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小說 > sci謎案集小說 > SCI謎案集第二部 > 27無罪的兇手 27 結案

      27無罪的兇手 27 結案

      &&&&下午3:00,展昭和白玉堂從包拯處得到消息,安叔因為連受打擊,已經被批準提前退休,為表彰他的功勛和對維持S市治安作出的貢獻,將于下個月接受警局頒發的榮譽獎章,并得到高額的獎金和優厚的福利待遇。

      &&&&下午5:00,SCI全員到白錦堂開的美食城里包廂吃火鍋,展昭和白玉堂布置明天的抓捕計劃。

      &&&&晚上10:00,眾人散去,各自準備。

      &&&&次日

      &&&&早晨8:00展昭的書友會在南街出版社的一間活動室里舉行,到場12人,都是年輕的學生模樣,其中就有楊晨和言佳佳。

      &&&&但是等到8:30,展昭還是沒有來,而且電話也不通,錢明月的臉上,現出了一些緊張來,向門口張望,不止展昭沒來,那些自己通知的媒體也沒有來。楊晨和言佳佳的臉色上,已經顯出了不耐煩的神情。

      &&&&9:00等待的人群開始有一些怨言。

      &&&&言佳佳冷冷看著錢明月,“你是在耍我么?”

      &&&&楊晨冷笑,“耍我們的說不定是你吧。”

      &&&&“你說什么?”言佳佳看楊晨,楊晨轉開臉不做聲。

      &&&&“可能他有什么事情耽誤了吧。”錢明月趕緊打圓場,“他是警察么,很忙。”

      &&&&正說著,門口傳來了一陣敲門聲,隨后,門被推開,展昭站在門口,微笑,“不好意思,我來晚了。”

      &&&&……在場的二十多人都一時間愣住,隨后就興奮地騷動了起來,有些不敢相信地看著展昭。

      &&&&“展博士。”言佳佳高興地站了起來,展昭對她點點頭,她立刻笑得更加高興,再看身邊的楊晨,似乎有些羨慕。

      &&&&“小展……”錢明月似乎是松了一口氣,“還以為你不來了呢。”

      &&&&展昭有些歉意地道,“不好意思,因為等了兩個人,所以就遲了一些。”說著,對門口招了招手,有三個人走了進來,是陸良,還有一男一女,看起來三十多歲,有些像夫妻。

      &&&&三個人一進來,楊晨的臉色就一白。

      &&&&陸良看著楊晨,臉色不善,“楊晨……你太讓我失望了。”

      &&&&“怎會……”楊晨有些不解地看著那一男一女。

      &&&&“你還記得他們吧?”展昭問楊晨,“他們是趙靜的父母,你曾經用他們來做實驗,怎么,沒想到人還活著?”

      &&&&楊晨徹底傻了,就聽展昭不緊不慢地道,“我們查了所有的記錄,都沒有發現趙靜父母的行蹤,活要見人死要見尸對不對?有什么方法是死了也見不到尸體的呢?”說著,伸手拍了拍趙靜父親的肩膀,“接下來的你說吧。”

      &&&&趙崎點點頭,道:“我們之前,經陸教授診斷出有記憶混亂的時候,真的很害怕,所以就接受了他的跟蹤治療,而負責我們療程的,就是楊晨……她給我們藥物,給我們治療,陸教授也會到家里來看我們,但是……我們的病非但沒好,反而更加嚴重了起來。”

      &&&&陸良搖搖頭,“都怪我太過信任楊晨了,她跟隨我學習那么多年,真的很能干,沒想到……”抬起頭看展昭,“你昨天打電話給我之后,我偷偷進了楊晨的辦公室……發現她藏起來的一些資料,才知道,她給趙崎夫婦用的,根本就是逆向治療,還在研究一些旁門左道的東西,讓他們的病情演變的無法控制,而且還得了重度的抑郁癥。”

      &&&&“后來,我們害怕我們會在不知情的狀態下傷害到靜靜,所以,就將她交托給我的兄弟夫婦,讓他們代為照顧,而我們的病情,也只有他們知道。”趙崎接著道,“我們覺得自己真的是沒救了,正在萬念俱灰的時候,楊晨找到了我們,給了我們兩張游輪的票。”

      &&&&展昭插了一句,“都知道這艘游輪吧,是本市新推出的旅游專線,從S市開到對面的K市的。”

      &&&&“那后來呢?”楊晨看著趙崎夫婦,“你倆為什么沒跳下去?應該一定會跳的!”

