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小說 > sci謎案集小說 > SCI謎案集第二部 > 59兇手vs兇手 32 捕狼行動本案卷完結

      59兇手vs兇手 32 捕狼行動本案卷完結

      &&&&隨后幾天,眾人緊鑼密鼓地開始準備,大量的海警聚集到了利帕里群島附近的海域,似乎是準備隨時行動。

      &&&&“行動時間定在明天下午三點。”歐陽春進來說,“按照展昭的意思,已經走漏了一定的風聲。”

      &&&&“貓兒,走漏預定行動時間……不要緊么?”白玉堂問,其他人也有一些擔心。

      &&&&“不要緊。”展昭道,“沃夫多疑,一定會以為我們把預定的時間說晚了,而提早行動的。”

      &&&&白玉堂點點頭,這時,卡魯拉的一個手下跑來,給眾人遞過了一部手機。

      &&&&白玉堂接過手機,就聽到卡魯拉的聲音,“白隊長,我什么時候能夠行動?”

      &&&&“明天一早六點半。”白玉堂道。

      &&&&“哈?”卡魯拉似乎有些不滿,“那么早,誰起得來啊?”

      &&&&白玉堂還沒來得及說話,就聽卡魯拉嘆氣,“算了,你們中國人不是有句古話么,早期的鳥兒有蟲吃,我就破例一次吧,希望能合作愉快。”說完,掛了電話。

      &&&&白玉堂隨后詳細指派人手,“歐陽負責指揮這次的救援活動,參加上島救援隊的人有,洛天、白馳、趙禎、王朝、張龍、蔣平。”

      &&&&洛天和趙禎這次負責提前潛入,先去島上尋找被困者的下落。因此眾人在吃完晚飯之后,當夜就要出發。臨走前,展昭拿了帕里群島的平面圖給白馳看,讓他充分地記住所有的位置,負責給洛天和趙禎導航。

      &&&&白馳似乎有些緊張,就看展昭,“我……我一個人么?”

      &&&&展昭笑了笑,伸手拍拍白馳的肩膀,“蔣平會用電腦協助你,不過你需要通過自己的知識來做出判斷,任務很重哦。”

      &&&&白馳顯得有些不自信,白玉堂湊過去,在他耳邊低聲說,“這次趙禎也是要上島的,他可是你的人,你得好好表現,不能讓他有危險啊。”

      &&&&白馳聽后精神一振,認真地點頭,“嗯,我知道了!”

      &&&&見趙禎和洛天在一旁討論裝備的事情,白馳過去拍了一把趙禎,道,“禎,你不用怕,我會保證給你導好航的!”

      &&&&趙禎哭笑不得地看白馳,小東西到現在還沒搞清楚狀況呢。

      &&&&隨后,白玉堂和展昭重點布置了沃夫的圍捕計劃。

      &&&&“卡魯拉并不是警方人員,要他合作也是不時之需,不過最好不要讓他跟沃夫獨處,沃夫還掌握了大量的信息,我們還要靠他順藤摸瓜,抓住一大幫人呢,不能讓他死了。”

      &&&&眾人都點頭。

      &&&&“馬漢,你和趙虎依然負責狙擊位。”白玉堂開始指派人手,“梅森帶著警察在外面守侯,以免沃夫外逃,由于沃夫有特殊的能力,為了避免傷亡,最好是可以勸降,貓兒和趙爵負責這一個任務,實在勸降不了了,我和雙胞胎負責強行抓捕。”

      &&&&說完了,眾人都表示同意,唯獨白錦堂挑眉看了看白玉堂,“玉堂,我呢?”

