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小說 > sci謎案集小說 > SCI謎案集第二部 > 118愛情兇手24 弄巧成拙

      118愛情兇手24 弄巧成拙

      &&&&白玉堂深為展昭所說的事件所觸動,不解地問,“真有這種事情么?”

      &&&&“嗯,無歷史可考證。”展昭聳聳肩,“不過中世紀是個黑暗的世紀,人類歷史上凡是貴族掌握權利和軍隊的時期必然是黑暗的。在當時,土地、人民和農奴都屬于貴族的。因此貴族是有權利處死他管轄地范圍之內的人的,更何況巴托里如此的地位顯赫,因此其中似乎有什么隱情,當然,跟后期的新教改革也有些關系。不過有相當一部分的學者認為這根本就是杜撰出來的,主要是因為當時的皇室覬覦巴托里的財產。”

      &&&&“那長生不老是怎么回事?”白玉堂問。

      &&&&展昭想了想,“倒也不是說長生不老,而是青春永駐……這個就實在是弄不清楚了,相傳巴托里夫人四十多歲的時候,看起來只有二十來歲,青春美貌。”

      &&&&“那趙爵還比她靠譜些。”白玉堂道,“五十來歲看起來三十多歲……呃,好像也不太靠譜。”

      &&&&“嗯……”展昭摸摸下巴,“的確。”

      &&&&“那后來呢?”白玉堂往展昭身邊蹭了蹭,伸出手指輕輕地戳了戳小獅子的屁股。

      &&&&小獅子屁股扭了兩下,用爪子揉了揉,調整了一下姿勢繼續睡。

      &&&&“你說巴托里伯爵啊?”展昭問。

      &&&&“嗯。”

      &&&&“他為了吸食活人的血,發明了一套工具。”展昭略帶神秘地眨眨眼。

      &&&&“哦……”白玉堂了然,“就是那套吸血鬼用的工具么?難怪叫他的榮耀了……”

      &&&&“巴托里伯爵巧妙地運用了一個障眼法。”展昭道,“當時很多人都在追殺巴托里家族的人,而幾乎所有家族成員的行蹤都已經查明,唯獨沒有找到的,就是巴托里家的小女兒帕里斯•巴托里。后來,人們從巴托利寫給好友的一封信中,找到了這樣的線索‘五月初春,春暖花開的時候,我失去了我最愛的女兒,她離我而去。三天后,我親手,埋葬了我的榮耀,讓她戴著那象征著巴托里家族尊嚴的十字徽章,離開這令人作嘔的世界,去到另一個,更廣闊又充滿了生機的世界。’”

      &&&&“嗯……”白玉堂琢磨了一下,道,“他只說親手埋葬了他的榮耀,卻沒說親手埋葬了他的女兒!離開和失去也并不代表他女兒死了。”

      &&&&“正解。”展昭點點頭,還有,“你猜,‘更廣闊又充滿了生機的世界’是指哪里?”

      &&&&“歐洲大陸以外的地區吧。”白玉堂道。

      &&&&“哼哼。”展昭點點頭,“后來巴托里公爵遭到追殺,四處躲避,不久之后就被人抓到,實施了火刑。隨后的幾年里,陸續有巴托利公爵的家族后裔被抓住并處死,最后一個因為連續做案而被處死的巴托利家族后人,死于1913年。”

      &&&&白玉堂微微皺眉,笑道,“可是1914年一戰就開始了,追逐后人的行動肯定不能再進行,因此巴托里家族未必滅絕了。”

      &&&&“嗯哼。”展昭點點頭,“所以這里筆者還多加了些題外話,看著挺有意思的。”

      &&&&“什么?”白玉堂問。

      &&&&“那一段時期是戰亂多發的時期,在十九世紀初期,也就是一戰結束后的那段時間里,在北美和南美當地的報紙中,蹭出現過吸血鬼傷人的報道,并且有記載說當時抓住一個戴著面罩襲擊人類的年輕男子,后來大家都當他是魔鬼,把他燒死了。當時那個男子交代的名字是……巴托里。”

      &&&&“一直跑到南美?”白玉堂一挑眉,“夠能跑的啊。”

      &&&&“這還不算,最近一次的記載,是1938年的德國。”展昭道,“但是……”

      &&&&“嗯。”白玉堂點頭,“1939二戰爆發。”

      &&&&“作者最后寫的是,如果二戰沒有爆發,那么人類歷史上的1938,可能會比1888,更血腥。”展昭笑了笑,“如何啊?”

      &&&&白玉堂摸摸下巴,道,“意思是,那個要追逐的兇手,比開膛手杰克還要更兇殘?”

      &&&&“嗯。”展昭又往被子里鉆了鉆,懷里的小獅子被整個拉近了被子里,似乎有些悶,奮力地往上爬了幾下,終于露出了一個鼻子在外面,然后繼續睡,整個過程眼睛都不睜開,努力睡覺。

      &&&&展昭看的可愛,伸手捏捏它的耳朵。

      &&&&“唉,二戰時這種人才估計都歸進納粹里頭了。”白玉堂想了想,“然后輾轉到了中國……不過,村民從山上救下來的那兩個年輕人……是中國人。”

      &&&&“唉,你別忘了,巴托利伯爵的夫人是東方人,因此他們家族有東方血統。”

      &&&&“這倒是。”白玉堂點點頭,有些好奇,“巴托里家族的人似乎對東方女人很癡迷啊。”