      &&&&展昭微笑,“你給他們的暗示,其實就是要他們跳下去是不是?不過有一點你忘了,這叫人算不如天算。”

      &&&&“什么意思?”楊晨不解。

      &&&&“他們跳了,不過被人救上來了。”展昭微笑。

      &&&&“什么?”楊晨有些不可置信地睜大了眼睛。

      &&&&展昭搖搖頭看她,“你對暗示之類的真是一知半解,一般慫恿一個人自殺,跳河跳海是成功率最低的,人想要弄死自己,無論什么方法都很痛苦,求生的本能會讓他自救!”

      &&&&趙崎點點頭,“我們跳下去之后,腦袋里瞬間一片空白,但是,在要被淹死前,我就想,我為什么要死?然后就什么都想不起來,后來,就開始求救,結果被救生艇救上了岸。”

      &&&&“上了岸的確是沒錯,只不過是K市的岸。”展昭有些無奈,“記憶混亂,外加抑郁癥,兩個人的狀態都不正常,證件之類的又沒有帶在身上,最后被送進了K市的精神病院接受短期治療。后來,K市警局發現了我們發布的尋人啟示,才和我們取得了聯系,我們也是昨天才知道,今天就找人去把人接來了,萬幸的是,在精神病院的一系列治療下外加停用了藥物,兩人的記憶已經恢復了一些。”

      &&&&言佳佳笑了笑,“這么夸張,好了,把兇手抓走吧!”說著,又對展昭道,“跟我們沒什么關系,我們就先走了……”

      &&&&“等等。”展昭微笑著道,“誰說跟你們沒關系的?”

      &&&&話音剛落,就見白玉堂帶著一個小孩子走了進來,正是趙靜。

      &&&&“靜靜!”趙崎夫婦飛撲上去摟住許久未見的女兒,趙靜也認出了爸爸媽媽,但是,原本臉上露出笑容的她,卻在轉臉看到大廳里的眾人時,嚇得尖叫一聲,一頭撲進媽媽懷里。

      &&&&“怎么了?”趙崎不解,“靜靜?”

      &&&&白玉堂蹲下,伸手拍拍趙靜,道,“靜靜,別怕,告訴我們,那天害死你叔叔他們全家的人,在不在這里?”

      &&&&趙靜轉頭看看白玉堂,又看看家人,趙崎著急地問,“靜靜?快告訴大家,害死你叔叔他們的人是誰?”

      &&&&趙靜轉臉,盯著楊晨和她身后的那幾人,道:“他們!”

      &&&&白玉堂對守在門口的警察道,“進來抓人!”

      &&&&警員們進來,那幾個年輕人掙扎,“你們別胡說八道,我們沒有!單憑一個小孩子,還是個神經病……”

      &&&&白玉堂冷笑看他,“她正常的很,你才是神經病!”

      &&&&“之前我們調查的時候,遇到了不少困難,就是因為那個小區在學校的附近,所以出入的人員特別多,尤其是打籃球的。”展昭見幾人的臉部都有些僵硬,就接著道,“因為小區里面有籃球場,所以學校的學生經常會進來打球,還有好些學生本來就住在這里。也因此,保安對那些拿著球進進出出的學生,都不怎么注意。”

      &&&&白玉堂點頭,“我問過那些打球的學生,但他們說看到有幾個打籃球的進去大樓里了。”

      &&&&“攝像頭沒有拍到你們,因為你們沒有坐電梯而是走了樓梯。”展昭笑了笑,“不過,要知道十七層的樓梯,平時是幾乎沒有人去走的!”

