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小說 > sci謎案集小說 > SCI謎案集第二部 > 107愛情兇手14 墳

      107愛情兇手14 墳

      &&&&“怎么會這樣?”展昭拿著照片看了良久,白玉堂和洛天也傻眼了。照片上的人若說和張穎有些像,那也就算了,可是這兩張臉幾乎一摸一樣,更關鍵的是氣質也一模一樣。而且想想看前幾天看到的張穎,幾乎沒有痛覺,中了數槍還能行動自如,現在眼前這張照片上張苗苗的臉,三十年沒有變過。照片上的那個女人臉上還有淡淡的笑容,本來是極好看的一張笑臉,如今看來,竟然是說不出的詭異。

      &&&&“怎么了?”徐忠徐寶兩兄弟不解地問眾人。

      &&&&“呃……張苗苗和徐天有沒有女兒?”展昭問。

      &&&&兩兄弟對視了一眼,看老太太。

      &&&&老太太睜大了眼睛,走過來說,“警官,我不知道啊,阿天一直都跟我說沒孩子,我……如果有孩子的話,一定要讓我看一眼呀,不然我死也不瞑目啊。”

      &&&&展昭和白玉堂對視了一眼,都點頭,說自己只是隨便問問的。

      &&&&隨后,眾人又問了一些張苗苗的情況,無奈年代太久遠了,也沒什么特別的線索。隨后,眾人別過了天媽媽,兵分兩路,馬漢和洛天跟著徐忠去了毛紡廠,那個毛紡廠還在,有些老工人都是當年張苗苗的同事。白玉堂和展昭,則是跟著徐寶去了磚瓦廠,這個廠現在已經沒有了,變成了一個間水泥廠,不過兩人主要的目的,是去看看那個張苗苗被咬的墳堆。

      &&&&……

      &&&&“天哥原來很孝順的。”徐忠帶著洛天和馬漢往毛紡廠的方向走去,對兩人道,“不知道為什么,扔下老娘十年不管,警官,你們說,天哥究竟是干什么去了?他是不是跟著張苗苗那個女人做什么違法亂紀的事情了,所以才會自殺?”

      &&&&洛天和馬漢對視了一眼,馬漢問,“你們沒問過徐天么?他這十年,干什么去了?”

      &&&&“問了。”徐忠皺眉,道,“天哥什么都不告訴我們,只叫我們別問。”

      &&&&洛天和馬漢對視了一眼,覺得有些奇怪,按理來說,徐天已經抓到了那個所謂的僵尸,也可以證明這個吸血鬼是人。他大可以正大光明地把事情講清楚,這樣一方面他可以給自己和張苗苗證明,不用背上個不孝的罪名,另一方面還可以大大方方地留在村里,照顧老母……干嘛神神秘秘的,什么都不說呢?

      &&&&“徐天的骨灰一直沒有找到么?”洛天問徐忠。

      &&&&“沒有。”徐忠搖搖頭,道,“當年只留下了一條皮帶和一個項鏈墜子,天媽媽買了個骨灰盒子,放到里頭一起埋了。

      &&&&洛天和馬漢對視了一眼,同時站住了。

      &&&&徐忠回頭看兩人,問,“怎么了?”

      &&&&“呃……”馬漢想了想,道,“可能有些不合適……但是我們想看看那兩樣東西。”

      &&&&徐忠微微皺眉,問,“你們是說,把天哥的墳刨開,把東西拿出來?”

      &&&&洛天和馬漢都說不上話來,在哪兒都一樣,刨人墳地,太不厚道了。

      &&&&“警官,你們告訴我,天哥究竟犯了什么事情?為什么你們要大老遠地跑到鄉下來查他,他都死了十年了。”

      &&&&洛天想了想,道,“徐天其實并沒有干壞事,相反的,他失蹤的這十年里,做了一件天大的好事,救了不少人,至于具體是什么,我們等到一切案情大白的時候,一定告訴你們,我們要查的,是張苗苗,還有徐天的死因。”

      &&&&徐忠沉默了一會兒,道,“你們跟我來!我帶你們去把東西挖出來,不過,你們可不能告訴天媽媽,她要哭死的。”

      &&&&馬漢和洛天點點頭,跟著徐忠調頭,去了徐天家的一塊桑葉地里,那里有個小墳包,立著塊石碑。

      &&&&洛天有些吃驚,問,“這里可以土葬不埋在公墓么?”

