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小說 > sci謎案集小說 > SCI謎案集第二部 > 8無罪的兇手 08 catch me

      8無罪的兇手 08 catch me

      &&&&白錦堂的出現,讓剛才還氣勢洶洶的女人瞬間滅了氣焰,剛才還一副霸道狠戾的臉孔,瞬間就變得委屈柔弱起來,連那聲“錦堂”都叫得千回百轉較弱無力,聽得公孫忍不住惡寒了一把。回頭見白玉堂和展昭一臉的好奇,公孫搖頭,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轉回身繼續看戲。

      &&&&白錦堂皺皺眉,盯著那女人。

      &&&&“對不起,錦堂。”女子趕緊伸手想給他擦胸前的酒漬。

      &&&&白錦堂緩緩退開一步,轉臉看身邊的雙胞胎,說出了一句讓所有人都跌破眼鏡的話,“她是誰?看著有些眼熟。”

      &&&&本來以為能目睹一場豪門情之變男女混亂三角戲碼的眾人紛紛泄氣,白玉堂和展昭對視了一眼,同時一撇嘴——切,沒勁!

      &&&&不過臉色最難看的還是那個呆立在原地的女人,手還伸在半空中,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

      &&&&正在這尷尬之際,就聽身后有人笑:“白老板真是貴人多忘事啊。“

      &&&&眾人轉回頭,就見緩步走上來的是兩個人,一個是穿著體面,略微有些發福的老頭,另一個則是一個三十歲上下的年輕人。

      &&&&白玉堂和展昭一看那老頭就是一愣——這不是龐吉么?不過令兩人不解的是,距上次和龐吉見面不過短短半年時間,怎么這老頭老成這樣了?眼看滿頭的發都白了,臉上皺紋堆累,哪里像是六十來歲的人,簡直就八十了。

      &&&&白錦堂回頭看見是龐吉,也有些不解,大丁趕緊湊上去在他耳邊說,“老大,你記性也忒差了,她是龐吉的女兒龐曉琴,你們以前見過面的。”

      &&&&白錦堂眨眨眼,一臉恍惚地看大丁:“是么?”

      &&&&身邊的人更泄氣,感情是龐曉琴一廂情愿自作多情。

      &&&&白玉堂一把揪過身旁的小丁,問:“那她為什么說她算是半個主人?”

      &&&&小丁撇撇嘴,“這座國際大酒店是老大從龐老頭那里收購過來的,白氏控股51%,龐家有20%,言麗25%。”

      &&&&“哦~~”展昭和白玉堂對視一眼——果然是自作多情來的。

      &&&&白錦堂其實還是沒想起來,只是對剛才龐曉琴對公孫潑水的事情有些耿耿于懷,皺眉看身后還一臉緊張的龐曉琴,冷聲問,“你剛才在干什么?“

      &&&&“我……”龐曉琴剛想爭辯兩句,白錦堂則懶得理會,一轉臉看雙胞胎,吩咐,“趕她出去!”

      &&&&其他人都大吃一驚,身后的龐吉臉上更是紅一陣白一陣。

      &&&&“白總好大的口氣啊。”龐吉身后的那個年輕人走上來看著白錦堂,“今天的宴會應該是言老板組織的,要趕人也是言老板趕才是。”

      &&&&“咳咳……”他的話音剛落,旁邊傳來了一聲輕輕的咳嗽聲,就見言麗已經發現了這里的動靜,走了過來,身邊還是站著方渥。

      &&&&白玉堂和展昭的視線立刻又被方渥吸引了,靜靜地等著看事態的發展。

      &&&&“那就不好意思,還是請小姐先離開吧。”言麗微笑著說。

      &&&&龐吉皺眉,冷著臉看言麗,“言老板……這樣未免有些失禮。”

      &&&&言麗一笑,“我雖然是請客,但東家是白氏,而且,我覺得這位小姐的行為的確有些不當……所以,要么請這位小姐先離開,要么,請龐老也一起離開吧。”

      &&&&龐吉身后的那個年輕人臉色不善,冷笑,“言老板也未免太不近人情。”

      &&&&而一旁的白錦堂早就懶得看這里的戲碼了,伸手攬了公孫的肩膀,拿過他手里的酒杯喝了一口,邊往一旁走,“累死我了。”

      &&&&公孫抬眼見他神色間似乎是有些疲憊,就問:“你剛下飛機?”