      &&&&“厚厚的灰塵保留了你們的部分鞋印。”白玉堂說得輕描淡寫,“還有汗液……證據確鑿,還抵賴?!”

      &&&&幾人都低下頭,說不出話來。

      &&&&“關于你的實驗,趙靜的叔叔他們是唯一的知情人,所以你就殺人滅口。”展昭搖頭看楊晨。

      &&&&“靜靜。”趙崎問趙靜,“他們害死了你叔叔阿姨,你怎么不說呢?”

      &&&&趙靜有些委屈地看自己的爸爸,眼淚吧嗒吧嗒地掉。

      &&&&“別怪她。”展昭低聲道,“她是因為記憶混亂,還有楊晨應該嚇唬她了。”

      &&&&趙氏夫妻有些不解,展昭道,“你們臨走的時候,給趙靜的留言是I&LOVE&YOU,其實只是表示對她的愛,但楊晨他們特意將尸體擺成I&LOVE&YOU,并說是你們指示的,說出去的話,就永遠見不到爸爸媽媽之類,她只是一個小孩子,又有一定的記憶混亂,當然就只能什么都不說,但I&LOVE&YOU卻幾乎成了她的心魔。”

      &&&&趙崎夫婦驚詫地看趙靜,就見她點了點頭,兩夫妻都心疼不已。周遭的警員也有些氣憤,這些人,仗著自己的學識和能力,為非作歹。

      &&&&將楊晨等人都押下去之后,言佳佳站在原地拍手,“哇……真厲害啊,那個楊晨,真的是傷天害理啊。”

      &&&&“你別得意。”展昭冷眼看她,“幻夜教主。”

      &&&&言佳佳臉色微微一變,笑,“什么呀?”

      &&&&“雖然你們的服務器在境外,但是我們已經通過專人找到了,證明網站的注冊人就是你!”白玉堂命令手下的警員,“都帶下去!”

      &&&&言佳佳爭辯,“你們憑什么抓我?我還沒成年呢,注冊一個網站怎么了?”

      &&&&白玉堂丟下一句,“罪證確鑿,你就乖乖走吧!”說著,看其后幾人,“這些人也都帶走!”

      &&&&出版社外停了一排警車,大量的警察押著十二人上車。

      &&&&等人都走光了,展昭給了趙崎他們一張名片,道,“這個人是世界關于記憶方面疾病治療的專家,我已經跟他打過電話,并幫你們辦好了手續,你們現在的病情并不嚴重,不過靜靜可能需要心理治療,你們帶她一起過去吧。”

      &&&&趙崎夫婦感激地接過名片,帶著趙靜走了。

      &&&&展昭和白玉堂轉身想走,就聽身后傳來了錢明月略帶顫抖的聲音,“小展……”

      &&&&展昭回頭,就見錢明月臉色蒼白,白玉堂和展昭交換了一個眼神,轉身先出去了。

      &&&&“我……”錢明月有些尷尬地張張嘴,半天也沒說出話來。

      &&&&展昭看了她一會兒,道,“我們查到,你媽媽得了重病,你光治病就花了很多錢……以你的經濟實力,應該沒法支付的巨款。”

      &&&&錢明月苦笑著點點頭,道,“是我挪用的,出版社的款物,還有其他一些資金,言佳佳說,只要我肯幫她,她就借錢給我補漏洞,不然就報警……我不能失去這個出版社,補不出錢,出版社就要倒閉了。”

      &&&&展昭聽她說完,點頭,“我明白。”

      &&&&“你……不抓我么?”錢明月抬頭看展昭。

      &&&&展昭看看門外,“警察都走了……怎么抓你,我就一搞心理的。”

      &&&&錢明月有些哭笑不得,卻聽展昭道,“我新書寫完了,過兩天就能出版了,版稅你拿去把漏洞補上。”說完,轉身走了。

      &&&&“……那怎么行?”錢明月大驚,這可是很大的一筆收入,趕緊追出去,就見原本已經走了的白玉堂正在門口站著,對她道,“這次情況特殊,下不為例!”

