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網絡小說 >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 第2817章-大無畏陣

      第2817章-大無畏陣

      石屋內的dōng zhōu戰士們看著尤兒,眼眶發紅,熱血沸騰,全都握緊了手中的兵器。

      國仇家恨,永無休止。

      戰士們紛紛離去,下達尤兒的命令。

      老shǎo fù孺們卻是不肯走。

      是的,奇跡一般的事情,三十萬人,沒有一個想當逃兵。

      尤兒坐在桌案上,握著微濕的素帕,將掌中銀槍擦得锃亮無比,折射出道道凜冽寒光。

      尤兒獨自一人,杏花般的眸兒,看向石屋敞開的窗。

      “美人師父,尤兒長大了哦。”

      眼尾落下一滴淚,字字凄聲。

      即便她的精神曾被惡人操控主宰,天地院的弟子們,卻都是葬身于她的手中。

      她將奉獻出一生,保護好那些良善的人,只為贖罪。

      一柄長槍落在地面,尤兒立在窗前,看著外面紛亂的人,低聲喃喃自語:“如若尤兒死在北山,美人師父一定要想尤兒哦……”

      不多時,dōng zhōu戰士前來石屋。

      “尤姑娘,他們都不肯離去,說什么人多力量大,便是拿著菜刀都要上陣,還有那些老人,說自己手里的拐杖要敲打敵軍的頭顱。”

      隨后,又一人走來。

      “尤姑娘,不好了,北山南嶺撤退的后路被西北二軍給堵截了。”

      “……”

      “尤姑娘,怎么辦?”

      幾個主要戰士站在尤兒面前,慌亂如熱鍋上的螞蟻,急得團團轉。

      尤兒微抿著殷紅的唇,許久默不作聲。

      “尤姑娘?”

      “既然如此,那便……決一死戰吧。”尤兒黯然神傷:“美人師父,尤兒沒有保護好你的子民。”

      她到底是年紀小了,亦不精通戰事,故而被人堵了撤退的路。

      “尤姑娘,西北大軍,已至北門口!”再一戰士來報。

      “好!既來了,那便戰個徹底!”尤兒提著長槍走出去:“通知下去,加強大無畏陣!老人、小孩都躲在西嶺的裂縫里,有勇氣戰斗的,都隨我來。”

      “尤姑娘,我們能活下來嗎?”有人問。

      尤兒腳步頓住,背對著他們,沉吟良久,尤兒笑了:“戰死沙場,是一件榮耀的事。便是去了地府,見了那閻王老子,我能理直氣壯說,我是為國而死,為民而死!”

      說罷,尤兒朝前走去。

      她不懂行軍作戰,她只知,用盡最后一絲力氣,將敵人攔截在外。

      dōng zhōu戰事已一個多月了,東帝遲遲不肯出現,然而,dōng zhōu的子民,沒有怨言。

      他們堅信著,東帝會出現的,會為他們沉冤昭雪,讓他們揚眉吐氣!

      北門口,山嶺下,西北大軍烏泱泱,猶如山海而至,天地震顫,氣勢之萬鈞,之兇猛,叫人膽寒。

      顧熔柞、林鶴山等人站在山嶺處,仰頭望著北門口。

      北門口有兩座雕塑,俱為夜輕歌之雕像。

      左側雕像,手舉明王刀,面露嚴肅威武之氣。右側的雕塑握著長弓,箭矢指月,浩然如虹。

      那兩座雕塑,像是北風山嶺的守門神,一動不動,眉目里俱露出威儀姿態,乃帝王之氣。

      顧熔柞看見雕塑,目光發紅,怒從中來:“一群該死的人,竟為那個小丫頭打造雕塑。”

      他為八君之首時,特地去請了dōng zhōu隱世的幾個老人,希望德高望重的幾個老者,愿為他打造雕塑,然而,卻被那幾個老人回絕了。

      老人們在dōng zhōu有著很高的威望,當時的顧熔柞道貌岸然,即便心中有氣,亦不敢殺之而后快,怕天下人詬病。顧熔柞本欲暗中殺死老人,以泄心頭之恨,奈何那時重心在霸王宴,又出了一個夜輕歌,倒把此事落下了。

      dōng zhōu之戰開啟后,俱聽令夜神宮,八君疆土的戰士,都以夜神宮為主。

      夜神宮里的人,發覺北風山嶺易守難攻,又結出強大的大無畏陣。

      那些該死的老人和婦孺,全在此處。

      半個月的時間里,那些老人竟打造了十幾個東帝雕塑,都是不一樣的風采。

      這些雕塑,有著統一的名字:信仰。

      年輕的姑娘為dōng zhōu帝王,直視太陽與黑暗,守護子民,尋找尊嚴。

      她肩負重任,左刀右弓,乃亂世中唯一的和平信仰。

      “你若喜歡這些雕塑,把那些老人抓起來,關進狗籠里,再找到他們的兒子孫子,他們若不打造雕塑,就把他們的孩子一個個全殺了。”林鶴山不以為然。

      “不必了。”顧熔柞道。

      既然夜輕歌已有雕塑,他再進行,不過是照瓢畫葫,東施效顰,滑天下之大稽。

      “顧君想怎么做?”林鶴山笑問。

      “殺了那群不聽話的老畜生!”顧熔柞咬了咬牙,面露兇光。

      誠如林鶴山所說,這個時代,沒有尊嚴可講,只有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弱肉強食的時代,唯有高高在上的王,才有殺人的權力。

