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掮客小說 > 第20——21章

      第20——21章

      第二十章

      莫莉奔跑回查才城,看看手表,一小時四十三分,成績不錯。她覺得口渴了,回了自己的房間倒水喝,進去了,就看見小山坐在那里,迎面看著她。

      “你什么時候回來的?”她問。

      “剛剛。”

      “你去哪了?”他問。

      “他什么都不知道。”她在心里跟自己說。

      “運動。”她回答,給自己倒水,喝了一大口,背對著他。

      “她在哪?”

      “誰?”

      “……裘佳寧。”

      “為什么問我?……”莫莉擦擦嘴角。

      “她在哪?”

      “不知道。”

      “你的車子呢?”

      “……是啊,我的車子呢?”她借故要抽身而退。

      他走過來,手搭在她的肩上:“以后再做這種事情,要做的俐落,周全。不要用自己的車子,不要留證據。”他向她緩緩打開手中被揉皺了的紙片,上面是三個繚亂的漢字:裘佳寧,“你拿這個把她騙到哪里去了?”

      她惱羞成怒的用力甩開他的手,不打算繼續費力的說謊:“我把她殺了。尸首藏在你找不著的地方。你再殺了我給她償命吧。”她抬頭看著周小山,目光里都是憤怒的火焰。

      “你以為我不會?A材料未辨真偽,你壞了我的大事。”他抓住她的手腕,幾乎要捏碎一般,“足夠我殺你兩遍。”

      “你不要說A材料了,你看著那個女人的時候,眼梢都微微笑。你什么時候也開始說謊?!”她控制不住自己,對著他吼,“她有什么好?她就是我們運來運去的東西而已,跟從前的買賣沒有任何不同!你為了她變成什么樣子?我就是要殺了她,我就是要除掉她……”

      周小山手臂一揚,莫莉被推在墻上,身體劇烈的疼痛,他上前幾步,繼而伸手抓住她的頭,拉她起來,咬牙切齒的還是那三個字:“她在哪?”

      他從來不會這樣兇狠的對待她。

      從前笨拙的莫莉,蠻橫的莫莉,他從來偱偱教導,耐心的說話。

      他給她做她喜歡的春卷和牛肉粉。

      他此時被憤怒扭曲了臉孔。

      他要她死?

      都是為了那個女人。

      她在他的掌握中笑起來,仰著頭憤恨的說:“我告訴你也不要緊,她肯定已經被炸死了。不過不是我干的。她要去救她的男人,要穿過那片樹林——就是你親自安排設置的雷區,她肯定已經死了。轟,”她的手指突的彈開,“粉身碎骨,四分五裂。”

      他聞言即走,甩開她,頭也不回。

      “她已經死了!”她在他身后喊道,“被你殺死,但為了她自己的男人!”

      莫莉看著他離開,以為自己做了這么漂亮的安排會笑出聲來,誰知眼淚奪眶而出,模糊了眼前的一切,她看不到他的背影了。

      她癱坐在地上,痛哭流涕。

      周小山飛車疾馳,山路幾轉,終于找到那停在路邊的車子,山下便是西城教堂,隱在墨綠的叢林中。

      他太熟悉這片樹林了,從前與另一部分跟將軍對立的武裝力量交戰的時候,為了保護上面的查才城,這里方圓5公里都被他親自安排布滿了雷。戰亂之后,這里一直是禁區,人畜不近的地方。如果裘佳寧……

      小山閉上眼睛:無論是死還是離開,她都休想!

      小山脫下上衣,扎緊褲腳,緩緩進入叢林。

      他四肢著地,山獸一樣迅速的向前爬行。這樣一方面眼睛更貼近地面,有利于發現地雷,另一方面,壓低身體,分解身上的重量,而且不會掛碰到吊在樹上的雷。

      沒有硝煙的味道,說明尚且沒有雷被引爆。

      這片樹林如此的靜謐,連鳥的聲音都沒有,可是誰知道,只要有一點的忽略,就會引爆致命的。那個響聲,是他如此熟悉的,震耳欲聾,毀滅一切的響聲。

      一陣風吹來,小山停下,向上看,樹的枯枝上懸著一枚黑色的梭型的雷,被透明的化纖細線牽引著,在山風中輕輕的蕩,此時即使一只鳥落下來也可以引爆這靈敏的。

      周小山耐心的等待。

      山風過去,樹雷漸漸穩定。

      空氣有短暫的凝滯,小山尚未動身,聽見,呼吸聲。

      他緩緩回頭,終于裘佳寧正在離他大約五米遠的叢林里,直立站著,不敢動彈。她也看見了他,那一剎那的蒼白的臉上有復雜的表情。眉微蹙,眼朦朧,嫣紅的唇張開著,因為終于沒有成功的逃離而沮喪,還是因為又見到周小山而慶幸?

