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小說 > sci謎案集小說 > SCI謎案集第二部 > 101愛情兇手08 黃毛

      101愛情兇手08 黃毛

      &&&&李昊有些無奈地甩了甩自己的手,道,&“原來是SCI啊,真是大名鼎鼎,對了,我知道SCI有一位心理學博士展昭是么?我看過他的書,他是我偶像!”

      &&&&白玉堂眼皮跳了跳,展昭對他笑,“我就是展昭,李先生也對心理學有興趣啊?”

      &&&&李昊臉上的表情足夠夸張也足夠有感染力,他張大了嘴巴的樣子像是看到了偶像,當然……也的確是看到了偶像。隨即,李昊局促了起來,“沒想到啊,真沒想到,我還以為那么有成就的一位心理學巨匠應該是一位年逾古稀的老者呢,沒想到竟然這么年輕。

      &&&&展昭笑瞇瞇,“過獎了。”

      &&&&白玉堂有些不耐煩地看了看李昊,道,“李先生,閑聊就以后吧,我們想問一下關于藝術品失竊的相關事宜。”

      &&&&“哦,好的好的,看我,一時太興奮了。”說完,李昊拍拍腦袋,道,“不如去我辦公室談吧,這邊請。”說完,就引著眾人往美術館里頭走。

      &&&&展昭看了白玉堂一眼,挑挑眉——這人看起來挺敦厚啊,不像個商人,裝的?

      &&&&白玉堂還在為剛剛李昊表現出來的對展昭明顯的好感而耿耿于懷,見展昭看他,就挑了一下嘴角——最好是裝的,不然有他好看的。

      &&&&展昭望別處,心說——小白吃醋了!哦也。

      &&&&到了李昊的辦公室,眾人落座,都下意識地環顧四周,從這房間的裝飾來看,的確是一個藝術品商人該有的辦公室,四外掛的、放的,都是各種款式的藝術品,連桌上的茶杯都藝術感十足。

      &&&&李昊見眾人的神情,就笑道,“見笑了,我就喜歡收集些稀奇古怪的東西,各位,抽煙么?”

      &&&&眾人都搖了搖頭,這時候,一個身材纖瘦的男子送了四杯茶上來,對李昊說,“總裁,半個小時后有內部會意。”

      &&&&李昊點了點頭,道&,“幫我推后吧,我有事情和幾位警官聊。”

      &&&&白玉堂則擺擺手,道,“不會耽擱太久,我們只了解一下情況就行。”

      &&&&“唉……來了哪能就這么走啊!”邊說,李昊邊從身后的書櫥里拿出了□本厚厚的精裝本來,對展昭道,“展博士,我可是你的超級書迷,你的書,無論哪個版本的我都買了,機會難得,麻煩你給我簽個名吧,我打聽了好久,他們都說你不簽名售書的。”

      &&&&展昭笑了笑,接過筆,給李昊在一本書上簽了個名。

      &&&&白馳有些吃驚地看了看,轉臉看洛天,他現在才感受到,展昭其實真是個暢銷作家呢。

      &&&&洛天則是摸著下巴想,待會兒讓展昭給陽陽也簽個名吧,還有出去的時候要記得給陽陽帶一套好的油畫棒和水彩顏料回去,他上次那盒油畫棒好像畫完了,是四十二色的,聽說還有七十二色的呢。

      &&&&白玉堂看著李昊那一臉殷勤的樣子有些不爽,心說這人皮還真不是一般的厚,可見就是個商人。

      &&&&“李先生,被偷的藝術品有什么特點么?”白玉堂問。

      &&&&“哦。”李昊終于是坐了回去,欣喜地看著書上展昭的簽名,回答白玉堂的問題,“嗯,銀器的燭臺、十四世紀的十字架、還有關于吸血鬼伯爵的畫作,還有一套中世界吸血鬼獵人的工具。”

      &&&&白玉堂他們剛剛的確是看過丟失藏品的照片了,他們本來以為那只是燭臺、十字架、一個外國美女的畫像,還有一個爛木頭箱子……但是這么聽來,怎么覺得有些詭異。

      &&&&“你是說,被偷走的東西,都是跟吸血鬼文化有關的?”展昭問。

      &&&&“嗯。”李昊點點頭,道,“所以我懷疑,是那種狂熱的黑暗力量愛好者。”

      &&&&“黑暗力量?”白馳有些納悶,“就是相信魔鬼之類的?”

