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小說 > sci謎案集小說 > 29數字兇手 28 執念本案卷完結

      29數字兇手 28 執念本案卷完結

      &&&&電話的確是張博義打來的,內容很簡單,就是要展昭明天一早9點,單獨到S市碼頭一艘廢棄的貨船上見面。貨船的船號是TX512,張博義要展昭帶上那些記載著趙爵舊案件的機密檔案,作為交換趙爵的條件。并警告展昭,如果帶著警察來,就殺死趙爵,這樣的話,那上百個研究中心的工作人員,都會變成殺人魔王。

      &&&&次日早晨九點,展昭如約,單獨出現在了碼頭。

      &&&&沿著碼頭走著,在極隱蔽的地方找到了那艘船號TX512的貨船。

      &&&&展昭上了船,走下船艙。

      &&&&貨船已經廢棄了很久,陳舊的船艙很大,堆積著草料和廢舊的遮蔽用布料……霉味混合著舊機械的油膩味,刺鼻異常。

      &&&&展昭走到船艙里,就見船艙的中央,蹲著一個純白的人影,他正拿著一根木棍在地上畫著什么,脖頸上結構復雜的吸音器——是趙爵。

      &&&&趙爵抬頭看到展昭,朝他笑了笑,繼續低頭畫畫。

      &&&&展昭向他走過去,趙爵蹲在地上,抬手,拿木棍指了指展昭的身后。展昭猛地回頭,就見身后三四步遠的地方,站著有些尷尬的張博義,抬起的手上,拿著一塊濕的手帕。

      &&&&憤憤地扔掉手帕,張博義狠狠地瞪了趙爵一眼。

      &&&&展昭皺著眉看著他:“我勸你還是去自首比較好。”

      &&&&“少廢話,我不可能去坐牢!東西帶來了么?”張博義伸手。

      &&&&展昭把拿在手上的一個牛皮文件袋遞給他。

      &&&&張博義接過袋子,有些著急地打開檢查。

      &&&&“你要這些資料干什么?”展昭突然問。

      &&&&張博義一愣,有些警覺地看展昭。

      &&&&展昭突然笑了起來:“你知不知道,為什么大家都被蘋果砸,卻只有牛頓發現了地心引力??”

      &&&&張博義的臉色開始發白。

      &&&&展昭盯著他的眼睛,緩緩地開合著嘴唇,說出兩個字:“天~賦~!”

      &&&&身后突然有一些騷動,回頭,就見趙爵邊捶地板,邊大笑不止,雖然不能發出聲音,但是從他扭曲的表情和不停聳動的肩膀,還是可以看出他有多高興。

      &&&&張博義怒目圓睜,瞪視著展昭:“你想說什么?”

      &&&&展昭指指趙爵,笑得人畜無害:“簡單地說,他和我是天才,你和許教授是蠢材。”。

      &&&&“你!”張博義氣得全身微微顫動。

      &&&&“許教授蠢,是因為我和趙爵兩天就能學會的東西,他卻要花費二十年的時間來研究!”展昭接著說,“你蠢,是自己被下了暗示,還不知道。”

      &&&&身后的趙爵已經開始笑著打滾了,張博義鐵青著臉:“你……你怎么知道我中了暗示?”

      &&&&展昭笑:“我只看了一眼畫,還有……我想,你要這些資料,是因為想從這里找到解開暗示的關鍵吧?”

      &&&&見張博義不語,展昭緊接著道,“不如你問問我。”

      &&&&“你知道?!你怎么知道?”

      &&&&展昭聳肩:“因為我是天才咯。”

      &&&&……身后的趙爵趴在地上,不停地喘著,像是已經笑得內傷了。

      &&&&張博義突然狠狠地把手上的資料往地上一摔:“你當我是白癡是不是,在你心目中,我就和那個老不死的許彥勤一模一樣,對不對?我告訴你!我和他不一樣!”

      &&&&張博義突然變得激動了起來,他伸手從衣服口袋里拿出了一把尖長的水果刀,向展昭逼近:“我和他是不一樣的!我……”

      &&&&“你和他的確是不一樣。”張博義的話還沒說完,就聽身后一個聲音響起,白玉堂不知何時已經到了他的身背后。

      &&&&張博義回頭,就被白玉堂一腳踹了出去,飛出老遠后,落在了趙爵的身邊。

      &&&&趙爵趕緊爬起來,走開幾步,蹲到一邊,繼續看。

      &&&&“那輛黑色的本田是你的吧?”白玉堂冷笑著走到展昭身邊,對艱難爬起來,不停咳嗽的張博義道:“你開車只是為了跟蹤展昭,想撞的人是我,對吧?”

      &&&&張博義一愣:“你……怎會知道?”

