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小說 > sci謎案集小說 > 44兇手訓練營 15 突破

      44兇手訓練營 15 突破

      &&&&馬漢緊緊地盯著電腦屏幕,很快,又來了第二封郵件,內容與剛才的完全一致。

      &&&&趕緊打開展昭的第一封郵件,見寫的只有三個字“你是誰”。

      &&&&盡管不太明白,但馬漢還是按照指示,把郵件重打了一遍,發送過去。

      &&&&隨后,是將近一個小時的沉默,第三封郵件終于到達,依然是一樣的內容。

      &&&&晚上十二點左右,第五封郵件到達。馬漢趕緊打開了展昭的第二封信,寫的是“掃除不該存在的廢品。”是對方郵件里的最后一句。還是照樣打了一遍,發送。

      &&&&然后,郵件又多次重復地發來,馬漢一直都沒有回,而是坐在電腦前盯著右下角的時間顯示……

      &&&&雖然展昭告訴他,之后就可以休息了,但是馬漢卻靜靜地坐著,直到天空漸漸地變亮——五點半了。

      &&&&馬漢打開了第三封郵件,就見寫著“魔已醒。”

      &&&&發送。

      &&&&兩分鐘后,對方來了回信,附件里有一張圖片和一份簡介,名字是“獵物”。

      &&&&打開圖片,是一張中年男子的照片。

      &&&&馬漢拿起了電話。

      &&&&這一宿,不止馬漢沒睡,白玉堂和展昭也是一人半邊床,睜著眼直挺挺挨到天亮~~~

      &&&&白玉堂小小地佩服了自己一把,行啊白玉堂,這樣你都能忍,干脆別姓白了,姓柳吧~~

      &&&&展昭小小地慶幸了一下,還好這白耗子定力不錯,如果昨晚他堅持,自己估計也跑不了吧~~小白,我以前都錯怪你了,我一直以為你是流氓來著,沒想到竟是個君子……

      &&&&“貓兒~~什么時候讓我做?”白玉堂突然問。

      &&&&“呯~~”展昭拿起枕頭就砸過去,“不要說那個字!!”

      &&&&白玉堂隔著枕頭悶聲悶氣地說,“有什么關系啊?反正早晚要做的。”

      &&&&~~不理~~

      &&&&白玉堂一把拿下枕頭坐起來,看展昭:“貓兒,你到底是不是真心的?”

      &&&&展昭也坐起了,怒瞪:“死老鼠你說什么?”隨后,小聲嘀咕,“不是真心的誰會讓你親?!”

      &&&&白玉堂要抓狂,“貓兒,你知不知道我看見你的時候就會有沖動,你看見我沒沖動的么?”

      &&&&展昭臉紅,瞪人,“你不要講得那么名正言順好不好?!”

      &&&&白玉堂盯著展昭看了半天,突然伸手解自己睡衣的扣子。

      &&&&“你干什么?”展昭驚,抱著枕頭退到床邊。

      &&&&“是不是你沒看過?”白玉堂問得認真,“我脫光了給你看看,你再感覺一下會不會有沖動……呀~~”

      &&&&話還沒說完,就被展昭一腳踹下了床,“死老鼠!暴露狂!”展昭抓起枕頭就扔,“你的腦袋是用來裝豆腐的么??一天到晚都在想什么東西啊~~~”

      &&&&白玉堂衣衫大敞地躺在地上揉頭發,“貓兒~~要等到什么時候啊??”

      &&&&展昭憤憤地抱著被子在床上生氣,眼睛卻溜溜瞟過去……這耗子,有八塊腹肌呢~~

      &&&&Dididdidididi~~~~~電話鈴適時地響起,白玉堂一把坐起來,和展昭對視了一眼,快速拿起電話,果然是馬漢。

      &&&&“頭!有進展了,他剛發了獵物給我。”馬漢激動地說。

      &&&&“獵物?”白玉堂和展昭吃驚。

      &&&&“我轉發一份給你們。”

      &&&&展昭已經快速地打看了郵件,白玉堂也湊到近前,點開照片,兩人就是一愣。那個中年的男子……是上次在

      &&&&M大遇見的,齊樂的經濟人,張華。

      &&&&兩人看著張華的照片,都皺起了眉頭,一方面是因為,又一個不相干的人成為了被害的目標。另一方面,這個張華是白氏集團的員工,和白錦堂扯上了關系。

      &&&&“喂,頭?”馬漢聽不到這里的答復,就催促著問,“我用不用回復?”

      &&&&展昭回過神來,道:“不用!”

      &&&&“那接下來呢?”