      &&&&“嗯。”李昊點頭,道,“那個中世紀皇家藏品展,吸引來的大多都是有這方面喜好的獵奇者,但是因為這些東西并不算多值錢……說實話,我們這家展館因為是私人的,物品的價值也有限,因此幾乎從未遭竊。我們安保的措施很嚴密,監控錄像什么的都有,所以我實在想不出來哪個賊會冒那么大的風險,來偷這幾樣并不怎么值錢的東西……當然,從文化角度和對于展出方來說,是非常珍貴的,但是對于藝術品販子來說,真的不值錢。”

      &&&&白玉堂點點頭,“會不會是尋仇、滋事、行業內斗爭或者私人原因?”

      &&&&“哦,那個沒有沒有。”李昊趕緊擺手,“我是老實商人,做的也都是買家賣家都滿意的生意,我們美術館信譽很好的,我自己生活上面也很檢點,所以沒有這方面的可能性的。”

      &&&&展昭和白玉堂對視了一眼,展昭問,“監控錄像呢?”

      &&&&白玉堂拿了一張拷貝盤,道,“看過了,被人動了手腳,整晚上的畫面都是定格的,所以應該是專業的美術館竊賊干的。”

      &&&&“唉,我們也這么想啊,所以就是想不明白他們究竟為了什么。”李昊搖搖頭,道,“這個展品還偏偏是外國人來辦的,牽涉到的東西比較多,之前也簽署了協議,現在離展出完成還有半個月,如果到時候東西找不回來,那我就要面臨比較大的損失了。我也說了,我這里不是國有而是私營的,雖然有保險,但是藝術類保險很難做到百分百賠償的,最煩惱的還是這些東西無法估價,所以……”

      &&&&白玉堂點點頭,“我們會盡量幫你把失物找回的。”

      &&&&“好好。”李昊趕緊笑道,“那就拜托各位了。”

      &&&&“能不能提供比較詳細一點的展品目錄以及介紹給我們?”展昭問,“還有,李先生最近有受到什么騷擾么?或者是你公司的員工?懷疑的對象,都可以,請想想,有沒有什么線索可以提供給我們。”

      &&&&“哦……”李昊微微皺眉,想了想,道,“嗯……這個么,一時半會兒,我還真想不出來。”邊說,邊從一頓文件里找出了一份來,遞給展昭,“這是展品的簡介。”

      &&&&正說著,就見剛剛那個男秘書又走了進來,對李昊低聲說,“王先生來了。”

      &&&&“嗯。”李昊微微地皺了皺眉頭,道,“讓他等等。”說完,秘書出去了,李昊就對白玉堂和展昭道,“那個,幾位警官,這些我一時半會兒真是想不起來,不如這樣吧,你們給我個聯系方式,我想到了什么,一定打電話給你們。”

      &&&&白玉堂和展昭對視了一眼,李昊是下逐客令了,看來那個王先生是挺關鍵的一個客戶?還是李昊不想讓他們碰面?

      &&&&想到這里,白玉堂遞上了一張SCI的名片給他,道,“打這個電話就行。”

      &&&&“好的好的。”李昊接了名片,白玉堂等都站了起來,道,“那我們就告辭了。”

      &&&&“我送你們。”李昊殷勤地往外送眾人,對展昭道,“展博士,冒昧地問,能不能給我一個電話?”

      &&&&展昭微微一愣,看他,李昊笑道,“哦……我對心理學真的非常感興趣,不知道能不能偶爾在您不忙的時候,打電話給你,或者出來喝杯茶?”

