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小說 > sci謎案集小說 > SCI謎案集第二部 > 23無罪的兇手 23 競爭與致敬

      23無罪的兇手 23 競爭與致敬

      &&&&“怎么瘦了?”展啟天把展昭塞進車里,自己坐進駕駛座,系上安全帶,“每天都吃些什么?”

      &&&&展昭系上安全帶,小聲嘀咕:“盒飯。”

      &&&&展啟天微微皺眉,發動車子,往郊區開。

      &&&&“爸……”展昭見展啟天認真開車也不說話,就問,“你要跟我說什么?這么神秘?”

      &&&&展啟天沉默了一會兒,道:“給你看些東西。”

      &&&&“什么啊?”展昭笑呵呵問,看自己老爸的側臉,暗自贊嘆——好帥啊~

      &&&&展啟天見展昭笑嘻嘻的,心頭隱隱的怒氣也消了些,道:“到了家,你慢慢看吧。”

      &&&&“哦……”展昭點點頭,不時地瞟展啟天一眼,發現他臉色沒剛才那么難看了,松了口氣。

      &&&&車子一路往郊區開,隨著空氣慢慢清新起來,車子里的低氣壓也緩緩消散,展啟天對展昭指指后座,問,“吃飯了沒?”

      &&&&展昭回過頭,就見后座上面有一個盒子,展昭瞇起眼睛……章魚小丸子!

      &&&&伸手去拿過來,打開盒子就吃了起來,邊吃邊在心里嘀咕,“哼,還是自家老爸好啊!”

      &&&&于是,展家爸爸成功地用一盒章魚燒馴服了自家的小貓,父子倆有說有笑地開車往郊區駛去。

      &&&&停下車,展啟天把展昭抱上了二樓的臥室,把他放到床上后,拿了一個文件夾給他,道:“在這里。”

      &&&&展昭伸手拿起來,打開一看……一愣,仰著臉看展啟天,“這個……親子鑒定……”

      &&&&展啟天點頭,“我是你親爹,這下放心了吧?”

      &&&&展昭臉上有些紅,小聲問:“你怎么知道?”

      &&&&“你都不愿意回家了,見了我跟見鬼似的。”展啟天搬了張凳子坐下,“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展昭拿著那份文件,心里一顆大石也落下了,道:“那為什么,那天趙爵他說……”

      &&&&“他說的你也信?”展啟天有些無奈,“他那是逗你呢。”

      &&&&展昭有些想不明白,問:“那……你明明也說……”

      &&&&展啟天臉上有些尷尬,道:“……我也逗你呢……”

      &&&&=&=&……展昭無語,這要是真話,那展啟天就是全世界最無聊的老爸,但要是假話,那他就是全世界最不會說謊話的老爸!

      &&&&“還有一些要給你看的。”展啟天說著,從書桌的抽屜里,拿出一份用塑料袋包著的資料,給展昭,“當年留下的,趙爵的一部分研究資料。”

      &&&&展昭吃驚地接過來,打開認真地看起來。

      &&&&展啟天默默地下樓,從車子的后備箱里面拿出之前買的菜,回到廚房里,燒飯做菜,做了滿滿的一桌子,都是展昭喜歡的菜。

      &&&&等忙完了,天色也晚了,展啟天上樓推開房門,就見展昭靜靜地坐在床上出神,手上拿著剛才的那份資料。

      &&&&“吃飯了。”展啟天伸手去抱展昭,展昭仰臉問他,“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關了他二十年么?”

      &&&&展啟天搖搖頭,伸手摸摸展昭的頭,道:“當年的事情,不是只言片語可以說明白的,我讓你看這個,是想要你知道,有些事情是禁忌,不要去碰!”

      &&&&展昭收起資料,問:“趙爵的研究資料,都在這里么?”

      &&&&展啟天搖搖頭,“這是唯一保留的一部分,其他的都被他自己燒了。”

      &&&&“也就是說……”展昭看展啟天,“其他的資料,都不是趙爵的?!”

