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網絡小說 >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 第2821章-映月圣女

      第2821章-映月圣女

      任由林鶴山絞盡腦汁,亦不知該如何全身而退。

      難道要死在這里?

      不可以!

      林鶴山瞇起雙眸,眼睛里精光四射,似是在算計著什么。

      輕歌腳邊的顧熔柞挪動著身軀,四肢掙扎,轉著頭,瞳眸瞪大,眼珠子好似都要掉出來。

      他在向林鶴山求救,奈何大難臨頭,林鶴山自身尚且難保,又如何救他于水火?

      昨日還叫囂要屠戮北山三十萬人頭的倆人,一個如喪家之犬,一個誠惶誠恐,倒是可笑嘲諷。

      輕歌一腳踩在顧熔柞的小腹,顧熔柞身體猛地顫抖著,因嘴里有塊偌大的石頭堵著,無法發出咆哮嘶吼聲,只得痛哭。

      那一腳,踩碎了顧熔柞的丹田。

      沒有了修煉基礎的丹田, 用這個時代的話來說就是廢物。

      尤其是顧熔柞這般年紀的人,丹田一廢,是絕對無東山再起的可能了。

      那一刻,顧熔柞流下了悔恨的淚水,他知道,他完了。

      什么東帝,什么dōng zhōu霸主,都是癡人做夢。夢醒了,只剩下滿目血腥,和逐漸麻木的恐懼。

      在諸神天域,鮮少有人會明目張膽去汲取他人真元,便是有這個心,也只敢偷偷進行,再不濟,也要出師有名,以懲奸除惡,替天行道之名。歸根究底其原因,一是宗府,二是與天下修煉者的大道背道而馳。

      輕歌自然明白這個道理,但她已與宗府撕破臉,不是你死,便是我亡,又怎會思考其他?

      輕歌猛地一踹顧熔柞,痛打落水狗,顧熔柞身體滾到了山嶺的一旁。

      “把他綁好了,以熱鐵烙下‘dōng zhōu罪人’四個字,剝光了衣裳,掛在dōng zhōu的城墻上。”輕歌陰冷而笑“隨便如何折磨,但是記住了,留他一條命。”

      顧熔柞落到了dōng zhōu戰士的手里。

      顧熔柞恐懼地瞪大眼。

      他已經明白,即將到來的會是難以想象的人間煉獄。

      解決掉了昔日叫囂的顧熔柞,輕歌的目光落在了林鶴山身上。

      她明白斬草不除根的后果,故而要在今日,全部鏟除,一個不留。

      那如狂風呼嘯的殺機戾氣,讓人膽寒。

      林鶴山赤紅著雙眼,并不打算與輕歌對戰。

      他也不明白一個該死的星辰境修煉者,為何有如此強大恐怖的爆發力。

      轟!

      天地顫動,氣勢如雷。

      北風山嶺外,一馬平川。

      五百鐵騎,踏地而來,在天邊形成迂回的線。

      地動山搖,磅礴而出。

      五百人身著黑衣,衣飾上有著特有的圖騰。

      他們,好似人世間的獨行客,騎著駿馬狂奔而至。

      林鶴山回頭看去,就連奄奄一息的顧熔柞都轉頭看了去。

      是……映月樓的五百殺手!

      林鶴山老淚縱橫,異常激動,仿佛看到了黎明破曉的曙光,生的希望。

      映月樓的殺手們,一個就可抵雄獅百萬,更莫說五百殺手。

      有五百殺手相助,區區東帝還不是手到擒來!

      被擒住的顧熔柞,熱淚流淌,情緒如同林鶴山一般。

      像是行將餓死的人,看到了滿漢全席,那一桌的山珍海味,真是叫人靈魂都在顫栗。

      顧熔柞以為自己必死無疑,直到映月樓殺手狂奔來此,顧熔柞才想起了這件事。

      還能活著!還能!縱然一具廢軀,但他知道,落到了那群人手里,會是何等的下場。顧熔柞想都不敢想自己的結局。

      終于,映月樓五百殺手,乘馬而至。

      dōng zhōu戰士,再度恐慌。

      老幼婦孺,開始害怕。

      鼓起勇氣從房間里走出的尤兒,見此一幕,身影搖搖欲墜。

      她握緊了手中的銀槍,勢要護住自家的師父。

      世人只看到師父的狠毒,唯有她看到,那一片凈土,敞在日光青陽下。

      dōng zhōu戰士,dōng zhōu子民,看著前方紅衣銀發,臨危不懼的女子,慌張懼怕的心,竟漸漸安了下來。

      是啊,他們怕什么?

      他們有東帝!

      林鶴山一改方才的頹廢,紅光滿面,還甩了甩袖,迎向五百殺手。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早已臣服于尋無淚的映月樓和殺手,竟騎著鐵騎從林鶴山身上踏過去。

      慌亂之下,林鶴山連忙躲閃,即便如此還是被幾匹烈馬的蹄子瞪到,倒在了地上,似是不省人事,臟腑仿佛都被鐵蹄給蹬碎了。

      林鶴山在地上躺了好一會兒才緩過神來,旋即爬起,朝五百鐵騎的方向看去。

      但見映月樓五百殺手騎著烈馬飛奔至輕歌面前,隨即動作統一紛紛躍下烈馬。

      五百黑衣人,氣勢雄渾,竟是一同甩袖,齊齊跪下,臣服在女子的腿邊。

      “吾等拜見映月圣女,愿圣女千秋萬代!吾等護駕來遲,請圣女責罰!”殺手齊喝,那震耳欲聾的擁護聲,叫林鶴山眼冒金星,亦把顧熔柞最后的希望之火無情澆滅的。

      林鶴山捂著生疼的臟腑,唇部干涸,面色發白,一頭白發全部散了下來,狼狽落魄的樣子堪比喪家之犬。

      林鶴山扶著旁側的石爬起,顫抖的手怒指映月殺手們“爾等孽障,可知映月樓已歸屬九界,怎可拜賊寇為圣女?你們你怕九界的憤怒嗎?”

      殺手們似是沒有聽到林鶴山的話,只跪在輕歌的面前。

      輕歌冷漠如霜的臉頰,終于浮現了燦然的笑容,那一霎,山河失色,日月無光,只有美人的笑容,叫人永生難忘。

      從此往后,傳出了一句話東帝一笑,六軍顛倒。

      “都起來吧。”輕歌道。

      所有人都覺得映月樓殺手臣服于宗府、九界,唯獨她知道,哥哥選出的人,都是亡命之徒,既為殺手,又怎懼怕死亡,甚至因此妥協他人足下?

      這樣的畫面,叫dōng zhōu戰士們也是紛紛震驚駭然。

      咳……

      原來是自家人。

      輕歌眉目清寒,笑望著瑟瑟發抖,戰戰兢兢的林鶴山。

      “大護法,你這是怎么了?臉色不大好?”輕歌問道。

      林鶴山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陡然,撲通一聲,林鶴山雙膝一曲,跪在了輕歌面前的不遠處。

      西北二軍,大勢已去,若不投降,只怕死得更慘。

      林鶴山一連磕了十幾下頭,每一次都撞得巨響,不過眨眼,便是頭破血流。

      “東帝,是我林鶴山以往有眼不識泰山,得罪了東帝,我林鶴山上有老下有小,還請東帝大rén dà量,放我一條生路。”

      林鶴山只想著,犯賤留下一條命,再去神王等人面前哭訴映月樓殺手臨陣反戈。

      與其遭受顧熔柞那樣的折磨,倒不如踐踏自己的尊嚴,求出一條生路。 在線閱 讀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