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小說 > sci謎案集小說 > 112重影兇手 15 罪與罰

      112重影兇手 15 罪與罰

      &&&&審訊室里的氣氛有一些詭異,桌上擺著一個紙箱,旁邊放著一顆白森森的人頭骨,還有一疊黑白的老照片。大胡子面無表情地坐在桌前的一把椅子上,雙眼呆呆地盯著桌上的東西。

      &&&&單面玻璃外,展昭、白玉堂和歐陽春正在靜靜地觀察著。

      &&&&白玉堂皺著眉頭看著玻璃后面的那個大胡子,搖著頭道“那晚肯定不是他……”

      &&&&“可是那晚在暗夜俱樂部監視器里看到的大胡子,的確就是撞你的那個……”展昭有些不解,“難道是維勇認錯了?”

      &&&&白玉堂轉身問坐在不遠處等候的洛陽:“大胡子就只有這一個?還有其他人沒有?”

      &&&&洛陽被問得莫名其妙,“大胡子叔叔就是他啊,什么其他人?”

      &&&&“那晚我們去暗夜俱樂部時,他在不在那里?”展昭也問。

      &&&&“大胡子叔叔怎么會去那種地方?”洛陽好笑地歪過頭,“他最討厭人多的地方了,而且最討厭人家打架,他膽子小。”

      &&&&展昭和白玉堂對視了一眼,看來里面有隱情……暗夜俱樂部和陳婕,應該都脫不了干系。

      &&&&“能不能給我講一下你們追蹤這個人的原因?”歐陽春有些無奈地問展昭和白玉堂,“我覺得我們有必要交換一下所掌握的資料才能更好地合作。”

      &&&&白玉堂看看展昭,點頭表示歐陽春說得有理,三人就聚到一起交換起了案情。

      &&&&“你們放藍成霖這條線,究竟想釣哪條魚?”白玉堂先發問。

      &&&&“你們抓到后又被他逃脫的那個——“競技會”二號頭目,塔伯.泰倫斯。”歐陽春笑著回答。

      &&&&展昭和白玉堂臉上露出了吃驚之色,等待歐陽春詳細講述。

      &&&&“據我們掌握的消息,塔伯這幾年羽翼漸豐,競技會的老大斯帕托已經管不住他,兩人貌合神離,分道揚鑣是遲早的事情。”歐陽春細心給兩人解釋,“塔伯要獨立,就一定要有人、有錢、有地盤,人他早就有了,錢他還在掙,但遲早也會有,最麻煩的就是地盤。”

      &&&&“美洲的地盤歸斯帕托,歐洲又歸倫納德,塔伯想要地方,就只能打這里的主意了。”展昭了然地點點頭,“他上次來買箱尸為的就是最快速度地掙錢。”

      &&&&“能這么順利地入境,被警方抓住后又能快速地逃脫……”白玉堂看著歐陽春一笑,“所以你們就確定,警方內部一定有奸細。”

      &&&&歐陽春點點頭:“我們經過了多方的調查,查明了藍成霖、俞慶延與塔伯有勾結,而且最近又有多個地方掌權的老大被殺——所以我們就猜測應該跟塔伯有關。”

      &&&&“你們就意要與緝黑組合作,順藤摸瓜?”展昭點了點頭,剛想說話,眼角余光瞟見洛陽小心翼翼地倒了杯水,悄悄溜進了審訊室。

      &&&&白玉堂想阻止,展昭輕輕一擺手,走到了單面玻璃前,看里面的情況。

      &&&&就見洛陽拿著水跑過去,走到大胡子身邊,小聲問:“你生氣了呀?”

      &&&&大胡子原本呆滯的雙眼漸漸地有了一絲神采,轉臉看看身邊的洛陽,輕輕搖了搖頭。

      &&&&展昭一挑眉,頗有幾分吃驚地道:“他很疼洛陽。”

      &&&&白玉堂和歐陽春也看出些端倪來,不語,繼續觀瞧。

      &&&&小洛陽見大胡子搖頭,松了口氣,端著杯子遞過去:“喝水不?”