      他恨dōng zhōu的每一個人,轉眼就倒戈夜輕歌。

      他要把這些惡心的叛徒,全部送往地獄。

      將那些愚昧之人的腦袋,掛在沙漠的城墻上。

      林鶴山感受到了顧熔柞的殺氣,只淡淡的笑了笑。

      “想要攻下北風山嶺,唯有破了大無畏陣。”林鶴山蹙眉:“大無畏陣,頗為麻煩,是幻月神殿的陣法。只怕是琴宗賜予夜傾城的,好在幻月神殿對dōng zhōu之戰毫無想法,否則此戰我等必是寸步難行。若神王與尋閣下在此倒是好辦,偏生神王不來北風山嶺,尋閣下又是九界的人,親自屠戮無辜生命,傳去九界,可是要被興師問罪的。”

      “林大人,我們要如何破掉這大無畏陣?”顧熔柞問道。

      林鶴山抿緊了唇,看著北門口的雕塑,一言不發。

      “你,過來……”林鶴山指了指一個小士兵,小士兵看了看林鶴山,畏畏縮縮走至林鶴山面前:“林大人?”

      “去雕塑那里。”林鶴山道。

      小士兵眸底有著恐懼,不過在強權之下,還是決定朝北門口走去。

      奈何才去山嶺,一道琴音響起,金光灼熱撲面而來,剎那間便將他的軀體焚燒為灰燼。

      “這……”

      西、北大軍們見此一幕,皆是怔愣住,心底里衍生出無盡的恐懼,竟不敢開口說話。

      到底是幻月神殿的大無畏陣,強大到讓人害怕!

      “林大人,大無畏陣法,超乎了我們想象的強大!”顧熔柞急道。

      林鶴山半瞇起眼,盯著北門口的方向看了許久。

      “好個強大的陣法。”林鶴山道。

      “林大人,這可如何是好?”顧熔柞問。

      正在二人言談時,北門口的荒野之石上,出現了一道身影。

      那人身穿盔甲,手握長槍,居高臨下睥睨著山嶺處的西北大軍。

      她將一頭黑發高高束起,及腰的長發,漂亮的馬尾,發梢尾部微微往上翹起。

      少女的眉目稚嫩而青澀,眼中的堅定卻是從未有過。

      “這人便是東帝之徒,尤兒。”顧熔柞湊在林鶴山耳旁,說道。

      看見尤兒時,顧熔柞的雙眼里泛起了猥瑣淫.欲的光。

      肌膚如雪的少女,那**滋味定是叫人墮落。

      “尤兒?夜神宮人?好,拿下她的人頭,送給東帝!”林鶴山笑了。

      “大無畏陣法,如何pò jiě?”顧熔柞問。

      “不怕,有映月樓殺手們呢。”林鶴山笑了。

      “映月樓殺手?”

      “神王暗中派出五百殺手,協助我們破大無畏陣,除此之外,還有一件寶物,可以破大無畏陣。”林鶴山說。

      顧熔柞皺眉,似有不解:“既然如此,何不直接用寶物破陣?”

      “這你便不懂了,映月樓現在的樓主雖是尋閣下,但映月樓到底是東帝兄長九辭的所有物。尋閣下剛去映月樓時,那些殺手們情愿死也不愿跟著尋閣下,那樓里有個老人,較有威望,也不知說了些什么,竟說服了殺手們向著尋閣下。尋閣下此舉是想讓映月樓五百殺手,因破陣而死,之后再動寶物破陣。”林鶴山低聲分析道。

      顧熔柞目光一閃,好狠毒的做法。

      “如此說來,我們要占領北風山嶺,豈不是不費吹灰之力?”顧熔柞欣喜若狂。

      “那是自然,你且等著,好好看戲便是,稍后映月樓五百殺手便要來此,便看著九辭的人,全都死在她妹妹的陣法上。而且……”

      林鶴山湊在顧熔柞的耳邊,以倆人可聽之聲說:“我聽宗府內部的人說了,方獄早在半年前就讓宗府打造驚天華麗的狗籠,你猜是什么?你以為是用來桎梏神獸的吧?錯了!大錯特錯,那狗籠是給東帝留著的1”

      顧熔柞大喜:“如此說來,此戰dōng zhōu必敗,縱然結界消失,東帝歸來,dōng zhōu亦無反抗之力?”

      “廢話。”林鶴山冷笑一聲。

      顧熔柞發出了大笑聲,他為東帝,已是指日可待的事。

      顧熔柞仰頭雙眼發光地望著荒野之石上的尤兒:“尤姑娘,你把衣裳脫了,讓我軍士兵享受一番東帝之徒的美味,我便放過北風山嶺的所有人,如何?”

      dōng zhōu戰士們隨后來此,聽到顧熔柞猥瑣且不堪入耳的話,一個個漲紅了臉。

      尤其是年輕的修煉者們,俱都怒火沖天,雙目怒瞪,狠狠望著顧熔柞,恨不得撕碎顧熔柞的軀體。

      尤兒微抬起高傲的下頜,目光淡漠,持槍而立。

      聞言,她只清寒而笑,冷睨顧熔柞:“gǒu zá zhǒng,你也配?當年dōng zhōu鼎鼎八君之首,竟為宗府喪家犬,反來殺我dōng zhōu子民,還想為我dōng zhōu一帝?顧熔柞,你的臉呢?” 在線閱 讀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