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掮客小說 > 第34——36章

      第34——36章

      三十四

      暴雨下了一整天,直至入夜。

      吃完了晚餐,卉跟著老師彈了一會兒鋼琴。她還在學習基本的指法,小小的手按不了幾個琴鍵,彈出來的也僅僅是一些簡單的音節。

      練完了琴,她來到外公的書房道晚安。

      將軍招招手:“卉,你過來。”

      她走過去,被將軍抱在腿上:“今天雨真大,是不是?”

      卉點點頭。

      “雨季快要來了。這里會到處是水。外公帶你出去旅行,怎么樣?”

      卉的手指撥動將軍腕上的佛珠:“好。去哪里?”

      “外國。說你的英語的地方。這里下雨,那里有陽光。這里是黑夜,那里是白天。”

      “……好。”

      “乖,去睡吧。我們很快就動身。”

      所以她在深夜里被輕輕的弄醒的時候,心里并沒有覺得奇怪,既然那里是白天,也許就應該起床玩樂,她揉揉眼睛,看見眼前的人。那是張最近開始熟悉的臉,很好看,和善,給她買芒果餡餅,給她拿來止住牙痛的茶葉。

      “要出發了?”卉說。

      小山看著她:“對,跟我走。”

      “叫上外公?”

      “我們先走。”

      她被他抱起來,放進一個小包裹,有點熱,可是上面通氣,呼吸順暢。然后她感覺到自己被這人背在身后,他們輕巧快速的離開,沒有一點聲音。她緊緊的貼在他的后背上,在黑暗中感覺他在奔跑,攀越,時而隱蔽,等待。她的耳畔,有風聲,雨聲,他“咚咚”的心跳聲,穩定而強健。這種節奏,這種氣息,這被藏在身后的感覺,這是一種來自父性的生物的直覺,穿越了時間的隔閡,穿越了陌生和愧疚,讓她稚齡的心里生出一種從未有過的安定和信任。她把拇指放在嘴巴里。

      不知過了多久,卉被放下來,打開包裹,身處在車子中,他用濕毛巾擦擦她流汗的額頭和后背,低聲問她:“你還好嗎?有沒有那里不舒服?”

      卉搖搖頭。

      “那很好,我們出發之前,再去接一個人。”

      他推門進來的時候,神色與從前不太一樣。

      她背對著他,在鏡子里兩兩相望。

      周小山穿著夜行的雨衣,發梢濡濕,臉孔被黑色的衣服映得更白,目光黑亮。那樣的顏色,鮮艷的,有殘忍的力量,要把人吸引,然后吞噬掉。

      佳寧嘆了一口氣,她之前畫了點妝,最后涂上胭脂。

      如今走到這一步,除了自己,誰也怨不了。但是心里還是清楚的,即使回到過去,憑她裘佳寧,再面對周小山,做的還是一樣的事情。

      所以,錯也不在他,職責而已。

      她受了教育,制造物質;他生于此地,奉命掠奪。

      可這個人身上也有傷痛,只是不愿意說出來,潰爛在年輕的心底里。

      她懂得了,所以能夠諒解。

      她跟他說話,沒有抬頭:“我不能為你們工作,這個沒得商量。

      我這條命,你們想拿就拿去。

      但周小山,就當我是求你。

      請你一定讓我丈夫回去。”

      她說到后來已經不能再保持鎮定了,眼淚奪眶而出。自己拿手背抹了一下。

      誰都怕死,她這樣妥協,已經是對得起最多的人。

      小山過來,拽起她的胳膊,自上而下對正她流淚的眼睛:“好吧,佳寧,那就如你所愿,我們現在上路。”

      可已經抱著必死的決心的她被周小山塞到車上,發現副駕駛的位置上坐著年幼的故人。

      孩子回頭看一看,也認出她來,擺擺手說“嗨”。

      周小山再不說話,飛車上路。

      車子在山道上疾馳,佳寧隔著密實的雨簾,仔細辨認,依稀仿佛是來時的路。那時仇人見面分外眼紅,他們搏斗爭執,車子摔到山坳里,她的刀插在自己的身上。這樣想著,肋下的傷口仿佛又疼起來。

      周小山這是要做什么?

      她小心翼翼的揣測,他可是終于要放了她回去?