      &&&&大胡子點點頭,就這洛陽微傾的杯子,慢慢地喝起了水,很快,杯子就見了底。

      &&&&“還要不要?”洛陽問。

      &&&&大胡子搖搖頭,下意識地看了看單面玻璃。

      &&&&洛陽笑嘻嘻地道:“別擔心,他們不是壞人。”

      &&&&大胡子聽了,點點頭。

      &&&&洛陽轉臉看看桌子上的骷髏頭,問:“你干過壞事沒有?”

      &&&&大胡子顯然是一愣,隨即默默地點了點頭。

      &&&&小洛陽似乎是有些難過,張口想再問,門卻被打開。展昭走進了叫了他一聲:“陽陽,這里不能隨便進來。”

      &&&&洛陽看看展昭,又回頭看看大胡子,只得走了出去。展昭把他交給白玉堂,看了看門外,示意白玉堂把他帶出去,接下去的問話他不能聽。

      &&&&白玉堂心領神會,把洛陽帶出了審訊室,交給白馳帶著,一起去吃些東西,自己便匆匆趕了回來。

      &&&&見展昭獨自進去了,白玉堂想跟上去,卻見展昭對玻璃擺了擺手,只得站住。歐陽春頗有幾分好奇地道:“你倆有感應不成?”白玉堂一笑,不語,專注地看著審訊室里的情形。

      &&&&展昭獨自走進審訊室,坐到了大胡子的對面,低聲道:“他是你兒子?”

      &&&&原本一臉淡然的大胡子猛地抬起頭,呆愣了兩秒鐘后,開始拼命搖頭。

      &&&&展昭微微一笑,道:“別擔心,陽陽出去了,什么都聽不到。”

      &&&&大胡子聽到展昭的話后停止了搖頭,但隨即就發現了展昭嘴角的笑意,立刻明白自己已經被看穿了,只得頹喪地低下頭。

      &&&&“我和玉堂,就是剛才抓你的那個警察,打算收養陽陽。”展昭注視著大胡子的表情。

      &&&&大胡子抬起頭來,臉上滿是驚喜,然后重重地點頭。展昭看著他的舉動,突然覺得有些為他難過,就低聲問:“陽陽是個好孩子,你不想領回去養?他好像也很喜歡你。”

      &&&&大胡子低下頭,良久,默默地搖了搖頭,張開嘴,用一種怪異的金屬質聲音說“他不能跟著我”

      &&&&外面的白玉堂和歐陽春都聽得一皺眉,這人的聲音就像是經過變音裝置處理過一樣,聽不出任何的音質。

      &&&&看見展昭臉上的吃驚之色,大胡子伸出沒被銬住的那只手,撩起自己那長長的胡子,露出了脖子。展昭就見他喉結旁有一條短短的刀疤,那是聲帶的位置,聲音干擾器是被直接植入的!

      &&&&白玉堂看得驚異,問身邊的歐陽春:“哪個組織有這種習慣?”

      &&&&歐陽春大搖其頭:“聞所未聞。”

      &&&&展昭指了指桌上的骷髏,問:“他是誰?”

      &&&&大胡子搖搖頭,不說話。

      &&&&展昭又將那疊照片推到他眼前:“這些是什么?”

      &&&&大胡子依然搖頭,良久才自言自語地道:“別問。”

      &&&&隨后,無論展昭再問什么,他都不再回答。展昭收起了東西,準備離去,剛走出幾步,又回過頭問:“對了,你知不知道還有一個大胡子?”

      &&&&大胡子一愣,睜大了眼睛瞪視著展昭,問:“他在哪里?”

      &&&&展昭看出了他眼中的緊張,微微一笑,接著問:“你知不知道黑夜懲罰者?”

