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小說 > sci謎案集小說 > 95兇手非人類 22 螳螂捕蟬

      95兇手非人類 22 螳螂捕蟬

      &&&&“出來吧,商洛!”

      &&&&白玉堂的話一出口,在場的眾人都停止了說話,凝神靜氣盯著集裝箱內的情況。車子里一片寂靜,只有那成堆的、形狀扭曲面目猙獰的尸體,散發著陰森森的味道。等了片刻之后,就聽在尸體堆的底部,傳來了“咔咔”的聲音,類似于木板的碎裂……接著,車子的地板上,一塊正正方方的木板被推起、打開。

      &&&&這時,眾人才注意到,這輛車子的集裝箱是經過了一番偽裝的,地板竟然是雙層。隨著那塊木板的打開,里面先是伸出了一只手,隨后,慢慢爬出來了一個人,眾人定睛一看——正是商洛。

      &&&&“哈!”車外,塔伯忍不住笑了出來,“真是想不到,原來這小子是想利用我們逃走。”展昭點頭,“事先把錢轉到海外的賬戶,你們收到貨物后不可能搬離,必然是直接上走私船出海回哥倫比亞,到時,他有很多機會可以逃走。

      &&&&塔伯想了想,道:“不過我更好奇的是,你們是怎么知道的?”

      &&&&展昭微微一笑,不語,抬頭繼續看集裝箱里的情況。

      &&&&現在的商洛,滿臉的胡渣,看起來很是落魄,遠沒有了當日的風光。看了看眼前的白玉堂,商洛點頭,“你真行啊,你是怎么知道我在這里的?”

      &&&&“事情敗露,你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逃走。”白玉堂不緊不慢地回答,“為什么那么急著賣箱尸,并非單純為了錢,更重要的是逃跑……怎么逃走最快最安全?自然是和貨物一起。”

      &&&&商洛“呵呵”地怪笑了兩聲,“你們白家人是生來專門克我的吧,兄弟倆把我逼的走投無路,我姓商的是和你們有仇啊?!”

      &&&&“你胡說八道什么呢?”白玉堂皺眉,“抓你是因為你犯了法,我管你姓什么?”

      &&&&“呵……”塔伯突然笑了起來,“真有意思。”

      &&&&展昭吃驚:“你能聽懂中文?!”

      &&&&塔伯搖搖頭:“只能聽懂很少的字,不過白家的中文我似乎都能聽懂。”

      &&&&“什么意思?”展昭冷眼看他。

      &&&&“我聽不懂的都是些廢話。”塔伯淡淡地說,“他們兄弟說的中文里,沒廢話。”

      &&&&展昭皺眉,轉回頭繼續關注集裝箱里的情況,但心頭卻是隱隱有些別扭——這個塔伯,似乎和白錦堂有些淵源,而且淵源還頗深,深到他會對姓白的,都感興趣。

      &&&&“我的確是栽了。”集裝箱里,商洛笑得有些慘然“是有人想整死我,我沒殺那些人。”

      &&&&白玉堂冷冷一笑:“你是沒殺那些人,那么這些呢?”說著,他指指地上的箱尸,“這些怎么算?”

      &&&&“這些人都是讓田中嚇死的!”商洛有些激動,“我只是廢物利用!我自始至終都沒殺過一個人!這些尸體留著只能發爛發臭,我卻讓他們變成了永遠的傳奇,一直流傳下去。”

      &&&&“這些話你留著法庭上說吧!”白玉堂冷聲打斷他。

      &&&&張龍和王朝想上車去銬人,卻見商洛猛地拔出槍來指著眾人:“都別過來!”車外眾警員紛紛拔出槍來瞄準商洛。白玉堂搖頭,“你只有一只槍,再不投降就會被打成篩子,商洛,不劃算!”

      &&&&商洛笑著上下打量白玉堂,“呵呵,你們是不是不信?圖西真的存在的。”

      &&&&車下的展昭聽到這里微微一愣,走上幾步問,“你見過圖西?”

      &&&&“見過!真的存在,可以預知生死,操縱人的意志!”商洛有些神經質地邊喘氣邊說,“你們不相信圖西要遭天譴的啊~~”

      &&&&白玉堂看著商洛的樣子有些古怪,就見他臉色不正常的潮紅,激動異常,呼吸也很不均勻……

      &&&&展昭也盯著他看了一會兒,突然沒頭沒腦地來了一句:“你判斷得沒錯,時間不多了。”

      &&&&商洛和在場眾人都是一愣,唯獨白玉堂一個健步上前,抬腳踢飛了還在震楞中的商洛手上的槍,一把拽住商洛,將他雙手反剪到身后。不理會拼命反抗的商洛,白玉堂抬頭問展昭,“貓兒,怎么辦?”

