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網絡小說 >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 第2819章-昨日河東

      第2819章-昨日河東

      顧熔柞的手,欲探向尤兒的衣襟。

      “尤姑娘,你以為你能跑得掉嗎?已經讓你跑了第一次,絕不會再有第二次。這一回。你便認命吧。”

      顧熔柞哈哈大笑,極為放肆。

      尤兒的長槍不在手中,早已落地,她眼眶發紅地瞪視著顧熔柞。

      如此羞辱,叫人憤怒!

      尤兒咬牙切齒,發了狠,猛然用力想要掙扎,奈何不是顧熔柞的敵手。

      縱然她不懼死亡,卻怕此等羞辱。

      一如當年在九州,yī sī bù guà,如同玩偶般被綁在眾人面前,任由畫師作畫。

      尤兒眼睛充血,一口咬在顧熔柞的臉頰,像是兇狠的野獸一般,不顧一切,用足了力道。

      一口咬下皮肉,再吐至地上,尤兒的唇齒里滿是血液。

      顧熔柞亦沒想到尤兒會這般做,發出痛苦的哀嚎聲,整個人都在瑟瑟發抖。

      啪!

      顧熔柞一掌打落下來,狠狠扇在尤兒的臉頰,卻見面上手掌印猩紅如血。

      再看顧熔柞,整張臉上都是血跡,面目表情猙獰可怖,格外扭曲,宛如前來人間索命的厲鬼。

      啊!

      顧熔柞低吼出聲,抬起手擦了擦臉,再看手掌,滿是血液。

      尤兒發絲凌亂,跌倒在地,微微喘了喘氣,嘲諷地看著顧熔柞:“顧熔柞,你會下地獄的。”

      顧熔柞吃下一枚止血丹,怒視尤兒,忽而獰笑:“那便看看,究竟是誰先下地獄。”

      顧熔柞一腳踩在尤兒的肩胛,一手提起尤兒的發,另一只手握著鋒刃,抵在尤兒的鎖骨處。

      “這少女的滋味,真是叫人欲罷不能。”顧熔柞笑道:“東帝之徒,袒胸露腹于三軍前,只怕會惹天下人笑話吧。”

      顧熔柞手中冰涼的鋒刃沿著尤兒的鎖骨望向,一刀下去,衣裳撕開了一道裂縫。

      尤兒的瞳眸緊縮,噴射出怒和恨。

      顧熔柞欣賞著尤兒眼底深處的恐懼,鋒刃雖然割裂了一道裂縫,但是尤兒死死攥著衣裳,不讓衣衫隨著裂縫朝兩遍敞開。顧熔柞的鋒刃,隔著衣襟往下一寸,在胸脯處微微拍了拍。

      胸前傳來冰涼的觸感,叫尤兒崩潰癲狂,幾乎喪失理智,甘愿就此死亡。

      那一幕,歷歷再現。

      一雙雙惡心的手,游走于她的肌膚。

      赤.裸的美貌,由畫師畫下。

      顧熔柞欣賞著尤兒的恐懼,羞辱的不僅僅是尤兒,更是dōng zhōu的每一個戰士。

      dōng zhōu戰士們不懼死亡,沖向尤兒,奈何都被西北大軍攔下,終是無可奈何!

      他們只能發紅著眼,滿心的怒氣,對顧熔柞恨之入骨。

      若是蒼天有眼,何必這般折磨于人?

      比之喪身戰爭,他們更不愿看到尤兒被羞辱。

      ——美人師父,尤兒……想死。

      尤兒絕望地閉上了眼,放棄了掙扎。

      所有的光,全部消失,那希望之火,已盡數熄滅。

      顧熔柞冷笑一聲,鋒刃欲挑開尤兒的衣裳。

      便在此時,斜叉里,一道身影飛掠而來,似流星迅捷而過。

      那人一腳踹在顧熔柞的面門,顧熔柞身體倒飛出去。

      尤兒顫抖著跌坐在地,想象中的冰涼和羞辱沒有到來,尤兒小心翼翼睜開了眼。

      尚未仔細朝前看去,卻見一件披風落下,覆蓋于她的身上。

      披風身上,有著熟悉的冷香。

      美人師父!