      &&&&“嗯。”白錦堂仰臉將香檳喝完,跟侍者又要了一杯,湊過去在公孫耳邊道,“想你么。”

      &&&&白玉堂和展昭抖了兩抖,對視一眼——大哥真行啊,這樣明目張膽在眾目睽睽之下*。

      &&&&“我姐是言老板請來的,現在卻又要她走。”龐吉身后的年輕人冷笑,“這樣不太好吧。”

      &&&&言麗苦笑著搖搖頭,壓低聲音對旁吉道,“龐老,見好就收吧,你也不看看得罪的是誰,只讓她出去,已經是給足你面子了。話又說回來,也幸虧剛才那酒沒潑中,不然的話,我怕你今晚要給你女兒收尸啊。”

      &&&&龐吉臉色變了幾變,無奈地看了龐曉琴一眼,對她點點頭。龐曉琴眼圈一紅,狠狠瞪了一旁的白錦堂和公孫一眼,轉身捂著臉跑了。

      &&&&“爸,我去看看姐姐。”旁吉身后的年輕人將香檳交給了侍者,轉身追龐曉琴去了。

      &&&&“我去一下洗手間。”方渥對眾人笑了笑,低頭很有風度地在言麗的臉頰親了一口,說了聲“很快回來。”就離開了。

      &&&&白玉堂和展昭對視了一眼——好戲結束了。

      &&&&言麗對四周的來賓笑了笑,眾人也都是明白人,紛紛繼續說笑,就好象剛才的一切都沒發生過。

      &&&&“喂!”白玉堂一拍小丁,問,“姓龐的干嘛那么怕大哥?”

      &&&&小丁給了白玉堂一個白眼,“我說你也真是的,大哥可都是為了你們”

      &&&&展昭和白玉堂對視了一眼,不解地看他,“怎么說?”

      &&&&“你兩忘記龐昱的案子啦?”小丁壓低聲音道,“龐昱可是龐吉最寵的兒子,大哥是怕他懷恨報復你們,所以這一年的生意處處都針對龐吉,現在龐氏80%的財產都被大哥收購了,你別看他們表面風光,其實龐氏現在只剩下一個空殼子了,想翻也翻不出天來。

      &&&&展昭和白玉堂聽得吃驚,想不到白錦堂為了他們竟然做得那么徹底,又轉眼,就見白錦堂正和公孫在一旁說得熱絡,不知道公孫說了些什么,白錦堂笑得眼睛都瞇起來了。

      &&&&展昭突然輕輕地拍了拍白玉堂,對他努努嘴,白玉堂順著他的視線望去,就見不遠處站著的白允文,正皺著眉遠遠地看著白錦堂。

      &&&&“老頭子不高興了。”白玉堂和展昭交換了個眼神,往前走了兩步,假裝不經意地擋住白允文看向白錦堂的視線。

      &&&&“臭小子!”白允文低聲罵了一句,身邊的展啟天伸手拍了拍他,“算了,都活蹦亂跳的不就行了么,他們開心就好。我要走了,你走不走?”

      &&&&“行。”白允文點頭往外走,丟下一句,“越看越氣!”

