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小說 > sci謎案集小說 > 104重影兇手 07 暗夜王國

      104重影兇手 07 暗夜王國

      &&&&白玉堂在車子里等著,就見展昭氣勢洶洶地從咖啡館走出來,沖上了車,關上車門,像只撓了人勝利歸來的貓咪。

      &&&&“怎么了貓兒?”白玉堂失笑,“平時盡黑別人,今天遇到對手了?”

      &&&&展昭瞪他一眼,“誰說我黑,里面那個才黑!”

      &&&&“有什么收獲?”白玉堂發動車子,往警局開。

      &&&&“得到個電話號碼,有事要幫忙的話可以打電話找他,這算不算收獲?”展昭伸手支著下巴看車窗外,突然喊了起來“啊!”

      &&&&“怎么了?”白玉堂轉臉問他。

      &&&&“嗯……”展昭向車窗外張望著,道:“我剛才好像看見個人……”

      &&&&“看誰了?”白玉堂把車子停了下來。

      &&&&“中午那個小泥鰍。”展昭似乎不是很確定,“天太黑了,他也黑黢黢的,我就看見個輪廓。”

      &&&&白玉堂順著展昭手指的方向望過去,就見那是條商業街,有一幢比較醒目的建筑,上面有個霓虹燈的招牌——暗夜王國,像是個酒吧。

      &&&&這時,有一個交警上來敲白玉堂的車窗,“這里不準停車!”

      &&&&白玉堂拿出證件給他看看,說正在執行任務,馬上就走。

      &&&&交警點頭剛想離開,卻被白玉堂叫住。

      &&&&“那是什么地方?”白玉堂指了指那個“暗夜王國”問。

      &&&&“哦……”交警回答,“那個暗夜王國是個俱樂部。”

      &&&&“什么類型的俱樂部?”展昭問。

      &&&&“嗯……我也是聽說。”交警湊上前道:“那個地方表面上是個酒吧,其實是個賭博性質的搏擊俱樂部。”

      &&&&白玉堂和展昭對視了一眼,點點頭,交警離開后,兩人也驅車回警局。

      &&&&“也許是我看錯了。”展昭揉揉眉心道,“那種地方不是小孩子能進去的。”

      &&&&“嗯……”白玉堂點頭不語,專心開車,心中卻隱隱的疑惑。

      &&&&兩人回到辦公室時,就見眾人都圍在辦公桌邊。

      &&&&“干什么呢?”白玉堂走進去。

      &&&&“頭,我們考白馳呢。”趙虎樂呵呵地說,“讓他背地圖……整個S市他都記下來了,比GPS還管用。”

      &&&&白玉堂笑,身邊的展昭卻是一愣,歪著頭想了起來。

      &&&&“貓兒?”白玉堂回頭看他,“怎么了?”

      &&&&“那個暗夜王國所在的區域……地下都有舊的地下道。”展昭說。

      &&&&“暗夜王國?”馬漢突然一皺眉,道,“我聽吳強的手下提起過,說他死前去過暗夜……這個暗夜,和暗夜王國會不會是一個地方?”

      &&&&“這里也有!”王朝在證物袋里翻找著,抽出一個袋子,遞給白玉堂,“頭,你看這是黑魚口袋里的東西。”

      &&&&白玉堂接過來一看,就見是一盒火柴,黑色的包裝上,血紅的幾個字——暗夜王國。

      &&&&“頭,這個區域是陳婕的勢力范圍。”蔣平翻找著資料,“這個俱樂部十有□也是她的。”

      &&&&眾人都覺眼前一亮——找到共同點了。

      &&&&白玉堂點點頭,又問:“證物不都移交給緝黑組了么,怎么還在這里?”

      &&&&蔣平干笑了兩聲,道:“我剛才送去了,人藍隊長說,他們辦案和我們風格不一樣,人家走的是大方向,這些小東西,還請我們空閑的時候費費心,搜集些資料再送過去。”

      &&&&趙虎一聽就炸了:“什么東西!我以前和那個姓藍的打過交道,特小資一警察,查案還擺譜,老子好幾次命就差點搭在他手上了,還吹。”

      &&&&白玉堂點點頭:“別管他,我們查我們的,不過你們都記得,查案時盡量別起沖突。”

      &&&&囑咐完了眾人之后,白玉堂對展昭使了個眼色,“走貓兒,我們也去那個俱樂部逛逛。”

      &&&&見兩人離去,張龍才拍了拍趙虎說:“別氣了,你不知道,那個藍成霖和咱家頭兒有私怨。”

      &&&&“什么私怨?”眾人都圍攏了過來,一個個滿臉的八卦。

      &&&&“SCI沒成立前,警局最牛的不就是刑警隊的隊長么?”張龍道,“原本這個位子是要給藍成霖的,但是包局力保的咱頭兒。那時頭兒剛退役回來,所以剛開始藍成霖很不服氣,硬說是靠了頭兒家老爸和包局的關系,不過后來頭兒干了沒半年,整個警局都服了,有一次還救了整個緝黑組的人。”

      &&&&“那事我聽說過。”馬漢也來了興致,道,“我以前在飛虎隊的時候聽過,說緝黑組的組長判斷失誤,硬說城郊的一個車庫里有幫派交易,后來是頭兒一個人飛車去把人硬攔下的,還差點和藍成霖打起來,后來車庫就炸了。”

      &&&&“那是!”王朝點頭,“那可是救了緝黑組二十多條人命!”