      尤兒以披風裹著身體,激動地抬頭看去, 便見一人持刀而立。

      紛揚的紅衫,拂向尤兒的臉,輕柔的觸感,叫人迷離。

      銀白的發,似那凜冬之雪。

      她似審判眾生的神,傲然而立,手握著象征裁決的巨刀。

      “師父!”尤兒泣不成聲。

      輕歌回頭看了眼尤兒,微微俯身,擦去尤兒眼尾的淚。

      “乖,不要害怕。”輕歌溫柔的安慰。

      “尤兒好怕。”尤兒嚎啕大哭,再無適才的堅強。

      輕歌眼神一暗,驟閃危險之色。

      她深吸一口氣,忽然笑了出來,斜睨向從地上爬起來的顧熔柞:“顧君,好久不見啊。”

      顧熔柞看見輕歌,肝膽俱顫,恐懼感從靈魂深處蔓延而來。

      他永遠都忘不掉被夜輕歌支配的恐懼。

      輕歌將明王刀插在地上,隨即松開了手,回身橫抱起尤兒。

      尤兒身上裹著披風,顫抖的雙手環著輕歌的脖頸,眼淚如決堤的海水源源不斷般流出。

      “師父……”尤兒哽咽,滿腹委屈欲說卻都梗在咽喉。

      “為師來了,不要害怕。”

      輕歌抱著尤兒朝北風山嶺內走去。

      “夜輕歌!”身后傳來林鶴山的怒喝。

      輕歌腳步頓住,依舊背對著林鶴山,沒有回頭的打算。

      “你已不是昔日高高在上的東帝了,大難將至,你還不服罪,歸順宗府?”林鶴山道。

      輕歌回眸一笑,那笑容并未蔓延至眼底,仔細瞧去,雙眼里一片荒蕪冰寒,叫林鶴山瑟瑟發抖,深感恐懼。

      “告訴方獄,若宗府現在歸順于本帝,讓方獄在我dōng zhōu三拜九叩,本帝便放宗府一條生路。若宗府執意如此,他日本帝必屠宗府,必殺他方獄,以祭我dōng zhōu戰士在天之靈!”言語甚是囂張,女子眉間一片凌厲,那猖獗張揚的氣勢,烙印在了每一個修煉者的心中。

      大難將至,北山將亡,那么一人,從天而降。

      他們的……東帝啊!

      林鶴山亦沒想到東帝囂張到敢叫板宗府,不由怒道:“你可知宗府歸屬于神域?你在叫板神域?”

      “有何不可?”

      輕歌笑著回頭,抱著尤兒朝北風山嶺里走去。

      自輕歌出現的一瞬,戰斗僵持,畫面凝固,無數的視線皆匯聚于她的身上。

      “該死的臭丫頭!都給我上,殺了她便可封官進爵!”林鶴山一聲令下,呆愣的士兵們,俱都狂奔上前,手持兵器,欲斬輕歌。

      北風山嶺的dōng zhōu戰士們,亦是不甘示弱,攔截敵軍。

      偏生,不等dōng zhōu戰士出手,輕歌心神微動,狂風而過,寒煙四起,無數敵軍,陡然間抱頭痛哭,哀聲一片。

      他們痛的拿不起兵器了,在地上滾來滾去。

      一縷縷寒煙,似悄然而至的惡鬼,攝人魂魄。

      震驚的不僅僅是林鶴山、顧熔柞之流,還有手足無措目瞪口呆的諸多dōng zhōu子民。

      這是,發生了什么?

