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掮客小說 > 第32——33章

      第32——33章

      三十二

      周小山從西城開車上路的時候收到來自海外買家的電話:A材料試驗成功,付給他們的最后一批軍火將在三天后從緬甸邊境運抵。

      他對著車子的反光鏡擦拭臉上的血,整理有點混亂的衣服。

      所以給查才將軍,給卉,他今日都有禮物。

      一個是交易成功的好消息,一個是可以止牙痛的新鮮的普洱茶葉。

      他來到將軍的宅邸,在后花園的水潭邊看見卉坐在那里,手上抱著小兔子,她也穿著白裙子,像是另一只可愛的兔子。孩子那樣安靜,黑亮的頭發垂在她的肩上,她有一張他的臉孔,可香蘭把美麗的頭發留給她。

      他在草坪上坐下來,離她還有一段距離,他不愿上前是因為膽怯,膽怯是因為不懂得,不懂得這流著她的血液的小小的生命,如何形成,生長,這么美麗,這么乖。

      卉懷里的兔子突然蹦下來,朝著他跑來,卉起身追那只兔子。小山伸手把它逮住,她在他面前停下腳步。

      他逆著光看她,孩子周身鑲著太陽的金邊,他說:“嗨。”

      “嗨。”

      她說:“那是我的。”

      他要還給她。

      她說:“哦,你要是愿意,也可以抱一會兒。”

      “這么好。”他看著她,不愿意轉移開自己的目光,“謝謝。”

      她伸手摸摸他受傷的眉角:“受傷了?”

      他點頭。

      “疼不疼?”

      “不。”

      “怎么會?都流血了。”

      他低下頭,很久才說:“其實疼的,我這里也疼,”他指指自己的肋骨,“還有這里,”他指指自己的心臟,“都是傷,都在疼。”

      她的手輕輕放在他的肩膀上。

      他抬頭看她:“你呢?牙齒可好些了?”

      “……”

      “我拿了這個給你,”小山把裝在小口袋里的新鮮的普洱茶葉拿出來,毛茸茸的小尖兒,還是翠綠顏色,上面還有透明的筋脈,那是此地青山綠水的精華,“你哪里疼,就咬上一葉,很快就好。”

      卉聽了就把口袋打開,捏了一枚小葉放在口里,過了一會兒她說:“真的不疼了。誰教給你的?”

      “我阿媽。”

      原來她的牙齒一直在疼,都不會呻吟,不撒嬌,餓了還是疼的時候,大人不問,她也不說。他的手繞過她圓圓的小腰,輕聲問她:“抱一下,可不可以?”

      她沒有回答,手卻摟在他的脖子上,這么寬容的先給予一個柔軟的擁抱。

      他緊緊偎著她,好像要把身上所有的溫度,所有的能量都注入到這個女孩身上去:“以后,要跟我說話,要告訴我。餓了,想吃什么,還是哪里疼,都要告訴我。好不好?”

      “嗯。”

      吃飯是三個人一起。

      將軍,小山,還有卉。

      小山將交易成功的事情告訴他,將軍卻未見高興,吃的很少。

      卉被保姆帶去睡覺的時候,向小山擺擺手。

      將軍見她走了方說話,聲音傷感:“錢,武器,兵,地盤,我有這么多。可是仔細想想,身邊卻只有你們二人。”

      “……”

      “如果你是我,你高不高興這樣?”

      “您是將軍,我是仆人。”

      “小山,你以后再不要說這樣的話,你早就是我的孩子了。”

      “……”

      傭人奉上茶來,將軍呷一口清茶:“聽說你今天在西城殺了人。”

      “那北京來的女人的丈夫。我們已經扣押多時。想要逃走,被我結果。”

      “她呢?你怎么處理?”

      “您的意思?……”小山說。

      “你可以再去交涉,做一下努力。爭取她留下來。我們給最優厚的待遇。”

      “我明白。可是如果……”

      “可是如果她不愿意,那就……”

      小山轉頭看著將軍,安靜的等待他的又一個任務。

      “她來到了這里,見到了你,見到了我,她知道的事情太多,如果她不愿意留下來,那就也不要讓她回去……”

      周小山明白,查才將軍給裘佳寧的兩個選擇實則殊途同歸,A或是B,都要把她的命留下來。

      將軍飲完了茶,準備回房休息,快走的時候,忽然想起了什么,回頭對他說:“莫莉回來了。完成了任務,但負了傷,你可以去醫院看看她。”

      小山“騰”的站起來。

      將軍搖搖頭:“小山,我何時才能再找到跟你一樣好的掮客?”