      小山沒有急于過去,向她身體的四周看了看,一條黑色的蛇盤在她旁邊的樹丫上,三角形的腦袋正向著她緩慢的探去。

      小山搖搖手指示意她不要動,自己看好了四處無雷,輕巧的繞過樹枝藤蔓,直到她的面前。

      佳寧屛住呼吸,因為她的面前,離得更近的是嘶嘶吐著信子的毒蛇。

      它也在觀察著眼前這個的獵物,那是個溫暖的東西,舌尖傳來的信息告訴它:她香而且柔軟。不一樣啊,不一樣。它向后弓起頸子,舒展身體,要盡情的品嘗了,就在要向前彈去的那一剎突然那被兩根鐵鉗一樣的手指準確的按住了要害的七寸。毒蛇頓時骨肉酸軟,再沒力氣,緩緩垂下身體,任其宰割。

      說時遲那時快,周小山手臂張開,將擒住的毒蛇向遠處扔去,同一秒鐘,裘佳寧被他牢牢的扣在懷里。

      顧不得太多。

      怨恨,委曲,欺騙,周旋,還是這里密布的地雷,游走的毒蛇,都比不上他這樣能夠抱得著她,吻得到她來的更加的真切。他用嘴唇,用手指,用皮膚感受她,確定她,她在這里,好好的,沒有走。沒有死掉。

      呼吸都要被掏空了。

      她掙扎著離開他的唇,額頭抵在他的鼻尖上,混亂的要平復自己的喘息,她斷斷續續的說:“小山,小山……”

      他的手埋在她濃密的頭發里,抬起她的頭,讓她面對自己:“你知道這是什么地方?你死了怎么辦?你死了,我怎么辦?……”

      她的淚難以抑止的流出,不能回答,只是看著天兵一樣來救她的周小山,用手撫摸他的臉:“小山,小山……”

      他背她在背上,壓低她的頭在自己的耳朵邊:“不能抬頭,知不知道?什么都不能碰到。這里到處都是我布的雷,你不聽話的話,我們就一起死在這,喂毒蛇。”

      她此時像個孩子一樣的乖,軟軟的趴在他的背上,手攀在他結實的肩頭。

      小山沿原路返回,在叢林里走的輕快而穩健,佳寧一身疲憊,漸漸要睡著了,看著他形態美好的頭,黑色的精短的頭發,白凈的耳朵和脖頸,她湊上去就在他耳珠邊低聲的說:“當我的奴隸吧,當我的昆侖奴。我們這么走下去,永遠不停。”

      他心中震動,腳步慢下來,側頭看她,佳寧閉上了眼睛。

      回到查才城,他把佳寧抱回房間。

      傭人準備好了水,為她沐浴,小山輕手放下她,離開那里。

      他在中庭打了冰涼的井水上來沖洗自己汗濕的身體,水舀在頭上揚下,眼前變成瀑布,模糊視野。

      莫莉在他的前面站定。

      她的槍對著他的頭。

      他放下水舀,貼著她的槍口站起來。

      他們看著對方。一樣的面無表情。

      “為什么?”她哽咽著說,“她才是后來的。”

      他向她搖頭:“沒有先后,只有她一個。”

      槍口還是對著他,可是她的手在發抖,心中波瀾起伏,不愿相信,不能不信。

      “你要殺了我,我也是一樣這么說。”他的俊美的臉孔還是那么平靜,頭發和身上濕漉漉的,水珠在夕陽下閃閃發光,神一樣的周小山。

      她淚流滿面,撲上去抱住他:“她是后來的。”

      他拍拍她的背:“莫莉,要是我有一個妹妹,我希望她跟你一樣。”