      &&&&“馬漢,你還記不記得那天我跟你講的第二種狀態?”展昭問。

      &&&&“記得!就是介于正常與失常之間,偏向狠戾的那種?”馬漢回憶。

      &&&&“很好!”展昭微微贊嘆,馬漢不愧是個優秀的狙擊手,心理素質絕對不是一般等級的,“你就維持著那種狀態去俱樂部,對方可能會聯系你,到時候,就只能隨機應變了,不過你只要記住,保持那種狀態就行。”

      &&&&“明白了!”馬漢掛掉電話。

      &&&&白玉堂立刻打電話給蔣平,讓他調查有關張華的信息。

      &&&&“接下來怎么辦?”展昭問。

      &&&&“張華很符合我們昨天推斷的那個中間環的角色。”白玉堂沉吟,“他認識齊樂,現在,只要證明他跟賈鄭巖和龐煜有關系就行了。

      &&&&展昭點頭;“我想去賈鄭巖家調查一下。”

      &&&&白玉堂笑:“貓兒,咱倆想到一塊去了。”

      &&&&兩人轉臉對視,卻是一愣,這才發現,剛才因為擠在一起看郵件,靠得好近哦~~幾乎是肩膀挨著肩膀。

      &&&&展昭看著白玉堂,眼中有一絲歉意……“我……還沒準備好……”

      &&&&白玉堂靜靜地看著他,搖頭微笑,“貓兒,沒關系,我可以等。”伸手輕捏展昭的耳朵,看著它漸漸變紅,“你不用強迫自己,慢慢來就好,我不會亂來的,放心。”

      &&&&展昭聽得鼻子發酸,心里也是柔軟,湊上去,在白玉堂的嘴上淺淺一吻,紅著臉跑去洗臉刷牙。

      &&&&白玉堂渾渾噩噩地走進廚房,煮粥,看著如鏡面般光滑潔凈的瓷磚上映出的自己,嘆氣~~白玉堂啊白玉堂,你活該欲求不滿,誰叫你充情圣!!邊煎蛋,邊哼哼,“從今后,只有豆腐沒有菜~~~”

      &&&&……………………………………

      &&&&公孫雙手插在雪白的風衣口袋里,悠閑地漫步在清晨的街頭。這兩天一直在家里悶著,吃了睡,睡了吃,燒早就退了,身上也不疼了,只是無奈白玉堂求他三天不要去上班。

      &&&&無所事事只好出來逛街,幸好今天天氣不錯,只是~~~看著眼前,半小時內第八次“巧遇”的白錦堂,公孫徹底無語~~~

      &&&&這回,白錦堂臉皮再厚,也有些尷尬的意思了,索性跟在公孫身后,陪他一起逛。

      &&&&身后五十米處,穿著風衣帶著墨鏡的雙胞胎隱蔽緊跟。

      &&&&“情況怎么樣?”大丁問。

      &&&&“不對啊!氣氛完全不對!”小丁搖頭。

      &&&&“我們兩出去辦事的這幾天一定有事發生!!”兩雙胞胎一臉狐疑。

      &&&&“你有沒有發現公孫脖頸上的小紅斑?”

      &&&&“當然發現了,我還發現了他桌上的消炎藥和退燒藥。”

      &&&&“莫非~~~”兩丁對視,滿眼放綠光。

      &&&&“老大肯定是用了強的!!”

      &&&&“可惡啊!竟然趁我們不在的時候!!”

      &&&&“公孫不理大哥也是因為這個吧?”大丁摸下巴。

      &&&&“切~~”小丁不滿,“大哥也是,怎么變得婆婆媽媽的,一次不愿意就做兩次,兩次不行就三次,XXOO后再OOXX再XOXO再OXOX我就不信搞不定公孫……呀!”

      &&&&大丁一個頭槌揍過去,“臭小子,從哪里學來的??這種事情當然是要兩情相悅了!!你這樣J來J去的,虐待狂啊??”

      &&&&“啊!公孫進地鐵站了!大哥跟進去了。”

      &&&&“話說,大哥坐過地鐵么?”

      &&&&“沒~~他應該連零錢都沒有吧……”

      &&&&“公孫……”白錦堂在后面有些焦急,這個地鐵票要怎么買?他家公孫要進去了。

      &&&&公孫不理他,快步往前走~~~就知道你沒坐過。

      &&&&實在沒辦法,白錦堂對身后喊,“還不出來?!”

