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掮客小說 > 第3章

      第3章



      四個歹徒執棒球棍在外面把車窗砸碎。秦斌迅速掏出手機撥打110,還沒摁完數字就中招,球棍準確的擊在他握著電話的手上,“噗”的一下,電池爆炸,碎片刺在他的手掌中。鮮血淋漓。

      一人拽著頭發將秦斌拉出車外,他伸手要翻對方的腕,與此同時,腰部又遭到重擊,下一秒鐘頭部被一掌擊中,額頭重重的撞在地上。

      整個過程不過幾十秒鐘,秦斌的頭被人用膝蓋頂在地上,臉擦在粗糙的柏油路上,口中,胸腔中有血腥味,卻不得吭一聲。

      來人用球棍一下下的點他的頭,終于開腔:“哥們你也太多事兒了。有人讓我們過來要東西,要什么,估計你自己知道吧?立馬拿出來,大家都省事。啊,聽話。”

      “找,錯人了吧。”秦斌掙扎著說。

      “操,跟你八條街了,好不容易找著個僻靜地方談公事,你怎么還跟我渾說啊?”他頭上的棍子力道一點點加重,突然狠狠一下,疼得鉆心,秦斌頭昏腦花的覺得有熱乎乎的液體留下來。

      “你給我開了腦瓢,我就更弄不清楚狀況了。”秦斌說。

      “那我滅了你,不就更一了百了了?”

      “隨便吧。”

      “那兄弟今天我就開導你吧。”

      他閉上眼聽見棒球棍疾速落下陡峭的風聲,渾身的細胞在絕望之中似乎蜷縮成一個小團準備聽天由命。可是,這個時候,秦斌卻突然覺得頸上一松,原來逼他就范的強硬的膝蓋被一股更蠻橫的力量掀開,他忍痛想要起身,卻無能為力,身體像被撕裂一樣的疼痛。

      搏斗的聲音,鈍重的兇器卷起的風的聲音,肉體激烈碰撞的聲音,骨頭碎裂清脆的聲音……他頭上的血流下來,流到眼睛里,視野一片模糊,突然這些聲音結束了,有人輕輕拍他的肩膀,他抬頭看,看到紅色的月光里,年輕人白凈的臉,問他:“你還好吧?”

      他認得他,幾天前見過的,佳寧在北華的學生,什么小山。

      之后的事情,頭部受創的秦斌記得不是特別清楚。

      過了很久他醒來,躺在醫院的病床上,渾身都打著繃帶,手被一個人握著,看一看,是裘佳寧。

      她見他醒了,輕聲喊:“秦斌,聽見我說話沒?”

      他在嗓子眼里“嗯”了一聲,斷續的說:“倒霉,車子開的還是不如你好。”

      “別跟我撒謊了,我都知道了。誰跟你結這么大的仇?是不是,”她壓低聲音,“是不是那照片的事?”

      他心里說,這聰明的女的還真難纏呢,亂七八糟知道那么多干什么啊?干啞的嗓子說不出來,眉頭就皺上了。

      會錯意的佳寧說:“你放心,我沒告訴你媽。”

      他說:“你學生救的我。”

      “哦,”佳寧看看他,“我知道了,是周小山。是他打電話到南京通知的我。”

      “謝謝人家啊。”

      “能不嗎?”

      佳寧惴惴不安:“我覺得,要真是這樣的,他們沖著那些照片來,咱們得報警。”

      “我心里有數。”他說,“給我點支煙。”

      佳寧摸摸手袋:“我沒有了,我去給你買吧。”

      “快點啊。”

      佳寧起身,端詳他,半天沒動。

      秦斌不解:“怎么了?”

      “你這個造型好,像木乃伊,有考古價值。”

      秦斌哭笑不得:“你這女人能不能有點同情心?”

      她咯咯笑著出來帶上門,站在門口,吁了一口氣,那笑容驟然間就消失了,肩膀疲憊的落下來,很長時間沒動地方。周小山就坐在她身邊的長凳上,看看她:“他醒了?”

      “嗯。”佳寧說,“醒了。”

      他起身:“我走了。”

      “我送你。”

      “不用。”

      “他也正要些東西。”

      二人坐電梯下樓,行至一半,有人上來,那是六十多歲的老人,穿病號服,一個人拄拐。小山伸手扶他上來。

      老人說:“今天陽光好。”

      小山說:“但也不能曬太久。您小心秋老虎。”

      佳寧和小山走出住院部的大樓,穿過花園,往大門走。秋日午后的暖陽灑在身上,是安慰人心的一雙手。

      佳寧說:“我父母離婚的早,我從小一個人生活。最害怕孤獨。我喜歡我非親生的妹妹,喜歡朋友,學生,也喜歡他,這些人給我安全感。如果他真是有什么意外,我不知道我該怎么辦,所以,我要謝謝你,周小山,謝謝你搭救他。以后需要什么,請你一定告訴我。”

      “我什么都沒有做。”小山說,“我只是說要報警。”

      她看著他,小山穿著布的襯衫和褲子,身材頎長而微微消瘦,他還不如秦斌健壯些,佳寧說:“那也是救命的電話。”

      佳寧在醫院外給秦斌買完煙送小山去地鐵站,路上特意告訴他:“這是給他買的。”

      “……”

      “說起來,”佳寧微微笑看著他,“怎么世界會這么小,偏偏是你碰巧搭救我的男朋友?”

