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小說 > sci謎案集小說 > SCI謎案集第二部 > 37兇手VS兇手 10 參觀警校

      37兇手VS兇手 10 參觀警校

      &&&&隨后的幾天里,SCI又陷入了無事可干的清閑狀態,包拯路過時看到SCI從上到下閑得都快長蘑菇了,就滿意地點點頭,這說明S市的治安正在一天好過一天。

      &&&&公孫倒是不閑著,忙忙碌碌地不知道在研究什么,馬欣能干又機靈,難得的是膽子還特別的大,在法醫室里做西瓜奶昔,吃得公孫眉開眼笑,原本就閑人免進的法醫室于是更加的詭異。趙虎等都拉著馬漢打趣,“難怪你見什么都一副云淡風輕的樣子,原來早就在家里飽受荼毒了啊。”

      &&&&弄得馬漢哭笑不得。

      &&&&洛天在醫院里躺了三天,由于他高于一般人數倍的恢復能力已經引起了一群醫生的高度興趣,所以洛天還是決定帶著陽陽逃回SCI。

      &&&&展昭和蔣平天天刷帖,但是除了頂貼的和看熱鬧的一堆人外,始終沒有一個人說是家里有養獅子的,倒是有不少想要來圍觀里斯本的。白玉堂也哭笑不得,展昭這兩天晚上睡覺說夢話都摟著他喊小獅子。

      &&&&又過了幾天,還是相安無事,SCI的一群人開始研究舊案子,不過介于艾虎等后備力量的不斷成長,S市的整體破案能力已經提高了很多,舊案子基本已經沒有了,僅有的幾件,也被別的組拿去查了,白玉堂就納悶了……莫非世界和平的夢想實現啦?

      &&&&這一天,周五,眾人來上班,依舊是一派的悠閑自在,白玉堂無聊地坐在沙發上面玩飛鏢,這時盧方興匆匆地跑進來,道,“小白小展,忙不忙?”

      &&&&白玉堂和展昭同時轉臉看他,“忙還能玩飛鏢啊……”

      &&&&“你們SCI是不是最近挺閑的?”盧方問了一句極傷人自尊的話,眾人都臉黑。

      &&&&“那正好了,有個活動參加不?”盧方笑嘻嘻地問。

      &&&&白玉堂看了看他,問,“什么活動啊?剪彩座談新聞發布免談啊。”

      &&&&“嘿嘿,”盧方擺擺手,道,“警校兩年前開始了一個精英計劃,在大二學生里挑選了一批各方面都比較優秀的人才,進行全方位的培訓,就是以SCI為模板的。”

      &&&&“是么。”白玉堂有些茫然地點點頭,因為他和展昭都不是警校出生,所以對警校的教育制度并不了解。

      &&&&“人家這不都大四了么。”盧方笑著道,“努力了一年了,最近校方要進行一個綜合素質的評估,沒有專家……”

      &&&&白玉堂和展昭對視一眼,“你要我們去做評估啊?”

      &&&&“只要做校方的顧問,給提供一些具體的意見就行,再講講課,小展不是帶過學生的么,講課應該沒問題的。”

      &&&&白玉堂想了想,看看展昭,問,“貓兒,去不去啊?”

      &&&&展昭坐在沙發上抱著筆記本端著冷飲打字,看了看外面毒辣辣的日頭,說了聲,“不去,曬!”

      &&&&白玉堂對著盧方聳聳肩,就聽盧方補充道,“聽說警校附近最近來了一只國際馬戲團,每晚上表演,壓軸的就是訓獸……有獅……”

      &&&&話還沒說完,展昭沖起來就給趙禎打電話,“趙禎,今晚上帶里斯本到警校門口去相親。”掛了電話,就對盧方說,“教育后備力量是我們應盡的責任么,對不對?去的,一定去!”

      &&&&白玉堂無語。

      &&&&于是,SCI集體出動,去警校。

      &&&&車子開往警校的途中,展昭一直往窗外張望,“馬戲團在哪里啊?”

      &&&&公孫在后面拿著幾分文件翻看著,道,“強扭的瓜不甜啊,里斯本萬一看不上人家,人家也看不上里斯本怎么辦?”