      &&&&白玉堂一笑,道,“李先生,你打我剛剛給你的那個電話就可以,我們在一個辦公室的,至于私人手機,警方有規定不能外傳的。”說完,和展昭一起走了。

      &&&&出門后,展昭瞄他——哪兒有這規定啊?

      &&&&白玉堂瞪了他一眼——死貓,你就給我招蜂引蝶吧。

      &&&&展昭得意地挑挑眉,白玉堂雙手插兜跟他往外走。

      &&&&在下樓梯的時候,就看到那位秘書帶著一個一頭黃毛的時髦年輕男子從另一頭比較隱蔽的樓梯上了臺階,往李昊的辦公室走去。

      &&&&展昭和白玉堂對視了一眼,有些納悶,兩人也沒動聲色,出了美術館。

      &&&&上車后,白玉堂開車回警局,微微皺著眉頭,自言自語,“那黃毛人我好像見過!”

      &&&&……

      &&&&回到警局后,展昭將莉莉婭放在了沙發上。

      &&&&公孫好奇地戳了戳莉莉婭,道,“這莉莉婭真是只名種加菲啊!”

      &&&&“這個怎么看的?”白馳好奇地問,“加菲不都是肥肥的么?”

      &&&&公孫擺擺手,道,“你看它的毛夠長吧?尾巴還粗,身材也好,關鍵是它的臉,眼睛和鼻子還有耳朵都在一條線上,這叫三點一線,是名種加菲的標志,而且還有些折耳,它這樣的長相,可以去選美的,而且還是只母貓,莉莉婭這樣品相的貓,好幾萬一只呢。”

      &&&&“真的呀?莉莉婭這么值錢啊?”白馳好奇地逗了逗莉莉婭,莉莉婭晃了晃尾巴,趴在沙發上高貴地打了個哈欠。

      &&&&展昭點點頭,“對啊,配魯班太浪費了,一只十五斤重的布娃娃貓!”

      &&&&眾人都吃驚地抬眼看展昭,“十五斤的貓?!”

      &&&&白玉堂在一旁拿著一份資料翻著,補充道,“那還是一個月前稱的重量呢。”

      &&&&眾人無語。

      &&&&“這兒呢!”白玉堂突然翻出了一份資料來,對展昭道,“貓兒,看這像誰?”

      &&&&展昭拿過資料看了看,皺眉,就見那是一份警察的個人檔案,檔案上有一個青年男子的照片,相貌端正,單眼皮,高鼻梁,是剛剛見過的那個黃毛,只是這里頭發是全黑的碎發,名字叫王耀德。

      &&&&“他是個警察?”展昭吃驚。

      &&&&“是被開除的警察。”白玉堂挑了挑眉,道,“警局里所有的人事調動基本都會給我一份通知的,我就說我在哪兒見過他么。”

      &&&&“他為什么被開除?”展昭翻檔案。

      &&&&“那人叫王耀德?”馬漢突然問,“我前兩天聽以前的同事說了,這小子是干狙擊的,出任務的時候,把重要證人打死了,后來懷疑他是內鬼好好地調查了一陣子,但是沒有什么把柄,他就被開除了。”

      &&&&“什么案子的證人?”趙虎問。

      &&&&“販毒案,因為唯一的證人死了,那個毒梟無罪釋放了,還是洗白了做商人。”展昭將資料看完,交還給了白玉堂,“看來這小子是條線索。”

      &&&&“難怪剛剛李昊似乎不想讓我們看見他。”洛天道。

      &&&&“嗯。”白玉堂點點頭,正這時侯,門口有人敲了敲門,就見包拯站在那里。

      &&&&“包局,有事?”白玉堂問。

      &&&&包拯看了看表,道,“這么晚了還不下班啊?”

      &&&&眾人才發現,已經到下班時間了。

      &&&&“你倆跟我一塊兒走。”包拯指了指白玉堂和展昭,“還有白馳和公孫。”

      &&&&“去哪兒?”公孫不解地看包拯。

      &&&&包拯神秘地笑了笑,“去了你們就知道了。” 在線 閱讀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