      &&&&白玉堂似乎有些為難,道,“哥……你不是警務人員……我看還是。”

      &&&&白錦堂瞟了雙胞胎一眼,意思像是說——他們也不是警務人員。

      &&&&白玉堂有些為難地看了看展昭,展昭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這次任務挺危險的,沃夫就是一只野狼,誰都保不準他會做出什么來,大哥和公孫過幾天就要結婚了,萬一有什么意外……

      &&&&眾人也不敢勸,就聽公孫道,“到時候我也會去,就一起去吧,看能幫忙就幫忙,不然我們在家里等著也是干著急。“

      &&&&展昭和白玉堂對視了一眼,覺得有道理,就點頭同意了。

      &&&&當夜無話,展昭和趙爵在書房里討論到很晚,才回到房間,就見白玉堂坐在床上發呆。

      &&&&“玉堂,怎么了?”展昭見白玉堂臉色嚴峻,就走過去問。

      &&&&“嗯……”白玉堂輕輕地嘆了口氣,道,“不知道為什么,有些靜不下心來。”

      &&&&展昭吃驚,“你大戰小戰都經歷過多少次了,頭一回見你緊張。”

      &&&&白玉堂搖搖頭,“不知道……有些不好的預感。”

      &&&&展昭想了想,坐到白玉堂身邊,伸手捏捏他下巴,“也許是某種預感呢……你向來第六感強。”

      &&&&白玉堂抓住展昭的手,抬頭看他。

      &&&&“那你擔心的具體是什么?”展昭問,“或者是某個人?”

      &&&&白玉堂想了想,道,“我擔心大哥。”

      &&&&“你覺得大哥有危險?”展昭問。

      &&&&白玉堂輕輕地點了點頭。展昭皺眉想了想,轉身出去了。

      &&&&過了大概半個小時,展昭回來了,對白玉堂道,“我跟大哥和公孫談過了,他倆明天不去了,在家準備婚禮。”

      &&&&白玉堂轉臉看展昭,就見展昭笑著對他眨眨眼,才慢慢地放松了下來。

      &&&&第二天凌晨三點左右,SCI的眾人就都醒了,歐陽春他們昨晚就是在船上度過的,洛天和趙禎已經潛入了帕里群島內部,尋找可能的扣押人質的地點。

      &&&&清晨六點左右,扣押本的車子開往警局,在途中,遭到了卡魯拉設下的埋伏,本被劫持。

      &&&&卡魯拉將本帶到了位于南部山區的一處極隱蔽的城堡里面。

      &&&&本并不知道這次的計劃,看到綁自己來的卡魯拉,嚇得眼睛都直了,卡魯拉見他嚇成這樣,覺得也挺過癮的。

      &&&&在卡魯拉別墅的后院里,有一個巨大的地下空間,儼然一副動物園的架勢,圍欄下面高近十米的圍墻里,圈養的是十幾頭北美郊狼。

      &&&&本被卡魯拉拷在圍欄上,看著下方十幾頭餓狼不懷好意地盯著自己,一時間說不上話來。

      &&&&白玉堂和展昭在卡魯拉的別墅里隱藏起來,因為這里是一個類似于祭壇的地方,因此并沒有太多的人來,卡魯拉也基本不告訴什么人這個地方,除了幾個骨干和最信任的一些人。

      &&&&早上九點左右,趙禎和洛天成功地潛入了沃夫的城堡,而沃夫已經不在城堡內了,顯然已經離開。

      &&&&趙禎和洛天在城堡里兜兜轉轉,找被囚禁者的下落,兩人驚奇地發現,卡魯拉在城堡里設下了多重陷阱,憑借著洛天過人的直覺和趙禎的身手,幾人終于在十點左右,找到了關押人質的地方。洛天和趙禎看著被困的那些人不人鬼不鬼的受害者,都搖頭嘆息,只是……在關押人質的位置,捆綁了大量的炸藥。

      &&&&炸藥相當的隱蔽,找到之后,趙禎和洛天叫來了拆彈專家,幸虧洛天有縮骨能力,輕而易舉地鉆入了只有小孩兒才能鉆入的地方,在拆單專家的指導下,成功地拆除了炸彈,將所有的人質全部救出。

      &&&&歐陽春指揮大量的人員轉移,悄無聲息地將行動在一點之前結束,一點左右,歐陽春下令,引爆了島上的一部分炸彈。

      &&&&半個小時之后,新聞報道說,在帕里群島上發生了爆炸,詳細情況還在調查之中。

      &&&&白玉堂和展昭得知消息后,和眾人一起靜靜地等在卡魯拉的城堡里,準備最后一戰。

      &&&&在白錦堂的別墅里,公孫一面看電視新聞,一面擔心。

      &&&&“別擔心了。”白錦堂伸手摸摸他的脖子,“玉堂他們不會有事的。”

