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小說 > sci謎案集小說 > 24數字兇手 23 狂戀

      24數字兇手 23 狂戀

      &&&&公孫迷迷糊糊地醒過來,發現自己正睡在臥室的床上,陽光透過輕薄的窗簾,照得房間里很亮。

      &&&&看床頭的鬧鐘——九點。

      &&&&記得昨天……

      &&&&搖晃著還有些昏沉的腦袋,公孫爬了起來,走到客廳看了一圈,白錦堂已經不在了。

      &&&&茶幾上放著那瓶86年的波爾多紅,下面壓著一張紙條:

      &&&&“酒送給你,我有事要辦,先走了。玉堂他們早上會到你那里,記得今天一天都不要離開他們身邊哦!

      &&&&還有,讓玉堂看看對面樓的13層第5扇窗戶。

      &&&&——白錦堂&”

      &&&&公孫想起昨夜的事情,本來憋了一肚子火,不過看見那瓶86年的波爾多紅……算了。

      &&&&走到洗手間,打開水龍頭,抬眼看到鏡子里的自己,公孫一愣。

      &&&&他怎么穿著睡衣??

      &&&&記得昨夜睡下時沒有換衣服啊?不好的預感!

      &&&&公孫解開睡衣的扣子,就見肚子上,赫然有幾個紅色的字跡,是用紅色的油性筆寫的:

      &&&&“白錦堂到此一游,此地區開發權歸白錦堂獨家所有,其他閑雜人等不得靠近。Ps:身材真好!!”

      &&&&“那個混蛋!”公孫憤怒地把毛巾摔在了地上,“無恥!下流!混蛋………………”

      &&&&邊罵,公孫邊用濕毛巾擦自己的小肚子……只是,油性筆根本洗不掉!

      &&&&“叮咚~~叮咚~~“

      &&&&門鈴響起,急忙扔掉了毛巾扣上扣子,肯定是白玉堂他們來了。

      &&&&憤憤地走去開門,公孫盤算著一定要吧白錦堂揪出來,報仇雪恨!!

      &&&&打開門,卻是一愣。

      &&&&站在門口的人顯得有些疲憊,凌亂的頭發和微微的胡渣使他看起來有些狼狽,還是那身白大褂,陰郁的臉,深深的黑眼圈。

      &&&&“你……怎么?”公孫有些驚訝于眼前人的突然來訪。

      &&&&那人盯著公孫笑了一下,開口道:“我想見你。”聲音是殘破一般的嘶啞。

      &&&&公孫呆呆地看著眼前人,突然覺得脊背發涼,猛地伸手想把門關上,卻不料那人狠狠地一推門。

      &&&&公孫沒有防備,一個趔趄就向后倒去。摔倒時撐住身體的手腕一陣刺痛,扭傷了。

      &&&&那人已經從門外走了進來,伸手,從衣兜里掏出了一塊白色的方巾,向倒在地上的公孫逼近。

      &&&&“為什么?”公孫后退,但那人兇狠地撲了上來。

      &&&&孫掙扎著想爬起來,那人動作更迅猛,用那塊塊方巾壓上了他的口鼻。

      &&&&公孫的意識漸漸地流失,眼前,只看到那人陰森的笑臉,隨即陷入黑暗。

      &&&&為什么?陳璟……

      &&&&陳璟輕輕地松開手,公孫已經暈了過去。伸出略微顫抖的手,去觸碰公孫的臉頰,突然嘶啞地笑了起來,“哈……哈……我早說過你是我的……你是我的。”

      &&&&白玉堂和展昭昨天因為趙爵的事情折騰到很晚才睡,一早就被手機鈴聲吵醒。白玉堂拿起電話,見顯示來電的人是公孫,疑惑……

      &&&&“喂?”

      &&&&“咦?我打的明明是小昭的電話啊,為什么是玉堂你接呢?莫非現在小昭就睡在你旁邊?啊呀!恭喜你呀玉堂!正所謂有志者事竟成,果然是黃天不負苦心人,百煉鋼變繞指柔啦!!”

      &&&&“…………”白玉堂用了十秒鐘來消化這句話,“大哥??你怎么會用公孫的電話?”

      &&&&“我在公孫家啊,我昨天被某些無良的弟弟拋棄,變得無家可歸,只好投靠他人啦。”

      &&&&“…………”白玉堂無語,看看床頭的鬧鐘——八點半

      &&&&“你一大早叫醒我不會只是為了抱怨吧?”白玉堂打著哈欠從床上爬起來。

      &&&&“你馬上到公孫家里來。”

      &&&&“干嗎?”白玉堂不解地問。

      &&&&“來了就知道了,他可能有些麻煩。”

      &&&&“什么?”白玉堂一震,“公孫會有什么麻煩?”

