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小說 > sci謎案集小說 > SCI謎案集第二部 > 94愛情兇手01 雞尾酒和紅衣女

      94愛情兇手01 雞尾酒和紅衣女

      &&&&深秋的S市,漸漸變得又干又冷,滿街的梧桐樹開始往下掉葉子,地上鋪了厚厚的一層,花壇里的楓樹都紅了,其他的樹卻是黃了。

      &&&&在S市中心一個大禮堂的對街,有一家酒吧,很少見的,只有白天營業的酒吧。

      &&&&這家酒吧的雞尾酒貌似在整個S市都很有名,還有那種長得很像雞尾酒的果味飲料,以及精致的西式糕點,優雅的店內環境,引來了不少年輕的情侶。

      &&&&在靠窗的座位上,坐著一個紅衣女子,那是個非常美麗的女人。不同于進出的那些小女生清純可愛,這是個徹頭徹尾的女人,穿著一身紅色的連衣裙,身材很好,端莊中不失性感,一頭黑色的大波浪卷發,白皙的臉龐,迷人的五官,充滿了一種成熟女人的魅力。她雖然坐在很不起眼的角落里,但是卻引來了不少人的注意,尤其是進出的男士們,倒不見得是有什么想法,只是單純地欣賞著這樣的一種美麗。

      &&&&女人手中輕托著一個紅色的高腳玻璃酒杯,里頭紅色的液體,血一般的濃郁鮮艷,是這家酒吧的招牌雞尾酒——血腥瑪麗。不知道該怎么形容,總覺得這酒和這個女人分外地般配。

      &&&&而無視周圍一派欽慕與驚艷的目光,女人端著酒杯,似乎是在發呆,雙眼望著吧臺的方向。

      &&&&順著她的視線望過去,就見酒吧的吧臺前面坐著一個年輕的男子。仔細一看,就很容易明白那個女人為什么要盯著他看得如此出神,因為這實在是一個很有魅力的男人。

      &&&&一個英俊到有些邪氣的男人,頭發略長,隨意地打理了一個發型,穿著一身白色,白色的短夾克,白色的牛仔褲。他似乎很閑,像是在打發時間一般,單手拿著酒吧的菜單看著,另一只手,端著一杯顏色類似龍舌蘭的薄荷飲料喝著。

      &&&&透明杯中藍色的液體,映著他無名指上那枚設計簡單大方的白金戒指,不禁讓人感嘆,好男人,大多都已經有主了啊。

      &&&&站在吧臺后面調酒的調酒師甩著手里的調酒杯,將一杯美輪美奐的彩虹酒倒進了一個高腳玻璃杯里頭,遞給一旁一個身材火辣的女子,不忘送上一個迷人的笑容。只可惜那女子的視線都在旁邊這個白衣男子的身上,完全沒注意調酒師的殷勤。

      &&&&將客人打發走后,調酒師用抹布擦了擦桌子,走到柜臺前雙手托腮,對白衣人道,“我說白隊長,我現在是個良民了,你怎么還不放過我啊?到我店里來搶我風頭”

      &&&&坐在吧臺前喝飲料的,正是白玉堂。今日休息,他陪著展昭來了市里,展昭去禮堂里聽一位世界級心理學家的演講了,白玉堂實在是聽不懂那種天書,明明很簡單的道理非要用那種人類沒法聽懂的*說出來,在他看來學者專家都有語言障礙。白玉堂先出來了,對展昭說自己在酒吧里等他。一會兒晚上他和展昭還有活動呢,今天是展昭的生日,換句話說,明天就是他的生日,他準備定一個蛋糕買一瓶好酒,晚上十二點的時候回去兩人一起過生日。這是他們這么多年的習慣,兩人從小到大的生日幾乎都是一起過的,而這個酒吧里,就有最好的蛋糕師傅,也有最好的酒。

      &&&&眼前的這位調酒師叫蘇民,以前是個混混,跟著一個毒販子混,趙虎那會兒臥底搗毀的就是他老大的販毒集團。蘇民之后也入獄呆了半年,出獄后沒有生活來源,眼看又要走老路了,趙虎跟他以前有些交情,就想借他錢給他弄個小買賣。不過趙虎能力有限,最后白玉堂知道了,就跟展昭一起湊了些錢給他。蘇民和一個朋友一起盤下了這個店面,開始做酒吧的生意。因為他倆一個對酒有研究,一個對糕點擅長,人也勤快,很快生意就紅紅火火了。后來蘇民將錢都還了,現在儼然做起了小老板,SCI的人有時候會來光顧。

      &&&&白玉堂抬頭看趴在吧臺前抱怨的蘇民,伸手指了指菜單上的一個方形抹茶蛋糕,問,“這個蛋糕配什么酒比較好?”