      &&&&“那為什么藍成霖沒受處分?”蔣平不解,“捅這么大的婁子?”

      &&&&“呵呵。”張龍笑,“要受罰的話,那組里好幾個警員都要一起受處分,頭兒救了他們之后就自個兒開車走了,和誰都沒提,知道的人,也都心照不宣了。”

      &&&&“……我明白了,也就是說從此以后姓藍那小子震不住手下了,所以記恨了唄。”趙虎撇撇嘴,轉臉就見白馳呆愣愣的,伸手拍了他一下,“怎么了小鬼,聽你偶像的光輝事跡聽傻啦?”

      &&&&白馳轉過頭,沒頭沒腦地問了一句:“為什么哥知道那個暗夜王國周圍有地下道?他就看了一眼那張地圖。”

      &&&&眾人反應過來后都忍不住笑,馬漢拍拍他肩膀:“你還嫩點……繼續努力吧。”

      &&&&王朝搬了把凳子坐下,對白馳招招手:“來來,我再給你講展博士的光輝事跡。”

      &&&&……………………

      &&&&白玉堂和展昭驅車來到了“暗夜王國”。

      &&&&推開門,就見里面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樣烏煙瘴氣,上面的一層還是很正常的酒吧,布置也很高雅。

      &&&&展昭和白玉堂走進來,即不入座,也不要酒,而是站在中央打量四周,兩人都相貌出眾,所以很是惹眼。

      &&&&這時,有一個侍者模樣的人上來問:“兩位有什么需要么?”

      &&&&白玉堂看了他一眼,回頭問展昭:“老洪那小子瞎掰的吧,說這里有好玩的,哪有?”

      &&&&展昭聳聳肩,搖頭。

      &&&&“兩位是洪哥介紹來的啊?”侍者連忙陪笑,道,“不是一樓,是在樓下。”說完,引著白玉堂和展昭往樓下走。

      &&&&繞過一個屏風,找到了一個極隱蔽的樓梯,跟著侍者下樓,就聽到了震耳的音樂聲。

      &&&&繞著樓梯往下走,就見不遠處的舞池里都是年輕的男男女女,看起來至少有一半是嗑了藥的,全都瘋瘋癲癲的。白玉堂看得直皺眉,展昭第一次進來這種地方,一臉的興奮,心說——哇!那個在臺上跳舞的是男的耶,穿得好少,是繩子耶。

      &&&&白玉堂回頭瞪他一眼——不準看!

      &&&&展昭白他一眼——不看就不看。

      &&&&侍者停在了樓梯口,道:“就是這里了。”說著,指指舞池。

      &&&&“呵……”白玉堂冷笑一聲,“你當我小孩子?”

      &&&&“嗯?”侍者一臉的不解,剛想說話突覺眼前一陣勁風襲來,等明白過來時,就見白玉堂的拳頭停在離他鼻尖不到半公分的地方。

      &&&&咽了口唾沫,侍者陪笑道:“原來是行家……是我有眼無珠了,還要再下一層。”說著,連忙帶著兩人往下走。

      &&&&再往下一層,進入了一條長長的走廊,兩人聞到了一股淡淡甜甜的血腥味,這個味道很特別,仿佛能勾起人最原始的暴力*,展昭皺了皺眉,伸手從口袋里抽出一塊口香糖遞給白玉堂。

      &&&&白玉堂一愣,但還是快速地接過拆開塞到了嘴里。濃烈的薄荷味從舌尖沖上腦門的時候,白玉堂才體會出區別來。剛才的那股味道很危險,能讓人變得暴力,有一種想破壞的沖動,被薄荷味一沖,那種頭腦發熱的感覺也隨之消失了。

      &&&&展昭也塞了一塊到嘴里,對白玉堂點點頭——這味道有問題!