      佳寧在反光鏡里看見他的眼睛,他一直專心致志,全速前進,終于在她的注視下微微抬起眼簾。

      她見過他的偽裝,習慣他的鎮靜,體會過他的激情,見識過他的殘忍,也經歷過他的哭泣,可是,許久以后,當她人在北京,再回憶起這個人,只覺得在這個黑暗的雨夜,她在飛馳的車子的反光鏡里看見的才是他真正的容顏,那些眼光,有話未說;那些感情,被折射在反面。

      車子穿過西城,在湄公河的碼頭停下,直開到泊口處,有懸掛著紫荊花旗幟的船停在那里。

      小山的車子急剎住,他終于說話:“坐那艘香港快船走,馬上起航。不過幾個小時,很快就會到達廣州。”

      “……”佳寧沒有動,這不期然的變故讓她悚然心驚,不能反應。

      小山下了車子,走到她那一側打開車門:“走吧,佳寧,時間不多。”

      他見她還是不動,干脆伸了手拽她:“你的男人在上面等你,我放你們回去,回北京去。”

      她聽到這話,本能的跳下車子,秦斌也在這艘船上?秦斌也在這艘船上!她不計生死,豁出一切的來到這里,只為了找到他,救回他,如今知道他近在咫尺,就在這艘船上,他們可以一起回家!

      她該高興不是嗎?

      然而是什么釘住了她的身體,讓她本該奔過去,卻連一步也無法移動?

      她隔著大雨看著他,雨水在他們的臉上交匯成河流,他的樣子在她的眼前被沖刷淹沒,她要看不清他了。

      她向他伸出手去,想要觸摸,確定他的存在。誰知撲了空。

      小山躲開她的手,開了副駕駛的車門,將卉從里面抱出來,塞在佳寧的懷里:“你救回來的小孩子,你把她帶走吧。”

      那柔軟的小小的身體在她的懷里,忽然成了所有溫暖的源泉,佳寧用自己的身體護住她:“這是你的……?”

      “誰也不是。”小山說,“抓錯了人,又送不回去,你帶她走吧。送到孤兒院里。不用太費心力。”

      雖然那么相像,她猜得到,他也不會告訴她。欠的太多了,怎么又能加上這一筆?讓她帶走他的女兒,然后怎樣都行,都會好過留在這里。

      佳寧把小孩子緊緊的緊緊的抱在懷里。

      小山用雨衣把她們裹在一起。

      停泊的船鳴笛,小山推佳寧的肩膀:“走吧,該上船了。他在上面等你。”

      是啊,秦斌還在上面等她,登上了船,就會就此離開這里,回到真正的屬于自己的世界里去。

      佳寧被小山推著往前走,快上甲板的時候,他忽然說:“裘老師,事情已經這樣了,你能不能告訴我究竟……”

      她轉頭看他。

      “你給的是真的A材料的方程?”

      “……”她看著他,沒有表情,“常規的工作環境下,那是很好的材料,可以用來制造汽車,不過造價太高,沒有實際應用價值;如果,如果真的發射到太空里去,高速旋轉中,它會像藥物的糖衣一樣,分崩離析……”

      她未說完,他便笑了:“是啊,你才是專家。”

      汽笛又在催促,她要上船的時候,他拍拍她的肩膀:“裘老師,之前得罪了。”

      她腳步一窒,可是不能回頭。

      身體在這一刻仿佛將一切重新經歷。他們的意外相識,處心積慮,勾心斗角,你死我活,還有覬覦彼此的身體,水一樣的柔情……她的身體在冷雨中發抖,只是抱住卉,自己不能喘息。

      有人在上面伸出手來拉她上船,佳寧抬頭,果然是秦斌,她想說些什么,為了這歷盡磨難的重逢,可是不可能,身體和思想已經不受控制。

      她一手抱著孩子,一手拽住秦斌,跨了一大步上了船來,突然腳下一滑,就要被纜繩絆倒,秦斌抱住了孩子,佳寧重重的摔在地上。

      他趕緊扶她起來,往船艙里面走,佳寧被壓倒了原來的傷口,那里本來已經愈合,此時卻突然冒出破裂,鮮血從濕透的衣服里滲出來。

      “佳寧你怎么了?這里受傷了嗎?疼不疼?”