      &&&&大丁小丁只得戰戰兢兢地走上前,拿零錢給他們大哥買了張票……白錦堂轉身就追。

      &&&&很不幸地趕上了上班的早高峰,地鐵里的人擠得就像罐頭里的沙丁魚。

      &&&&不過,公孫的不幸就是某人的幸運!最后時刻追上公孫,一起擠進地鐵的白錦堂,驚喜地發現地鐵是這個世界上最人性化的交通工具~~~~

      &&&&為了保護他的寶貝不被擠到,白錦堂把公孫拉到車窗邊,伸出雙手撐住車窗,將公孫護在自己的懷里。

      &&&&偷雞不成蝕把米的公孫只好背轉身去面向車窗,只是那人溫熱的氣息還是在自己耳邊,熟悉的體溫和懷抱,讓人不禁想起那個不堪回首的夜晚……莫名地感覺有些冷,肩膀不受控制地輕輕顫抖~~~

      &&&&白錦堂感覺到了公孫隱忍的恐懼,微微地退開一些,輕聲道:“公孫……對不起。”

      &&&&公孫一愣,這是白錦堂第二次跟他道歉,卻是第一次說“對不起”三個字。

      &&&&不著何時擠到了兩人身后的雙胞胎看準時機,猛地推了白錦堂一把……

      &&&&白錦堂很配合地撲到了公孫的身上……

      &&&&“啊~”公孫驚得全身僵硬,短促地驚呼了一聲,有些驚懼地看白錦堂。

      &&&&伸手抱住不自覺又開始發抖的公孫,白錦堂緊緊將他擁住,在他耳邊說,“別怕,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別怕。”

      &&&&慢慢的,公孫恢復了平靜,回頭瞪了白錦堂一眼,白錦堂立刻乖乖放手,向后退開~~~臉上的笑容卻是放大……公孫瞪他了~~~

      &&&&雙胞胎在遠處咬手絹,頭一回看他們家這個呼風喚雨仗勢欺人慣了的老大這么吃癟,一個字——爽!!

      &&&&一上午,白錦堂跟著公孫在S市的商業街上逛啊逛。

      &&&&公孫似乎是沒什么目標,也沒什么想買的,只是一家店一家店地逛,這里看看,那里看看,似乎心情不錯。

      &&&&旁邊一家工藝品店的櫥窗里,放著一排水晶的小動物,白錦堂一眼就被并排坐著的一只小貓咪和小老鼠吸引住了,這不是玉堂和小昭么?

      &&&&“公孫!等一下!”白錦堂喚了一聲,指著櫥窗說“你看,像誰?”

      &&&&公孫想保持嚴肅,但還是被逗笑了,這小貓和小老鼠,一個齜著牙,一個翹著尾巴~~~簡直像極!!

      &&&&“你等我一下,我去買下來。”白錦堂快步進到店里,付錢買東西,出來時,卻是一愣。

      &&&&就見公孫正站在路口,跟一個他沒見過的男人說著什么,那男人突然伸手,似乎是要拍公孫的肩膀……

      &&&&白錦堂反應過來時,已經沖了過去,一把抓住那人的衣領,將人按到了路燈上。

      &&&&“呀~~~你,你干什么……”那人驚得大叫。

      &&&&“白錦堂!”公孫反應過來時,怒極喊了一聲,“你瘋了?!”

      &&&&“他想碰你!”白錦堂回頭答得理直氣壯。

      &&&&“我……我只是……問路!”那人斷斷續續地道。

      &&&&“……!……”白錦堂一愣,有些猶豫。

      &&&&“你快放手!”公孫上前拉開白錦堂,趕忙向那人道歉,那路人被嚇得不輕,逃也似的就跑了。

      &&&&白錦堂有些沮喪地站在那里,公孫回頭皺眉看他,“你是兒童暴力么?就不能好好解決?”

      &&&&“我……”白錦堂小聲說,“我以為,他想動你。”

      &&&&公孫無奈嘆口氣,“你要是還想見我,就改掉這毛病!”說完,轉身走開。

      &&&&白錦堂呆呆地站在原地,剛才公孫說什么?他說還想見他……也就是說……

      &&&&“等一下!!”趕緊追上去,跑到公孫身邊,“我改!我改!不過,我有時會不受自己控制,你可不可以在我身邊隨時阻止我?”

      &&&&……………………

      &&&&身后的雙胞胎繼續咬手絹,這哪是他們的野狼大哥啊,簡直就是一條搖著尾巴的大型犬么~~公孫——服啦!!……現代馴夫記啊!!

      &&&&在回去的地鐵上,白錦堂依然充分地享受著地鐵的擁擠,緊緊地護住公孫。

      &&&&湊到耳邊,白錦堂用低緩的聲音說:“公孫,原諒我,好不好……我會改!”

