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小說 > sci謎案集小說 > SCI謎案集第二部 > 104愛情兇手11 割喉禮

      104愛情兇手11 割喉禮

      &&&&聽到慘叫聲后,眾人立刻沖出了木屋,叫聲還在不斷從林子里傳出來,白玉堂他們沖了過去,包拯打著手電筒一看,眾人都一皺眉。

      &&&&就見剛剛被趕走的那對情侶,女的正坐在地上慘叫,身上手上都是血,而那個男的……正仰著臉倒在地上抽搐,頸間不斷有血涌出來,嘴里發出咕嚕咕嚕的低吼聲,異常的詭異。

      &&&&“傷的不是大動脈!”展啟天立刻走過去,伸手按住那不停掙扎的男生,白允文也過去按住他,不讓他動,展昭趕緊打電話叫救護車。

      &&&&白玉堂問那個女生,“誰做的?”

      &&&&“我……我不知……剛剛有個黑衣服,白面罩……”女的被嚇得語無倫次。

      &&&&“人呢?”白玉堂問。

      &&&&“那里!”女的伸手一指林子里,白玉堂掏出槍就追去了,包拯、小丁和趙禎都跟上,白馳也想跟去,趙禎對他一擺手,“你們在這兒等。”說完,四人就消失在了林子里頭。

      &&&&展昭也有些焦急,這時候,就聽遠處傳來了腳步聲,公孫和白錦堂他們也都聽到動靜趕來了。

      &&&&公孫一看地上男生的情況就一皺眉,跑過來查看了一下,道,“很專業,割的是大動脈和聲帶之間的位置,是頸靜脈,別讓他動,能挺十多分鐘!”說著,伸手用力按住了被割傷口上方的靜脈,安慰那男生,“別動,你是不是能聽到風聲?別動,安靜下來,你越慌血流得越快。”

      &&&&男生緩緩地平穩了下來,所有人都對視了一眼……風聲……其實那是他自己的靜脈在往外流血的聲音,據說被割喉的人,都能聽到一種類似于大峽谷里回旋著的狂風一般的嗚嗚作響聲,荒涼卻動聽……這就是傳說中的,死亡之音。

      &&&&白家媽媽走過來,將那個嚇得又哭又叫有些歇斯底里的女生摟過去,輕輕拍她的背,讓她安靜下來。

      &&&&這時候,就聽到遠處傳來了一聲槍響。

      &&&&維克多對著林子吠了起來,隨后就往林子里跑去,展昭實在有些擔心白玉堂,就想跟去,剛往前走了幾步,就見有個黑影沖他跑了過來,身后白玉堂追著,大喊,“貓兒,小心!”

      &&&&展昭一愣那人已經撲到了面前,還來不及躲避,展昭就看見旁邊人影一閃,展家媽媽不知道什么時候到了他的旁邊,抬腳踹了那沖到近前的黑影的膝蓋一腳,那人悶哼了一聲,隨即,她雙手交叉一把抓住那人的肩膀,一個轉身,將人一把摔了出去,大丁沖過去按住,白玉堂和小丁也趕來了,將人按住。

      &&&&展昭睜大了眼睛看著自己的媽,就見展媽媽拉住他問,“昭昭,沒事吧?”

      &&&&展昭干笑了兩聲,上下打量自家秀氣文靜身材嬌小的老媽,白馳在一旁道,“……展阿姨好厲害!”

      &&&&“呃……”展家媽媽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看了展昭一眼,做了個鬼臉。

      &&&&展昭回頭看自家老爸,他記得,自己老爸基本沒什么身手,是個斯文人,就是表情比較嚇人而已。

      &&&&展啟天按著那個受傷的男人沒做聲,就聽白允文笑了起來,對展昭道,“你沒聽說過么?你媽以前是警花,柔道黑帶。”

      &&&&“呵……”展昭倒吸了一口冷氣,他一直以為他媽是專職家庭主婦。白玉堂將被按住的人銬了起來,有些吃驚地看展家媽媽,“阿姨,有空過兩招?”

      &&&&白媽媽瞪了白玉堂一眼,“沒大沒小。”

      &&&&這時候,遠處傳來了救護車的鳴笛聲,車子開到了近前停下,下來的醫生一看情況,就有人代替公孫按住傷口,小心翼翼地將男生抬上了救護車,開往醫院急救去了,白馳和趙禎還有大丁小丁先跟去幫忙。

      &&&&包拯打電話報警,叫人帶警犬隊來幫忙搜山。

      &&&&白玉堂將人押起來,問那個女生,“是他么?”

      &&&&女生搖搖頭,道,“不是……那個人帶著面具……而且個子比他高很多。”

      &&&&眾人再看那男人,就見他穿著很舊的布衫,理著光頭,個子敦實粗壯,一臉的橫肉,看起來有些兇狠。

      &&&&“你是誰?半夜三更的在林子里干什么?”白玉堂問他。

      &&&&那人抬眼看了白玉堂一眼,道,“你是警察?”