      莫莉躺在病床上,身上覆著毯子。

      月光照進來,她從前健康美麗的臉孔白的像紙,闔眼睡著。

      小山進了病房,坐在她旁邊的椅子上,盡量的輕手輕腳,莫莉卻還是醒了,看了他半天,有點不信任。

      他撥撥她的頭發:“莫莉,是我。”

      她合上眼睛就有淚流出來,又不去伸手擦掉,順著深深的眼窩,流到耳側。

      “聽我說,莫莉,以后再去執行任務,我去哪里,你才去哪里,再不要單獨行動。”

      “我才不干。”莫莉說,聲音哽咽,可是語氣強硬,“我已經都完成了我的任務。我是個跟你一樣的掮客。”

      “為什么一定要這樣?”

      “就是要跟你一樣。”

      她跟他說話的時候,一直在流眼淚,枕際濕了大片。

      他不想讓她在這樣哭下去,只好不與她爭執,將她的被子角窩好:“傷了哪里?嚴不嚴重?”

      她混亂的搖頭:“哪里都沒有。小傷而已。”

      他的手伸到她的被子里:“什么傷?快讓我看看。”

      “沒有,沒有……”

      “快讓我看看……

      莫莉,你的手呢?”

      她忽然不躲閃了,瞪大眼睛看著他的臉,任他慢慢掀開自己的被子,周小山駭異的看到,那下面的身軀,莫莉那曾經矯健的身軀,被密密包扎著繃帶,而她的雙臂,自肩膀取齊,蕩然無存。

      “我要完成任務。我不能被逮到。我得回來見你。

      我炸死一個高手,賠上自己的一雙手臂。”

      三十三

      在街邊快打烊的的米粉店里,老板娘把薄薄的牛肉一遍遍的用濃湯汆熟,熱氣騰騰,芳香四溢。小山要打包帶走,老板娘的孩子小心翼翼的把米粉裝在小碗里,收了錢說道:“外賣不好吃。該吃新鮮的。”

      那是個黝黑纖瘦的小姑娘,雙臂精瘦有力。十二三歲光景,有明亮的眼睛。

      小山看著她,他初次見到莫莉時,她也是這般年紀。沒有父母,在江外的街頭被爭奪地盤的童黨打得遍體鱗傷。

      小山給她匕首,告訴她人的心臟在哪個地方,刀尖稍稍上翹的刺進去,記得擰一下,誰欺負你就把誰的心攪碎。她當晚殺了一個想要非禮她的大男孩子,手都沒有抖,可是第一次殺人,還不善逃脫,被逮到了警察局里。他偷她出來,她就這么跟上了他,她那時還沒有名字。三月份,江外城開滿了白色的茉莉花,花瓣浮動在空氣里,被夜風吹到她的頭發上,他說:“你就叫莫莉。”

      小山搖搖頭,看著店家的小姑娘:“我的朋友不能出來吃米粉。我買回去給她。”

      她把一小包香草給他:“吃的時候再放進去。”

      他把米粉買回來,上樓的時候,用雙手護住小碗,保存熱量。

      可是走到莫莉的病房,那里卻是一片混亂。

      小山將米粉放下,然后抓住醫生,問發生了什么事情。

      醫生說:“病人自己把插在頸部靜脈的輸液管咬斷。”

      十幾分鐘前,她不流淚了,跟他說要吃米粉;十幾分鐘后,他在病房外看見她身體抽搐,眼睛上翻,旁邊的儀器發出刺耳的聲音,心跳拉成直線。

      醫生們用高伏電壓,擊在她的心臟上,強迫她回來。

      小山轉過身,仰頭向上看,眼光好像要穿過天花板,直上蒼穹,如果她不遇上他呢?如果她還是那個街頭的小孩子呢?做什么都好,哪怕是娼妓,她不會悲慘過今天,她至少還有手臂。

      因為發現的及時,莫莉還是被救過來,可是昏迷,頸部被插上了更多的管子,醫生為了防止她再自殺,用護具固定住了她的頭,她不能挪動。

      小山坐在她身邊的沙發上盹著了,開始做夢的一剎那硬是醒過來,那也足以記得夢境中唯一的畫面:裘佳寧躺在床上,周身插滿了管子。

      他彈跳而起,三步并作兩步的奔下樓,車子在午夜的街道里飛馳,終于回到了自己的家,穿過中庭,場院,一路來到佳寧的房門前,幾乎氣喘吁吁。

      可是那里亮著柔柔的光,她還在,他心下一松,輕輕推門進去,佳寧躺在床上睡著了,睫毛在美麗的臉龐上投下密密的影子,他坐在她床側的椅子上,貼的近了,仔細看這張臉,伸手撥了一下她的睫毛。然后她醒了,安靜的看著他。

      “買家給我回信。”

      “……”

      “A材料,他們驗收合格。”

      “是不是要放我回去了?”