      &&&&……

      &&&&下午1:00,天宇娛樂城魔術周進入最后的壓軸,言麗出來剪彩。

      &&&&剪彩儀式結束,言麗宣布,最后一個魔術,是世界知名的魔術師,趙禎,再一次挑戰人類極限的表演。

      &&&&1:30魔術周的最后表演開始,先有半個小時左右的墊場節目,有幾個魔術師在表演。

      &&&&言麗走下來,被王朝和張龍攔住,隨后,言麗被帶到了龐曉琴和安玲麗命案的酒店里。

      &&&&酒店的頂層大廳里,站著SCI的全部人員,以及言佳佳、言麗、龐吉、旁慶還有安有道。幾人彼此看了看,都說不出話來。

      &&&&白玉堂掃視了眾人一圈,道,“下面,簡單地說一下你們殺死安玲麗以及龐曉琴的全部過程。”

      &&&&展昭開始講述:“首先,安玲麗會來酒店,是安叔要求的,衣服也是安叔為她準備的,一個這樣年紀的女孩兒如果單純又品德不差,那么能讓她來酒店換上一套高檔禮服的,就只有——父母!”展昭道。

      &&&&安叔剛想爭辯,白玉堂冷冷看了他一眼,道,“別著急,待會兒有你說的,這一個過程不需要打斷!”

      &&&&“這整個電腦畫面總共剪走了大概半個小時的時間,減去了三段,第一段,就是安有道先進入房間等著。”展昭不做停頓,繼續解說,“安玲麗入住房間的時候,你已經在里面等著了,隨后,你會讓她換上那套衣服,然后殺了她。”

      &&&&安有道臉色鐵青,并不作聲。

      &&&&“不過,衣服你可以控制,一些別的事情你是沒法控制的。”白玉堂道,“比如說……指甲油的顏色。”

      &&&&“是你先看到女兒指甲油的顏色,才通知龐曉琴改,因此,龐曉琴才會出現倉促擦指甲油,以及在裙子拉鏈上面,沾上未干的指甲油。”展昭道,“你讓安玲麗喝下藥,再殺了她,言佳佳裝扮成你們偽造出來的兇手模樣,戴著機器貓的面具進入房間,你倆一起將尸體分切。然后,你留下‘給安有道的厚禮’這張字條就先離開了,為的是給自己脫罪。當然,這一段被剪掉了,這是第二段。”展昭道,“隨后,言佳佳打電話叫服務生上來,給他下暗示,讓他拿著裝在垃圾袋里的,安玲麗的尸體,送出樓去,言麗派人接了,裝進事先準備好的蛋糕里,隨后,在宴會開始前的幾個小時里。言佳佳獨自在房間里清理現場,等待第二個受害者跑來。”

      &&&&“再之后,宴會開始,龐曉琴莫名其妙地跟白錦堂和言麗發生了沖突,然后跑去了房間,大概這也是他爸爸和她事先說好的,而此時,房間里面的人是言佳佳。”

      &&&&“言佳佳同樣也在龐曉琴喝的飲料里面下了藥,再殺了她,然后迅速帶著她的人頭離開,催眠了那個送蛋糕的,并找人上演了偷換人頭的一幕。”展昭說著,指指言麗,“言麗負責的,是給趙禎吃麻醉藥,她知道趙禎因為訓練而節食的事,所以只要在適當的時候,把東西送到白馳的面前,白馳一定會拿去給趙禎吃的。而負責換人頭的,大概是某個魔術師吧,最有可能的,就是跟趙禎發生爭執離場的三人中的一個。”

      &&&&“而剪掉視頻,黑屏畫面,這一切表面上看只有總裁白錦堂能做到,但是,這么巧白錦堂這段時間一直在國外,而酒店的原本人馬都是你和龐吉的,所以,你們能動手腳。”白玉堂不緊不慢地說,“再最后,楊晨接著假扮那個兇手,戴著面具去放‘替天行道’的紙片在我們車上,所有的監控錄像里,都出現了那個戴面具的兇手……一個我們永遠都無法查到的兇手,因為他是你們假扮的。”

      &&&&“推理結束,就這些,還有什么要說的?”展昭問眾人。

      &&&&“呵呵……”言麗笑著搖頭,“很精彩啊,只是,口說無憑,所有的一切都只是推斷而已!”