      &&&&展啟天有些無奈地點點頭,湊近展昭,道:“你這傻孩子,這世上,能看懂趙爵研究資料的人……只有你!他就你一個知音,所以才一天到晚纏著你,要跟你玩兒。”

      &&&&展昭低頭看資料,自言自語:“原來如此……沒人看得懂的東西根本不用藏起來,要藏起來的,就是所有人都能看得懂的。”

      &&&&隨后,展啟天將資料塞回抽屜里,帶展昭下樓吃飯,展昭美滋滋地吃著一桌子的菜,心情是前所未有的舒暢。

      &&&&晚上,展昭在樓下痛苦地陪展啟天坐到九點之后,終于被放回了房間里,趕緊打電話給白玉堂,“小白,案子怎么樣了?”

      &&&&白玉堂無奈,“貓兒,一天沒見了,不關心我就關心案子?”

      &&&&展昭小聲:“快說呀!”

      &&&&“查到了一些很有趣的東西。”白玉堂道,“言麗的前夫,十年前死了,他和鄒莫認得!”

      &&&&“鄒莫?”展昭吃驚,“他怎么會和鄒莫有交集的?”

      &&&&“鄒莫上學的時候,在趙爵的研究室里實習過,言麗的老公叫曾凱,是鄒莫一個寢室的。”白玉堂回答,“話說回來,她老公死的還挺蹊蹺的呢。”

      &&&&“怎么死的?”展昭問。

      &&&&“自殺的。”白玉堂道,“而且是在兩人的事業起步,家庭美滿的時候,無緣無故就自殺了!”

      &&&&“怎么自殺的?”展昭好奇

      &&&&“跳海死的。”

      &&&&展昭微微皺起眉,想了一會兒,道:“要是把筆記本帶來就好了,想查些資料都查不到。”

      &&&&“我給你帶來了。”白玉堂突然道。

      &&&&“……啊?”展昭有些莫名其妙,這時,窗戶被敲響。

      &&&&展昭轉臉,就見白玉堂一手攀著窗臺,一手提著筆記本包包握著電話,正在窗外對他笑啊笑。

      &&&&展昭趕緊單腿跳過去打開窗戶,道:“你怎么來了?”

      &&&&白玉堂翻身進來,把筆記本往桌上一放,伸手拉起展昭的手,道:“貓兒,我們私奔!”

      &&&&展昭哭笑不得地看他,“你過什么干癮。”

      &&&&白玉堂拿著電腦,扶展昭到床邊坐下,問:“你爸呢?”

      &&&&“在樓下看電視。”展昭小聲回答,邊說,邊接過電腦,打開。

      &&&&“我就覺得你需要電腦。”白玉堂笑呵呵道,“是不是想起什么來了?”

      &&&&展昭含笑看他,“你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肯定也是想到什么了吧?”

      &&&&白玉堂點頭,“看你想的是不是和我想的一樣了!”

      &&&&展昭打開電腦,連線蔣平,讓他把那幾張嫌疑人的截圖都給他發過來。

      &&&&蔣平照做了,展昭接收完圖像,點著那個放“替天行道”字條到他車上的人,道,“看著眼熟么?”

      &&&&白玉堂微微一笑,“貓兒,心有靈犀啊!我想的也是這個!”

      &&&&展昭挑眉,“你怎么想到的?”

      &&&&白玉堂脫了鞋,盤腿坐到展昭的床上,道,“之前不是說到安叔、還有他老婆的事么,馬漢他們去打聽回來了,警局的人都對安叔的家不太了解,說他在局里從來不提起,而且總是每日每夜地工作,不怎么回家。不過呢,這倆小子挺機靈的,找了安叔的老街坊,街坊都說……安叔一家老小是安玲麗九歲的時候搬過來的,他家從來沒人進去過,不過呢……聽說總能聽到嗚嗚的哭聲,好像是個老婦人在哭什么‘孩子’。”

      &&&&展昭一驚,“果然瘋了十來年了?”