      &&&&蘇民雙手托著下巴,道,“嗯,配夢幻勒曼湖就很好,你確定要這個抹茶的了?”

      &&&&白玉堂點點頭,“就要這個好了。”

      &&&&蘇民將菜單給了身后的伙計,道,“讓小高做個抹茶的蛋糕!就說是白隊長要的,用心做啊,不用心做我可得挨槍子兒。”

      &&&&伙計笑著就拿著單子進去了,蘇民給白玉堂加飲料,見四周好些美女都偷偷地看這里,有些不滿地說,“你一來,我的風頭都被搶走了,那些本來都是我粉絲!”

      &&&&白玉堂失笑,端著飲料繼續喝,問,“兩個小時能做好了么?”

      &&&&“可以了……怎么?要等兩個小時啊?”蘇民壞笑,“那貓咪放心把你放在這里等呀?這可好多美女的。”

      &&&&白玉堂挑挑眉,道,“別忘了在蛋糕上寫字。”

      &&&&“好啦。”蘇民無奈地聳聳肩,“每年都一樣么。”說話間,一旁有人要酒,他就過去忙了。

      &&&&白玉堂看了看手表,看樣子真的還得等上兩個小時呢,正在想著要不要趁這兩個鐘頭開車出去給那貓買些生日禮物什么的?

      &&&&“你一個人么?”一個好聽的聲音從身后傳來。

      &&&&白玉堂回頭,就見在左后方站著一個紅衣的女人。

      &&&&見她問自己,白玉堂點點頭。

      &&&&女人微笑,“一個人多沒意思?一起吧?”

      &&&&白玉堂遠遠就看見蘇民在一旁,滿臉促狹的笑容,有些無奈,禮貌地對女人笑了笑,指了指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

      &&&&女人微微吃驚,隨后笑了笑,也沒有多說什么,對白玉堂點了點頭就走了,她沒再回座位,而是徑直走出了大門,上了路邊一輛紅色的汽車。

      &&&&再抬眼往車窗外望過去,就見白玉堂坐在吧臺前喝完了手中的飲料,將錢壓到了杯子下面,跟蘇民打了個招呼,就走出了酒吧。本想去開車門的,但是視線似乎是被前方的一家店鋪吸引了,他左右看了看路,快速跑過了馬路,進了那家店鋪,動作優雅而矯健。

      &&&&女人好奇地將車子往前開了一些,轉臉看著那家店鋪,就見那是一家專賣水晶工藝品的小店。

      &&&&白玉堂走到柜臺前看眾多的水晶工藝品,很快,他指著其中一只水晶的老鼠,說,“這個老鼠幫我包起來。”

      &&&&……

      &&&&手提裝著禮物的塑料袋走了出來,白玉堂瞟了一眼一旁那輛紅色的跑車,走過去敲了敲車窗。

      &&&&女人放下車窗看他。

      &&&&“你需要幫忙?”白玉堂問她。

      &&&&女人搖搖頭,道,“只是有些好奇而已。”

      &&&&白玉堂微微皺眉,轉身走了,沿著熱鬧的商業街緩緩步行,遠去。

      &&&&女人將車子開到街的另一邊,停在那里等著,看著街上的行人川流不息,來來往往。

      &&&&大概過了一個多小時吧,女人的視線又被遠處出現的一個人影吸引了。

      &&&&就見從大禮堂里急匆匆地跑出了一個穿著藍色毛衣的男子,他有著不輸于白玉堂的另一種英俊,斯文而俊秀。那件藍色的毛衣,讓女人不禁想到了剛剛白玉堂喝的那種薄荷飲料,幾乎是一樣的藍色,海水的藍……深遠而清澈。左手無名指上,一樣的白金指環。

      &&&&展昭急匆匆地跑出了禮堂,演講還有最后一個收尾就結束了,但是展昭先跑了出來,今天的演講很精彩,但是白玉堂不在身邊他始終有些無法集中精神。快速地沖過街道,進了酒吧里頭,卻發現白玉堂不在,詢問了一下蘇民,說是過一會兒估計會回來,蛋糕還在這里呢。

      &&&&展昭走到了門口,拿著手機想打電話,但是視線卻被前面的一家店鋪吸引了,他收起電話,穿過街道跑進了店里。

      &&&&女人遠遠地看著,將車子又開近了那家店,就見正是剛剛白玉堂進去的那家水晶店鋪。

      &&&&就見展昭在柜臺前看了一會兒,指著一只水晶的小貓,說,“這個,幫我包起來!”