      &&&&公孫不語,站在原地,任白錦堂一點點貼近,卻沒有躲開,

      &&&&S市彩虹城十幢的206室,就是賈鄭巖的家,單身一人的他,留下的只有簡陋的家具陳設和滿屋子的書。

      &&&&進入房間后,展昭和白玉堂開始翻箱倒柜地找起來,目標,相冊和日記。

      &&&&展昭瀏覽著書架上的書名,白玉堂打開了電腦。

      &&&&“這老師看起來還蠻正派的么。”白玉堂邊查看電腦里的文件,邊說。

      &&&&“是啊,書也看得很多,都是教育心理學之類的,教學筆記也做得很仔細,他好像很關心學生。”展昭翻著翻著,找出了一本年代有些久遠的相冊,翻看了起來,“是高中的畢業照啊。”

      &&&&一頁一頁地翻閱,其中的一張引起了展昭的注意,那是一張女高中生的黑白相片,照片中的女生有些眼熟……像誰呢?

      &&&&拿起那張照片,展昭仔細地端詳了起來。

      &&&&這時,門口傳來了一陣清脆的金屬撞擊聲,似乎是鎖鏈……

      &&&&白玉堂一驚,沖到門口,可是大門怎么也打不開,下意識明白,是被什么人在外面固定住了。

      &&&&“玉堂……怎……”展昭走近,卻被白玉堂反身一把拉開。

      &&&&就見透過門縫,大量的液體涌了進來,刺鼻的汽油味……兩人瞬間白了臉色,白玉堂猛地注意到,賈鄭巖家擺設的不對勁……為什么煤氣罐放在了門口?

      &&&&“貓兒。走!”沖到窗邊,才發現窗戶撞了防盜窗,這時,火已順著門縫燒了進來。

      &&&&白玉堂伸手掏出槍對著鐵窗的四個固定螺栓各開了一槍,縱身躍上窗臺,一腳踹飛了防盜窗,“貓兒!上來!”

      &&&&展昭拉著白玉堂的手,站到窗臺上。

      &&&&新建小區的二樓一般都等同于三樓,因為底層有車庫,他們所站的位置有將近十米高。

      &&&&白玉堂率先攀到下一層的防盜窗上,伸手,“貓兒,來!”

      &&&&展昭微微有些猶豫,白玉堂一腳勾住防盜窗,伸出雙手,“來貓兒!”

      &&&&跨上一步,展昭也向下跳到了防盜窗上,白玉堂一把將他拽到懷里,“跳!”

      &&&&“啊?”展昭驚

      &&&&“跳!”

      &&&&還沒反應過來,就被白玉堂拉著縱身往下跳,這一層離地面也就五六米,白玉堂在著地前向上拋了展昭一下,自己就勢一滾……再接撰~快速隱蔽到墻根。

      &&&&“轟”地一聲巨響,206室的窗戶隨著巨大的爆炸氣流飛了出來,還有大量的紙張和書籍,周圍的居民受到了驚嚇,紛紛跑了出來。

      &&&&“有沒有受傷?”白玉堂第一件事情是查看自己懷里的展昭,展昭搖頭,臉色有些白。

      &&&&白玉堂突然笑起來,“你還記不記得我們小時候爬樹的事情?”

      &&&&展昭瞪眼。

      &&&&“你經常上去了就不敢下來,都要我帶你下來。”白玉堂繼續說,“現在也是呢,貓兒,你說要是沒有我你要怎么辦?”

      &&&&展昭狠狠白了那只翹尾巴的耗子一眼,這白老鼠,最近常說些甜言蜜語~~

      &&&&兩人略帶狼狽地走到汽車旁,總算還是保住了命……那個放火的人是誠心想燒死他們。

      &&&&白玉堂打開車門,“這也證明我們已經很接近謎底了,只可惜,賈鄭巖家里沒找到什么有用的線索”

      &&&&“不見得哦。”展昭伸手從口袋里拿出一張舊的黑白照片給白玉堂看,“就帶出來這一張,覺得眼熟么?”

      &&&&白玉堂拿著相片端詳了半晌,“在哪兒見過呢?”

      &&&&展昭笑道:“本來我也想不起來的,不過剛才一下子靈光一閃,就記起來了,你還記不記得你哥那次晚宴上,和公孫講話的那個女人。”

      &&&&“哦~~”白玉堂恍然大悟,“那個女經濟人,叫什么來著……”

      &&&&“叫方靜!”展昭道,“和張華一樣,都是經紀人!”

      &&&&“也就是說?”白玉堂笑得了然,“這里有戲!!”

      &&&&“沒錯!有戲。”展昭想了一下說,“你絕不覺得這個案子到現在都是我們在被牽著鼻子走,很不爽?!”

      &&&&“呵~~貓兒,你又打什么鬼主意?”

      &&&&“哼哼~~”展昭笑得狡黠,“這次,也該我們耍耍他們了,那個兇手訓練營!” 在線閱讀網全本在線閱讀: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