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掮客小說 > 第7章

      第7章



      佳寧的這一次重感冒纏綿了一個多星期,躺在床上一直在思考秦斌去新加波的提議,她被太多的問題所干擾:工作,生活,前程,A材料,秦斌,還有周小山—他是她后悔莫及的錯誤……這樣輾轉反側,拿不定主意。

      她終于病好,身體虛弱的去學校布置期末實驗題目,已經是一個多星期之后,學生們在講臺下安靜的記錄,佳寧一手拄著頭說話,不敢看周小山一眼,下了課,急急的走,逃跑一樣。

      她跟王院士約好了見面,保姆沏了釅釅的茶來,她看一看想:到處都是周小山,她才不去喝他送的普洱茶。

      王院士說:“七十年代,我有一次在西湖開會。大伙都在岳王廟前照相,有個人搶到別人前面去,個兒不高,是個瘦子,我聽見別人說:‘老鄧,怎么今天肯照相了?’

      瘦子說:‘不一樣,這個是‘精忠報國’啊。’

      當時我還年輕,不知道這人的底細。八十年代,他去世之后,身份被解密了,才知道,原來那是鄧稼先。”

      佳寧靜靜的聽。

      院士說:“佳寧,你走不走,當然還是你自己的選擇。”

      “……”

      “如果要走,一切要接洽好。你當初回來是要報效祖國的,我們的條件簡陋,也是自己家。如今要走,那邊給的條件和研究經費不能低于美國的,我在南洋理工有學生,可以幫你聯絡。”

      “老師,我還沒有拿定主意呢。”佳寧說,“這是秦斌的意見。他現在有事情在身上,也是不得以。”

      “你是姑娘,當然還是要以家庭為重。走的話,也無可厚非。我完全理解。”王院士呷一口茶。

      “……老師,我會做完A材料的項目的。”

      “我想跟你說的,也是這件事。已經有國際買家出了大價錢盯上了我們這個材料,你要是走了……”

      “這是您的項目,這是國家的項目,不是我的。老師,”佳寧搶著說,“我明白您的意思。”她走上前,垂手立在院士的身邊。

      王院士拍拍她的手:“佳寧,你是好孩子,如果圖的是別的東西,當初不會回來。我對你沒有任何的不放心。”

      “謝謝您,老師。”佳寧說。

      院士輕輕摟她的肩:“今后秦斌敢欺負你,也過不了我這一關。”

      她看看他,鼻子里面發堵,明明難受,又笑起來。

      佳寧稍坐便要告辭,王院士沒挽留,道:“也好,你先走吧,我等一下約了周小山下棋。”

      她聽到他的名字心里頓了一下:“周小山?”

      “對啊,你的學生。是高手啊。總也贏不了他。”王院士說。

      “老師,您注意休息。”

      院士起身送她到書房門口,看見她的茶杯:“怎么沒嘗嘗這茶?師母從日本帶回來的,挺有風味的啊。”

      她聽了,這才拿起來喝一大口,“咚”的一下咽下去。

      院士笑了:“你是渴了啊?品不出味道了。”

      她在玄關穿鞋,那是系帶的靴子,佳寧只覺得帶子跟自己作對,越著急越系不上。有人推門進來了,她看見周小山的鞋,到底狹路相逢,佳寧的背心立時密密的出了層汗。

      她低頭彎腰,從來沒有的專心努力要把自己的鞋帶搞定。

      周小山立在她身旁說:“你病好了嗎?”

      她抬頭,紅頭漲腦的,做一副心無城府的樣子:“好了,徹底好了,謝謝你。”

      這是那一夜之后,他們第一次說話。

      她站起來,拿了自己的包要走,王院士在客廳里面說:“小山過來,上次的殘局我還留著呢。”

      佳寧舒一口氣得以脫身,突然放松了,沒注意一頭撞在掛大衣的架子上,“啊”的一聲,她閉上眼真有金星冒出來似的,好懸沒有暈倒。

      周小山在身后要伸手扶她,被她的一只手臂擋開。

      佳寧疼得眼淚都要流出來,嘴里很硬,捂著那一塊兒好長時間沒動。

      他看看她,沒再堅持,換了拖鞋進屋。

      那之后變成個小紅包,一天都沒消。晚上秦斌看見了說:“你怎么最近這么多狀況?不行,我們去燒燒香吧。”