      &&&&又過了一會兒,展昭手里提著塑料袋走了出來。

      &&&&女人抬起頭,遠遠就看到街尾,白玉堂緩緩地溜達了回來,一手拿著手機撥通電話。

      &&&&而展昭正好從店里出來,過了馬路,也同時撥通了電話……

      &&&&隨后,兩人一起拿下電話看了看……似乎有些不解,像是納悶為什么占線了?再抬頭,白玉堂看到了不遠處酒吧門口的展昭,展昭也看到了向自己走來的白玉堂。

      &&&&“小白。”

      &&&&“貓兒。”

      &&&&兩人幾乎異口同聲。白玉堂冷冰冰生人勿近的臉上換上了一種陽光一般燦爛的笑容,跑了過來。

      &&&&展昭收起手機,笑著等他。

      &&&&跑到展昭近前的白玉堂從手里的塑料袋里拿出了一盒子小吃來,遠看應該是牙簽肉或者章魚燒什么的,展昭接過來,插了一個塞進自己嘴里,順便往白玉堂嘴里也塞了一個,兩人一起往酒吧里走去。

      &&&&進了酒吧之后,兩人坐下又喝了一杯飲料。

      &&&&女人低頭笑了笑,伸手拿起手邊的紅色太陽鏡戴上,開車離開。

      &&&&酒吧里頭,白玉堂回頭看了一眼那輛開遠的紅色跑車,微微地皺眉。

      &&&&“怎么了?”展昭問他。

      &&&&“沒,那輛車子里的女人怪怪的。”白玉堂無所謂地道。

      &&&&“嗯……”展昭單手支著下巴湊過來,道,“白隊長魅力無法擋么。”

      &&&&白玉堂笑著看他,道,“那可不,你最清楚。”

      &&&&“你倆快走吧,我覺得空氣里都是粉紅色的了!”蘇民將蛋糕和酒都包裝好,提出來放到了兩人的眼前,心說一個白玉堂就夠了,又來了一個展昭,這下好了,酒吧里的美女都當他是空氣了。

      &&&&白玉堂提著蛋糕和酒,跟蘇民告別后,和展昭一起出門。

      &&&&上了車,白玉堂發動車子,問展昭,“怎么樣?接下去去哪兒打發時間?”

      &&&&“嗯,我想去吃海鮮,或者去逛書店……要不然去看電影也行。”展昭笑瞇瞇,“我想看那個料理鼠王。”

      &&&&白玉堂哭笑不得,剛想開車走,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不是吧。”白玉堂伸手去拿電話,展昭也在一旁緊張地看著,就見來電顯示上是——包拯。

      &&&&白玉堂挑眉,看展昭,“海鮮、書店和鼠王看來都泡湯了。”

      &&&&展昭皺皺鼻子,有些不滿。

      &&&&白玉堂接起電話,“包局?”

      &&&&……

      &&&&“好的,我們馬上過去。”白玉堂放下電話,對展昭道,“又有案子了。”

      &&&&展昭嘆氣,“難道就不能在生日的時候世界和平一天么?”

      &&&&“這要求太高了。”白玉堂失笑,將手里的塑料袋遞給他,道,“禮物。”

      &&&&展昭接過塑料袋,將自己手里的一個也遞給了他。

      &&&&兩人從袋子里拿出了一個一模一樣的藍白格子紙包裝的盒子,對視了一眼,拆開……同樣是白色的紙盒子……再拆開,拿出一卷防震的塑料保護膜來……再伸手,拿出一個黑色的精致鐵盒子來……又對視了一眼,拆開……白玉堂拿出了一只水晶貓咪,展昭拿出了一只水晶老鼠。

      &&&&兩人不再對視了,只是有些無力地挑起嘴角笑。

      &&&&展昭伸手拿過白玉堂手里的水晶貓咪,和自己手上的那只水晶耗子一起,放到了擋風玻璃前面的臺子上。

      &&&&展昭剛剛還有些失落的心情瞬間恢復,道,“開車吧。”

      &&&&白玉堂笑著將車子開走,往案發現場駛去。

      &&&&作者有話要說: 在線閱 讀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