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小說 > sci謎案集小說 > 94兇手非人類 21 一網打盡

      94兇手非人類 21 一網打盡

      &&&&凌晨三點,S市近郊K市廢舊汽車回收站里,緩緩開進了一輛碩大的集裝箱運輸車。

      &&&&車子沒有打燈,在一片漆黑中看起來,就像一只移動中的巨大怪物。

      &&&&從11點就開始就守候在廢車廠里的SCI眾人,立刻警醒了起來——來了!

      &&&&照例在最高點狙擊位監視的馬漢,通過對講機提醒白玉堂,“頭兒,還有一個車隊在后面。”

      &&&&白玉堂,展昭還有蔣平一起在隱蔽于車廠深處的一輛監視車里,通過各個角度的電子眼,看著現場的情況。

      &&&&“多少輛車?”白玉堂低聲問。

      &&&&“六輛。”馬漢道,“都是小車,估計是買家。”

      &&&&果然,在那輛運輸車進入車廠停好后,沒多久,六輛黑色轎車組成的一個小型車隊也進入了車廠里。

      &&&&這時,一個人從運輸車的駕駛室里出來,他來到車位,嘩啦一聲,拉了集裝箱的大門,爬進集裝箱里后,打開了一盞燈,光線從車里射出來,照亮了為首一輛小車所在的區域。

      &&&&借著燈光,眾人看清了那人,正是律師胡烈。

      &&&&白玉堂有些吃驚地看看展昭,“怎么是他?商洛沒來?”

      &&&&展昭也皺著眉略作沉思,拿起對講機問馬漢,“能看到運輸車里的情況么?里面還有沒有人?”

      &&&&馬漢透過高倍瞄準器看了片刻,道“駕駛室里沒人,集裝箱里看不見。”

      &&&&這時,從小轎車上下來了好幾個人,其中一個白玉堂和展昭都認識——傅義山。其他的都是老外,其中一個手上提著一只小箱子,像是一個筆記本。

      &&&&“呵……”白玉堂一笑,“這個老頭看來是聯系賣家的,十足的偽君子。”

      &&&&展昭微微一愣,“他們不是用現金交易?”

      &&&&“看來商洛很有可能沒來。”蔣平道:“在線上直接交易,要是匯到海外的戶頭,商洛就不用露面了,比起現金交易安全。”

      &&&&白玉堂點頭拿起對講機吩咐埋伏在四周的各部門注意,等他命令后行動。

      &&&&再看胡烈打開燈之后,跳下了車,和走來的幾人握了握手。

      &&&&蔣平通過布置好的監聽器,捕捉到了他們的對話。

      &&&&就聽胡烈說:“車里總共有34具箱尸,每一具的市場價都可以達到五百萬美金,而且隨著圖西神秘文明的宣傳,必然還會不斷升值。

      &&&&“五百萬美金一具?”白玉堂吃驚,“上次不說三百萬么?漲價了?”

      &&&&展昭失笑:“這段時間漲的唄,宣傳力度夠大了,簡直比法老王的木乃伊還神秘,詛咒殺人啊。”

      &&&&“一具五百萬,34具就是一億七千萬。”白玉堂搖頭,“這幫人,想錢想瘋了!”

      &&&&交易的雙方并沒有多廢話,傅義山像是這個賣家的介紹人,他熱心地低聲跟老外耳語著,因為監聽器的辨析度有限,聽不太真切,而對方也派了幾個人上車,檢查箱尸的情況。

      &&&&展昭盯著顯示屏看了一會兒,問白玉堂:“小白,那個老外是不是有些眼熟?”

      &&&&蔣平把畫面放大,截取了他的臉部特寫,五官特征定位之后一搜索……搜索出的結果讓展昭和白玉堂大吃一驚。

      &&&&那個老外不是別人,正是著名的哥倫比亞毒販團伙——“競技會”的二號頭目,塔伯.泰倫斯。

      &&&&蔣平眼珠都快瞪出來了,“頭兒,大魚啊!這條是鯨魚級別的啊。”

      &&&&“都說商洛起家賣過白粉,難怪……”展昭沉吟了一會兒,道,“都說這個塔伯和意大利的黑手黨頭子倫納德是死對頭……商洛被趕出意大利會不會和他有關。”

      &&&&“呵……”白玉堂淡淡一笑,“這小子真是野心不小,不過這塔伯就這么空身來了?也太冒險了吧……”

      &&&&這時,就見那幾個檢查箱尸的人從集裝箱里出來,到塔伯耳邊低聲說了幾句,塔伯點點頭,示意手下拿出筆記本。

      &&&&蔣平將鏡頭推進,對著電腦顯示屏截取圖片,留作證據。

      &&&&白玉堂拿起對講機。

      &&&&就見電腦上顯示的交易金額是兩千萬,塔伯輸入了一串數字,按下確定鍵,界面顯示轉賬成功。

      &&&&“開燈!”