      &&&&展昭緩緩道,“言老板,是命人按照時間去剪輯畫面吧,剪完了,也沒有時間看吧。”

      &&&&言麗一愣。

      &&&&“那么不知道言老板有沒有發現……多出了一些畫面呢?”展昭說話的同時,蔣平已經打開了桌上的手提電腦,就見屏幕上有一段視頻……是帶著機器貓面具的人……最后從房間里出來的畫面。

      &&&&在場的幾人,立即臉色蒼白,都不約而同地倒吸了一口冷氣。

      &&&&“這個兇手……安叔應該熟悉吧?”展昭問。

      &&&&安叔睜大了眼睛,震驚地看著那畫面,張大了嘴說不出話來。

      &&&&“殺人要理由的。”白玉堂突然道,“安玲麗是你的養女,平時又孝順,是什么理由讓你狠心殺了她呢?”

      &&&&安叔不語,身體卻在微微地發抖。

      &&&&“是因為他吧?”展昭伸手,輕輕地指指那個戴著面具的人,“你們本來應該弄一個兇手出來的畫面,這樣,我們就不會懷疑畫面剪輯過。不過……如果時間短了,我們始終會發現畫面有問題,因此,你們巧妙地選擇了,在我們面前出現……這樣,可以大大地減輕懷疑度。但是……這個在房間里出來的兇手是誰呢?”

      &&&&“我們做個設想。”白玉堂道,“他出來了,就表示他進去過,既然沒有被拍到,那就表示他是在你們剪掉的時間里進去的。第一段時間,房間里有安有道和安玲麗,不太可能不被發現。第二段時間,有言佳佳,所以說,他是趁言佳佳離開的那一時間進去,然后,迅速地出來了。”

      &&&&“時間不超過五分鐘。”展昭笑問,“你們猜他進去干什么呢?”

      &&&&言麗等都緊張了起來,展昭又指著另兩個視頻框給大家看,“看這里,一個在宴會上,一個在停車場里,都是那個不明嫌疑人……發現他身上少了什么?是西裝!”

      &&&&“他把西裝扔去哪里了呢?”白玉堂伸手,接過警員手里提著的一件西裝,道“我們在員工更衣室的一個柜子里,找到了一件沒有主人的西裝,在西裝的口袋里,找到了一張SD卡和一套微型攝錄設備。”

      &&&&蔣平接過卡,將其□了手提電腦里面,就見里面有一段視頻和幾段音頻。視屏是安叔殺害安玲麗、言佳佳和他一起分尸、言佳佳殺龐曉琴的全部過程。音頻,則是這六人的電話錄音,因為每段對話里都有安有道的聲音,所以確定,竊聽器是裝在安有道手機里的。

      &&&&看著這些鐵證,所有人都癱坐在了地上……這下子,真是人贓并獲了。

      &&&&“為什么?”白玉堂問龐吉,“龐曉琴是你親生女兒,干嘛害死她?”

      &&&&“親身女兒?”龐吉冷笑,“她該死,明知道他哥哥龐昱是被白家人和展家人害死的,我龐氏的財產也是被白錦堂奪光的,還要犯賤死纏著白錦堂,還說要嫁給他?!我呸!我真后悔生了她啊,也是老天沒眼,我和慶兒沒有成功,不然,展昭和公孫策都得死,我要你們白家人也嘗嘗永失所愛的滋味……老天沒眼!”