      &&&&大胡子的眼神瞬間變得危險起來,雙眼緊緊盯著展昭,外面的白玉堂低叫了一聲“不好”,猛地開門沖了進去,與此同時,大胡子也撲向了展昭……

      &&&&事情發生得太快,大胡子的一只手被銬在鐵制的椅子之上,這椅子是用螺栓固定在地面的,一般人根本拉不動,但是他卻一把將凳子拉了起來。白玉堂沖進審訊室時,大胡子已經撲到了展昭身邊,抬起凳子阻擋住白玉堂,冷聲說:“別過來,我不會傷害他……”

      &&&&白玉堂冷著臉站在兩步開外的地方,雙眼盯著展昭,看他有什么反應。

      &&&&展昭還是一臉的從容,仿佛早就料到會有這種事一樣,抬手對著單面玻璃的方向輕輕一擺,玻璃外已經掏出了槍瞄準的歐陽春略一遲疑,還是把槍收了起來。

      &&&&“放我走。”大胡子簡短地對白玉堂說。

      &&&&展昭轉臉看著大胡子,問:“你想去找他?他是你仇人?”

      &&&&大胡子有些無力地看著展昭,沉聲道:“我還有事沒做完!做完了,你們想怎么樣都行。”

      &&&&展昭一挑眉,道:“不如我們合作怎么樣?”

      &&&&大胡子一愣,有些反應不過來。

      &&&&展昭從口袋里掏出了一張照片給他:“看看,還有背后的字跡。”

      &&&&大胡子將照片接到手里,那正是展昭和白玉堂在警局停車場撿到的,署名“黑夜懲罰者”的照片。大胡子似乎是有些猶豫,卻聽展昭接著說:“你不想快點抓住他?容他在世上多活一日,便是多一日的危害啊。”

      &&&&白玉堂把身后的門關上,抬頭對大胡子笑:“你沒那么容易出去。”

      &&&&大胡子最終嘆了口氣,放下了手中的椅子,有些頹喪地坐了下來,苦笑著問:“怎樣合作?”

      &&&&展昭走到桌邊,拿起其中一張小孩們的合照,問:“這些,都是什么人?”

      &&&&大胡子盯著照片看了良久,淡淡地說:“除了我和他,其他的都已經是死人。”

      &&&&白玉堂搖頭一笑:“不是兩個,是三個才對,陽陽不也是么?”

      &&&&大胡子抬起頭來,看著白玉堂,臉上有些笑意:“他不會是的,你們可以保護他,我死也安心了。”

      &&&&白玉堂搬了一把椅子坐下,道:“說說你的事情來聽。”

      &&&&大胡子搖頭:“我不……”

      &&&&“少廢話!”白玉堂瞪他一眼,“當兒子的小時候,就應該滿耳朵都是他老子的當年,你最好說明白了,以后我好回答陽陽,你干嘛不要他!”

      &&&&大胡子愣住,有些無奈地轉臉看展昭,意思好象是——你倆怎么不是一個風格的?

      &&&&展昭也哭笑不得,白玉堂就是這么直接,他不會找什么破案、懲惡揚善之類的大道理,只會說他想的,陽陽有權利知道自己親身父親究竟為什么不要他。

      &&&&歐陽春也在玻璃外搬了把椅子坐下,靜靜地等待大胡子講述他的過去,他還沒有對哪個人這么好奇過,究竟是什么可以讓一個人不見天日地生活了那么多年,還連親身兒子都不敢認。

      &&&&大胡子沉默了好一會兒,最終頹然地點頭:“我說。”

      &&&&展昭和白玉堂交換了一個眼神——終于拿下了!

      &&&&“你們要我從哪里開始說起?”大胡子問兩人。

      &&&&“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展昭頭一次覺得自己詢問犯人的時候像是在探尋一個謎。

      &&&&大胡子拉起衣袖,露出胳膊給兩人看,就見他的左上臂外側有一個紋身,是一串數字——3-17-12

      &&&&“這個數字是?”展昭不解,另外,他和白玉堂同時驚訝,大胡子身上,滿滿的傷痕。

      &&&&“名字。”大胡子簡短地說,“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

      &&&&展昭猛地站起來拿起那一疊照片來翻找了一下,果然在其中一張上,找到了一個六七歲的小孩,左臂上也有一串數字,正是3-17-12。

      &&&&“這個是……”展昭驚得睜大了眼睛,這么小就被紋上了號碼。

      &&&&大胡子接過那張照片看著,靜靜地像是在出神,看了好一會兒,才緩緩地道:“和陽陽像么?”