      &&&&白玉堂好笑:“說你笨,你還真是不聰明,你跟了展昭那么久,要撞早撞了,干嗎非等我在身邊時才撞?”看看地上的那塊是手帕:“你想要抓他走是不是?”

      &&&&展昭聽到這里也有些微微地震愣。

      &&&&白玉堂伸手整理了一下展昭的頭發,笑道:“知不知道我是怎么發現的?”

      &&&&展昭看他,白玉堂低笑:“那天我在學校吻他的時候,你盯著我的那種眼神……就像是深仇大恨一樣。你明白么,是仇恨!”

      &&&&張博義突然呵呵地笑了起來:“沒錯……我討厭你……還有他!”說著,伸手一指展昭,“完美得叫人不敢染指……就像……就像……”說到這里,眼中突然閃現一絲茫然。

      &&&&展昭微微一皺眉,覺得有些異樣。

      &&&&白玉堂打斷有些瘋癲的張博義,道:“你和那個姓許的,也都只是被人利用而已。”

      &&&&張博義聽到這里,突然憤恨地看著趙爵:“都怪那個老家伙!聽信了他的什么暗示理論,說要建立什么自己的王國?操著那半罐子滿的心理學知識,去暗示那些精神分裂的人,搞什么神……神父……呃……簡直笑死人!”

      &&&&展昭心里異樣的感覺越來越強烈,平穩了一下氣息,道:“你們并不是被趙爵利用。”

      &&&&“什么?”張博義有些不可置信地抬頭看展昭。

      &&&&“你們是被這整件案子真正的幕后黑手利用。”白玉堂無奈地搖搖頭,對著船艙黑暗的帷幔后面喊了一聲,“出來吧,真兇!”

      &&&&張博義有些不知所措,他看肯黑色的帷幔,又不解地回頭看白玉堂。

      &&&&白玉堂掏掏耳朵:“還是那句話,說你傻,你還真不聰明,你是怎么知道趙爵的案件是加密資料的?”

      &&&&……!……

      &&&&張博義猛地愣住,隨后,震驚之情溢于言表:“難……難道……”

      &&&&“哈哈~~~~哈哈!”帷幔之后,傳來了一個有些蒼老的笑聲,一個身形佝僂的人影,走出了黑暗。

      &&&&那人手上拿著一只手槍,走到趙爵身邊,伸手抵住趙爵的太陽穴,抬頭對白玉堂說:“真不愧是白允文的兒子,天生的敏銳……哼,還有你”說著,一指展昭又指指趙爵:“和他年輕的時候一樣,聰明得讓人討厭!”

      &&&&“孫慶學,孫頭……”白玉堂笑看著他,“你處心積慮了將近二十年,真是執念很深啊!”

      &&&&孫慶學哈哈大笑:“慢來慢來,先不說別的,你們為什么會知道是我?”

      &&&&白玉堂看展昭,“你先來我先來?”

      &&&&展昭伸手示意:“你先。”

      &&&&白玉堂點頭,轉臉看著孫慶學道:“陳璟的案子,你露餡了!”

      &&&&“哦?”孫慶學想想:“為什么?”

      &&&&白玉堂接著道:“那個暗示陳璟去害公孫的,和那個常年在那家私人診所里給人心理援助的,根本不是許教授,而是你。當然,殺死許教授的,也是你!你是想讓他來做替罪羊。”

      &&&&孫慶學贊許地點頭:“全中,但是,你是怎么發現的?”

      &&&&“生活習慣!”白玉堂道:“許教授是個有經濟實力,嚴重潔癖,很封建的人,而且還有嚴重的心臟病。”

      &&&&他不可能住在那種骯臟,到處是□和吸毒者的*。我去對面的酒吧問過,那里酒吧女所住房間的窗戶,正對著你的診所,她描述的那個診所醫生的背影,更像你。”

      &&&&“背影?”孫慶學微微一愣。

      &&&&“沒錯!你每天低著頭,打扮得和許教授很像,再加上一直在光線昏暗的房間里坐診,所以大家都把你誤認為是許教授,唯獨那個在上方望著你背影很多年的人,對你的描述,才是最真實的。她說的是駝背的,寬闊的,而不是瘦削的……這是你和許教授之間最大的區別。”

      &&&&“很好……很好。”孫慶學贊許,“不過只憑著一點,只能算是猜測吧。”

      &&&&“當然不只這一點。”&白玉堂接著說,“然后我就想,能跟趙爵的案件扯上關系的老頭有多少人,那個人要能充分地接觸趙爵,或者他的案件資料,才能模仿他犯罪,然后,我就想到了你。”

      &&&&白玉堂停頓了一下,“你還記不記得那次請我和貓兒吃面?”

      &&&&孫慶學一愣,“吃面?”

