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小說 > sci謎案集小說 > SCI謎案集第二部 > 22無罪的兇手 22 嫌疑人

      22無罪的兇手 22 嫌疑人

      &&&&展昭、白玉堂和洛天回到SCI的時候,第一眼看到的是趙禎和里斯本占據了一整張沙發,趙禎端著一盤哈密瓜,邊吃邊打哈欠。

      &&&&“你怎么來了?”白玉堂有些吃驚。

      &&&&趙禎指指不遠處正在忙碌的白馳,道:“馳馳說,從現在開始對我二十四小時盯人,但我又看他一天到晚想著SCI的案子,所以,不練習的時候我就到這里來。”

      &&&&白玉堂和展昭對視了一眼——這小子還挺體貼的么。

      &&&&“頭!”蔣平眼前的桌子上,不知道什么時候放了兩個顯示屏,他叫白玉堂和展昭,“來看。”

      &&&&白玉堂抱著已經被抱習慣了的展昭,走到蔣平的身后,白馳乖巧地搬來一張凳子,讓展昭坐下。

      &&&&“有什么有趣的?”展昭問蔣平。

      &&&&“這是那天,在娛樂城拍到的畫面、樓下停車場的畫面,還有警局的畫面。”蔣平邊說,邊指著一個顯示屏上面放著的三個視頻窗口,就見每個畫面里都有一個人,都是低著頭,巧妙地躲過了攝像機的鏡頭。在娛樂城晚宴畫面里的那人,手里端著一杯酒,穿著一身黑色的西裝;在停車場的車庫里,是一個人打開車門坐進車里,車子停放的位置很巧妙,正好將車牌避開了攝像頭,那人穿著一身白襯衫,身材很瘦,不過看得出是個男的;在警局里的那個,是個背影,不過穿的是巡邏的警服……蔣平特意截取了他肩膀上的編號……是死了的王立勇的警服編號。

      &&&&“這三個人……”展昭突然微微一皺眉。

      &&&&“怎么了?”白玉堂問他。

      &&&&蔣平笑,“這個我們都沒發現,全靠白馳的瞬間記憶看出了問題,展博士應該也發現了吧?”

      &&&&展昭點點頭,道:“這三個人雖然穿著打扮都不同,不過的確是同一個人。”

      &&&&“同一個人?”白玉堂湊過去盯著屏幕看了半天,“從何處判斷的?”

      &&&&蔣平道,“起先我們也都覺得不對。”說著,他調出了這三個人的三維線條圖比較,“不過呢,通過選取局部特征一比對,真的是同一個人,而且說穿了之后,再看他們的動作,真的是一樣的。”

      &&&&白玉堂點點頭,道:“那小警察的警服在他身上,也就是說,他是在頂樓殺死王立勇的人,而送包裹過來的,也很有可能是他……不過也有可能是言佳佳。“

      &&&&“不過他嫌疑更大。”展昭問蔣平,“還有什么?”

      &&&&蔣平微微一笑,道,“這些還都不是重點呢,重點在這里!”說著,他調出了安玲麗被殺的那個房間外攝像機拍到的那個,戴機器貓面具的男人,道:“隊長,看看!”說著,將那個帶機器貓面具,穿黑色套頭衫的男人,和那三個男人進行了三維圖比對。

      &&&&“同一個人?!”白玉堂和展昭都大吃一驚。

      &&&&“他是殺安玲麗和龐曉琴的兇手……再加上他多次出現在該出現的地方。”展昭靠到椅背上面,“到目前為止最大的嫌疑人!”

      &&&&“那我車上的那張‘替天行道’也是他放的了?”白玉堂問蔣平。

      &&&&蔣平微微一笑,道:“這個說起來就更邪門了!”說著,調出了另一段視頻,道,“你們看!”

      &&&&眾人盯著視頻,就見鏡頭里面是白玉堂的那輛跑車,有一個人出現在了鏡頭里,他在車窗上放了一張紙片之后就走了。

      &&&&但是看著這個人的畫面,所有的人都傻了——這個人,穿著黑色套頭衫,帶著機器貓的面具。

      &&&&“是他?”白玉堂微一皺眉,搖搖頭,“又覺得不是……”

      &&&&蔣平調出比較圖,道,“不是,這個人的身形比較小,而且作為男人來說,那個人的身材已經算瘦的了,這個比他還瘦小……我覺得應該是個女的。”

      &&&&展昭點頭,“的確……女的……”

      &&&&白玉堂覺得展昭似乎是有什么事情想不通,就道:“貓兒,看出什么了?”

      &&&&展昭搖搖頭,“嗯……有一些,不過又說不上來。”

      &&&&“頭兒,還有……”蔣平一句話,白玉堂一驚,“還有?”說完,拍了蔣平兩下,“行啊你小子,一段視頻看出那么多名堂來!”

      &&&&“就這么幾段,架不住我們一幫人看啊。”蔣平說著,又點出那幾段視頻,道,“這是那天宴會的視頻和安玲麗被殺的視頻……被人做過手腳!”

      &&&&“時間不對?”展昭問,“短了么?”