      &&&&這時眾人才醒過神來,原來剛才展昭的話不是對商洛說的,而是對白玉堂說的,他的原意應該是——你判斷的沒錯,商洛的情況是不正常,而且時間不多了,快行動!

      &&&&只一句話,不僅答復了白玉堂的疑惑更是迷惑了商洛——眾人不由覺得身上有些冒雞皮疙瘩,和一個幾乎能讀心的人呆在一起,真的是很可怕。

      &&&&展昭讓趙虎打電話叫救護車。被白玉堂制住的商洛卻越來越激動,喘氣的聲音也越來越大,而此時在場的人都已經看出了他的不正常。

      &&&&正這時,一直沉默的塔伯低聲提醒展昭:“可以先給他降降溫……”

      &&&&展昭猛地醒悟,剛才太慌亂,一時沒想起來,商洛現在的情況十有*就是洋地黃中毒,這種藥可以大幅度加速心臟供血,使正常人發生心臟病而喪命,降溫可以起到一定的作用,說不定能撐到救護車來。快速打開了一輛警車里的冷氣,讓溫度降至最冷,招手示意白玉堂帶著商洛過來。

      &&&&商洛現在的情況很不妙,臉紅得像是要充血了,喘得也很厲害。

      &&&&眾人扶他下車,剛下到地面,商洛一抬頭,突然愣住,他似乎是看到了什么東西,一雙眼睛瞪得溜圓,滿是驚恐。

      &&&&正這時,就聽對講機里傳來了馬漢的聲音,他沒有收到白玉堂撤離的命令,所以一直還在高處盯梢,就聽他大喊著:“門!門口”

      &&&&有好些警員的對講機都開著,馬漢的聲音清晰可辨——門?

      &&&&猛地向大門的方向望去,就見門口站著一個人,穿著一件灰色的長袍,像是神職人員穿的那種,最可怕的是他的臉……不是人類,而是——鷹王。

      &&&&“抓住他!”白玉堂大喊一聲,站在最前面的幾個警員都明白過來,猛地向那人沖去。

      &&&&奇怪的是,那人似乎是有些手足無措,向后退了幾步,就被抓了個正著,被一把扯下臉上戴著的那張面具……

      &&&&“這不是車廠看門的張大爺么?”蔣平叫了起來。

      &&&&那張大爺也奇怪,“你們,你們干嘛抓我?”

      &&&&而此時,就聽已經到了集裝箱外的商洛,喉嚨里發出“咯咯~~”的幾個音節,隨后……劇烈地喘息了一下,睜大了眼睛,臉上出現了那種眾人所熟悉的,極度恐懼的表情,沒了氣息。

      &&&&“商洛?商洛!”白玉堂搖了他幾下,完全沒有反應,已經一命嗚呼了。

      &&&&展昭猛然打了個激靈,沖向押運車,和他一起沖過去的還有白玉堂,跑到車前就聽里面一陣騷動,打開車門,只見傅義山也露出了驚恐的表情,僵直在車座上。

      &&&&白玉堂伸手摸他的頸動脈,隨后對展昭搖搖頭,展昭嘆了口氣。

      &&&&趙虎一把揪住那看門的張大爺,“老頭你有病啊,大半夜裝神弄鬼的。”

      &&&&“干什么啊?不是你們叫我這么干的么?”那張大爺還挺委屈,“你們警察還打人不成,我一把老骨頭了。”

      &&&&“先放開他。”展昭走了上來,問老頭,“你剛才說什么是我們叫你這么干的?”

      &&&&老頭揉揉被按疼了的肩膀,道:“我是十二點下班,那個人我見過,他有問過我這門怎么關的。”說著,老頭一指蔣平。

      &&&&白玉堂回頭瞪他。

      &&&&蔣平驚得差點蹦起來,連連擺手:“我說我是新來的技工,沒說是警察啊!”

      &&&&老頭挑挑眉,“不是他說的,是另外一個警察,穿著警裝呢,就是那種黑色的警裝……呃……”老頭邊說邊四下尋找了起來,看了一圈后,有些疑惑“沒有啊……奇怪!”

      &&&&眾人一聽就知道肯定是假冒的,黑色警裝大家比較熟,一看就知道是警察,但那是民警服,這次出行動的都是便衣和特警。

      &&&&“那個警察對你說了什么?”展昭追問。

      &&&&“他給了我這身衣服和這個面具,他叫我躲在門口,等你們扶著一個人從集裝箱里出來,就想辦法讓那個人看見我,他說這是警方要我們市民配合來解決恐怖分子。”老頭一拍胸脯,“老頭別的不高,就覺悟高!”