      &&&&展啟天搖搖頭,笑著跟他往外走。

      &&&&見倆長輩走了,展昭和白玉堂也松了口氣,相視一笑,兩人又四周望了一圈,決定找找還有沒有熱鬧可以湊。就見不遠處白馳和趙禎正站在桌邊,趙禎拿著個盤子吃東西,白馳仰臉看他,兩人正聊著什么。這時,有三個穿著黑色西裝的年輕人,突然圍到了他們的身邊。

      &&&&展昭和白玉堂對視了一眼,決定往那邊走,卻見身邊的雙胞胎也正朝那邊走,四人目光相遇——都覺得那里有熱鬧可以看。

      &&&&白馳給趙禎端了些東西吃,趙禎雖然嘴上說餓,但只吃了兩口,就端著盤子和白馳聊起天來,白馳總覺得趙禎今天似乎心情不佳,該不會是發生了什么事情吧。

      &&&&正想找個機會問問他究竟怎么了,卻聽旁邊有人說話,“這不是趙么?!”

      &&&&白馳轉臉,就見身邊走來了三個人,都是老外!為首一個三十來歲,一頭金發扎了個辮子,微微有些胡渣,長得還算挺不錯的,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角度的問題,白馳感覺他的鼻子有些歪,怪里怪氣的,說話的就是他。另一個看起來像個亞裔,身材介于歐洲人和亞洲人之間,臉上有些冷酷,長得也很怪。第三個則是個看起來只有十幾歲的少年,一頭金色的短發,皮膚雪白毫無瑕疵,藍色的大眼睛,小而翹的鼻子,身材也不高,看起來就像個金發的洋娃娃。白馳不由吃驚,這是個男孩子,還是女孩子?但是他一開口,白馳就分辨出來了,中性偏低沉的嗓音,說明了他是個男孩兒,只是不同于身邊兩人的面無表情,他顯得很興奮,喳喳呼呼地對趙禎說,“啊,你真是趙禎?!你本人看起來比電視里要帥呀,我叫馬修,我是你偶像……啊,不是,你是我偶像!”

      &&&&趙禎似乎是認識第一個金發的歪鼻子,而不認識其他兩人,還是保持著那種無精打采,對那人微微點點頭,算是打招呼。

      &&&&白馳好奇地看著幾人,問趙禎,“你朋友啊?”

      &&&&第一個說話的金發歪鼻子笑著對白馳點點頭,“你好,我叫斯圖爾特,這是李克。”說著,一伸手,像是要跟白馳握手。

      &&&&白馳當然是禮貌地跟他回握,但是手一握上,就感覺不對——對方的手好冷啊,活人的手怎么可能這么冷呢?但隨后,就聽那人“啊”地慘叫一聲,身子往后一退,痛苦地抱著胳膊蹲下。

      &&&&白馳一愣,就覺手上的冰涼觸感還在,但對方卻已經退出好幾步遠了,定睛一看,驚得“呀”一聲叫了起來,自己的手上赫然握著一只斷手。

      &&&&“哈哈哈……”原本看來痛苦不堪的斯圖爾特突然哈哈大笑起來,他身邊的兩人也笑,那個像洋娃娃一樣的馬修笑得直跺腳,指著白馳道,“你好呆,這樣都會被嚇到!好遲鈍。”

      &&&&白馳再一看,就見斯圖爾特的手,明明就在自己的袖子里面,低頭一看,自己手里握著的,是一只假手……

      &&&&白馳想把那只假手扔掉,卻發現那手像是粘在了自己的手上,甩不掉,有些慌起來,就聽身邊的趙禎道,“別動。”白馳立刻停止了甩手,有些可憐地看趙禎。

      &&&&趙禎伸手將白馳手上的那只假手輕輕一掰,那只手立刻就下來了,白馳好奇地看自己的手掌,一點被粘著的痕跡都沒有。

      &&&&“怎么會?”白馳仰臉問趙禎。

      &&&&趙禎一挑眉,道:“他也是變魔術的。”

      &&&&“我們都是來參加這次的魔術周的。”馬修笑呵呵地對白馳說,“我們見你和趙很熟的樣子,還以為你也是個高手呢,沒想到是個外行。”

      &&&&“喂……”一直在旁邊觀戰的雙胞胎忍不住上前,摟住小白馳,對三人道,“這不管內行外行,都會被嚇到吧?怎么這么整人!”