      &&&&白玉堂道:“我當時就在想,一個衣食住行都不是很講究的人,為什么在值班的地方,有那么多只碗呢?”

      &&&&孫慶學的眼瞪大。

      &&&&白玉堂接著道:“很幸運的,我在那個診所里,也找到了很多碗——我猜,這是某種常年保存下來的回憶或者生活習慣吧?”

      &&&&………………

      &&&&“哈哈~~~~~”聽完白玉堂的敘述,孫慶學狂笑了起來:“好!好好……真是不得了,就因為幾個碗……”

      &&&&白玉堂繼續說:“這一切,構成了對你懷疑的基礎,接著,貓兒的所得,印證了猜測的正確性。”

      &&&&孫慶學很感興趣地看向展昭:“哦?你有什么所得?”

      &&&&展昭伸手,對著孫慶學比了一個“噓”的動作。

      &&&&孫慶學一驚。

      &&&&展昭道:“你雖然有趙爵當年案件的資料,也對心理學有初步的了解,但說到頭來,你只是一個粗糙的模仿者罷了。”

      &&&&“什么?”

      &&&&展昭一笑:“陳璟在殺死吳昊后,特意對秦家奇做了這個動作,為的,是讓大家把注意力引到趙爵的身上。我看過趙爵的檔案記錄,他在案件中,都會做這個動作。在一般人眼里,這只是一種標志性的動作或者某種習慣,可事實上,這是趙爵所發出的一種指令。被暗示的人,只要看到這個動作,就會完成他的指令,當年白錦堂就是因為這個動作,才發現了趙爵的不對勁。”

      &&&&孫慶學臉上的笑容已經不見,換做了陰森森的冷意:“是這樣啊~~的確,許彥勤和張博義都不可能知道這些,只有我這個可以第一手接觸到機密資料的人,才知道。”

      &&&&“而最后張博義打來電話,要求拿機密資料來換趙爵,就最好地證明了你才是幕后人!”展昭道。

      &&&&白玉堂點頭附和:“估計那天,你特意叫張博義到你的診所,告訴了他機密資料的事情,為的,是讓陳璟能撞上他,這樣的話,就完美地把罪責都推到了張博義和許彥勤的身上。

      &&&&“呵呵~~~哈哈哈………………”孫慶學放聲大笑,“真是……完美的推理……哈哈……”

      &&&&白玉堂皺眉看著瘋狂的孫慶學:“你為什么要害那么多人?公孫跟你根本就沒有任何恩怨!”

      &&&&“因為我討厭你們這種人!”孫慶學突然歇斯底里地大喊:“我討厭你!你爸,包拯,還有你!”抬手一直展昭:“該死的天才!該死的完美!就像天使一樣的存在,全世界的人好像都是你們的陪襯!”

      &&&&孫慶學喋喋不休地罵著,展昭注意到趙爵突然微微一笑,那種異樣的感覺更加濃烈。

      &&&&“特別是你!”孫慶一推趙爵,那槍指著他,“你……允文和包拯都寵著你,把你當天使一樣,我就是一個平庸的看管資料的,卻總要忍受和你們幾個發光體在一起,唯一的用途就是給你們煮面!……可是,你記不記得你是怎么嘲笑我的?你說我完全沒有才能,你說我不能研究心理學……你說我一輩子都不是當天使的命……該死的,你們這些該死的天使……”

      &&&&孫慶學越說越激動,展昭突然一個激靈,對著前方大喊一聲:“不要!”

      &&&&趙爵的微笑綻放。

      &&&&就見張博義突然拿著尖刀沖向了孫慶學,狠狠地揮刀……血光四濺。

      &&&&孫慶學捂著不停向外噴射鮮血的頸部,緩緩倒地,躺在血泊中的他死死盯著一邊笑得前仰后合的趙爵,慢慢停止了呼吸。

      &&&&“把刀放下!”白玉堂大喊一聲,但是,張博義已經毫不猶豫地抬手割斷了自己的喉嚨。

      &&&&望著倒在血泊中的兩具尸體,白玉堂有些來不及反應,展昭無力地苦笑:“馬蹄蓮……”

      &&&&“什么?”白玉堂不解地回頭看展昭。

      &&&&展昭深吸一口氣,看著趙爵說:“馬蹄蓮的花語是圣潔,永恒……讓人聯想到純白的翅膀……”

      &&&&白玉堂心驚:“指令是‘天使’?!”

      &&&&展昭點頭:“沒錯,張博義經常看到馬蹄蓮,而在他的生活中,因為許教授的研究,經常會接觸到‘天使’這個詞……而被暗示者,是不會自己說出指令的,甚至在潛意識里害怕指令……所以剛才張博義才會有兩次沒有說出‘天使’這個詞!”