      &&&&趙虎問:“那大爺你還記得那人長相么?跟我們回去做張拼圖。”

      &&&&“不記得了,大黑天的,他又戴著警帽,誰看得見啊?!”老頭還瞪了趙虎一眼,“拼圖?我一把年紀了,眼睛不行了,玩不了你們這些小孩子玩的東西。”

      &&&&在場好些警員都讓他給氣樂了,白玉堂看看展昭,示意“現在怎么辦?”

      &&&&展昭聳聳肩,臉上倒也沒有特別懊惱的表情,拉白玉堂走到一邊對他耳語了幾句,白玉堂點點頭,就吩咐眾人今日到此為止,收隊了。

      &&&&警員們長出一口氣,今夜真可謂是一波三折,總算還有些收獲,只可惜商洛死了。

      &&&&一直在一邊看的津津有味的塔伯突然問展昭:“商洛對我用的,是棄卒保帥,你們對我用的,是兵不厭詐,那么這次你們中的那招是什么?”

      &&&&展昭微微一笑,道:“這招叫螳螂捕蟬。”

      &&&&“螳螂捕蟬,黃雀在后。”見塔伯一臉的不解,展昭又笑著低聲說“只是,究竟中招的是誰,還不一定的。”

      &&&&“我很有興趣在這里看完你們的表演。”塔伯笑呵呵地用英語說,在車門關上的一瞬間,卻聽他突然對白玉堂說了一句話,用的卻不是英語,也不像剛才展昭說的西班牙語。

      &&&&等車子開走了,一頭霧水的白玉堂問展昭,“那鯨魚剛才說什么?”

      &&&&展昭似乎是有些心事,“他想看我們把戲演完……“

      &&&&“不是英語那句,”白玉堂發動車子,“后面那句,嘰哩咕嚕的,是什么來著?”

      &&&&“呃……也沒,就一句后會有期什么的……”展昭搪塞地說,邊催白玉堂開車。

      &&&&白玉堂也不再問,只是心中有數,這貓什么都會,就是不會在自己面前說謊,這么多年了,哪次能瞞過他?這次看他慌成這樣,肯定有事。

      &&&&展昭臉有些紅,身邊的白玉堂一言不發開著車子,該不會是生氣了吧。

      &&&&在一盞紅燈前,車子停了下來,展昭心里憋得慌,終于拉了拉白玉堂的衣服,說:“小白,我……”

      &&&&白玉堂伸手捏住他下巴湊上去親了他一下,低聲說“沒關系,鯨魚說什么我才不在意,我只在意貓說的。”說完,信號燈也綠了,白玉堂繼續往前開,展昭卻在旁邊坐著制造蒸汽~~

      &&&&實在是不想把剛才的話說出來,塔伯說的,是一句意大利語,意思說:“幫我問候你哥哥,可愛的小豹子。”出于某種直覺,展昭聞到了危險的味道,本能地,他想保護白玉堂遠離這些事情,再說,這只老鼠是屬于他一個人的才對~什么豹子~那條該死的鯨魚!

      &&&&警車回到警局,天差不多都快亮了,包拯有些不太敢相信審訊室里關著的那個是誰,還有繳獲的那大批軍火……&一網打盡但自己人竟然一個也沒傷,老頭驚得說不出話來,一個勁直喘氣。

      &&&&“這仗打得太漂亮了!”盧方連連給眾人道賀,興奮得也有些找不著北。

      &&&&而SCI的人卻各個沒精打采。

      &&&&“都怎么了?”公孫給眾人送宵夜過來,“一個個板著臉?”

      &&&&“可惜啊,功虧一簣。”趙虎還在為剛才那老頭的事生氣。

      &&&&“誰說功虧一簣?!”展昭反問,“應該說,一切在預料之中。”

      &&&&大伙兒都驚愕地抬頭,看看展昭,又看看白玉堂,滿眼的期盼。

      &&&&“一會兒都去好好睡一覺。”白玉堂吩咐,“等到了晚上,還有一場重頭戲要演呢。”

      &&&&看著兩個組長一臉的詭秘,眾組員的頹喪立刻一掃而空,睡意也上來了,一個個哈欠連天,紛紛找地方睡覺去了。

      &&&&展昭寫了一張紙條遞給盧方,讓他在天亮后的警方新聞發布會上把上面的幾點念了。盧方接過字條一看,苦笑問展昭:“小展,你們這唱的又是哪一出啊?

      &&&&白玉堂一笑:“今晚就能見分曉了,是不是貓兒?”

      &&&&“沒錯!”展昭點頭,“看看究竟誰是螳螂,誰是黃雀!” 在線閱 讀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