      &&&&廢車廠四面突然亮起了四盞射燈,強烈的光束照到了車廠的正中,場中的人紛紛因為強光而抬手遮擋,但卻并沒有慌亂,塔伯的手下趕緊將他護到身后。

      &&&&展昭微微皺眉,怎么感覺不太自然。

      &&&&白玉堂拿起對講機剛想下令,就見塔伯和兩個手下一躍跳進了集裝箱里,胡烈也回了駕駛室——不對勁啊。

      &&&&展昭猛然大喊一聲:“都別出來!”

      &&&&在四外埋伏的SCI眾人正準備行動,聽到了展昭的喊聲都是一愣,白玉堂也立即下令:“別出來,樓上的關燈”

      &&&&與此同時,就見四輛小轎車的頂棚被打開,閃出了幾個人來,都舉著肩扛式的火箭筒,四面的四盞射燈,也在瞬間熄滅。

      &&&&白玉堂咬牙,“真不愧是國際級別的毒販子,連火箭筒都搬出來了。”

      &&&&胡烈發動了運輸車,那幾輛小轎車向兩邊后退,準備閃開道路,放運輸車通過。

      &&&&“頭,要不要行動?”遠處高樓上的馬漢用狙擊槍瞄準了運輸車駕駛座上的胡烈。

      &&&&“別急,等我叫你的時候再開槍!”白玉堂阻止了馬漢,看看展昭,“貓兒,我們火力不夠。”

      &&&&展昭點頭,“不能火拼……不劃算。”說著,他叫蔣平接通了設置在車廠頂部的麥克風。

      &&&&“能不能關閉車廠的那扇大門?”展昭問。

      &&&&“能!我怕有變故,對接了車廠的保全系統。”說完,蔣平按下按鈕,車廠的那扇巨大的鐵質大門……緩緩合上。

      &&&&大門“轟”地一聲響后關閉,再觀察那幾個武裝人員的表情,似乎有些意外。

      &&&&展昭想了想,微微一笑,問白玉堂:“小白,要不要賭一把?”

      &&&&白玉堂伸手把麥克交給展昭,道:“當然要!”

      &&&&接過麥克,展昭用西班牙語給塔伯問了聲好,自我介紹說是警方的翻譯。

      &&&&哥倫比亞的官方語言就是西班牙語,展昭說完后,再通過鏡頭觀察眾人的表情,明顯的慌亂——有戲!

      &&&&集裝箱里的塔伯聽到這聲問候,微微一愣,有些不解地看向身邊的傅義山。

      &&&&傅義山也很是驚奇,心說這警隊是料到了還是怎么的?突擊行動隨隊還帶著翻譯的么?

      &&&&展昭微微停頓了一下,就接著說:“你是不是很奇怪,商洛先生明明說是會親自跟你交易的,但他本人卻沒有來?”

      &&&&塔伯一皺眉,轉著眼珠想了想,問傅義山,“他怎么會知道?警方為什么會帶著翻譯來?他們知道我會來?”

      &&&&傅義山連連搖頭,他也很是疑惑,怎么也想不到會有熟練掌握七國語言的怪物。

      &&&&展昭接著說:“他是不是告訴你這批箱尸是他多方搜集而來,為了增強圖西文明的神秘感,他還做了精妙的布局,在短時間之內使箱尸急速增值?

      &&&&塔伯瞪大了眼睛,就聽展昭繼續說,“可是你知不知道,你花兩千萬美金買走的,只是一堆偽造的腐爛尸體,一文不值。”

      &&&&塔伯聽到這里,對著正在往兩邊讓開道路的車輛一擺手,小轎車立刻停住,眼看就可以沖出去的胡烈,握著方向盤,緊張得手心都是汗。

      &&&&這時,就見塔伯的一個手下拿過一個揚聲器,對著上空喊:“什么意思?”

      &&&&展昭笑了一聲道:“你敲碎一具箱尸看一看,別看外面是蠟化了的干尸,里面的內臟估計還是新鮮的。”

      &&&&塔伯對一個手下點點頭,手下搬下一具干尸,拿出匕首猛地戳進箱尸堅硬的外殼,再□時,竟然帶著血……

      &&&&再檢查了一具,也是如此……塔伯一把抓住了身邊的傅義山,“你們耍我?!”

      &&&&展昭微微一笑繼續說:“塔伯先生有沒有聽過棄卒保帥這個說法?”

      &&&&塔伯拿過手下手里的揚聲器,冷冷道:“你是說,商洛事敗,用我來對付你們,自己鉆空子逃走?”

      &&&&展昭和白玉堂對視一眼,心說,不愧是鯨魚,腦子夠快的。

      &&&&“商洛跑不了,因為我們早就接到了線報,對于他的計劃,你的準備,我們都了如指掌。”展昭語氣中帶著那么一絲得意,“所以,我們安排了剿滅國際恐怖分子的警力來恭候塔伯先生大駕。”

      &&&&塔伯咬牙,吸了口氣一把甩開了傅義山,怒道:“你嚇唬我?”

      &&&&展昭微笑:“我不是嚇唬你,我只是想和你做一筆交易。”

      &&&&“什么交易?”