      &&&&白玉堂皺眉,吩咐手下,“帶下去!”

      &&&&“安有道。”展昭抬頭看安叔,“聽說你夫人進了精神病院。”

      &&&&安有道有些頹然地坐到一張椅子上面,緩緩道,“對啊,老天沒眼啊……我安有道,一生除暴安良,沒干過虧心事,好不容易晚年得子,沒想到竟然是個變態!”

      &&&&展昭微微皺眉,和白玉堂對視一眼——果然。

      &&&&安有道看看白玉堂,道:“我兒子叫安林,我從小看你和展昭長大……你倆有出息,小展是文曲星,你是武曲星,好事兒都被你們兩家占了。當我兒子出生之后,我就想,我也一定要把他培養成一個有出息的,能文能武,他老子不及別人,他就要爭氣……只是沒想到,這孩子非但不出息,還喜歡扮女人!小時候就把他媽氣瘋了,整天瘋瘋癲癲的,我有苦說不出,又不能告訴別人我兒子是變態,只能熬著。我天天給林林做思想工作,他也漸漸地聽了,就在這時候,他偏偏看到了一篇什么爛文章,就是小展你寫的那篇,跑去也不知道問了你些什么,回來后就跟我說,他要做他自己,以后只做女人……我一氣之下,就只能當他不存在,后來,收養了玲麗,告訴別人,我有個女兒。”

      &&&&“你花費心思,就是要找我報仇么?”展昭問安有道。

      &&&&“沒錯!”安有道惡狠狠看著展昭,“我恨啊,你知道我這十多年來過的是什么生活,我就是要他媽的心理學從這世界上消失!”

      &&&&“你發現了安林給我寫的信,于是就想到了這個計劃?”展昭問。

      &&&&“沒錯。”安有道笑,“沒錯,我要讓世人覺得都是因為你宣傳心理學,才培養出這么多殺人狂……還有,因為你對這些不夠重視,所以才會有那么多人遇害,而我是受害者,我有榮譽獎章,你就要身敗名裂!我要你身敗名裂……老天沒眼,我兒子竟然偷拍他老子的證據……”

      &&&&白玉堂有些無奈地看著瘋瘋癲癲的安有道,吩咐警員將他帶下去。

      &&&&“你們不能抓我!”言佳佳搶先道,“我還沒成年呢,一切都是他們安排我干的!”

      &&&&“呵……”展昭笑著搖頭,“言佳佳,我們已經叫K市警局重新查證當年的開膛案件了,如果我沒有猜錯,是你帶著你的那些教徒做實驗,然后嫁禍給方渥。因為你看了你爸爸留下來的手記,然后你挖空心思去找到鄒莫,騙王立勇的信任,取得另一部分資料,到警察局來送炸彈,殺害王立勇,要不是安林打電話來提醒我們,說不定SCI已經被炸飛了……你玩得有些太過火了!”

      &&&&言佳佳看著展昭,“人家……都是為了你!人家,想你能成為神!”邊說,邊注視著展昭的眼睛。

      &&&&展昭冷笑,“收起你那些招數吧,你的催眠騙外行還行,別在我身上用!”

      &&&&白玉堂吩咐警員,“把她帶下去!”

      &&&&“媽……媽,救我!”言佳佳被帶走的時候,還不停地叫著,那樣子,也不知道她是真的害怕,還是裝的。

      &&&&“言麗。”白玉堂看言麗,“你又是為什么?”

      &&&&言麗搖搖頭,笑,“我不恨你們,即便現在,我也不恨你們,我老公的死,女兒變成這樣……我恨的人只有一個……趙爵!”

      &&&&展昭和白玉堂臉色微微一變,就見言麗看手表,微笑,“兩點鐘,趙禎的魔術開始,現在是兩點十五分……”

      &&&&展昭一驚,猛地想到了什么,問,“你那天在松餅里,給趙禎吃的究竟是什么?”