      “疼,”佳寧說,眼淚終于找到好的理由,瘋狂的流出來,不用抑制,不能抑制,在臉上泛濫,“疼死了。秦斌你去給我找些紗布來,好不好?”

      他聞言就去找船家。

      佳寧抱起小孩子,趔趄著挪到窗口。

      周小山已經不在那里了。車子也開走。

      從來都是如此。

      沒有問候,沒有道別。

      可是,如何道別?

      說再見?

      怎么再見?

      佳寧的雙手搭在卉的肩膀上,看著她那與小山一般無二的臉,他連她都給了她,那周小山就連自己也要舍棄了。

      孩子看著她哭得那樣洶涌,伸手去擦她的淚。

      她握住那小小手,聲音顫抖地說:“那個人,送我們來的人,他是誰,你知不知道?”

      “他很好。”

      “你要記住他的,他是爸爸。”

      “……”

      孩子的眼睛漸漸有淚光旋轉,一眨,落下來。

      她把她摟在懷里,也把自己身上的重量負在這個小小的身軀上:“不要哭,以后我們在一起。以后,我是媽媽。”

      裘佳寧乘坐的船深夜里啟航,天色微亮,看見廣州港。

      同一時間里,周小山已經連夜返回查才城。

      莫莉還躺在的病房里,她一直沒有蘇醒。

      小山把潔白的枕頭壓在她的臉上,看著心率儀上的曲線漸漸拉直。

      “莫莉,我親愛的妹妹。我們不能這么活著。”

      雨下了兩天,一直不停。東南亞的雨季來臨。

      在這間病房里,他卻忽然嗅到茉莉花香。

      三十五

      周小山被帶進來的時候,將軍還躺在長椅上,他抬眼看看這個跟隨了自己多年的年輕的手下,慢慢又合上眼睛:不殺掉,不可以,但是再鑄成這樣的一個寶劍,要到什么時候?

      “小山,我搞不懂你。”將軍說,“明明你自己也可以跑了的。誰能追得上你?”

      “追不上我,但您可以找到她們。”

      將軍聞言笑了,輕松而又篤定:“那倒是沒錯……”

      “謝謝您愿意最后見我一面。”

      “我想你似乎會有一些問題來問我。”將軍慢慢的說,“關于你的母親,香蘭,卉,我都可以答復你。小山你從來是聰明的孩子,我也不愿意你糊涂上路。

      但之前,我最后再給你上一課。

      古時候有名士鑄劍,他能煉出好劍,卻總是得不到極品,火候的緣故。

      終于有一天,他自己發現,最接近成功的時候,是每天日暮時分,玄鐵和煉爐吸收了一天的精華,溫度升到最高,只片刻,那是寶劍鑄成的關鍵。

      而總在這個時候,他的女兒給他送飯來,然后離開。他總要看一看她在日暮中的身影,也因此錯過鑄造寶劍的最佳時機。

      不過后來,他的劍還是鑄成了。

      因為再也沒有人給他送飯,然后離開。

      因為他把自己的女兒擲到煉爐中去。

      骨肉為祭,他得到最好的劍。”

      將軍啜一口茶,又緩緩放下:“小山,我只是想要把你鑄成最好的寶劍,為此不惜代價。

      你的母親,那場事故,確實是我安排的。

      ……香蘭抑郁而終,當然也跟我有關。但可惜,她是查才的女兒。

      卉,我要你把她帶回來,其實確是想要你們團聚,我想這樣算做是補償香蘭,補償卉,或者是補償你……

      還有那個中國女人……”

      “……”

      小山聽他在說,他的母親,香蘭,卉,還有裘佳寧,這些漫漫的心上的瘡疤,他怎么能說的這么道貌岸然,波瀾不興?

      “其實,答案,我已經知道了。”小山伸手探向自己的口袋,身邊將軍的四個保鏢立即將掏出手槍,將槍口對準了他。

      “我進來之前,都已經搜了身,這么緊張,又是為了什么?”