      &&&&“對。”蔣平點頭,“宴會的視頻出現了黑屏,安玲麗被殺的視頻……短了!少了將近半個小時。”

      &&&&“什么?”白玉堂吃驚,“半個小時,殺人足夠了!”

      &&&&“能做這些手腳的,就必然是酒店的人。”展昭自言自語。

      &&&&“貓兒,那酒店是大哥的吧。”白玉堂想了想,“不對啊,龐老頭那女兒那天不說她是半個主人么,也就是龐家還有股份。”

      &&&&“大哥剛買了那酒店不久。”展昭道,“所以人員配置應該還是龐吉的……言麗也有參股。”

      &&&&“龐老頭再變態,也不至于做了自己的女兒吧?”白玉堂想了想,“那就是說,能做手腳的就是言麗了?”

      &&&&“對了。”展昭突然道,“蔣平,有沒有把言麗,方渥之類的身材和這個人做過比對?”

      &&&&蔣平微微一笑,“博士,還用你吩咐么,都做過了……沒有一個是一樣的,龐家人的我也做了!”

      &&&&展昭皺眉,問,“那個……放替天行道圖片的人,和言佳佳比過沒有?”

      &&&&蔣平等眾人微微一愣,蔣平立刻調出了言佳佳那天在晚宴時被拍到的視頻,一比較……“不對啊,博士!”

      &&&&“哥。”白馳問,“你懷疑做手腳的是言麗?”

      &&&&展昭也不多說,輕輕點點頭。

      &&&&白玉堂似乎想起了些什么,就對蔣平道:“你查查言麗的底細……怎么起家的,背景怎么樣……還有啊,他和方渥是二婚吧?前夫呢?”

      &&&&“哦……我查查。”蔣平搜索著言麗的資料,“不過這個女人挺神秘的,從來沒聽她提起過她的前夫之類。”

      &&&&這時,趙禎突然道:“他老公死了有十來年了吧。”

      &&&&眾人都回頭,“你知道?”

      &&&&趙禎塞了一塊哈密瓜到嘴里,點頭,“她花那么大價錢請我演出,我自然要查一下她的底,看看有沒有別的目的啊。”

      &&&&“那你查到多少?”白玉堂問。

      &&&&“他老公十年前就死了,好像還是死于非命的呢。”趙禎道,“不過這跟我就沒關系了,因為我那時候正好在國外,而且,她其他的關系跟我也都沒什么交集。”

      &&&&“但還是很奇怪啊。”白馳突然插嘴,“一個店慶,至于花天價來請你表演么?”

      &&&&趙禎聳聳肩,“大概她是我fans,想見見我,又有錢……這種情況很常見啊。”

      &&&&“很常見么?”白馳有些緊張地看趙禎,“那你知道她意圖不軌還答應?”

      &&&&趙禎好笑地看白馳,其他人也都忍不住笑,白馳身上的醋味都泛出來了,白玉堂和展昭對視了一眼——有戲啊。

      &&&&“對了。”展昭問趙虎,“虎子,你好像認識安叔的女兒啊?”

      &&&&趙虎眨眨眼,“算不上認識吧,我以前見她來警局給安叔送過飯,很乖巧的女孩子,所以就記住了。”

      &&&&“那,你和安叔熟不熟?”展昭問。

      &&&&趙虎搖搖頭,“不熟啊。”

      &&&&“博士,你懷疑安叔有問題?”馬漢問。

      &&&&白玉堂點點頭,道,“我們想了解一下,關于安叔老婆的資料。”

      &&&&“這容易。”趙虎拉了拉馬漢,“走,咱倆去樓下探探他同事的口風。”說著就要走。

      &&&&“等等!”白玉堂叫住兩人,“先別跑,叫你們查的事情呢?”

      &&&&馬漢和趙虎都有些別扭,趙虎無奈地說,“都是些關于言麗和方渥的八卦。”

      &&&&“說來聽聽。”白玉堂也搬了張凳子坐下,“想聽的就是八卦。”

      &&&&“嗯……聽說言麗和方渥是一見鐘情的,”趙虎道。

      &&&&“他倆地位懸殊,并沒什么太多的交集啊。”白玉堂問,“怎么會湊到一起去的?”

      &&&&“據說是因為方渥救過言麗一命。”馬漢道,“聽說言麗的司機有一次和別人串通好了,要綁架她,后來那么巧方渥聽到了司機講電話,覺得有些不對,就跟蹤了過去,然后就正好救了言麗,方渥為此還受了傷。”

      &&&&“呵……”趙禎趴在里斯本軟厚的毛上冷笑了一聲,“這么戲劇?比八點檔還狗血。”

      &&&&白玉堂也道,“看著的確像是安排的。”

      &&&&“后來,方渥就兼職做了言麗的司機。”馬漢繼續道,“聽說兩人很聊得來,然后就好上了。”

      &&&&趙虎接著道,“樂樂說,為了方渥的案子,言麗還曾經去求過她呢。”

      &&&&“她求齊樂干什么?”眾人吃驚。

      &&&&“樂樂不老跟別人說……她有個當警察的男朋友么,她和SCI的那些故事到處傳,大家都以為她和我們很熟……那事實上也的確是很熟,所以她去求樂樂找展博士幫幫方渥。”

      &&&&白玉堂一挑眉,“那貓兒不同意方渥測謊,她豈不是應該很恨貓兒?”

