刻間煙消云散。

      此刻輕歌的心情有些微妙,許是被上天眷顧了吧。

      熬過那段灰暗的日子,未來將日日放晴,抬頭便可見彩虹。

      南雪落聞聲而來,看了眼一片虛無的結界,怔愣,訝異“結界呢?被你破了?”

      “被它吃了。”輕歌揪著火雀鳥的翅膀,提在南雪落的眼前。

      “尊獸,天赤!”南雪落瞳眸緊縮,倒吸一口涼氣。

      火雀鳥被輕歌提在手中,懸于半空,聽見南雪落的聲音,火雀鳥歪著腦袋望向南雪落,自以為瀟灑地撥弄著頭上的幾根羽毛“初次見面,我就被姑娘的美貌驚艷,冒昧打擾一下,小鳥名為天赤,家在四海天涯,老大是dōng zhōu東帝……”

      輕歌、南雪落的面色齊齊一變。

      “看來,尊獸早已忘記了自己的身份。”南雪落輕笑一聲“夜輕歌,你這般信任我,將尊獸之事告知于我,不怕我搶了你的尊獸遠走高飛?”

      “閣下不會的。”

      “你何以篤定?”

      “區區尊獸,只怕不入閣下的眼,尊后曾與我說過,閣下年少時,曾也志在四方,盼達濟天下,眾生太平。”輕歌緩聲道。

      南雪落目光凝起,眸子里掠過一道復雜之色,眉宇里染上哀愁。

      “她……真的這樣說?”南雪落問“她不怪我嗎?”

      “她怪你。”輕歌微微一笑“她也……心疼你……”

      南雪落眼眶深紅一片,唇角勾起了苦澀的笑。

      她轉過頭去,看著延綿起伏的山川,笑容愈發濃郁,一滴淚滑落。

      她為神王流過太多的淚,險些哭瞎過一雙眼,到底是不值錢的水罷了。

      執迷不悟的人,終是要自己走出來,許是一天,許是一個月,又或許是一萬年之久。

      “走吧,既然結界破開,是該反將一軍了。”南雪落眼神凌厲,望向dōng zhōu內。

      輕歌揚起了笑“殺我辱我欺我dōng zhōu子民,此賬可不能一筆勾銷!方獄,你的好日子到頭了。”

      輕歌走向修煉者營地,望向蕭山燕“蕭兄,通知大家,跟我進dōng zhōu,殺惡賊!”

      “進dōng zhōu,殺惡賊!”蕭山燕一愣過后,振臂高喊,無數人齊聲高呼。

      輕歌與南雪落對視一眼,俱在對方的眼里看到了微暖的笑意。

      南雪落神色微怔。

      原來,除卻情愛外的人世,亦能這般自由快活。

      過去的一萬年里,她究竟錯過了多少精彩?

      如今她終于為自己而活,她是南雪落,而不是活在曾經自欺欺人的阿落。 在線 閱讀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