      只見小山從懷里拿出的是一封信,他讓身邊所有人看了看,然后通過別人之手遞給將軍。

      他看著他將信紙抽出,打開,閱讀。

      他記得那上面,香蘭的每一句話。

      “如果我也能像父親一樣心腸堅硬,其實我愿意把卉一并帶走……”

      第一頁,第二頁,第三頁……

      將軍一字一句,終于看到了最后一頁,她的最后一句話是:“小山,我代父親跟你說對不起……”

      她在那一刻一定是流眼淚了,淚水滴在信紙上,氤氳成一小枚黑點。

      查才仿佛看到久別的女兒隔著時空在哭泣,便伸了手去擦那黑色的墨漬,徒勞的要為她拭掉淚痕,可是很蹊蹺,那墨點竟稍稍的突起,查才將軍赫然想到自己鑄造了怎樣一個擅長毀滅與爆破的精英,猛地抬頭,已經晚了。

      那是周小山制作的最后的一顆雷,藏在香蘭最后的書信中,微小而威力巨大,騙過了搜身的儀器和老奸巨滑的將軍,他自己手指摩擦產生的熱量引爆了。

      只聽轟然巨響,威力無窮的爆炸瞬間毀掉了他,毀掉了小山,毀掉了這里。

      暴雨下,查才城的這一隅火光齊天。

      風雷滾動,大地震顫,引發山洪,奔涌而下,怒浪滔天,席卷一切。

      在中國的網絡上查閱這個國家的事變和動蕩,給人的感覺像是多年以前,痕跡模糊的故事或者演義。

      佳寧手指點開英文標題“Y國軍界要人遇襲,嫌犯原為得力助手”。

      找不到服務器。

      有些消息被屏蔽,像不開掘的墳墓,讓人永遠不知道底細。

      佳寧拿了白水,踱到陽臺上向外看。

      此時已經是兩個月之后,北京的仲春。

      人們相互確定,沒有哪一年的槐花開的如今年這般美好,碎碎的浮在靜謐的空氣里,又清又甜。

      經典老劇又要重拍了,電視上選秀,熱鬧無比。

      姚明給一個又一個黑老外蓋火鍋,當真是給國人爭氣。

      卉在大學子弟幼兒園里插班,開始學說中文,愛吃炸灌腸。

      她從浴室里出來,穿著佳寧給她買的上面有史萊克頭像的浴衣。

      佳寧過去,把她的頭發擦干凈,在脖子上,腋窩下面涂上痱子粉,親親她的臉說:“睡覺吧。”

      第二日她上班的時候把卉先送去幼兒園,然后自己再去實驗室,準備聽碩士研究生的答辯。

      從子弟幼兒園到材料學院,中間路過研究生宿舍,佳寧本來已經過去了,剎了車又向后倒,向上看見周小山曾經住過的房間,那過去伸到窗戶里面去的老枝被修剪掉了,窗子被關嚴,此時不知道誰住在那里。佳寧戴上墨鏡,繼續前行。

      研究生答辯之前,她接到秦斌的電話,約了中午見面,佳寧答應。

      見了面,她說恭喜你,聽說升任了副主編?還有最近看了電視,那貪官終于成了階下囚,黨羽眾多也都被繩之于法。

      秦斌拿煙出來,給她一支,佳寧不要。

      “沒有什么可恭喜的。”他說,“生死劫后,覺得一切很淡。”

      “……”佳寧笑笑,不知道再說什么,“最近忙些什么?”

      “公安部要徹查國內跟‘彼得堡’有關的旅行線路,并要把它壓邊境線在我們境內的營業部分徹底清除出去。因為我了解一些情況,所以參與調查。”

      “我也去過……”佳寧說。

      他抬頭看看她。

      “如果需要,我也愿意協助調查。”

      服務員送上來咖啡,佳寧看看手表:“下午還有繼續答辯呢,我們說正事吧。”

      他深深吸一口煙,手指有一些顫抖,好半晌沒有動。

      “秦斌。”她輕輕叫他。

      他將煙掐息在煙缸里,終于還是從皮包里把離婚協議拿出來。

      佳寧接過來,兩份,關于財產的分割在之前都已經商量好了,她簡單看了看,在最后簽字。

      秦斌接過來,也簽自己的名字,沒有再抬頭看她一眼,只是說:“我以為我可以等你。佳寧。可我也想要一個孩子,長得像我,她的母親看到她,也會想起我。”

      她伸手按在他的手上。

      上面有溫暖的眼淚滴落下來。

      三十六

      周末到來,靈靈約了佳寧帶著卉去游樂場。

      這個妹妹居然玩的比小孩子還要瘋,佳寧覺得不以為然:“你也太過分了,都多大了?返老還童了?”