      &&&&白玉堂點點頭,道:“然后,我就想到,這事兒會不會和陸良有什么關系呢,想到陸良,就想起這人來了!”

      &&&&展昭微微一笑,“行啊,小白,厲害!”

      &&&&白玉堂伸手捏捏展昭鼻子,“得了貓兒,你不也猜到了么,怎么猜的?”

      &&&&展昭道:“多虧了老爸給我看的一些東西!”說著,指指抽屜。白玉堂走過去,將里面的那疊資料拿了出來,看了半天,“貓兒,寫的什么啊?”

      &&&&展昭一笑,“是趙爵當年的研究資料。”

      &&&&“哦……”白玉堂一臉的欽佩,“感情趙爵當年研究的是密碼啊……”

      &&&&展昭瞪了他一眼,見白玉堂將資料又放回抽屜里,竄上床坐下,就接著道,“我確定,鄒莫當年,的確記錄下了一些東西。”

      &&&&白玉堂點點頭,“對啊,就是王立勇找到的那份。”

      &&&&“但是,王立勇拿到的資料,是案見的中途才出現的,但是案子卻早就發生了!”

      &&&&白玉堂點點頭,問:“這么說,有兩份資料?”

      &&&&“聰明!”展昭點頭,“還記不記得,我們最初在查開膛案的時候,找到了一個叫‘幻象’的網站?那些殺陸良的人,都是這個網站里的,而那個幻夜教主,一直用一種奇異的手法誘導那些人來犯罪!”

      &&&&白玉堂點頭,“你是說,那個幻夜教主,有第一份資料?”

      &&&&“good!”展昭贊賞地拍拍白玉堂的肩膀,接著道:“你想,鄒莫和曾凱的關系,讓曾凱有可能拿到其中的一部分研究資料!然后,幻象網站上,在幻夜教主的指使下,發生了一系列的兇殺案,隨后,嫁禍給了方渥……最后,要害死陸良!”

      &&&&“有條件做到這些的……言麗?”白玉堂看展昭,隨后又搖搖頭,“言佳佳!”

      &&&&展昭笑道,“其實言佳佳和言麗的嫌疑是一樣的,不過……用一部分的資料,就能輕而易舉地害死那么多人,那么……必然想要第二份資料!”

      &&&&“哦……”白玉堂了然,“所以言佳佳才要勾搭那幾個小男朋友,來偷第二份資料!”

      &&&&“但是貓兒。”白玉堂似乎有些不解,“放替天行道的人,并不是言佳佳啊!”

      &&&&展昭笑,“還記不記得,陸良的論壇上面,經常出現替天行道這個網名?”

      &&&&白玉堂點頭

      &&&&“趙靜的父母,經常會接觸到陸良……一切都和陸良有關系,所以,我也想到了那個人!”展昭邊說,邊點出了那張圖片,“雖然戴著面具,可是,她很像是上次到警局給我們送研究資料的那個,陸良的學生!”

      &&&&白玉堂笑:“我也想到她!然后很巧的,幸虧那天她沖進警局來了,我們找到了她出現的圖像,一比較……是同一個人!”

      &&&&“真的?”展昭一臉的興奮。

      &&&&“我讓蔣平查了一下,這人叫楊晨,是陸良最信任的學生。”白玉堂道,“而且,陸良有很多病人都讓她來看!”

      &&&&“那就錯不了了。”展昭點頭,“不過……還是少了一些……若是能再掌握一些證據就好了。”

      &&&&“你說的再掌握一些是什么意思?”白玉堂不解。

      &&&&“這整個案子,我都可以串聯起來了,只是……還少這個人!”展昭說著,指了指那個貫穿始終的不明嫌疑人,“他究竟是誰,似乎一直都在,但又似乎從來沒出現過!”