      &&&&“嗯。”白玉堂點點頭。

      &&&&“我看見你們要抓的那個人了。”那人道,“他是不是很高,帶著個白色的面具,面具上就兩個孔,穿著件套頭的黑衣服,黑褲子?”

      &&&&“對。”女生趕緊點頭,“是的。”

      &&&&“他跑了。”那男人道,“跟我撞了一下,老子差點被他嚇死。”

      &&&&包拯問那個男人,“你叫什么?為什么半夜三更在這里出現?”

      &&&&那人嘆了口氣,道,“我叫錢貴,我之前販毒,讓警察通緝了,我想避避風頭,在山里躲兩天,沒想到遇到剛剛那個死鬼嚇得我要命,又看到你們,我只好逃跑了。”

      &&&&白玉堂皺眉看了看他,再想去林子里找,但是現在一片漆黑,而且那人應該也逃遠了,只好等待會兒警犬隊的來幫忙。展昭問那女生,你們不是回村子了么?怎么會在這里。

      &&&&“我們……”女生后悔地邊哭邊道,“我本來是要回去的,但是阿剛說,剛剛做了一半沒下火,難受得要命,干脆到林子里去做完了……然后。”

      &&&&眾人都搖頭,這兩個年輕人太不知道輕重了。

      &&&&“然后……”女生哭哭啼啼地繼續,“我們剛到樹邊……我們親的時候,阿剛靠了樹一下,然后那人就突然閃出來,拿一把刀很快地一晃,就割了阿剛的脖子,我嚇得大叫了起來,他轉身就跑了。

      &&&&“你是說,你來的時候,那人就已經在樹后了?”展昭問。

      &&&&“嗯。”女生點點頭,“我們沒看見有人靠近,應該是在樹后面躲著的。”

      &&&&“也就是說,我們來這兒的時候,他就已經在附近了。”包拯道,“是什么人?為什么無緣無故殺一個學生?”

      &&&&眾人搖搖頭,公孫拍了拍白玉堂,道,“林管員的尸體呢?我去驗尸。”

      &&&&“好。”白玉堂和展昭,帶著公孫一起回了木屋,白錦堂等眾人都將帳篷收了起來,篝火撲滅,一起回到了木屋邊聚集。

      &&&&里斯本帶著一面走一面打鬧的魯班和莉莉婭往木屋趕,魯班的注意力似乎總是會被路邊的東西吸引,里斯本用嘴咬住它的后脖頸,將它丟到前面。

      &&&&沒多久,警車來了,趙虎等人也打著哈欠趕來了。

      &&&&馬欣提著箱子晃晃悠悠地進了房間,和公孫一起驗尸。

      &&&&趙虎對白玉堂說,“我說頭兒,你那是什么體制啊,走到哪兒兇案就跟到哪兒?”

      &&&&白玉堂朝他翻了個白眼,問“貧什么呢?警犬隊帶來了?”

      &&&&“帶來了。”趙虎點頭,對身后的人招手。

      &&&&幾個隊員帶著警犬來了。

      &&&&白玉堂說有人進了林子里頭,去搜查一下,幾個警犬隊員問,“白隊,有味源么?不然犬不好辨認方向追蹤。”

      &&&&“味源?”趙虎好奇,“八寶粥還是果汁?”

      &&&&話沒說完就讓馬漢一把拽住衣領子丟進木屋里頭去了,白玉堂搖搖頭,帶著警犬隊員到了剛剛那棵樹前,道,“他一直站在這里。”

      &&&&警犬們在四周聞了聞,似乎還是不太明確,坐在地上抬頭看人。

      &&&&“有沒有明確一些的東西呢?”警犬隊員問,“最好是衣物用品。”

      &&&&展昭想了想,突然跑回了木屋里頭,拿出了一個杯子和一本書,都是比較新的,遞給那個警犬隊員,“這些可以么?”

      &&&&“可以。”警員將東西遞給了幾條警犬聞了聞,警犬聞過之后,就四外嗅了嗅,蹲坐在一旁,看著某個方向,就是剛剛白玉堂他們去追的方向。

      &&&&“找到了!”警員對白玉堂道,“追么?”

      &&&&“嗯。”白玉堂帶上洛天和王朝張龍,展昭跟在一旁,眾人一起,跟著警犬,進了夜晚的樹林里頭。

      &&&&警犬一路邊嗅邊追,一直走到了樹林的外圍,眾人出了林子,看到前方的公路,才停了下來。警犬們,坐到了一小堆東西旁邊。

      &&&&白玉堂走了過去,蹲下用手電筒一照,道,“是衣服。”

      &&&&就見地上有一件黑色的套頭T恤,還有一個白色的面罩,就是那種常見的白色假面,上面沒有任何裝飾,只有兩個孔。

      &&&&“他為什么將衣服留在這里?”展昭不解。

      &&&&“頭兒,這里有車輪印子挺新的。”洛天對白玉堂道。

      &&&&白玉堂走過去看了一眼,驚道,“自行車?”