      小山停下腳步,像是在思考這個問題,此處行人稀少,車聲寥寥,風和樹葉也都安靜著,他不說話,于是連時間在這一刻也有小小的停頓。

      然后小山說:“我知道他是你的男朋友。我跟著他,好幾天。”

      她訝異的看著他。

      “我跟著他,是想看看,他是怎么生活的,他是什么樣的人。”周小山說的坦白老實,清清楚楚。

      “為什么?”她只有這樣問的份兒。

      他沒有再回答她,卻舒展開手臂伸向她,托住裘佳寧那枚小小的臉孔,她下顎美好柔和的弧度恰契合他手心,二人之間有一個手臂的距離,卻又形同一體。

      她被他禁錮了脖子的角度,躲也躲不開,在這時候不能思考,不能活動,逆光看著那周小山的臉,眼睛昏眩。

      之后的日子里她實在是忙碌,要照顧在醫院的秦斌,要對A材料的應用報告做最后的審校,還有大學里的課要上。

      過程中經常發呆,思考的問題是:時間真是奇特的東西,那年輕人如今做的放肆的事情,他多年后想起來會不會覺得可笑而后悔?比如她在美國的時候也曾經面對誘惑,梅爾是白種男孩子,高大英俊,笑容可愛,也約會過,可她最終選擇的是讓自己心里更安靜的實驗室和國內的秦斌,再想起梅爾,覺得不比南加州的杏子酒更讓人流連。

      這種思考和判斷讓她一點點放松下來,對自己的取舍更篤定了,再見到周小山,再給他們上課,就小心謹慎,連笑容也是準備好了的,不能盡著性子說話了,盡量慈祥。

      秦斌身體稍好,立即找到了楊名聲的名片,致電給他,開門見山:“你們逼我。”

      楊說:“怎么這么說?”

      “不用否認,你心里清楚。”

      “……”

      “你想要的東西,我已經存在網上的個人空間里,如果我四天不登錄,這個空間將會對所有的門戶網站開放,你知道我是記者,沒這點保險,我還怎么混啊?”

      楊的口氣變得異常的體己:“我就不明白你,掙多少錢?有多少實惠?怎么就這么鉆牛角尖呢?咱們活著干嘛啊?跟誰較勁啊,您這是?”

      “狀況你了解了?我不多說了。”秦斌要放電話。

      “我不僅了解你的狀況,你們家的狀況我也了解啊。嫂子的狀況我也了解。她不是在北華嗎?真棒唉,這不就是咱們中國的居里夫人嗎?

      我說,老同學,她,你不顧著點啊?”

      “……”

      楊名聲在那邊把電話放了。

      秦斌跟裘佳寧不一樣,他小時候不是那種有天賦的孩子,可是懂得專心致志,因而也考上了名校,成了成績優異的大學生。畢業后當記者,除了天南海北的跑新聞身體辛苦之外,覺得心也是累的。看得太多顛倒了的黑白;太在乎什么是對,什么是錯;性格又遺傳了祖父那西北農民的耿直,不能轉圜。現在想起來,那天如果不是周小山相搭救,幾乎就要死到臨頭了,卻仍然不肯把那貪g的z證交出來。可是,讓他無奈的是,現在自己不是一個人,還有佳寧,他不能不顧。

      一邊是為人的道德和職業的操守,另一邊是愛人的安危,秦斌的又頭疼起來。

      傍晚從醫院出來,佳寧接到王院士的電話:“佳寧你什么時候來啊?”

      她愣了一下才想起來,今天是院士的生日,他擺家宴,她對著電話說,馬上到,馬上到。

      佳寧買了鮮花和水果打了出租車到的時候,天剛剛黑。王院士愛熱鬧,請了不少親朋和學生,門口還有國務委員送來的花籃,佳寧進去一看,一客廳的人,真夠熱鬧的。

      她過去跟老師道生日快樂,院士把這高徒介紹給自己身邊的好友,邊說,你們看青年人成長的多么快,佳寧才26歲,已經獨當一面了。

      佳寧邊說老師過獎了,邊肚子餓了想什么時候吃蛋糕呢。王院士說,你去廚房找師母,她正做面條呢,你先自己來一碗。

      佳寧說老師,你怎么知道我餓了?

      院士小聲說,你進來眼睛就沒離開過生日蛋糕。

      佳寧嘿嘿笑著要走,院士說,等一會兒過來啊,介紹幾位朋友給你認識。

      人很多,書房里,過道里,三五一群,輕聲的問候,溫雅的聊天,關于近期的課題,查閱的論文,發表的專著:知識分子聚集的場合,氣氛單純而活躍。可在這全國最好的理工學府,這小規模的聚會,與會者的層次和水平并不低于一個國家級別的科學研討會。

      佳寧取道陽臺才能到達廚房,陽臺上對著成功湖的一角隱隱站著個人。

      看不清楚,只見輪廓,但她已經知道那是誰。

      裘佳寧快走,要離開那里,沒幾步,腳卻硬生生的又折回來,一步步走向他。

      月光可鑒,一切分明是,受了蠱惑。


      在線 閱讀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