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小說 > sci謎案集小說 > SCI謎案集第二部 > 106愛情兇手13 往事

      106愛情兇手13 往事

      &&&&徐寶的話,讓展昭等人都有些傻眼,老太太打開了門,道,“進來坐下說吧,別站在門口。”

      &&&&白玉堂點了點頭,跟著老太太一起走進了小院,徐忠徐寶兩兄弟也跟了進來。

      &&&&進屋后,白玉堂環視四周,就見這是一間干凈但簡陋的房間,四壁雪白,一旁堆著柴草,一捆捆的,現在城鄉一帶,的確還有老人家喜歡用煤爐燒柴煮水的。家里用的吃的倒是一樣不少,看得出來,有人照顧老人。在客廳正對著大門的墻上,供著一個靈臺,有一張徐天的黑白照片,還有一個香爐……展昭和白玉堂對視了一眼,看得出來老太太對兒子的思念。

      &&&&眾人坐下,馬漢幫老太太端了茶上來,徐忠遞香煙給白玉堂,白玉堂擺了擺手,示意這里的人都不抽煙。

      &&&&徐忠也沒有勉強,坐到桌邊的條凳上,徐寶則是坐在門口的一張竹椅上,點燃了一根煙,抽了起來。

      &&&&他抽煙的樣子,引起了展昭的注意。

      &&&&SCI抽煙的人其實不少,但是有癮的一個也沒有,都是偶爾抽上幾根,畢竟,做這樣的工作,見到的不是腐尸就是變態,香煙是很好的鎮靜劑和興奮劑。

      &&&&公孫在現場簡單驗尸之后,如果尸體很惡心,他會站在門口抽一根煙,公孫抽煙的時候顯得很憂郁,不過也只是在驗尸之后。平時大多數時候,是叫人哭笑不得的,特別是他在法醫室穿著白大褂,拿著報紙架著腿,叼著根煙還戴著副眼鏡……跟頹廢大叔一樣,就是長得比頹廢大叔帥氣也年輕些。

      &&&&馬漢和張龍王朝他們偶爾也抽,都是職業需要,馬漢是煙癮比較重的一個,有時候沒事的時候也會找個地方抽兩根。據說這是多年狙擊手生活養成的習慣,特別是在任務前和任務后,任務前抽,是為了讓心平靜下來,這樣待會兒不會手抖;任務后,也是為了讓心平靜下來,讓還在抖的手不抖。所以說,他們抽煙的時候,多了一份沉靜,也難怪陳佳怡這樣的女人,看到馬漢抽個煙,就被迷了個暈頭轉向。

      &&&&大小丁抽煙,是為了擺姿勢或者是因為心情好,總之,抽煙的時候,瞇著眼睛,嘴角是笑,多了幾分痞氣,還有些狠戾,生怕人不知道他們是出來混的。

      &&&&白錦堂抽煙沒別的可說,性感……能把煙抽成這樣也算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了。

      &&&&洛天的香煙已經戒掉了,因為有了陽陽,不過偶爾在出任務的時候也會叼上一支,但是大多時候都夾在手里。展昭用心觀察過,一根煙,大多都是自己燃盡的,他最多抽兩三口,而且似乎總是在發呆,如果要說話了,他會把香煙掐滅。

      &&&&趙禎可以模仿各種樣子抽煙,因為表演需要,不過生活中他從來不抽,大概是太懶了所以懶得抽,白馳就更不抽了,如果抽煙,也鐵定會被說成不良少年。

      &&&&展昭回憶了一下,白玉堂在他的記憶當中,偶爾抽過幾次煙,有幾次太嚴重的案子,尸體的樣子實在太惡心了,他抽過兩根,不過抽完后會找個地方刷牙,潔癖加強迫癥作祟……不過展昭其實挺喜歡白玉堂抽煙的樣子,感覺好像大了幾歲,他和白錦堂有相似的基因,可以把簡單的動作做得很性感。

      &&&&展昭從來不抽煙,一方面是出于健康考慮,另一方面,大概是常年研究心理學,他有鋼鐵一般強健的神經,所以他盡管是SCI眾人之中最斯文的,卻可以說是承受能力最強悍的。

      &&&&眼前徐寶抽煙的樣子,引起了展昭的興趣,是因為有一種莫名的滄桑,滄桑大過悲傷,還有一些……愧疚和一些不解,非常有意思。

      &&&&白玉堂見展昭盯著徐寶發呆,就問徐寶,“你剛剛說,徐天毀在張苗苗手里了,能具體說一下么?”