      &&&&公孫點點頭,這時,門鈴響。

      &&&&白錦堂一皺眉,看了下監視……是送禮服的來了,就想出去開門,正巧又電話響了起來。

      &&&&公孫接起來,叫住白錦堂,“是倫納德找你。”

      &&&&白錦堂回來接了電話,門口的門鈴還在響,公孫出去開門。

      &&&&“干嘛?”白錦堂接起電話,有些不耐煩。

      &&&&“是你讓我打電話的啊!”倫納德懶洋洋地回答。

      &&&&白錦堂一愣,猛的回頭,就見公孫走向大門。

      &&&&“策!”白錦堂扔了電話,追出去,就見公孫已經打開了門,聽到白錦堂叫自己,公孫回頭,沒想到被門口的人一把拽住了胳膊,拉進了身后的車里。車子并沒有熄火,直接就開走了。

      &&&&“該死。”白錦堂咬牙,沖上旁邊的車子就追,前面那輛車子開得歪歪斜斜,白錦堂不敢追太緊,萬一出了車禍最危險的是公孫。

      &&&&眼看著車子向白玉堂他們埋伏著的卡魯拉的城堡開去,白錦堂有了不好的預感,拿出電話……

      &&&&在卡魯拉的城堡之中等了大概有一個多小時……沃夫還沒有來。

      &&&&“怎么還沒來?”展昭微微皺眉。

      &&&&卡魯拉也等得有些睏,突然,就聽負責放哨的馬漢道,“頭兒,有一輛車子開過來了……不對,是兩輛……后面那輛有些眼熟。”

      &&&&白玉堂一皺眉,這時,手機響了起來,拿起來一看,是白錦堂打來的,白玉堂和展昭瞬間一愣,白玉堂接起電話,聽后一愣,趕緊對所有人道,“大家小心點,公孫被沃夫劫持了!”

      &&&&“什么?”眾人還沒來得及吃驚,沃夫的車子就“嘎吱”一聲,停在了卡魯拉城堡外離祭壇不遠的地方,隨后,白錦堂的車子也到了。

      &&&&沃夫打開車門,拉著公孫下來,一手拿著槍,指著公孫。

      &&&&卡魯拉歪著頭看了一會兒,挑挑眉,就見兩人身后的白錦堂,臉色那個難看啊。

      &&&&沃夫用槍指著公孫,一面回頭看白錦堂,道,“別過來!不然我殺了他!”

      &&&&白錦堂站在原地,白玉堂和展昭對視了一眼,悔得腸子都青了,早知道就讓兩人跟來了,真是好心辦壞事了。

      &&&&沃夫拽著公孫,來到了卡魯拉的面前。眾人終于是看清了沃夫的真正面目,白玉堂眼神冰冷,看展昭,“貓兒,就是這個人。”

      &&&&本看見沃夫,也是一皺眉,低下頭。他的手還被拷在圍欄上面,這不是活靶子么,沃夫不一槍嘣了他才怪呢。

      &&&&沃夫盯著卡魯拉,冷笑這一齜牙,“沒想到我還找了個護身符一起來吧?”

      &&&&卡魯拉眨眨眼,瞟了一眼一旁的房間,不是說了展昭他們解決的么,不出來那我可要宰了他了。

      &&&&展昭想了想,看了趙爵一眼,推門出去,白玉堂按照原計劃,帶著雙胞胎從另一頭包抄過去,臨走前,白玉堂看了展昭一眼,“貓兒……”

      &&&&展昭對他點點頭,和趙爵一起離去。

      &&&&沃夫一看到出來的展昭和趙爵就是一愣,咬了半天牙,道,“果然你們已經有準備了么……”

      &&&&展昭看了看沃夫,搖搖頭,道,“放人吧,你抓著他也沒有意義。”

      &&&&“呵……”沃夫經驗非常的豐富,用公孫擋住樓上馬漢的射擊點,冷笑,“你們以為我會赤手空拳的來?你們活捉不成,就擊斃是不是?”