      “……你見過的那個人,他想要你留下來,為他工作。”

      “我有沒有選擇?”

      “……”

      “請放我的丈夫回去。”

      “你愿意留在這里?”

      “我愿意死在這里。

      很早就愿意。”

      佳寧流眼淚,可是面孔誠實坦然。

      周小山不能面對,頭一低,額頭抵在她的唇上,聲音輕的像是嘆息:“佳寧,佳寧……”

      周小山清晨收到陌生號碼的電話,打了第三遍,他方才接起。

      “我以為你還像從前一樣起的早。”

      這個聲音,時隔數年,他仍聽得出。

      “周小山,今天上午十點,來西城里都飯店見我。”

      “我與你無話可說。”

      “我覺得我們有共同的話題。比如我們的國際學校,香蘭,她的最后一封信,還有我替你養了三年多的親生女兒……”

      “你等我。阮文昭。”

      阮文昭坐在那里,仰臉看看他說:“久違了,周小山。”然后他戴上氧氣罩深吸了幾口氣。

      小山沒有說話,不動聲色的打量這個人。

      其實,他們都是年紀輕輕。

      他印象里有阮文昭的樣子,世家子弟,斯文秀氣,戴著金絲的眼鏡卻難掩銳氣,爭奪女孩子的愛慕,處心積慮,步步為營。

      他娶走香蘭的時候,小山在蘇格蘭偷竊名畫,那里又濕又冷,他在互聯網上看到他們的照片,陽光很好,一對璧人。

      三年多的時間而已。

      這個人再出現,蒼白,衰老,儼然病入膏肓。

      “你從那么遠來到查才將軍的地方,只要跟我問好?”

      “幾年不見,你手段更加厲害了,滅了我手下的高手,還把孩子偷了回去。”他說完,繼續吸氧。

      小山沒有說話,他的高手可是被佳寧劈開了脖子的那個人?告訴他是被一個女人結果的,阮還走不走得出這里?

      “當然我有事找你……”阮看看小山,向后招手,他的隨從從另一張桌子過來,將一封信放在他的手里。

      阮將那封信放在他的桌上:“這是香蘭的最后一封信,你是專家,是不是偽造,一眼就知道。”

      小山看看那封信,油黃色的信封,緘著紅印,已經被打開。

      “當然我看過了。”阮又吸幾口氧氣,“她想要郵出去,我截回來,想要發作,她已經走了。”

      “……”小山終于說話,可是聲音干澀暗啞,“怎么走的?辛不辛苦?”

      “吊在洗手間里,用自己的絲襪。卉在外面等她。我們發現了,把她抬出的時候,沒有讓卉知道。所以她總是在洗手間的外面等她的媽媽。”阮說到這里又要吸氧,可是忽然嗆了一口,開始劇烈的咳嗽,渾身顫抖。

      小山從酒店的落地窗望出去,綠樹掩映間,遠遠看見教堂的紅頂。生長了多年的樹,殖民時代就建起的教堂,還有冥冥住在這里的神靈,他們見過每一個活著的人,他們記不記得她?那么美麗,溫柔,那么不遺余力的愛情?

      他心里知道她是多么的迫不得已,只要還能忍受下去,她又怎么能拋棄了卉,自己一個人走?

      “我覺得我才不公平。”阮終于平復了咳嗽,“為什么我要愛上這么一個漠視我的女人?為什么她會有你的孩子?為什么那孩子的臉,一千個人里也能分辨出就是你的女兒,讓我連裝作不知道的機會都沒有?還有為什么她明明恨得是她的父親,人卻死在我的手里?”

      周小山抬頭看他。

      阮笑了,將桌上的信推向他:“你好好看看這封信吧。”然后他站起來,隨從上來攙扶,并推動他的氧氣罐,阮文昭深深呼吸,透明的氣罩上蒙上一層霧氣。他步履蹣跚,背向著小山,慢慢離開,他聽見他含混的聲音:“你猜,我們兩個,誰先見到香蘭?”

      不知過了多久。

      從過去的記憶里忽然醒來的小山拿過桌上的信,緩緩打開,安靜閱讀。

      窗外的城市氣壓陡降,風云急變。

      在線閱 讀 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