      她納罕說:“真是的,總覺得被詛咒了似的。”

      也有好消息:秦斌的傷基本痊愈了,佳寧陪著他去醫院復查,醫生說,筋骨恢復的很好,注意補鈣就行。

      佳寧拿著醫生的藥方去藥局取液體鈣,路過處置室卻遇到了見過的女孩。

      那姑娘傷在手臂上,正在包扎,靠近肩的地方有黑色三角形的紋身,佳寧在門外看著她的時候,她警覺的回過頭來,對上了她的眼睛,那是張屬于南亞人的漂亮的臉孔,目光湛然。

      她見過她的,在周小山的房間里。

      她想她們并不算認識,佳寧踟躕片刻還是離開。

      回家的路上佳寧駕車,車子停在路口等信號,秦斌說:“我上次跟你說的事,你考慮的怎么樣了?”

      佳寧看著前方,“嗯”了一聲。

      他笑:“‘嗯’是什么意思?”

      “我們走。”佳寧說,“我想好了,我盡快接洽南洋理工,不行的話,先去了那里再說,反正,”她停一停,“不行就先待業,反正你養我也不成問題。”

      秦斌把手放在她的手上,緊緊握住:“好的,佳寧,好。”

      收音機里在播放王洛賓創作的歌曲,悠揚的男聲動情的演唱:“在那遙遠的地方,有位好姑娘,每當我走過她的氈房,總要回頭不住的張望……”

      從前只覺得這是那樣一首悅耳的曲子,如今細細品味歌詞,原來描繪的是這么婉轉寂寞的感情,佳寧覺得眼睛酸,趕快把墨鏡戴上。

      “我們在走之前,把婚結了吧。”秦斌說。

      “好。”她想都不想就回答,“聽你的。反正酒席也都定好了。”

      “還要去登記,照相,選禮服……”

      “要把你的爸爸媽媽接過來。”

      “你的呢?”

      “我盡力聯絡他們吧。”

      “我想買許多的香水百合裝飾會場,佳寧,你最喜歡百合,是不是?白色的……”

      “對。”

      “還是黃色的來著?”

      “……”

      “佳寧?佳寧……”

      “對不起。我在想試驗的事,這段時間,麻煩你來操辦吧。”

      “當然,我比較有空。”

      她笑了一下,那笑容隱在唇邊,墨鏡之下,沒人看見她的眼睛。

      可是不久,這便是忙碌的一個周末:佳寧早上起來跟秦斌去照婚紗照,她怎么笑都笑不好,攝影師不得不上來把她的唇扯到合適的角度上;然后秦斌去酒樓定菜譜,佳寧去機場接他的父母,直到把兩位老人送到賓館才轉道回學校給約好的幾個學生改論文。

      等到都忙完了,天都黑了。

      她只覺得肩膀和脊背酸疼,邊揉著肩,邊給秦斌打電話說:“你陪叔叔阿姨吃飯吧,我等會兒直接回家,我今天特別的累。明天陪他們去故宮,好不好?”

      他在那邊說:“好,你就別自己開車了,打的回去吧。”

      她說“嗯”,收了線,想一想,又有不放心的事情,打電話給首鋼的檢測室,敲定了周一對A材料抗酸堿腐蝕性能的試驗的細節,才開始收拾東西準備回家,渾身疲憊。

      從教學樓里出來,一陣北風掃過來,佳寧打了個寒顫,把大衣裹緊了要找自己的車,卻看見路燈下面是那個人的背影。

      她想,他為什么這個樣子呢?

      北方這樣的冬天里,他不知道要加一件衣服嗎?怎么還只是穿著那單薄的布的衣服?這樣寂寞的立在寒風里?

      她快步走過去,走到他身邊了,又慢下來,猶豫之中,終于還是伸手向他,拍拍他胳膊,輕聲說:“小山。”

      他回頭。

      她覺得他跟從前不一樣。

      他還是平靜的臉,可是他不高興,寫在他彎彎的眉梢眼角,是一個憂郁的弧度。

      她想到這是她的錯誤,這是她的貪欲造成的傷害,心里又酸又軟,啞著聲音說:“對不起。”

      忽然有雪落下來。

      在線閱讀 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