      &&&&斯圖爾特不屑地一笑,“是他膽子小而已。”

      &&&&白馳見雙胞胎似乎是有些給自己打抱不平,怕事態會嚴重起來,畢竟這里東家是白家大哥,主辦人又是趙禎的合作伙伴,吵起來就不好了,連忙打圓場,笑著對雙胞胎說,“沒關系,是我自己膽子小,很有趣。”

      &&&&“呵……”馬修笑了笑,看白馳,“你還真是沒性格。”

      &&&&白馳有些尷尬,身邊的雙胞胎眼睛已經瞇起來了,心說——吃了豹子膽了,敢欺負白家小弟?

      &&&&“手拿去。”在旁邊一直不語的趙禎突然手一甩,將那只手向馬修拋了過去,馬修本能地伸手一接,卻覺手上滑軟,而且那條手臂怎么還好像會動?低頭一看……

      &&&&“啊!”馬修嚇得大叫了一聲,就見手上的那條手臂在和他的手接觸到的一剎那,變成了一條一米來長的蛇……而且還是活的斑紋蟒蛇。那蛇非常的靈活,繞著馬修的手臂一下子轉了上去,在他脖子上繞了一圈,仰起三角形的臉,對著馬修張開嘴,吐出蛇信子。

      &&&&馬修緊張得連動都不敢動了,偏偏這時卻聽有人拍手,眾人回頭一看,就見白玉堂和展昭一起擺手,贊嘆:“好厲害!”

      &&&&見馬修原本就白的臉現在跟一張紙一樣,一雙眼睛驚恐地盯著眼前的蛇,一動都不敢動。

      &&&&旁邊的斯圖爾特和李克也有些不知所措,最后,斯圖爾特無奈地對趙禎說,“趙,開個玩笑而已,別那么認真么,他還是小孩子,不懂事。”

      &&&&趙禎盯著馬修看了一眼,馬修倒是反應很快,趕緊對白馳道,“對不起……”

      &&&&白馳現在更加地不知所措,趙禎剛才干了什么?難道他帶了一條蟒蛇在身上?可是他身上就一件單衣,哪里藏蛇?

      &&&&馬修道完歉后,就見趙禎懶洋洋地打了一個響指,&“噗”的一聲,馬修脖頸上纏繞著的蛇突然就一閃,瞬間燃燒消失了。

      &&&&所有人都呆住,馬修睜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要不是周圍淡淡的焦糊味,他甚至要以為趙禎剛才催眠了他,給了他幻覺。

      &&&&趙禎放下手里的盤子,拉了拉白馳,說了一個字,“睏。”

      &&&&白馳還有些狀況外,呆呆地轉臉四周看看,就見身后墻角靠窗的地方,有兩個沙發,就拉著趙禎走出人群。

      &&&&靠到沙發上,趙禎很快就安靜地睡著了。白馳將西裝脫下來蓋在了他的身上,就見他似乎睡得很沉,越發擔心起來,就索性坐在旁邊守著他。

      &&&&“趙禎……看起來似乎有些不對勁。”展昭微微皺眉,看白玉堂,“我怎么覺得他好像很累。”

      &&&&白玉堂也點頭,視線卻仍在那三個人身上。就見馬修在受過驚嚇之后滿臉通紅,低聲問旁邊的兩人,“剛才,是什么原理?”

      &&&&斯圖爾特和李克對視了一眼,都有些喪氣地對他搖搖頭,安慰他,“習慣就好了。”

      &&&&展昭和白玉堂正在為趙禎的狀態擔心,卻聽身后突然有一個興奮的聲音傳來:“你……你真是展博士?!”