      &&&&“哈哈……”言麗笑著道,“是損傷肺部功能的藥……他已經積累了一定的量……哈哈。”

      &&&&白玉堂立刻掏出電話,“白馳,趙禎的表演開始了沒?”

      &&&&白馳此時正在后臺擔心地等著,趙禎的這次魔術表演果然是逃生術,只是他的逃生術與以往不同,他將自己捆起來,關進一個大棺材里,棺材釘住,沉入30尺深的水低,全程都沒有遮擋,而他要做的,就是在大家都不知道的情況下,讓自己出現在岸邊。

      &&&&“開始了。”白馳回答,就聽電話那頭白玉堂喊,“別讓他下水!快阻止他!”

      &&&&白馳一愣,就聽到“噗嗵“的一聲,裝著趙禎的棺材,被扔進了水里,緩緩下沉。

      &&&&“不要啊!”白馳大驚,就想沖到前臺去,被趙禎的經紀人一把抱住,“你干嘛?”

      &&&&“快放手!”白馳難得的兇悍,“快停,把他拉上來!”

      &&&&“你瘋了?”經紀人和助理們將白馳緊緊拉住,“這是全球直播,你想毀了禎的事業?!”

      &&&&“不行!”白馳掙扎,“你們讓開,他有危險!”

      &&&&……

      &&&&白玉堂在電話那頭聽的清清楚楚,伸手一拉展昭,“貓兒,走!”

      &&&&轉身還沒離開,就聽言麗道,“趙禎的心肺功能,在水底呆不了兩分鐘……而且……”說著,她從口袋里掏出一副手銬,冷笑,“我換了他的一個道具,不知道魔術師,能不能從真手銬里逃出來!”

      &&&&白玉堂和展昭都愣住,該不會……

      &&&&時間一秒秒流逝,白馳被一群人攔住,不管怎么爭辯就是上不去,這時,一個助理人員說,“已經兩分鐘了……怎么還不上來?”

      &&&&白馳一把推開有些愣的經紀人,沖上了臺,此時,那些觀眾也都站了起來。

      &&&&白馳上了臺也不知道該怎么辦,棺材在水底,想了想還是跳下去吧,剛準備跳,就覺肩上被人拍了一下,與此同時,就聽臺下傳來了叫好聲和拍手聲。

      &&&&白馳回頭,只見趙禎臉色蒼白地站在他身后,身上還有水,帶著微笑對臺下的觀眾招招手,鼓掌的聲音更大。

      &&&&白馳這才發現自己像個傻子似的站在臺上,此時,簾幕緩緩落下。

      &&&&趙禎的手上,還有一副打開的手銬,掛在胸前的十字架卻是彎的。

      &&&&趙禎看看十字架,低笑,“幸虧有它……”

      &&&&“你嚇死人了。”白馳瞪趙禎一眼,卻見趙禎伸手過來,摟住他肩膀,低聲道,“馳馳,送我去醫院,不過要偷偷的……”

      &&&&白馳呆住,趙禎說話的時候,大量的血從嘴里流出來……眼睛緩緩閉上,倒在了他身上。

      &&&&……

      &&&&將趙禎送入醫院時,在急診室里的是展昭和白玉堂很熟悉的醫生,一看趙禎的樣子,只丟下四個字,就將人推進了手術室——性命堪憂!

      &&&&隨后,胸肺科、腦外科……一大堆的醫生沖進去,帶血的棉花推出來,一包包的血漿送進去……護士們忙忙碌碌,展昭和白玉堂站在門口不知所措,白馳坐在凳子上吧嗒吧嗒掉眼淚。

      &&&&13個小時的搶救之后,手術室的燈終于滅了,醫生走出來。

      &&&&“他怎么樣?”三人一起沖上去。

      &&&&醫生點點頭,贊嘆,“命不該絕。”

      &&&&眾人長出了一口氣。

      &&&&“人已經送加護病房了。”醫生道,“不過他的肺受了很嚴重的傷害,需要長時間的靜養,還有,腦部有短暫缺氧,所以不知道什么時候能醒過來。”醫生交代完病情之后,就走了。