      &&&&說完,他轉臉看一旁的本,“你這個白癡!竟然敢背叛我,現在知道后果了么?”說完,又看卡魯拉,“我的要求很簡單,殺了這個背叛我的人,然后咱倆公平決斗!”

      &&&&卡魯拉微微一笑,突然抬手,對著本就是一槍……

      &&&&“呯”的一聲,本睜大了眼睛看著卡魯拉,隨即應聲倒地。

      &&&&“你……”沃夫本來是打算親自殺了本的,沒想到被卡魯拉先得了手,睜大了眼睛,滿眼的怒意。

      &&&&“知道這說明什么么?”卡魯拉冷笑,“這說明,我就是比你強。”

      &&&&沃夫瞇起了眼睛,道,“那是你命好。”說著,用槍指著公孫,看樓上的馬漢,“狙擊手把槍扔下來,不然我就打死他!”

      &&&&馬漢皺眉,就聽耳機里白玉堂說,“照做。”

      &&&&馬漢將手里的槍扔了下去,舉起雙手對沃夫示意他沒有槍了。隨后退到了里面。一直趴在旁邊看的趙虎將手里的另一只狙擊步槍遞給他,“小馬哥,看來只有一次機會了。”

      &&&&馬漢接過槍,并不瞄準,而是靜待時機。

      &&&&“要決斗你就出來。”卡魯拉有些不耐煩地盯著沃夫,“干嘛找個人質那么低級,什么時候變成縮頭烏龜了,你連人格都墮落了么?”

      &&&&此時,白玉堂和雙胞胎已經繞到了沃夫的身后,藏在了他的車后面。

      &&&&趙爵看了看眼前的形式,突然低聲對展昭道,“你看他的眼神,無論如何他都會對公孫開槍的。”

      &&&&展昭也皺眉,事情有些不受控制,都怪自己昨晚上去勸公孫……小白肯定也在自責。

      &&&&趙爵看見展昭的神色,低笑,“你還會讓私情所左右啊?”

      &&&&展昭想了想,知道現在不是猶豫的時候,收斂心神對趙爵點了點頭,兩人轉臉看沃夫。白玉堂趁沃夫不注意,輕輕巧巧地躍下了圍欄,跳到了圍墻內的一個露臺上,矮著身子,悄悄地靠近過來。

      &&&&趙爵突然叫了沃夫一聲,隨后,抬眼和他對視了起來,沃夫微微一皺眉,似乎是有些不適,就聽展昭低聲道,“放開手……”

      &&&&沃夫想移開視線,但是雙眼不自覺地就跟趙爵對視,視線像是粘住了一般。

      &&&&“放開手……”展昭繼續有技巧地引導,讓沃夫漸漸地失去了對雙手的控制……

      &&&&隨后,就聽“咔噠”的一聲,沃夫的手微微一松,槍掉到了地上,與此同時,公孫一把掙脫就往前跑,沃夫也同時醒悟了過來,脫離了和趙爵的對視,伸手剛想去抓住公孫,突然身后的白玉堂從圍欄后面竄了上來,一把從后摟住沃夫,朝前按到。白玉堂因為沖力,將沃夫按到之后,翻身滾到了前面,于此同時,沃夫趴在地上,迅速地從袖子里抽出了刀。他剛剛把刀□,就聽到“噗”的一聲,手腕子上一個血洞,刀落地,樓上的馬漢用趙虎的槍瞄準射擊。

      &&&&雙胞胎一擁而上,將沃夫制服,拷上白玉堂遞過來的手銬,眾人這才松了口氣。

      &&&&卡魯拉也收起槍,踹了地上還趴著的本一腳,“好了,還要演到什么時候,我又沒打中你。”

      &&&&本動了一下,抬起頭,藏在身下的手,緩緩抬起。

      &&&&一旁的白玉堂轉眼就是一驚,剛才卡魯拉落到地上的那支手槍正好落到了本的手邊,就見本臉漢笑意,白玉堂立刻大喊一聲,“貓兒!”向展昭沖過去。

      &&&&但此時,本已經舉著槍,對著前方的展昭扣動了扳機……

      &&&&在一聲槍響的同時,展昭就覺身旁的趙爵推了自己一把,自己一個趔趄,子彈順著胳膊擦了過去,微微的刺痛。

      &&&&本見一槍不中,旁邊的卡魯拉也掏出槍,本突然轉臉,對著白玉堂開了一槍。

      &&&&此時場面甚為混亂,眾人的第一反應都是去救展昭,或者舉槍瞄準卡魯拉,誰也沒有想到本竟然會直接對白玉堂開槍。槍聲響起的同時,白玉堂就感覺身后一只手狠狠拽了他一把,自己失去平衡讓開,卻清楚地看見子彈打中了拽自己的白錦堂。