      &&&&“少廢話,趕快來!我要出門了,就這樣吧。”

      &&&&“喂?哥?喂!!”

      &&&&白錦堂已經掛機。

      &&&&“怎么了?”

      &&&&白玉堂的聲音吵醒了床上的展昭。

      &&&&因為要“保護”展昭,所以從昨天開始,白玉堂直接住進了貓窩,經過一晚的軟磨硬泡,終于實現了與貓兒的同床共枕

      &&&&展昭抱著被子迷迷糊糊地爬起來,好困呀,“什么事啊?急成這樣?”被窩里突然聳動了幾下,“魯班”鉆出了毛茸茸的腦袋,在展昭身上蹭蹭,舔舔……一臉幸福地喵喵叫著。

      &&&&白玉堂拿著手機敲敲下巴,突然道:“貓!起床!”

      &&&&………………

      &&&&兩人駕車趕到了公孫家的樓下。

      &&&&“你大哥沒說是什么事啊?”兩人走進電梯,展昭問白玉堂。

      &&&&“沒,就說公孫有麻煩什么的。”

      &&&&電梯停在了11層,走出電梯,兩人就一愣——公孫家的門大開著。

      &&&&對視一眼,快步走了進去。

      &&&&房里很整潔,只是在門口的地方有些凌亂,特別是地上的幾個鞋印和一塊白色的方巾……

      &&&&“公孫?!”白玉堂查看各個房間,里外哪里還有公孫的蹤影。

      &&&&“玉堂,你看!”展昭拿起茶幾上的那張紙條遞給白玉堂。

      &&&&掃了眼紙條,白玉堂連忙抬頭看對面的大樓,只看了一眼就罵了聲“糟糕!”轉身往外沖,展昭連忙跟上。

      &&&&“13層第5扇窗戶是哪家?”白玉堂沖進大樓,揪住保安就問。

      &&&&“啊……你,你們想干嗎?”

      &&&&展昭連忙掏出證件:“我們是警察。”

      &&&&“呃……那,那是空房,沒……沒人住……”保安戰戰兢兢地道。

      &&&&“鑰匙!”白玉堂一臉的嚴峻,保安趕忙掏鑰匙。

      &&&&兩人快速地到達了13樓,白玉堂掏出槍,展昭插入鑰匙,一轉就閃開,后面的白玉堂一腳踹開大門闖了進去。

      &&&&里面早已沒有人,只是房間里的景象,看得兩人瞠目結舌。

      &&&&就見這是間完全沒有裝修過的毛坯房,房間巨大的落地窗前放著一架高倍望遠鏡和幾部攝錄機,地上是一片狼藉,散亂的都是砸碎的器皿和撕碎的照片。滿墻,貼滿了公孫的照片,都是偷拍的: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的,洗完澡后在擦頭發的,系領帶的,打電話的……

      &&&&白玉堂原地轉了幾圈,急得直撓頭,他為什么沒有再快一點趕過來?!

      &&&&展昭飛快地掃視著照片,突然說:“我知道是誰了……“

      &&&&“什么?”白玉堂差點跳起來,“誰?”

      &&&&“殯儀館那個!”

      &&&&白玉堂聽后就拉起展昭往外跑,邊跑邊打電話:“王朝,帶兄弟們到殯儀館去,抓一個叫陳璟的化妝師,他綁走了公孫!快!”

      &&&&躍上車,白玉堂裝上警燈,踩下油門,車子飛快地往殯儀館駛去。

      &&&&“你怎么知道是陳璟的?”開車上路,白玉堂終于開口問展昭。

      &&&&“說不定,從一開始,我們就被耍了。”

      &&&&“……什么意思?”白玉堂超車,嘴里罵,“要是有架飛機就好了!”

      &&&&“那些照片,拍攝的手法,構圖,打燈……感覺都很熟,在哪里見過!”展昭抓緊車頂的把手。

      &&&&“……”白玉堂沉默了一下,“陳璟給公孫的那些死人照片。

      &&&&展昭點頭:“所有人都是死后被蓋上的印,醫院也好,殯儀館也好,可以順利接觸到尸體的人……”

      &&&&“化妝師!”白玉堂皺眉,“是他把完全不相干的案件組織到一起,編造成了一件連環案。”

      &&&&“沒錯!”展昭道,“因為正好和吳昊他們的案件扯到了一起,才會讓我們把案件擴大化了。”

      &&&&“吳昊是他殺的。”白玉堂加速,“陳璟外貌特征和囚犯描述的復合!”