      &&&&白玉堂和展昭都點頭,的確是很像,所以展昭才會在眾多照片中一眼就認出了這張。

      &&&&“這數字有沒有什么含義?”展昭把陷入回憶中的大胡子喚了回來,繼續發問。

      &&&&大胡子微微點了點頭:“第3代,17個里面的12號。”

      &&&&聽了他的話,展昭和白玉堂對視了一眼,眼中滿滿的不解。

      &&&&“你們聽說過神經靈敏度么?”大胡子突然問。

      &&&&展昭點點頭,道:“人的一切行為和感覺都是通過神經傳輸給大腦,并由大腦傳遞回來命令身體行動。神經的靈敏度越低,給大腦傳遞的信息就越少。”

      &&&&白玉堂也摸著下巴道:“我記得曾經有過人提出,通過降低神經靈敏度來提高士兵的戰斗力,不過這不符合人倫,那個提出的人后來突然消失了。”

      &&&&大胡子看了白玉堂一眼,淺淺一笑,道:“對的,他已經死了……死得很徹底,死得無法再害任何人。”說著,緩緩地轉過頭,視線落在那顆白森森的頭骨上。

      &&&&展昭和白玉堂交換了一個眼神,倒抽一口涼氣——同聲問:“該不會,他就是……”

      &&&&大胡子冷笑了一聲,道:“他叫愛倫坡……”

      &&&&隨后,審訊室里的兩人和審訊室外的歐陽春,聽大胡子,用他那格外悲涼的聲音,講述了一個,異常殘酷的故事。

      &&&&………………

      &&&&警局樓下的一個小超市里,白馳買了一個甜筒,小心翼翼地撕開包裝,遞給身邊的洛陽,然后自己也買了一個,拉著洛陽的手,走到了警局門口的花壇邊,坐下慢慢吃。

      &&&&洛陽舔著甜筒,有些心不在焉,白馳輕輕拍拍他肩膀,問:“怎么了?不好吃呀?”

      &&&&搖搖頭,洛陽仰起臉看白馳,有幾分不解地問:“白馳哥哥,你干嘛當警察?”

      &&&&白馳一愣,歪著腦袋想了想:“嗯……我們家的男人大多都是做警察的,所以最開始,我就覺得自己是一定要做警察的,后來,轉到S.C.I.之后,跟哥哥他們學到了很多東西,我就發自內心,想做個好警察了。”

      &&&&洛陽似懂非懂地點點頭,道:“你最開始,是不是不想做警察?”

      &&&&白馳很誠實地點點頭:“對啊。”

      &&&&“為什么要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呢?”洛陽伸手撐著自己的下巴呆呆地,像是在自言自語,“為什么,大胡子叔叔說他做過壞事,我還是覺得他是好人呢?”

      &&&&白馳伸手過去,摸摸洛陽的腦袋,道:“做過壞事的人,也有權利去改好呀。”

      &&&&洛陽抬起頭認真地問白馳:“那……改好之后,就是好人了么?”

      &&&&白馳無奈地笑笑,拿紙巾幫洛陽擦擦嘴角的冰淇淋,道:“有些錯誤,是一輩子都無法挽回的呀,所以,懲罰就會跟著一輩子。”

      &&&&“那他已經改好了呢,也受到懲罰了。”洛陽爭辯,“知錯能改呀,不能原諒他,就不能喜歡他了么?”

      &&&&白馳想了想,道:“別人原不原諒他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自己能不能原諒自己,至于喜歡么……”說到這里,伸手揉了揉洛陽的頭發,“喜不喜歡誰,是你自己的事情呀,和那個人有沒有被原諒,有什么關系?”邊說,邊把甜筒最下面那個尖尖的蛋卷,塞進了呆愣愣的洛陽嘴里,“這里有巧克力,很甜呢。” 在線閱讀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