      &&&&展昭回頭,就見是一個看起來十六七歲的少女,一張可愛的娃娃臉,黑色的娃娃頭,穿著一身白色的連衣裙,雙手抱著一本書,正是展昭最近出版的新書,她臉上滿是興奮。

      &&&&“你是展博士?”少女見展昭沒反應,就又問了一句。

      &&&&“嗯……”展昭遲疑地點點頭。

      &&&&“請給我簽個名吧。”女生更加的興奮,“我是你的忠實讀者。”大概是因為激動,她說話的嗓音頗大,引來了旁邊好些人的注意。

      &&&&“呃……”展昭有些尷尬,這時,遠處快步走來了一人,略帶嚴厲地道,“佳佳,怎么這么沒禮貌?!”

      &&&&走到展昭和白玉堂身邊的,正是言麗,她伸手摸摸那個叫佳佳的可愛女孩子的頭,歉意地對展昭說,“展博士,不好意思,這孩子一直都很喜歡看你的書。”

      &&&&展昭微微一笑,伸手接過佳佳遞過來的書和筆,給她簽名,佳佳滿眼得嘗所愿的興奮。

      &&&&“你的字真好看!”佳佳抱著書看著,一臉的愛不釋手,這時,四周的燈光都暗了下來,一道追光打下來,正好將一臉幸福的言麗和微笑的方渥照亮。侍者從門外推進了一個巨大的訂婚蛋糕來。

      &&&&“啊,開始了!”佳佳趕緊抱著書別過展昭和白玉堂,匆匆跑到了言麗的身邊。

      &&&&“各位來賓!”溫文爾雅的司儀走到言麗和方渥的身旁,“今晚的酒會,是為了表彰S市警界的各位精英!不過,在感謝酒會開始之前,我們先要祝福一對新人……”說著,抬手一比旁邊的言麗和方渥,“讓我們恭喜言麗小姐和方渥先生訂婚。”

      &&&&賓客們立刻鼓起掌來,四周也響起了溫馨的音樂,方渥和言麗共同拿著佳佳遞過來的蛋糕刀,走向那個華麗的訂婚蛋糕。

      &&&&白玉堂邊拍手,邊低聲對展昭說:“貓兒,方渥有比言麗小十來歲吧?”

      &&&&展昭點頭,道,“應該是吧,總覺得他好像沒有言麗那么高興。”

      &&&&“這小子。”白玉堂冷笑,“還指不定是哪路人呢,反正肯定不是泛泛之輩。”

      &&&&展昭笑,“不過起碼他現在現身了,也方便我們監控不是么。”

      &&&&兩人正聊著,突然聽到了人群里一聲尖叫。白玉堂和展昭抬起頭,就見所有人都驚恐地盯著前方,他們也轉臉望去,只見方渥和言麗握著蛋糕刀的手僵持在半空。蛋糕刀已經插入了那將近一人高的蛋糕中間,只是……從刀劃過的地方,竟然滲出鮮紅的液體來……

      &&&&白玉堂一皺眉,對旁邊喊了一聲:“開燈!”

      &&&&侍者趕緊打開燈,燈一亮,眾人更是驚得高呼了起來,就見蛋糕上的刀口里,不停地往外滲著紅色的液體,現在差不多半個蛋糕都紅了。

      &&&&站在最前面的包拯也是皺眉,走上兩步,接過兩人手里的刀,將蛋糕往旁邊扒開……

      &&&&“啪嗒”一聲,從蛋糕的開口處,掉下來一只血淋淋的人手來。

      &&&&“呀啊啊啊……”人群立刻騷亂了起來。

      &&&&白玉堂和展昭對視了一眼,趕緊上前,包拯將蛋糕往旁邊又扒了扒,就見里面擺著一堆尸塊,正中間是一截上身,背對著眾人,那是個女人的背,露背的連衣裙很眼熟,雪白的背部,用刀刻了幾個字——catch&me

      &&&&白玉堂伸手,和包拯一起將蛋糕又往下扒了吧,就見下面露出一團長發……卷曲的長發和那套晚禮服,眾人心中升起不好的預感。果然,蛋糕整個被扒開之后,就見前方擺著一顆女人頭,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人群一陣騷亂。

      &&&&就聽一個撕心裂肺的喊聲傳來,“曉琴!” 在線閱讀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