      &&&&侍者引著兩人到了一扇鐵門前,三響兩輕地敲了敲門,隨即“哐啷“一聲,大門被打開,侍者對兩人比了個請的手勢,就轉身往回走了。

      &&&&白玉堂和展昭走進了鐵門里,看到眼前的情景,兩人都愣住。

      &&&&就見這是個很大很敞亮的空間,分了好幾個區域,有擂臺,上面正在打拳擊。有鐵籠子,里面兩個大個子正在徒手打斗,看招式是摔跤;還有一塊區域,兩個精瘦的老外正在散打……共同點是,兩方都沒有什么保護措施,身上都掛著采,但是卻不知疲倦而且狂暴異常,另外,周圍圍觀的人也都激動得有些不正常。

      &&&&展昭湊到白玉堂耳邊說:“那個味道有致幻的作用,能使人變得狂躁暴力。”

      &&&&白玉堂點點頭,環視四周,就見上面還有一層,類似于包廂,里面坐了不少人,穿著體面,像是在觀賞下面的打斗,旁邊還有下注的記分牌——看來是賭博性質的,說白了,類似古羅馬的斗獸場,只是這里斗的是人。

      &&&&“小白!”展昭突然一指前方,就見角落的地方,有一個端著茶盤的小男孩走過,雖然衣服換成了侍者的樣子,但是兩人還是一眼就認出來那個就是小泥鰍。

      &&&&與此同時,小泥鰍也看見了他們,先是一愣,隨即轉身就跑。

      &&&&白玉堂和展昭對視了一眼就追,只是前方人很多,而且都群情激憤的,有一個正好轉身,撞到了白玉堂。那人是個大個子,伸手就按住了白玉堂的肩膀,剛想說話,被白玉堂抓住手腕一個背摔扔了出去,大個子很沒形象地在空中翻了個身,摔了個狗啃泥。

      &&&&展昭癟癟嘴,白玉堂那個絕對是處于本能的反應!展昭很早以前就發現了,可能是練功夫練的,白玉堂警覺性特別高,坐的時候,基本都是本能地選擇可以隨時攻擊和防止被攻擊的位置。現在他的神經是繃得最緊的時候,拍他肩膀絕對是找揍,展昭總結——這是條件反射加潔癖的后果,早說他有強迫癥了。

      &&&&那大個子費了半天勁才從地上爬起來,啐了一口嘴里的泥,上下打量白玉堂,隨后,擺開架勢招招手,像是要過兩招。

      &&&&其他的人也發現了這里的異動,都好奇地圍攏了過來。此時,那個小泥鰍早就跑沒影了,白玉堂看看眼前這個一臉挑釁的大個子,心里有了一個想法,于是他脫下外套,回身遞給展昭。展昭立刻明白了,他是要引這里的頭頭出來,好問小泥鰍的情況,接了衣服,握拳:“小白加油!”

      &&&&白玉堂哭笑不得,從小到大,每次他打架展昭都幫他拿衣服,而且有趣的是展昭從來不勸架,還在一邊喊“小白加油。”外加一臉的興奮。

      &&&&白玉堂的身材是勻稱型的,表面看,可能會覺得有些瘦,但只有展昭知道,脫光了可全是肌肉啊,韌得和皮鞭一樣!

      &&&&跟白玉堂比起來,那個大個的體型要大了近一倍,他夸張地扭著脖子,按壓著自己的拳頭和脖頸,弄出咔咔的響聲。

      &&&&展昭一看就知道這個是外行,小白可是全身的關節都會響,而且不用按,只用甩一甩。

      &&&&白玉堂沒做太多放松的動作,只是微微地動了一下脖子,隨著他的動作,骨骼間有輕微的響動之聲,動作很是流暢好看。正這時,樓上突然有人打了個口哨,眾人抬頭一看,就見是一個一頭長發,穿著花襯衫的外國人,正趴在包廂邊饒有興致地看著。展昭和白玉堂一楞——是尤金,他怎么會在這里?

      &&&&尤金打了個口哨后,對站在拳擊臺邊的人說:“拿副手套給他,找十六盎司的。”

      &&&&人群里傳來了一陣哄笑聲,真有幾個好事的拿了手套遞給那個大個子,大個子剛想去接,就聽尤金哈哈大笑:“不是給你的,是給他的。”說著,指了指白玉堂,對那個大個子道,“徒手,我怕他打死你!”

      &&&&作者有話要說:解釋一下。。。。

      &&&&拳擊手套那段大家都能明白吧,盎司是手套重量的單位,換句話說就是厚度,一般職業拳擊有8盎司,12盎司和16盎司,越厚,打中對方時對對方造成的傷害越小,也就是墊厚一點,打中了不疼一些~~

      &&&&尤金是讓小白戴雙厚些的手套,徒手的話那個大個子也許一拳就被他打死了。

      &&&&么么,記得有人說過,職業拳擊手的拳頭是兇器啊~~~扯遠了

      &&&&看得懂的就54偶——喜歡搏擊運動的某人閃先。 在線閱讀: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