      &&&&徐寶嘆了口氣,道,“叫我哥說吧,我嘴笨。”

      &&&&眾人回頭看徐忠。

      &&&&展昭先問了老太太一聲,“婆婆,有張苗苗的照片么?”

      &&&&老太太想了想,道,“我臥室里可能有,我去找找。”

      &&&&“我來幫你吧。”馬漢站起來,扶老太太進屋,老太太看了看馬漢愣了一會兒,隨即笑著點點頭,道,“好。”

      &&&&展昭和白玉堂對視了一眼,馬漢的氣質跟徐天有那么些像,老太太估計覺得他像兒子。

      &&&&兩人進了里頭的房間,白玉堂就看徐忠。

      &&&&徐忠嘆了口氣,道,“張苗苗不是我們村上的女人,是城里來的,在這里的毛紡廠上班,她挺勤快的,所以打兩份工,白天在路口的毛紡廠做,晚上在村那頭的磚瓦廠做。”

      &&&&展昭點了點頭,問,“張苗苗沒有家人么?”

      &&&&“沒聽說過。”徐忠搖搖頭,道,“她剛來的時候,就十幾歲,你想啊,一般家里有親人,哪里肯放這么個小姑娘過來做這么苦的工作?她禮拜天還會去養蠶場切桑葉。當時村里的大人都對我們這群男孩子說,這個小姑娘,人又漂亮又勤快,誰要是娶到了,那就福氣了。

      &&&&……

      &&&&房間里,老太太翻東西的動作漸漸緩慢,輕輕地嘆了口氣。

      &&&&馬漢知道她聽到當年的事情肯定不好受,就輕輕地關上了門,對她道,“婆婆,不急,慢慢找。”

      &&&&老太太看了看他,點點頭,隨后,兩人坐下,老太太邊找,邊跟馬漢絮絮叨叨地講起了徐天小時候的事情。

      &&&&……

      &&&&“那她是個好姑娘,為什么你們對她意見那么大?”展昭不解地問。

      &&&&“這人啊,不相處過真的不知道好壞的。”徐忠搖搖頭,接著說,“我們當時也就十幾歲,懂什么啊?就知道張苗苗很好看,細皮嫩肉的,跟我們村里的那些野丫頭那是天差地別的。都想追她,可是說了幾句話就給嚇回來了,那丫頭嘴可狠了,性子也刻薄,脾氣還大,一點不跟人親近,平時大半天都不說一句話的。”

      &&&&展昭和白玉堂對視了一眼,這么厲害?

      &&&&“那徐天呢?”洛天問,“聽說他跟張苗苗是青梅竹馬,十幾歲一直好到后來?”

      &&&&“嗯。”徐忠點點頭,道,“天哥人很文靜的,你別看他的樣子很酷,動手打架從不含糊,不過平時很少發脾氣的,人也不喜歡說話,比我們這些人都有文化,也喜歡看書。”

      &&&&展昭對白玉堂一挑眉——正經挺像馬漢的,莫不是厲害的丫頭都喜歡這種類型的?

      &&&&白玉堂哭笑不得,看徐忠,聽他繼續往下講。

      &&&&“天哥跟張苗苗在一個磚瓦廠上班的,很照顧她,見她一個女孩子每天早出晚歸的不安全,所以每天張苗苗從紡織廠下班,天哥就接她一趟,給她帶些張媽媽做的菜,讓她吃完了,再送她去磚瓦廠,兩人一起上晚班,下班天哥再給她送回家,還給她買好早飯。”徐忠笑了笑,道,“所以說,烈女怕纏郎么,天哥也不在意張苗苗對他啥態度,就是每天風雨無阻地對她好,然后張苗苗就開始跟天哥談戀愛了,她還很孝順天媽媽,本來已經訂好了,準備張苗苗法定年齡一到,就結婚的。”

      &&&&展昭和白玉堂對視了一眼,怎么聽都覺得這是個美滿的愛情故事,張苗苗也就是個口硬心軟的好姑娘而已,怎么淪為徐寶口中的妖精了呢?

      &&&&“不過什么事情,都毀在那一晚了。”徐忠搖搖頭,道,“那晚上,天哥病了,晚上沒法上班,張苗苗讓他睡著,自己去上班了,當晚,就在回來的路上,讓僵尸咬了。”

      &&&&“僵尸?”白玉堂皺眉,問,“有人看見她被咬了?怎么確定是僵尸的?”