      &&&&白馳轉臉看白玉堂和展昭,展昭伸手拍拍他,白馳撲過來,哭得洶涌澎湃。

      &&&&……

      &&&&三天后

      &&&&趙禎的情況穩定,只是還沒有醒。

      &&&&白玉堂給白馳放了長假,讓他陪著趙禎,這幾天,白馳一直都24小時照顧趙禎,這里摸摸,那里擦擦,但人就是不醒。

      &&&&下午,白馳照例給趙禎擦身,這人本來就是個公子哥兒,極愛干凈,所以白馳每日必擦,小心地避開胸前的手術傷疤,白馳趁換藥的時候看過,很長的一道疤。

      &&&&“你怎么還不醒呀。”白馳拿著干凈的帕子擦呀擦,嘴里嘀咕,“你知道么,里斯本不肯吃飯了……都瘦了一圈了,好不容易養胖的,每天都在家里叫,鄰居都投訴了!”

      &&&&又擦了擦,白馳替趙禎把衣服扣上,“你快點醒吧……要不然,你快醒過來,我給你做排骨湯……嗯,好像沒什么誠意,你想要什么?”

      &&&&“是不是要什么都行啊?”

      &&&&“是啊。”白馳繼續擦擦。

      &&&&“那就談戀愛吧。”

      &&&&“嗯……啊?!”白馳大驚,就見趙禎不知何時已經睜開了眼睛,笑瞇瞇地看著他,雖然看起來很虛弱,不過神智很清醒,不忘補充,“說話算話啊!現在開始,咱們談戀愛!”

      &&&&“怎么這樣。”白馳臉紅紅。

      &&&&“你給我擦身,都把我看光了。”趙禎瞥了一眼白馳,“不肯負責啊?”

      &&&&白馳癟癟嘴,“那……好吧。”

      &&&&門口,展昭和白玉堂探頭張望。

      &&&&白玉堂看展昭——要不要進去啊?

      &&&&展昭搖搖頭——還是不要吧……人家在談戀愛啊!

      &&&&白玉堂點頭——也對啊!打擾人家談戀愛會被馬踢。

      &&&&一周之后,案件告一段落,所有人都獲刑。

      &&&&周末,白玉堂和展昭提著一大袋子新鮮的油桃去向下看常老頭,聊了半天吃了半斤油桃,兩人告辭離去。

      &&&&又經過田埂,展昭突然站住,田埂邊坐著一個二十來歲的姑娘,纖纖瘦瘦,干干凈凈,穿著一身白色的連衣裙,帶著頂大帽子,正在看書。

      &&&&展昭經過她身邊,見她手里拿的是自己新出的書,就站在了她身后。

      &&&&那姑娘抬起頭來看看,問,“給不給簽名?”

      &&&&展昭點點頭,拿起她手上的書和遞過來的筆,刷刷刷簽了幾個字,把書遞給他。

      &&&&白玉堂在前面等,見展昭急匆匆跑過來,了然地問,“干嘛那么高興啊?貓兒。”

      &&&&展昭伸手一拍白玉堂的肩膀,“小白!回家燉骨頭湯喝!”

      &&&&白玉堂無語。

      &&&&見兩人走遠,那女孩兒翻開手里的書,就見上面簽著——無罪的兇手,無罪的人生。

      &&&&合上書本,站起來,拍拍裙子笑著離去。

      &&&&展啟天回到家,魯班喵喵叫著蹭過來,桌上留著一張紙條,寫著兩個字,“走了。”

      &&&&有些無奈,展啟天把多買的一盒飯給魯班,“喂你!”

      &&&&……

      &&&&陽光普照的別墅花園里,方渥將厚厚的一疊資料遞過去,“都在這里。”

      &&&&接過資料,微笑,“你做的很好。”

      &&&&作者有話要說:=&=&誓要本章完結的人飄過~~~

      &&&&下個案子《兇手VS兇手》 在線閱讀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