      震撼間,他們回頭看向了那道漸行漸遠的身影。

      精神力,浩瀚強大的精神力。

      神力一出,可叫百萬雄師跪拜臣服。

      以一人之力,扭轉乾坤,唯她東帝是也。

      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輕歌把尤兒放在了房間,舀一杯夢族湖水喂給尤兒。

      尤兒喝了一杯夢族湖水,精神狀態漸漸好轉。

      尤兒抱著輕歌,把臉埋在輕歌的懷里,淚水打濕了輕歌的衣裳。

      輕歌耐心溫柔,輕撫尤兒的頭頂,“沒人會欺負你了,為師來了,尤兒不怕。”

      尤兒仰起頭,淚眼婆娑:“師父,尤兒想你了。”

      輕歌低頭,在尤兒額間輕輕一吻:“師父會把壞人們打跑,尤兒在此等師父,好不好?”

      “好。”尤兒吸了吸鼻子,乖巧應道。

      “乖。”

      輕歌再撫摸尤兒的頭頂,隨即走了出去。

      “師父!”尤兒慌張地喊道。

      輕歌站在門口,駐足望向尤兒,尤兒眸閃淚花:“師父早點回來,尤兒會很乖的。”

      輕歌微笑著點了點頭, 漸漸離去。

      北門口,輕歌緩身而至。

      到底的西北士兵們,發出痛苦的聲音。

      這等場面,超出了林鶴山、顧熔柞的意料,二人瞠目結舌,呆若木雞。

      東帝,何以這般強大?

      輕歌的那把明王刀,還矗立于地面。

      輕歌走至明王刀前,五指握住了刀柄,將明王刀拔出。

      她提著巨刀,一步一步走向了顧熔柞。

      顧熔柞頂著一個光溜溜的禿頭,面露恐懼,看起來尤為的滑稽可笑。

      “夜輕歌!你要做什么!”顧熔柞連連后退。

      輕歌走至了顧熔柞的面前,微微側著腦袋,邪佞的眼直頂著顧熔柞,看得顧熔柞瘆得慌。

      輕歌迅步上前,一刀插在顧熔柞的身旁,右手旋即握拳,一拳轟然砸至顧熔柞的面門。

      此一拳有著無窮的爆發力,顧熔柞的鼻梁骨直被砸斷,兩道粘稠的鼻血流出。

      顧熔柞咬了咬牙,握著鋒刃戰向輕歌。

      輕歌笑了,赤紅筋脈里的魘北寒煙悄然而出,掠進了顧熔柞的腦海,渙散顧熔柞的意識和精神。

      正在顧熔柞疏忽的一剎那,輕歌一掌接下鋒刃,血魔煞氣將鋒刃全然吞噬!

      與此同時,輕歌一記鞭腿側踢在顧熔柞的頭上,打得顧熔柞頭暈眼花,甚至是站立不穩。

      顧熔柞口吐鮮血,身形搖晃,后退了數步。

      輕歌抖了抖雙手,冷冷地望著顧熔柞:“做什么?自然是……要你的命!”

      顧熔柞才爬起來,輕歌往前疾沖,腿部高抬起,膝蓋撞在顧熔柞的小腹,導致顧熔柞身體如彎弓般拱起,再吐出一口鮮紅的血液。

      顧熔柞到底的一剎那,輕歌腳掌踩在他的膝蓋骨上,猛地用力,再度摩擦。

      咔嚓……咔嚓……

      膝蓋骨碎裂的聲音。

      啊!

      顧熔柞滿頭大汗,仰天大叫。

      “看來這么長時間過去了,你還不知怎么做人!”輕歌冷聲說罷, 左手伸出,明王刀飛至掌中央。

      輕歌握住了明王刀,刀刃鋒銳,倒閃寒光。

      一刀下去,貫穿了顧熔柞的手掌心,刀刃深入地底。

      “啊!”又一聲痛苦哀嚎,宛如尖銳的利刃,劃破天地寂靜。

      無數個人,屏住呼吸,無數雙眼睛,直直地看著如此一幕。

      女子好似一個屠戮者,摧殘著適才還在叫囂的顧熔柞。

      世事難說。

      誰知昨日河東,不是今日之河西?

      顧熔柞的身體在輕歌的腳掌下劇烈顫抖,害怕到了極致,又痛苦到了頂點! 在線閱讀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