      &&&&眾人不語,正這時,蔣平桌上的電話響了起來,蔣平拿起一聽,轉臉看白玉堂和展昭,“頭兒,龐老頭在醫院鬧,說他是被催眠的,他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的律師說他的病太重,要出國做手術,已經向法院申請了。”

      &&&&“想跑?!”白玉堂冷笑,“他以為拍電視劇啊,說催眠就催眠?!”

      &&&&“小白,我們去看看他!”展昭伸手給白玉堂要扶,不忘回頭對馬漢和趙虎說,“你倆去樓下打探安叔的情況吧……”

      &&&&話沒說完,就見所有人都臉色古怪地盯著大門口,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展昭狐疑的轉過臉,往門口一望,霎時臉一白——展啟天,正站在SCI的大門口,看著他。

      &&&&沉默了半分鐘后,門口的洛天趕緊開門請展啟天進來,其他人做事的做事,能跑的都跑了。

      &&&&展啟天緩緩走進來,先是看了沙發上正靠在里斯本身邊吃哈密瓜的趙禎一眼,道,“上次的事情,還沒向你正式道謝。”

      &&&&“不客氣不客氣。”趙禎臉皮的確是厚的,但展啟天的氣場還是讓他不自在起來,站起身對白馳招招手,“馳馳,我要練習去了。”

      &&&&白馳放下手上的活兒,跟白玉堂和展昭告別后,就跟著趙禎帶著里斯本溜了。

      &&&&辦公室里很快就剩下了展昭、白玉堂和展啟天。

      &&&&“爸爸,叔叔……”兩人又默契地一起叫人,叫完后對視了一眼——死了,怎么突然就來了呢。

      &&&&展啟天看了看兩人,不語,雙眼盯著展昭受傷的腿,問,“受了傷為什么不在醫院里?”

      &&&&“嗯……傷不重。”展昭小聲嘀咕。

      &&&&“你不身手無敵么?”展啟天突然看了白玉堂一眼,“怎么你自己完好無損,我兒子卻斷一條腿?”

      &&&&白玉堂被噎得滿臉通紅,一句話都說不上來,只能老實挨訓。

      &&&&“爸……”展昭小聲說,“你怎么不講道理……”

      &&&&展啟天一挑眉,“頂什么嘴!”

      &&&&展昭癟癟嘴,瞄了白玉堂一眼——誰走漏了風聲?

      &&&&白玉堂無奈搖搖頭——還好是你爸知道,也就挨挨訓,要是讓我家老頭知道了,他可動手不動口啊。

      &&&&展昭皺皺眉——讓我知道是誰說出去的我饒不了他!

      &&&&遠在展啟天住處睡覺的趙爵狠狠打了個噴嚏。

      &&&&展啟天有些無力地看著倆小孩眉來眼去的,搖頭問,“你還要在這兒呆多久?”

      &&&&白玉堂以為是父子倆想單獨聊聊,趕緊點頭,“對啊,我去外面,你們聊。”

      &&&&“站住。”展啟天一攔他,“你覺得我還會讓他繼續做事?”

      &&&&白玉堂一驚,展昭也是一驚。

      &&&&“傷好之前你給我呆在老家里!”展啟天冷冷撂下一句。

      &&&&展昭一聽就苦了臉色——老家在郊區的別墅,那里倒是山清水秀鳥語花香的……不過前不著村后不著店,案子怎么辦?

      &&&&展昭趕緊對白玉堂使眼色——小白救命!

      &&&&白玉堂剛想開口,就見展啟天冷冷一個白眼飛過來,問白玉堂,“不去老家,那就讓他他在家養傷?”說完,不忘補充一句,“你家對面!”

      &&&&白玉堂立即閉嘴,無奈地對展昭做了個鬼臉——貓兒,我幫不了你了。

      &&&&展昭瞪眼——你不講義氣!

      &&&&不等兩人眉來眼去完,展啟天走過去,伸手將展昭抱起來,轉身往外走。

      &&&&展昭雖然記得小時候看書睡著了,都是展啟天抱他到床上睡的,但這么大人了,被爸爸抱著走還是有些丟人的,仰臉可憐兮兮地看白玉堂——小白,救命呀!

      &&&&白玉堂抽了張餐巾,拿起一只記號筆不知道在寫什么,根本沒搭理展昭

      &&&&展昭氣極,微微有些掙扎,卻聽展啟天在他耳邊低聲說,“別動,我有話跟你說。”

      &&&&展昭一愣,乖乖不動了,被展啟天抱走,出大門前,就見白玉堂把手上的餐巾紙一舉,上面寫著,“他可能有話對你說!”

      &&&&展昭皺皺鼻子——死耗子。 在線 閱讀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