      靈靈一個月以后就要結婚,眼下儼然犯了婚前綜合癥,最大的反應就是情緒極不穩定。之前還把自己當作是小孩子瘋玩一氣,過了一會兒,三個人一起在肯德基吃炸雞的時候,又開始羨慕起隔壁的三口之家。

      靈靈說:“看看,那位女士多么幸福。”

      佳寧斜眼看一看,那是斯文穩重的父母親帶著可愛的男孩,爸爸面目憨憨,脾氣老好,是個模范,把烤翅的肉拆下來放在孩子的嘴里。女人微笑的看著這爺倆,可是又低下頭去,喝自己的咖啡,頸子是一道落寞的曲線。

      佳寧淡淡笑笑:“你不是她,你怎么知道她幸福?”

      靈靈看她:“哎呀這可是個哲學問題了。”

      “誰的心里都想要狂野的愛情,只是有人跟現實妥協,有人不肯而已。”佳寧拄著頭,從落地窗望向外面,隔壁的女人是前一種,她自己是后一種。可是每個女人的心里都有她的周小山。

      靈靈將逢喜事,不在意被心情不爽的姐姐搶白,再想到婚禮的時候還要靠她張羅,連忙將賄賂送上。

      她從包包里拿出兩張磁卡給佳寧:“客戶送的,我到時候有事,你帶小家伙去看魔術吧。”

      佳寧接過來看看,原來是齊格菲和羅易終于來到中國,要在天壇表演。

      佳寧把卉抱到懷里來,讓她看那兩張票:“怎么樣?好不好?你記不記得他們?我們去看大魔術師的表演。”

      那晚的天壇被裝點成藍色,祈年殿在玄幻的燈光映襯下如海市蜃樓中的神宮天府,齊格菲身著唐裝出場,雙臂舒展,修長的手指彈開,絢爛的禮花在空中綻放。觀眾掌聲雷鳴,為大師的到來喝彩。

      佳寧沒有向上看,她只是出神的看著卉仰起她的小臉,在煙火下忽明忽暗。她摟住她,用力的摟住。

      中場休息的時候,卉要去廁所。

      誰知看表演的人太多,小孩子都要一個接一個的排隊。

      佳寧在洗手間的門口等了又等,直到演出重新開始,也不見卉出來。

      她進去找,可這一進去就著了慌,小朋友都出來了,里面空蕩蕩的,卻不見卉的身影。

      此時羅易在二十立方米的透明水甕中被牢牢捆綁住手腳,他必須在三十秒鐘之內逃逸,全場的觀眾都屏住了呼吸。可裘加寧顧不得欣賞這扣人心弦的表演,她四處尋找卉,每一排座位,每一個過道,每一條縫隙。耳邊沒有音樂,沒有掌聲,她什么也聽不見,只是覺得渾身冒著冷汗,一個聲音在心里說:不能失去她,不能失去她,她是她所有的記憶和一半的生命。

      直到演出結束,佳寧再沒有辦法,只好報警。

      她坐在派出所里,描述卉的樣子,身邊的一個女警官經過:“怎么你說的好像那個剛送到這里的小孩?”

      她“騰”的站起來,就跟著女警官去認人。

      果然卉坐在外面,手放在佳寧給她買的那小小洋裝的口袋里。

      佳寧撲過去,扶著她的肩膀:“你去哪了?”

      她看看她:“人太多,我沒有找到你。”

      佳寧想,她以后再教訓她吧,她們的時間還有的是,眼下最重要的是,這個小家伙回來了。

      佳寧抱她起來,跟警官道謝。

      要離開的時候,她拍拍她放在口袋里的小手:“這里面是什么?怎么不拿出來?小心手心里都是汗。會發癢。”

      她拿出來,手里緊握的是刺繡的小布袋。

      裘佳寧愣住,仿佛回到數個月前,北華大學的實驗室里,周小山還是她的學生,送她同樣的東西。

      打開看,果然是,芬芳馥郁的普洱。

      她抓住那小小的布袋,抓住卉小小的手,急切的的,驚訝的,難以置信的問:“是誰?是誰給你這個?”

      “爸爸。”

      在線閱讀 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