      安慰又這樣疏遠。

      莫莉突然直起身,將槍對準了自己的太陽穴,絕望的堅定的看著他:“我做錯了事情,我愿受罰。”

      她以為這樣一了百了,誰知開槍的那一剎那,周小山的動作還要更快,如閃電一樣的抬手別住她扣動扳機的食指,指動腕轉,子彈匣“啪”的一聲被卸下。

      莫莉槍一離手,那一側的臉孔被小山打了一個重重的耳光。

      小山收起她的槍,聲音像鐵一樣:“我給第一支槍的時候就告訴過你,永遠不可以指著自己的頭。你這樣才要受罰。兩個星期不許碰槍。”

      他從來沒有打過她。

      她混亂的思維被震懾住,她難以置信的看著他離開,嘴角有鮮血流出來。

      佳寧醒過來的時候,月亮剛剛上來。

      她從床上起來,抬頭看看,滿月,微微發紅,為什么這里的月亮是這樣的顏色呢?誰的血?

      輕微的呼吸,她熟悉的植物的味道。

      佳寧回頭,周小山正從房間的黑暗之中慢慢走來。

      二十一

      他在月光下向她走來。

      這個時候,沒有聲音。

      他的手指撥開她奧帶上的盤扣,觸及她的肌膚,那里便是一陣的戰栗和細密的汗珠。她想要阻止,雙手按在他的小臂上了,忽然失去了力氣,就那樣握住他的手臂,隨他游走。

      他看著她的眼睛,手緩緩撫摸過她的Rx房,繞到后背,停留在她纖細的腰上,稍一用力,便將她攬向自己。小山含胸,微微低頭向她,鼻尖輕觸,嗅了一下,舌頭緊接著便進入她柔軟的嘴巴。她像新鮮的食物,氣味與口感都讓人迷戀。

      被他親吻品嘗的佳寧意亂情迷,身體里的液體和氣息都要被他靈活的奪走一樣。她掙扎開,喘著粗氣,忽然被他打橫抱起放在床上。

      細致的箬席在夜里微涼,他在月光下褪盡他們的衣衫的時候,她轉身背對他。小山沒有強迫,從后面吻她,頭發,耳垂,脖頸,肩膀,腰肢,她的臀,花心,腿還有腳趾,一小點一小點親吻,一小點一小點的要她忘記自己,要她燃燒自己。她那里濕潤,流出滑的液體來,被他的手指捕捉到,將她的身體慢慢翻轉,面對自己。他抬頭看她,他居然那樣耐心,他的手覆在上面,讓她的腿微微張開,手指甫一探入,她便弓起了身體,他另一手臂舒展,攬她入懷,她整個人這樣在他的懷抱中,被他占據了核心。

      佳寧只能發出一些無意義的呻吟,蹙眉看著他,想忍耐,想索要。

      小山長舒了一口氣,忽然將她對正了自己,下一秒鐘便進入了她的身體。他們同時倒在床上,他壓向她,要她的腿張開,把他的器官盡量的容納,包含。她的腿纏繞在他堅硬的腰桿上,一只手扶在他的臉上,另一只手按在他起伏的肩頭,發熱的掌心幫助自己的身體去體會周小山,他的柔軟和堅硬,他的細膩和粗糙,他的溫柔和野蠻,他的貫穿和撞擊,他給她的疼痛和快感。

      他們是藤蔓繞著木本的綠樹,筋骨交織在一起,汁液相溶。

      他沖上來的時候,迸射出來的時候,她也在同時高xdx潮,身體在顫抖中扭曲,縮小,所有的感官都在二人鏈接的那一點上。

      許久,她聽見從來不肯呻吟的他重重的一聲喘息,睜開眼,只見他的額頭流下汗水,落在黑黑的密實的睫毛上,他的眼睛,在情欲里霧氣彌漫。她探起身去吻他,把他的汗水銜進嘴巴里。誰知周小山緊接著卻又按下身體,扯過她的肩膀便咬上去,他帶著恨,用了力氣,對她毫無憐惜,好像要把一直以來所有的不耐一下子宣泄掉。她沒有躲閃,也無處可逃,手插在他的頭發里,硬硬的要受他這一口。她疼痛極了,以為要流血了,誰知他松開了嘴巴,頭就貼在她肩膀的位置上,蹙著眉頭,恨恨的看著她。

      她也側頭看他,那個樣子的周小山,月光下的白凈的,英俊的臉,那一個受了委屈終于能夠報復卻還未盡興的表情,孩子一樣的。他真的有二十二歲嗎?