      &&&&“不會吧……”展昭小聲道,“里斯本這么玉樹臨風,英俊瀟灑的……”

      &&&&公孫哭笑不得,白玉堂有些好奇地問,“公孫,你這兩天在法醫師里研究什么呢?”

      &&&&“上次的那些骨頭。”公孫饒有興致地趴在前座的椅背上,道,“我根據那些尸骨上面的咬痕斷定,咬這些骨頭的動物并不是北美郊狼,也不是胡狼這些美洲印第安地區常見的小種狼,而是大型的草原狼,好像西伯利亞的雪狼或者是蒙古草原狼……現在這種大型狼不多了,我國內蒙草原、青藏一帶還有東北的森林里,都有比較集中的分布。”

      &&&&展昭和白玉堂面面相覷,白玉堂看著后視鏡里的公孫,問,“這說明什么?那些尸體被咬的地方在亞洲?”

      &&&&“嗯……”展昭摸摸下巴,“如果是印第安人的儀式,他們應該不會連自己崇敬的神物都搞錯品種吧,胡狼和草原狼可是有本質區別的啊。”

      &&&&白玉堂覺得奇怪,笑道,“不都是一張嘴,四條腿,有什么區別。”

      &&&&公孫和展昭一起撇嘴,指著白玉堂道,“就是你和你哥的區別!”

      &&&&搶白的白玉堂張口結舌。

      &&&&很快,車子在警校的門口停了下來,白玉堂等人下車,展昭四處張望,“沒有馬戲團啊,盧方耍我呀?!”

      &&&&白玉堂拍了他一把,“別急,人家要晚上才演出的,哪兒有馬戲團白天就敲鑼打鼓在外面逛的,安心等晚上吧。”說完,揪住某只失望的貓進警校。

      &&&&身后白馳小聲對公孫說,“里斯本是公獅子,馬戲團的是母獅子,就算那什么了,要等母獅子生小獅子也得等上半年呢,到時候馬戲團早就走了,上哪兒拿去?”

      &&&&公孫忍不住笑,“那馬戲團昨天就挪到別處去了,不然我們誰會告訴他啊。”

      &&&&白馳眨眨眼,問“那為什么啊?”

      &&&&公孫神秘兮兮地道,“一山不容二虎,一貓怎養二白啊?!”

      &&&&白馳一臉佩服,“公孫,你好有文采……哎呀。”公孫賞了他一個燒栗,小家伙學壞了,沒有以前好玩。

      &&&&一干人進了警校,校長帶著人就迎出來了,一見走在前面的白玉堂就上來握手,“白隊長吧?久仰久仰。”

      &&&&白玉堂微笑,“客氣客氣。”

      &&&&“外面熱,我們到辦公室坐。”校長帶著幾個老師,眾星捧月一般把SCI的全員迎進了辦公室里。

      &&&&端茶倒水上糖果,一個女老師還給白馳剝了一個桔子放在眼前。盧方連連道“客氣”。眾人寒暄了一陣,白玉堂給校長介紹了一下SCI的全員。

      &&&&“哦……您就是展博士……哎呀久仰大名啊,我是你的讀者。”老校長激動得手抖啊抖,“我們學校的行為分析課程和犯罪心理課程一直都找不到好的老師帶啊,展博士你來當我們的名譽校長吧?”

      &&&&展昭不解地問,“當名譽校長要教書么?”

      &&&&“不用不用。”老校長擺擺手,一臉的殷切。

      &&&&展昭歪著頭看看他,“不用教書要我來干嘛?”