      &&&&隨后,是連聲的槍響,樓上的馬漢和拔出了搶來的卡魯拉,連發將本射殺。

      &&&&“哥!”白玉堂趕緊沖上去扶起白錦堂,想看看他傷那里了,他剛才看見子彈飛進去了,公孫也喊了一聲“錦堂”,直沖了過來,和白玉堂一起查看白錦堂,找哪里在流血。

      &&&&白錦堂臉上卻并沒有多少痛苦的神色,只是微微皺眉,伸手摸了摸心口,輕輕地一拔,拔出了一顆子彈來。

      &&&&圍過來的眾人都傻眼了。

      &&&&公孫一把扯開白錦堂的西裝,就見里頭有一件防彈背心……

      &&&&白錦堂笑了笑,看了看人群外一臉輕松的展昭,道,“今早小昭硬逼我穿上的,說玉堂有不好的預感,不穿他不心安。”

      &&&&眾人這才長出了一口氣,癱坐到一旁,白玉堂坐在地上抬頭看展昭,兩人對視一笑。

      &&&&將沃夫押上了警車,眾人準備離去,展昭卻在原地轉圈。

      &&&&“貓兒,怎么了?”白玉堂看著展昭胳膊上的擦傷,“我帶你去醫院。”

      &&&&展昭卻邊找邊問,“趙爵呢?”

      &&&&其他人也是一愣,四周都不見趙爵的身影。

      &&&&白玉堂盯著展昭手臂上的傷口看了良久,問,“趙爵會不會,也是因為有不好的預感……才主動來幫忙的呢?”

      &&&&展昭微微一愣,低聲道,“目的就是剛才拉我那一下么?”

      &&&&“別想了。”白玉堂拉他進車里,“不管怎樣,今天我們這仗打得挺刺激,對吧?”

      &&&&山腳下,趙爵站在盤山公路的路口,仰臉看著空中一塊塊的云彩,一輛車子緩緩停在了他的面前。

      &&&&趙爵瞄了車子一眼,繼續抬頭看云彩。

      &&&&車門打開,里面的人看趙爵,冷冷道,“玩夠了?”

      &&&&趙爵看看他,不說話。

      &&&&“上車。”不容違抗的語氣。

      &&&&有些無奈地嘆了口氣,趙爵上了車,關上車門。

      &&&&車里的人盯著趙爵看了一會兒,“很累?”

      &&&&趙爵將腿縮起來放到座位上面,側身倒下,靠在那人的腿上,自言自語,“連續用瞳術太久了。”

      &&&&那人輕輕地伸手摸了摸他的耳朵,“孩子們沒事吧?”

      &&&&“嗯。”趙爵輕輕地哼哼了一聲,沉沉睡去。

      &&&&車子緩緩開走。

      &&&&隨后的幾天,S市警局在包局的親自指揮下,將沃夫安插在警局內部以及警校的所有人員都揪了出來,國際刑警這一方也是徹底地清除了沃夫的侵蝕。這一仗打得漂亮。不過SCI的人還來不及享受破案的喜悅就有另外一個艱巨的任務等著他們了,轉戰丹麥,參加白錦堂和公孫的婚禮。

      &&&&只是……婚禮前一天,公孫卻把自己關在房間里不肯出來。

      &&&&眾人怎么勸都不行,白錦堂急得就想踹門,展昭摸了摸下巴看白玉堂:“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婚前恐懼癥?”

      &&&&……

      &&&&作者有話要說:撒花撒花,本案卷完結鳥

      &&&&然后是兩個番外,再就是第八案《密碼兇手》

      &&&&~~~么么

      &&&&鞠躬,奔…… 在線閱讀網全本在線閱讀: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