      &&&&徐忠有些意外地看了洛天一眼,笑道,“這位警官是在外國長大的?”

      &&&&洛天張了張嘴,馬漢也笑了,洛天的確不知道農基地和土地征用什么的,雖然他現在還在努力學習,但畢竟長年與世隔絕,有時候還是會有那么點沒常識的感覺。

      &&&&徐忠弄來了幾把鐵鍬,和馬漢洛天一起,站在泥濘的桑葉地里,開始挖埋葬徐天遺物的,那個墳包。

      &&&&……

      &&&&此時,展昭和白玉堂也正站在幾個墳堆前。

      &&&&眼前是一個小土坡,雜草叢生,有幾個小墳堆在雜草之中,顯然已經廢棄很久了。

      &&&&白玉堂看了看徐寶告訴他們的磚瓦廠的位置,微微皺眉,問,“按理來說,張苗苗那天下班,不需要經過這兩個墳堆的,是不是?”

      &&&&“對。”徐寶點點頭,道,“我們也納悶了,為什么她會在這里被咬,難道是僵尸把她拖過來的?不過隔著一段路呢,中間還有房子擋著……總覺得是張苗苗自己走過來的。”

      &&&&展昭走到墓碑前看了看,就見石碑殘破,字跡已經被磨損得看不清楚了。

      &&&&“這是什么人的墳?”展昭抬頭問徐寶。

      &&&&徐寶搖搖頭,道,“這個我不知道,我們出生的時候這個墳就在這兒了,村里老人說是以前幾個路過的旅人,死在村里了,就埋在這兒了。”

      &&&&“旅人?”展昭好奇,問,“有知道詳細情況的老人么?可不可以跟我們說說?”

      &&&&徐寶想了想,道,“前面那家有個七舅公,已經九十多歲了,他好像知道。”

      &&&&展昭和白玉堂相視一笑,跟著徐寶,趕去找那個七舅公。

      &&&&……

      &&&&干什么體力活,只要有洛天,速度就會非常快,這是趙虎經常掛在嘴邊說的一句話。

      &&&&挖徐天的墳,洛天拿著鏟子刨坑,幾乎沒有停頓,力氣之大速度之快,看得徐忠直咋舌,道,“兄弟,你太厲害了,這身板!”

      &&&&洛天笑了笑,也沒多說什么,馬漢伸手,將挖出來的那個骨灰盒子拿了出來,用餐巾紙擦去了上面的泥土,和洛天對視了一眼。

      &&&&三人小心翼翼地走到了一旁,馬漢將那個骨灰盒子打開。

      &&&&盒子是上好的烏木料子,也很密封,因此里頭沒有蟲子爬進去,也沒有積水。

      &&&&馬漢從里頭,拿出了一條皮帶來。

      &&&&洛天湊過去看了看,這是那種很老式的皮帶,從皮帶的毀損程度來看,是有人經常用的。

      &&&&將皮帶放了回去,馬漢又取出了一串鏈子來,那是一串普通的銀色鏈子,特別的,是那個吊墜。

      &&&&“這時什么圖?”洛天看著項鏈的雕飾,皺眉問馬漢。

      &&&&馬漢也看了一眼,就見那是一個有S形狀的吊墜,像是一條蛇,正中間有一個十字架……黑色系的風格,有些像現在先鋒一族們喜歡帶的那種吊墜。

      &&&&馬漢拿出手機來,給那串吊墜拍了張照片,傳給了蔣平,不一會兒,電話響了起來。

      &&&&“喂。”馬漢接起電話。

      &&&&“小馬哥,你們什么時候回來啊?”蔣平問,“那照片干嘛?”

      &&&&“你幫我查查那個吊墜是什么來歷,或者出處什么的,這個是徐天的。”馬漢道。

      &&&&“好的。”蔣平接著又問,“頭兒和展博士在你旁邊么?”

      &&&&“沒。”馬漢問,“怎么了?”

      &&&&“哇!小馬哥,這次了不得了!”蔣平一驚一乍地說,“趙爵送來的那個晶片我處理好了,里頭的東西也都弄出來了,你們和頭兒啥時候回來啊,現在全SCI的人都不想回家在這兒等著呢,包局都驚了。”

      &&&&馬漢看了洛天一眼,洛天好奇地問,“怎么了?”