      &&&&“不是僵尸是什么?”徐忠道,“那晚她天快亮了還沒回去,天哥拖著一身病和我們一起出門找她,在村口的草堆里找到了,她脖子上一個大牙印,人奄奄一息,送到衛生院一看,大夫都嚇壞了,說是讓咬了,血沒了一半。而且張苗苗躺的那個草堆后面,就有幾個墳堆,都是很久以前留下來的老墳。”

      &&&&展昭和白玉堂對視了一眼,那時候人可能迷信,放到現在,大多會想到什么動物吧,再怎么樣也不太可能隨便地相信僵尸咬人這種荒謬的*。

      &&&&“后來,她就瘋了。”徐忠接著道。

      &&&&“瘋了?”展昭吃驚。

      &&&&“她就是叫、打人,跟中邪了一樣。”徐忠搖搖頭,“天哥每天陪著她,她有時候又是咬又是打的。”

      &&&&展昭想了想,道,“她不是瘋了,只是嚇壞了,受了刺激而已。”

      &&&&“天哥也這么說。”徐忠點點頭,道,“我們也不是壞人,當然知道她很可憐的,但是村里的大人都不喜歡她了,說她被僵尸咬了,以后要害人的,毛紡廠和磚瓦廠也不讓她做了。別人問天哥,天哥始終說她沒想起來被什么咬了,可能是野獸之類的,其實誰不知道啊,天哥那是護著她。”

      &&&&“后來呢?”展昭問,“報警了么?”

      &&&&“報警了。”徐忠點點頭,“天哥報的,但是警察來查了一圈,也沒查出來是怎么回事。”

      &&&&白玉堂點點頭,問,“當時的警察,現在還在么?”

      &&&&“早退休了。”徐忠笑了,看了看白玉堂,道,“警官,你是城里長大的吧?”

      &&&&白玉堂一愣,點點頭。

      &&&&“鄉下那會兒也就有個小派出所,還有民兵呢,那時候哪兒懂什么刑偵啊,連賊都很少。”

      &&&&展昭點點頭,問,“后來呢?”

      &&&&“后來天哥帶著張苗苗走了。”徐忠道,“一走就走了十多年啊,回來他娘都不認得他了……不過他回來的時候,張苗苗的病都好了,精神奕奕的。”

      &&&&白玉堂和展昭點點頭。

      &&&&“后來他倆據說是想結婚,不過村里人都怕張苗苗,一方面覺得她不干凈,給鬼咬過,另一方面,哪兒有把天媽媽的兒子拐走十來年不給回來的?后來,他倆進城去過日子了,天媽媽不肯跟去,天哥就每個禮拜回來看她。”徐忠說到這里,微微皺眉,道,“后來的十年,一切都還挺順的,天哥做了些生意,日子過得不錯,還開上車了,經常給天媽媽送東西來,不過張苗苗一次都沒來過,還有就是……天哥不開心!”

      &&&&“不開心?”展昭奇怪,“怎么個不開心法?”

      &&&&“不知道,總是心事重重的。”徐忠搖搖頭,“我們都聽說,城里女人很能花錢的,問他是不是張苗苗很難養,他只是搖搖頭,叫我們幫他照顧他娘,跟交代后事似的,后來他就莫名其妙一句話沒有自殺了。”

      &&&&展昭皺眉,這的確死得蹊蹺。

      &&&&“我們去奔喪的時候,后事都準備好了,是找個什么代理辦的,張苗苗連個面都沒讓我們看見!最可氣的是,她把天哥的骨灰也拿走了!”

      &&&&展昭和白玉堂對視了一眼——沒骨灰?!

      &&&&正這個時候,突然就看到臥房的門一開,馬漢急匆匆地跑了出來,道,“頭!”

      &&&&眾人都被他嚇了一跳,徐寶嚇得蹦了起來,問,“咋了?天媽咋了?!”

      &&&&眾人也以為老太太出事了呢,但是就見老太太也是一臉吃驚地從房間里走了出來,不解地看著馬漢。

      &&&&“頭!你看!”馬漢將一張老照片放在了桌上,道,“這就是張苗苗,像誰?”

      &&&&展昭和白玉堂還有洛天都湊過去,看了一眼之后,同時倒吸了一口冷氣,雖然裝束變了——但這不是張穎么?! 在線讀書: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