      &&&&白玉堂望著趙爵:“這就是他下的暗示?一切都在計劃中么?”

      &&&&展昭臉上的表情很復雜,他緩緩地對趙爵說:“你特意變換畫的線條,讓筆觸越來越急迫,這樣,就會讓張博義對急迫的指令反應更加的強烈……孫慶學剛才的情緒越來越激動,說出來的指令,也就越來越急迫……趙爵,你真是天才,最后的贏家到頭來還是你……”

      &&&&遠處的趙爵歪著頭笑著看展昭,眼中滿是愛憐,他伸手,在孫慶學的口袋里摸索了一陣,突然拿出了一個簡陋的打火機……

      &&&&……!……

      &&&&白玉堂一震,猛地感覺到艙內味道的刺鼻,再看趙爵身后的帷幔下,滿是瓶瓶罐罐的燃料……

      &&&&“貓兒!”

      &&&&白玉堂顧不得其他,拉起展昭就向艙外跑。

      &&&&趙爵緩緩地把打火機點燃,靠近了地面——瞬間,烈火熊熊燃起。

      &&&&展昭不由自主地任白玉堂拉著向外跑,眼睛卻注視著趙爵,就見他微微地笑了笑,伸手。

      &&&&“噓~~~”

      &&&&爆炸的響聲如同天崩地裂。

      &&&&白玉堂不顧一切地護住展昭飛身躍出船,跳到水里,爆炸激起的水流將兩人沖遠。

      &&&&仿佛過了很久,展昭才感覺身體停了下來,混亂中什么都不記得了,只知道緊緊抓住身邊人的手,死也不要放開。

      &&&&白玉堂攀住了身邊的一艘小橡皮艇,費力地拉展昭爬了上去。

      &&&&“呃……”剛上船,白玉堂就一頭栽倒,不再動彈了。

      &&&&“小白?”展昭驚覺白玉堂的不對勁,推推他,沒有反應……

      &&&&“玉堂……玉堂你別嚇我……”再用力推,還是一點反應也沒有。

      &&&&伸過有些顫抖的手指,探鼻息……沒有……

      &&&&“不要……不要玉堂……喂……”展昭就覺腦中一片空白,驚恐地看著一動不動地躺在那里的白玉堂,一瞬間,記憶如潮涌來,腦子里全部都是白玉堂,小時候和他搶東西的,和他吵嘴的,睡前搶睡衣的……笑的……親他的……”

      &&&&溫熱的手指接觸到面頰,就見那原本已經沒有了呼吸的人,正睜著眼睛,有些歉意地看著自己:“貓兒,別哭了,我逗你呢……”

      &&&&“……”展昭呆愣了片刻,才發現自己已經滿眼淚水,白玉堂正伸手幫他擦眼淚……

      &&&&“你……你!混蛋!死老鼠!你……”

      &&&&接下來的話,展昭一句都說不出來了,因為白玉堂已經翻身把他壓到身下,狠狠地吻了起來。

      &&&&“貓兒……你沒那么容易擺脫我的!”幫展昭把眼淚擦干凈,白玉堂深情地看著身下的人。

      &&&&展昭盯著他的眼睛,緩緩地開口:“玉堂……”

      &&&&“嗯?”

      &&&&“呯”地一記直拳

      &&&&“呀!”

      &&&&“你個死老鼠!”

      &&&&“死貓”

      &&&&“你一輩子都別想再靠近我!”

      &&&&“我偏不!”

      &&&&“不準碰!”

      &&&&“我偏要親!”

      &&&&“死老鼠!唔……”

      &&&&……

      &&&&半個小時后,白錦堂帶著眾人找到了在小橡皮艇里,全身濕透,抱在一起凍得直發抖,還在吵叫的兩人。

      &&&&白玉堂摸出口袋里的一個黑色方盒子扔還給丁兆惠,道:“很管用哦!”

      &&&&“什么?”展昭不解地問。

      &&&&“衛星定位器。”

      &&&&白錦堂長出一口氣,“沒這個,還真找不到你們。”

      &&&&雙胞胎笑:“不時之需!有備無患!!”

      &&&&………………

      &&&&警笛聲漸漸遠去,碼頭又恢復了寧靜,平靜的海面上,一張照片隨著水波上下沉浮,照片中的四個年輕人,笑得如此燦爛……

      &&&&入夜,一艘漁船里,漁夫拿過一塊毯子給一個虛弱的人:“你沒事吧?”

      &&&&“沒……有……”聲音有些嘶啞。

      &&&&“喝些熱水暖暖身。”

      &&&&“謝……謝……”

      &&&&“對了,你叫什么名字?”

      &&&&修長的手指按上嘴唇,輕輕地發出一個音節:“噓~~~” 在線 閱讀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