      &&&&“嗯。”洛天點了點頭,“看車輪的樣子,應該是自行車。”

      &&&&眾人面面相覷……騎著自行車來荒郊野外的林子里殺人?

      &&&&“自行車也許不是他的。”展昭道,“林管員可能是騎自行車來上班的。”

      &&&&眾人都點了點頭,王朝問白玉堂,“頭兒,騎自行車應該沒法逃太遠,要不然我叫人封鎖這一帶吧。”

      &&&&白玉堂點了點頭,王朝就去打電話了。

      &&&&“貓兒……”白玉堂嘆了口氣,聳聳肩,“挺邪門。”

      &&&&展昭也點了點頭,問,“剛剛那個林管員的尸體,是被放血的么?”

      &&&&白玉堂干笑了兩聲,“我還真沒看清楚,下面黑漆漆的,我打著電筒一轉圈,就見一張慘白的臉對著我,睜大了一雙眼睛。

      &&&&展昭哭笑不得,道,“你也有怕的時候?”

      &&&&白玉堂一挑眉,“不含糊,那場面,鬼都得被嚇著,我沒坐地上已經很厲害了。”

      &&&&隨后,留了警員在這里采集車胎印,眾人回到了木屋。

      &&&&展白兩家的家長帶著一群寵物先回去了,省的在這里妨礙警察辦案,白錦堂坐在木屋里看著那些舊書,公孫和馬欣,在地下室點上了很亮的燈,進行初步尸檢。

      &&&&“怎么樣?”白玉堂問兩人。

      &&&&“死了兩天了,現在天氣不熱,所以不太臭,也是被割喉死的,手法跟剛剛那個學生一樣。”公孫回答,“他手上有臂章!”說著,拿起了一個紅臂章給眾人看,上面寫著林管兩字。

      &&&&眾人都點點頭,取證結束后,公孫將尸體弄回去做進一步的尸檢。

      &&&&一通忙碌下來,天都亮了。

      &&&&望著山谷中初升的朝日,展昭走到了小木屋的旁邊,就見木屋建在一個小土坡上面,下方是蜿蜒的山路,遠處,是一片片的油菜地、桑地,還有白墻黑瓦的民居。農民大多勤勞,很早就起來種地勞作了,整個村莊,說不出的寧靜與祥和。

      &&&&“那個村子,和這個木屋,真不協調。”白玉堂皺皺眉頭。

      &&&&展昭點了點頭,看了看手上的書,道,“那個人應該是早幾天來這兒的,他住了已經廢棄的屋子,殺了林管員。然后剛才他應該是正好外出,回來的時候,發現有人在屋里,所以沒有進來在遠處觀察,并且襲擊了那個男生。”

      &&&&“為什么要襲擊男生?”馬漢有些不解,“他如果躲避得好,應該不會被人發現的。”

      &&&&展昭也搖搖頭,“他的出現時機也太巧合了,讓人毫無頭緒。”

      &&&&白玉堂想了想,道,“他殺人的手法,很特別。”

      &&&&“你是說,割喉?”展昭問。

      &&&&“嗯。”白玉堂點點頭,“剛剛公孫也說了,兩個被害者割喉的角度、傷口幾乎一模一樣……這種手法很專業。”

      &&&&“你是說,沒有割頸動脈而是切斷了聲帶并切斷了頸靜脈?”展昭問。

      &&&&“對。”白玉堂想了想,道,“頸動脈的位置如果割破了,血會像噴泉一樣洶涌地往外噴,而且人也可以發出聲音……但是那個位置,正好割到了聲帶,首先,人不能叫了,另一方面割到了靜脈……人能有幾分鐘的等死時間……這不是一般的割喉。”

      &&&&“割喉禮么?”展昭問。

      &&&&“割喉禮?”趙虎不解地看展昭,“什么是割喉禮?”

      &&&&“西方人有時候會用,跟豎中指一樣是帶有一定侮辱性和威脅性的動作。”展昭道,“起源于古羅馬斗獸場,奴隸在廝殺之后,觀眾不滿意奴隸的表現,會拇指向下,競技場的主席,就會高喊讓人對奴隸割喉。”

      &&&&眾人聽得面面相覷。

      &&&&“這種殺人方法有一定的象征意義,并且不是一朝一夕可以練成的。”白玉堂皺眉道,“看他的手法如此熟練,我懷疑他受過什么訓練。”

      &&&&說話間,電話響,白玉堂接起來聽了聽,掛掉,對眾人道,“白馳說,那男生救活了。”

      &&&&眾人都松了一口氣,總算還好。 在線閱讀網全本在線閱讀: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