      &&&&“塔伯先生并沒有在我國境內販賣毒品,而且這次也算是間接的受害者……但是,如果你武力反抗的話,那就是另一種性質了。”

      &&&&塔伯有些遲疑,他的手下也紛紛看他,像是在說,不值得為商洛那小子賣命。

      &&&&展昭感覺塔伯有些動搖了,又道:“簡單地說,你不反抗的話,就只是不受歡迎的人,我們會把你遣送回哥倫比亞。但是如果你武力反抗,就是犯罪,就等于觸犯了我國的法律……在哥倫比亞坐牢,起碼沒有生命危險,在這里坐牢的話,據我所知,有很多人都想要塔伯先生的命。”

      &&&&“呵……”塔伯干笑了一聲,“你對我很了解啊。”沉思了片刻,對手下點了點頭。

      &&&&手下們紛紛下了車,放下武器,舉起雙手——投降。

      &&&&“我們答應你的條件。”塔伯也從車上走了下來。

      &&&&正這時,就見胡烈猛地發動車子,掉頭準備向大門的方向沖,白玉堂對對講機那頭已經瞄準了半天的馬漢說:“射擊。”

      &&&&等候多時的馬漢應聲開了搶……,SVD狙擊槍強大的穿透力,使子彈從側面射入車窗。貫穿了胡烈的頭部——當場斃命。

      &&&&白玉堂吩咐特警隊抓捕塔伯一伙,SCI的眾人帶著人出去,不費吹灰之力便給所有人戴上了手銬。

      &&&&張龍等上前拉開轎車門,一起咽了口口水,車子里有火箭筒、手榴彈、AK47、催淚瓦斯……

      &&&&警員各個都張大了嘴,心說乖乖,剛才要是打起來,我們這邊都是手槍~~最牛也就幾把AK和突擊步槍……

      &&&&第一次出外勤就遇到這樣驚心動魄場面的白馳,興奮地滿臉通紅。

      &&&&現場清理完畢后,王朝對著顯示屏比了個clear的手勢。

      &&&&在場的警員都有些不敢相信,一槍都沒放,就這樣抓住了塔伯。

      &&&&白玉堂和展昭也松了口氣,輕輕地一擊掌,才發現對方的手心里都是汗。

      &&&&蔣平摘下耳機,長出一口氣:“天哪,這算是空手套白狼啊~~塔伯這艘大船太平洋里沒翻,今天翻廢車廠里了。”隨即又有些遺憾,“只可惜讓商洛這小子逃走了。”

      &&&&“呵……”白玉堂突然一笑,“我看不一定啊。”

      &&&&展昭微微一愣,“小白,你也覺得……”

      &&&&白玉堂點點頭,打開車門道:“去看看就知道了。”

      &&&&塔伯坐在車里,看著進進出出忙碌的警務人員,有些不解。

      &&&&這時,車廠的大門也緩緩地打開,塔伯往外面一望,哪里有飛機大炮,反恐部隊?

      &&&&“你們到底多少人?”塔伯皺著眉,用英語問警車邊負責看守的警員。

      &&&&就聽有一個熟悉的聲音說:“便衣和特警加起來總共三十人。”

      &&&&“什么?”塔伯抬頭看過去,就見有兩個人向他走了過來。

      &&&&走在前面的那個一身白色的短皮衣,光看他的身材,塔伯就可以斷定他絕對是個高手,關鍵是,還有些面熟。

      &&&&走在后面那個,就是剛才用西班牙語跟他說話的人,穿著一身靛藍色的西裝,斯文俊秀~~塔伯看得有些呆,凝視了他良久,問:“你真是翻譯?”

      &&&&展昭搖搖頭,“我是警方的心理學家。”

      &&&&……塔伯像是明白了,緩緩地點點頭,“原來如此……看來剛才的都是心理戰了?你真是狡猾。”

      &&&&“兵不厭詐。”白玉堂輕描淡寫地回了他一句。

      &&&&“你……”塔伯盯著白玉堂看了一會兒,問,“你是不是姓白?”

      &&&&白玉堂有些意外地看了他一眼,隨即一笑點頭,“沒錯。”

      &&&&“哦~~難怪……”塔伯似乎有些驚喜,道:“你比你哥哥看著順眼,不過感覺還是一樣討厭。”

      &&&&白玉堂聳聳肩,不去理會塔伯,轉身向運輸車尾部敞開的集裝箱走去。

      &&&&“如果你剛才說的都是謊話……”塔伯略一沉吟道:“也就是說,你們沒有抓到商洛。”

      &&&&展昭微微一笑,“那可不一定。”

      &&&&“哦?”塔伯疑惑地順著他的視線望向運輸車的位置,就見白玉堂一個縱身躍上了車,動作干凈漂亮,引得塔伯輕輕打了個口哨,“真像只豹子,我果然最討厭姓白的人。”

      &&&&白玉堂上了車,目光掃視了一圈后,了然地一笑,冷聲道:“出來吧,商洛。” 在線閱 讀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