      &&&&展昭搖著頭:“他的行為是一種極度的偏執,一定是受到了什么刺激才會使他的行動激化。”

      &&&&“肯定是我哥。”

      &&&&“嗯……他有潔癖,自己喜歡的東西絕對不會允許別人染指……你哥昨夜在公孫家過了一晚,所以他覺得無可容忍。”

      &&&&“公孫會不會有危險?”白玉堂問展昭。

      &&&&展昭沉默了一會,按他的行為推斷:“他很有可能會殺了公孫……”

      &&&&“什么?他不是喜歡他么?”

      &&&&“你沒看見那些照片么?他是個獨占欲或者說控制欲很強的人,不可以受到反抗,什么樣的人是絕對聽話不會反抗的呢?”

      &&&&白玉堂聽完展昭的解釋,有些絕望地說:“……死人……”

      &&&&陰暗的房間,冰涼的地面上,公孫穿著單薄的睡衣躺在那里,地氣的透骨寒意讓麻醉劑的效應很快過去。

      &&&&公孫緩緩地睜開了眼睛,映入眼簾的,是天花板上厚厚的污漬,身邊一盞充電燈,發著昏黃黯淡的光。

      &&&&“醒了?”嘶啞的聲音響起在耳邊。

      &&&&公孫轉過頭,就見陳璟跪坐在他的身邊,低頭專注地看著他的眼睛。

      &&&&因為麻醉劑的緣故,公孫覺得手腳都很重,沒有辦法移動分毫。

      &&&&“為什么……?”公孫似乎是在自言自語。

      &&&&“呵呵……”陳璟自嘲一般地笑著,“你自然是不明白為什么的,因為你從來不曾多看過我一眼……”

      &&&&公孫沉默了一會兒,“案件也是你偽造的么?”

      &&&&“沒錯!”陳璟有些悵然地道,“本來,只是為了讓你注意我,只是沒想到,你們真的就立案偵查了。”

      &&&&“呵……荒謬,為了這個,你就去殺人?”

      &&&&“荒謬?你覺得荒謬?!”陳璟突然變得激動起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愛你?!”

      &&&&暴躁地站起來,來回快步走著:“我……我自從第一次見到你……我……你竟然說荒謬?”

      &&&&停下腳步,陳璟有些危險地低頭看公孫:“是因為那個男人?”

      &&&&公孫皺眉:“你以為全世界的人都和你一樣變態?”

      &&&&“……”陳璟聽到公孫的話后,眼睛漸漸瞇了起來突然愣住了,因為他看到了公孫肚子上那兩行紅色的字:

      &&&&“白錦堂到此一游,此地區開發權歸白錦堂獨家所有,其他閑雜人等不得靠近。Ps:身材真好!!”

      &&&&陳璟的眼睛開始充血,呼吸變得急促,身體似乎是承受不了那種狂怒,激動地顫抖個不停。

      &&&&而這時,就聽身后一聲輕輕的嗤笑,一個沒什么溫度的聲音響起:“你不認識字么?怎么可以亂碰別人的東西?”

      &&&&陳璟還沒來得及回頭,就覺肩頭一陣劇痛,“喀嚓”一聲,肩胛骨,被身后的人捏碎。

      &&&&“啊~~~~~”嘶啞的慘叫聲傳來。

      &&&&把陳璟扔到身后不遠的地方,對著黑暗中的人說:“拉出去。”

      &&&&“是!”黑暗中傳來了兩個幾乎一模一樣的回應聲,冰冷刺骨,陳璟雖然兇暴,但很快被制服了,隨后,就被押了出去。

      &&&&把公孫從冰冷的地上扶起來,白錦堂笑問他:“我幫你們抓住了兇手,怎么報答我?”

      &&&&白玉堂和展昭趕到時,就見S.C.I.的其他人也正從警車里沖出啊。

      &&&&眾人闖進殯儀館,四下尋找卻怎么也找不見陳璟和公孫。

      &&&&正著急上火,就見焚化室的門被打開,白錦堂抱著公孫從里面走了出來。身后跟出兩個長相和穿著都一模一樣的人,拖著兇手——陳璟。 在線 閱讀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