      &&&&“呃……”校長張了張嘴,笑呵呵地道,“展博士真會開玩笑啊……來,我帶你們參觀一下。”

      &&&&展昭被弄得莫名其妙,等校長走了,盧方湊過來對他低聲道,“人家只是為了有你的名字好招生而已。”

      &&&&展昭一皺眉,看了白玉堂一眼,就見白玉堂也搖搖頭,對這校長的印象立刻變糟。

      &&&&眾人跟在校長的身后一間間地參觀著校舍,“這是體育館。”校長給眾人介紹學校的硬件設施,“那里是射擊館,這是圖書館,那里是食堂……”

      &&&&SCI的人抓個賊拿個變態的都還挺在行的,可是要講到什么教育就一個個云山霧罩了,只能跟著校長一間間教室走過去。

      &&&&“因為機會難得,我們已經提前張貼了告示,說今天下午SCI的警員要來學校,你們可都是我們學生的偶像呢,現在大禮堂都擠滿了,到時候,你們能回答些問題么,學生們有不少問題要問你們。”

      &&&&盧方點點頭,笑著對校長說,“只要是和警務有關的就沒問題,不過私人問題就最好不要談了。”

      &&&&“好的好的。”校長趕緊點頭。

      &&&&身后的白玉堂和展昭對視了一眼——這盧方,油得都滑了。

      &&&&總人進了禮堂,學生們都騷動了起來,一個個伸長了脖子往前看,有幾個比較有先見之明的學生還帶了望遠鏡來,舉著邊看邊贊嘆,“哇,都是帥哥啊。”

      &&&&校長簡短地給同學們做了些介紹,并說可以自由問答,但只能問和警務有關的,不能問私事。

      &&&&這個會堂與其說是禮堂,倒還不如說是一間上大課的教師,學生們都擠滿了,校方在講臺的位置放了一整排的沙發,SCI的人坐下,感覺并不像被參觀似地,有些像上課,也有些像談話之類的……

      &&&&盧方坐在一邊,指著人來提問。

      &&&&一個男生站起來,問白玉堂,“白隊長,聽說您是軍官學校畢業的,還是飛行員,為什么要來做警察呢?”

      &&&&白玉堂道,“找不到別的工作。”

      &&&&學生們都笑了起來,盧方又叫了一個女生,那女生問展昭,“展博士,您會催眠么?”

      &&&&展昭看盧方——這是私事啊私事,盧方對他使眼色,你隨便說吧。

      &&&&展昭無奈,只能點點頭。

      &&&&“您在學術上那么有成就,有什么是您至今想要卻得不到的么?”那女生接著問。

      &&&&展昭張嘴一個“獅”字剛出口,身邊白玉堂“嗯哼”咳嗽了一聲。

      &&&&展昭把“獅”字咽了回去,瞪盧方——是私事啊!

      &&&&盧方看校長,校長會意轉身對同學們說,“啊,同學們,盡量不要問私事。”

      &&&&有一個看起來斯斯文文的男生站起來,問白馳,“白馳警官您多大了?”

      &&&&白馳見那么多人還是有些拘謹的,想到不久前自己還在這里上課呢,而且成績也不好,有些緊張地說,“嗯,二十四。”

      &&&&“我在檔案室看過你的資料,你念警校的時候成績并不好,體育也不好,為什么才進警隊就能去精英云集的SCI呢?是不是因為你是白隊長的堂弟呢?”

      &&&&白馳眨眨眼,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好,SCI的眾人其實挺反感這個話題,校方也有些為難,瞬間場面有些尷尬,展昭突然對白馳道,“馳馳啊,站起來背過身去。”

      &&&&白馳有些茫然,但還是照做了,站了起來,轉身。

      &&&&白玉堂問,“靠近后門口,倒數第三排第十個位置上面坐著一個什么樣的人,描述一下。”

      &&&&白馳想了想,道,“嗯,一個女生,長頭發,染棕色發,瓜子臉,帶著一副白框的眼鏡,身材偏瘦,上半身穿白色T恤,有一個機器貓的圖案。

      &&&&眾人回頭看那女生,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展昭笑了笑對那個提問的男生道,“要不然你隨便挑一個試試?”

      &&&&那男生臉色白了白,看了一眼四周,道,“靠前門,第9排第3個人的眼鏡是什么樣子的?

      &&&&白馳又略微回憶了一下,道,“他沒戴眼鏡,是一個平頭的男生,穿著白背心,脖子上有一顆痣。“

      &&&&“呵……”眾人又倒吸了一口冷氣,沉默半天后,學生們開始鼓掌,展昭拉了白馳一把,示意他可以坐下了,白馳就微紅著臉坐下。 在 線閱DU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