      &&&&“貓兒……上次蔣平查到,那個替天行道……似乎也是你書友會的吧?”白玉堂問。

      &&&&“嗯。”展昭點頭,“你想說什么啊?”

      &&&&“諾……如果我們的猜測是正確的,那么,幻夜教主是言佳佳,替天行道是楊晨,兩個女生都是你書友會的,……我雖然對心理學不太了解,不過她倆的言論風格,似乎還有些不同啊!”

      &&&&展昭點點頭:“幻夜教主非常的極端,在她的理論里,心理學是萬能的,而且人分三六九等,優勝劣汰……感覺有些法西斯傾向。”

      &&&&“那替天行道呢?”白玉堂問。

      &&&&“替天行道則有些完美主義。”展昭道,“他認為心理分析在犯罪心理學上的運用太少,另外人們對心理學也不夠重視!”

      &&&&白玉堂點點頭,道:“還記不記得分尸案和肢解案的最終目的?”

      &&&&展昭皺起眉,“分尸案——心理學萬能!方渥案要求測謊——心理學干擾刑偵!肢解案——心理學需要被更多的推廣!現在整個社會對犯罪心理的興趣簡直就空前絕后!”

      &&&&“貓兒……”白玉堂突然幽幽地道,“這個案子的目的很混亂,但起碼有一條線索是明確的……你的書迷分成了兩派在競爭……并且,向你致敬!”

      &&&&“競爭……致敬……”展昭自言自語,搖頭,“怎么會發展成這樣?”

      &&&&白玉堂穿上鞋,道,“貓兒,我還要去審問龐吉,你早點睡吧。”

      &&&&說完,起身就要走。

      &&&&“不準走!”展昭一把將人揪住,“我也要去!”

      &&&&白玉堂笑,“你真要我帶你私奔?”

      &&&&展昭著急,“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問龐吉父子,還有,我要去查安叔的底……我有一個猜想,想要證實一下!”

      &&&&“什么猜想?”白玉堂好奇。

      &&&&“你帶我去!”展昭堅持。

      &&&&白玉堂睜大了眼睛,“被你爸發現了我就死了!”

      &&&&“管不了那么多了!”展昭收拾東西站起來。

      &&&&“你要我背你翻墻出去?”白玉堂苦了臉色,“貓兒,你也太高估我了不是!”

      &&&&正說著,就聽樓梯上腳步聲響。

      &&&&“我爸來了!”展昭一驚。

      &&&&白玉堂著急想跳窗,“我先閃!”

      &&&&展昭揪住衣服,“不準走!”

      &&&&“死貓!你害我!”

      &&&&“死老鼠!不講義氣!”

      &&&&與此同時,就聽展啟天已經走到了房門外,伸手輕輕地敲了敲門,“昭,你在和誰說話?”

      &&&&“啊?”展昭伸手對著衣柜一指,白玉堂趕緊躲進去。

      &&&&展啟天開門進來,看了看,問展昭:“和誰說話呢?”

      &&&&展昭搖搖頭,“沒有啊。”

      &&&&展啟天沉默了一會兒,問:“哪兒來的電腦?”

      &&&&“呃……”展昭小聲道,“在枕頭下面找到的。”

      &&&&柜子里白玉堂忍不住笑,心說這貓還真是撒謊無能!

      &&&&展啟天輕輕嘆了口氣,道:“那我去睡了,你早點休息……”說完,關門出去,隨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把門推開,道:“告訴玉堂,要是沒吃飯的話,吃了飯再走吧,桌上留了很多菜……還有啊,三腳貓就別爬窗了,走樓梯吧,我睡去了。”說完,關門。

      &&&&展昭臉漲得通紅,轉臉看緩緩打開的柜門,就見白玉堂蹲在柜子里若有所思,良久才問:“貓兒,剩的什么菜?” 在線讀書: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