      &&&&“那里頭有什么?”馬漢實在耐不住好奇,就問蔣平。

      &&&&“電話里頭說不明白,總之這次事情大發了。”蔣平神秘兮兮地說,“那個吊墜我盡快幫你查,然后你們辦完了案子,快點回來吧。“

      &&&&“喂……”馬漢還想問,但是蔣平掛電話了。

      &&&&“吊我胃口。”馬漢不滿地嘟囔了一聲,對一旁好奇的洛天道,“蔣平他們好像有重大發現,我們去過毛紡廠之后,就找頭他們趕緊回去!”

      &&&&“好!”洛天點點頭,收起了那個骨灰盒子,先將挖開的墳堆掩埋好,然后兩人跟徐忠一起,趕往毛紡廠。

      &&&&……

      &&&&展昭和白玉堂在徐寶的帶領下,來到了村子井里頭的一間小平房前面。那平方白墻黑瓦,看著挺精致的,門口兩個紅磚砌成的小花壇,里頭種了絲瓜和葡萄,藤蔓一直爬到房頂上,看起來十分的雅致。

      &&&&門口趴著一只大黃狗,看到徐寶來了,上前搖尾巴。

      &&&&“七舅公!”徐寶在門口喊,“舅公,在不在啊?”

      &&&&“寶叔。”這時候,一個扎著馬尾辮,背著個書包穿著藍白相間校服的小姑娘從后面的小路上走了過來。

      &&&&那大黃狗看到她,趕緊就撲上去搖尾巴,小姑娘有些好奇地打量了一旁的展昭和白玉堂一眼,問徐寶,“有客人呀?”

      &&&&“瑤瑤下課啦?”徐寶問小姑娘,“你太公在么?“

      &&&&“在里面吧。”那個被叫做瑤瑤的小姑放下書包,笑道,“你們叫得那么輕,他怎么聽得見啊!”說著,就沖里頭大喊,“太公!太公,寶叔找你!”

      &&&&沒過多久,就聽到里頭傳來了“篤~篤~”的聲音,有一個瘦骨嶙峋彎腰駝背但是不得不說感覺還很硬朗的老頭住著拐杖走了出來。

      &&&&“啊?”老頭走到門口,展昭和白玉堂看了一眼,暗道——夠嗆啊,老頭牙都掉沒了,而且看起來有些糊涂耳朵好像還不好。

      &&&&“七舅公啊!”徐寶湊上去,提高了嗓門在老頭耳邊問,“他們來問問,路邊那兩個老墳啊,是誰的墳!”

      &&&&“啊?”老頭歪頭問,“什么?”

      &&&&展昭和白玉堂耳朵都差不多被震聾了,可老頭還沒聽著,都有些泄氣。

      &&&&“路口的老墳!”徐寶喊,“是咋個回事?”

      &&&&老頭這次聽明白了,白玉堂和展昭注意到他的眉頭微微地皺了皺,然后抬頭看了看眼前的白玉堂和展昭,又看了看徐寶,擺擺手,道,“小孩子,別問。”

      &&&&展昭和白玉堂眉頭抖了抖——小孩子?!

      &&&&徐寶無奈,就提高了嗓子說,“舅公啊,一定要說的,他們是警察!”

      &&&&老頭皺了皺眉,又走上前了兩步,看了看白玉堂和展昭,問,“你們問那個,做什么的?”

      &&&&“舅公。”徐寶道,“你就不要問了,跟他們說吧,那個墳,是什么人的?”

      &&&&老頭猶豫了一下,良久才道,“那個……說出來怕你們不相信的。”

      &&&&展昭和白玉堂對視了一眼——這里頭有文章啊!

      &&&&“太公,你就說么。”小姑娘似乎也很好奇。

      &&&&老頭瞪了她一眼,道,“你進去寫字去!大人講話小孩子不要聽。”

      &&&&小女孩皺皺鼻子,進屋里去了。

      &&&&老頭嘆了口氣,對展昭和白玉堂道,“你們要聽,我就告訴你們,那個墳里埋的,不是人。” 在 線閱DU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