      她的手從他的頭發里滑下來到他的臉頰上,揚手就是一個清脆的耳光:“還咬人?畜生。”

      臥室的后面緊連著浴室。佳寧站在巨大的盆子里,周小山用海綿吸了溫水為她沖洗,他們兩個都赤裸著身體。他看著自己手下的水流在她光滑的皮膚上會成小股,淙淙流下,流淌過她的Rx房,小腹和雙腿間。

      她的肋下還有一點點的疤痕,他貼近那里親吻。

      她擁抱他的頭。

      “你認識雷嗎?”

      “……不。”

      “那我去之前,你怎么知道在那片林子里不能動?”

      “……除了那條蛇,那里連個走獸都沒有。再說,她怎么會輕易放過我?”

      “……”

      “她想我死,可是沒那么容易。”

      “是你給她機會。”

      “我要救我丈夫。”佳寧良久方說,語氣堅定。

      小山自下面看看她:“買家那邊一來了消息,我肯定會放你們回去。我說了算的。你為什么那么著急?你給我的配方是假的嗎?”

      “真的。”

      “那就請多一點耐心。你這樣,就差一點就送了命。

      你不愿意跟我多待一會兒嗎?

      我要的多嗎?

      你想誰都可以,你的心在哪里都可以,可我只要你多跟我待上一會兒。

      我要的多嗎?”

      他走進她的浴盆,就在她的身邊雙膝跪地,雙手環抱住她的身體和雙腿,臉貼在她的小腹上。

      她自上面看著他,想,這個沉默寡言的人居然也說了這么多的話。

      他不要她的心,只要她的身體。只要片刻她的身體。

      他會因為她的服從,會因為在她的身體里高xdx潮而滿足嗎?

      可是她呢?他加諸她身上所有的厄運,陰謀,強迫的情欲和因此帶來的改變由誰來賠付?

      她看看自己,氤氳的水汽中,剛剛的為他所綻放的身體遍布紅色的他的吻痕,最痛的一枚在肩頭,幾乎到了骨頭里。還有此刻他的嘴唇旁,她肋下的傷痕,對啊,那也是拜他所賜。

      短短幾個月而已,她再不是從前的自己。眼下的身體,是一具“婊子”的身體。她唇邊含笑,心里悲涼,是啊,她還是做成了。

      她放在他肩頭的手用了力氣,她要推開他,可是周小山抱得卻更緊了,牢牢的把她鎖在他的臂膀里,他懊惱的說:“怎么又來了?你聽得懂我說話沒有?你不能乖一點?”

      她的眼淚流出來,流到唇邊,又苦又澀,嘴里喃喃的說:“你還要我怎樣?你看我都變成什么樣子了?”

      他站起來,看著她,水一樣的眼光。

      他低下頭,把她的眼淚一顆一顆的親吻干凈。

      這一夜,她在他臂彎里睡著,他有時睡著,有時又睜開眼看她,確定她的存在。她睡得那樣好,他抑制住自己要吻她的沖動,手指徘徊在她美麗的臉上,他吻她,他總覺得她睡得時候比醒著的時候要好看。

      晨曦微露,寺廟的鐘聲遠遠傳來。

      朝陽的光穿過鐫花的窗安靜的投在室內,這會是一個熱天氣。

      小山的電話震動。

      他輕輕的拍拍佳寧的肩,勸哄著讓她去床的另一側去睡,她翻了個身背對了他。他吻她一下才出了房間。

      是查才將軍的隨員打來的電話。

      將軍結束了公務將在這天晚上回到查才城。

      香蘭小姐將隨他一起回來。

      他心里一動,收線之前請對方代為問候將軍。

      他從井里打上來涼水沖洗身體,換了衣服,又回到佳寧的房間。

      她還閉著眼。可是已經醒了。

      他走過去吻她的額頭,直教她睜開眼睛,那一雙眼,黑白分明,太聰明了一些。小山輕聲說:“我是誰?別叫錯了名字。”

      佳寧微微一笑:“周小山,我是誰?你也別叫錯了名字。”

      在線閱讀網免費看書: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