      &&&&“嗯。”展昭笑道,“大概是因為黑頭發和黑眼睛的緣故。比較接近黑暗的顏色,對于自認為是吸血鬼后裔的巴托里家族來說,應該有足夠的吸引力,很有可能繁衍到最后,已經很像中國人了。”

      &&&&“這么說,倒是基本能半猜半推測地將他們的身份來歷弄明白,但是跟張穎和徐天有什么關系呢,為什么張穎會有這個家族的徽章,但是又被襲擊……她不會老,是不是也代表她就是巴托里家族的后代,這是他們家族的特征?”白玉堂一挑眉,“哎呀,不想還好啊,一想那還真是一個頭兩個大。”

      &&&&正說話間,就聽到樓下客廳里的立柜大掛鐘傳來了“當當當”的敲鐘聲,響了十二下。

      &&&&“早些睡吧,明早再問問趙爵案情,然后就回警局了。”展昭道,“還有那個張穎留給我們的名單要調查呢。”

      &&&&“唉……”白玉堂點頭,轉念想了想,道,“李昊……貓兒,你猜大哥會不會知道些他的底細?”

      &&&&“你到時候問問不就行了么?”展昭到。

      &&&&“現在問吧。”白玉堂伸手拿電話。

      &&&&“喂,你現在打去問他,他要是睡覺被你吵醒了,要罵人的。”展昭小聲嘀咕,“你小心挨揍!”

      &&&&“所以說你打。”白玉堂將電話交給了展昭。

      &&&&展昭接過電話皺皺鼻子,道,“你自己打,干嘛叫我打?”

      &&&&白玉堂笑,“他又不會兇你,還有啊,順便幫我催眠他,問問他知不知道一個跟我長得一模一樣的人,不過話說回來,我跟大哥長那么像,我若不是老爸生的,他鐵定也不是。”

      &&&&展昭嘴角抽了抽,還是不想打,但是白玉堂索性將電話撥通了,扔給了展昭。展昭哭笑不得地接住了,嘆氣。

      &&&&電話響了良久,那頭都沒人接,展昭看白玉堂——完了完了,鐵定在睡覺。

      &&&&白玉堂無所謂地壞笑,“睡覺倒還好,要是正在和公孫嘿咻那可完蛋了。”

      &&&&展昭瞪他,“知道你還害我?我不打了。”說著,就想掛電話。

      &&&&但就在這個時候,電話那頭卻通了,傳來了一個略帶磁性但是慵懶的聲音,“喂?”

      &&&&展昭對白玉堂眨眨眼——大哥聲音好性感!

      &&&&白玉堂狠狠瞪他一眼——他打嗝聲音更性感你要不要聽?

      &&&&展昭扁扁嘴,道,“大哥。”

      &&&&白錦堂今天去接公孫沒卻到被告知要加班,本來想搶人的,但是卻看到公孫站在法醫室門口一臉興奮。走過去一看……就見法醫室里頭有兩座完整的墳,還有一堆N具干尸堆成的小山,脖子老細老長,害的白錦堂差點問出來,“這是哪兒產的烤鴨,怎么這么大?”

      &&&&公孫和馬欣一臉變態殺人狂式的興奮,準備通宵驗尸,驚得警局眾人都不敢靠近他們三步之內。白錦堂覺得再等下去可能會影響以后自己睡眠和行房的質量,就索性留下同樣一臉興奮自告奮勇要幫忙的雙胞胎幫忙,獨自回家了。回到家后,白錦堂喝了杯伏特加壓壓驚,然后上床睡覺。

      &&&&好不容易把滿腦袋亂竄的烤鴨都趕走進入了夢鄉摟著公孫開始溫存,突然就有電話鈴響,白錦堂皺眉——無視。

      &&&&響了十聲之后還在響,白錦堂咬牙——看你能響多久!

      &&&&又響了十聲之后,繼續響,白錦堂突然想到會不會是公孫,拿起電話一看,來電顯示是——弟。

      &&&&白錦堂一肚子怨氣接起來聽,心說,如果是白玉堂那明天看到了非痛揍他一頓不可,是展昭就算了,是白馳……應該不會是白馳,他沒那個膽子打來,就算打來了也是另外兩個教唆的!

      &&&&一聲喂之后,讓白錦堂很遺憾的是,打來的是展昭。

      &&&&白錦堂火氣沒了,翻了個身,用更加性感外加慵懶的聲音問他,“怎么了?”

      &&&&展昭按免提,對白玉堂眨眼啊眨眼,“真的好性感喏。”

      &&&&白玉堂磨牙。

      &&&&“哥,你認不認得李昊啊?”展昭問。

      &&&&“……”白錦堂似乎愣了一會兒,隨后覺也醒了些,問,“李昊怎么了?”

      &&&&“你認不認識啊?”展昭問。

      &&&&“認識。”白錦堂點頭,索性坐起來,用肩膀夾著手機,伸手去拿床頭柜上的煙,抽出一支來甩開打火機點上,問,“他怎么了?”

      &&&&“我們有個案子,他身上有些線索。”展昭問,“這人怎么樣啊?”

      &&&&“呵。”白錦堂吐出嘴里的煙,冷笑了一聲。

      &&&&展昭和白玉堂對視了一眼——是壞人!

      &&&&“他有沒有做不正當生意?”展昭接著問。

      &&&&白錦堂叼著煙道,“他什么時候做過正當生意?”

      &&&&展昭和白玉堂又對視——這么壞啊?!

      &&&&“他不是開了個美術館么?”展昭問。

      &&&&“那是洗錢用的。”白錦堂道,“還有炒作藝術品的,都是暴利。”

      &&&&“他販不販毒?”展昭和白玉堂同時想到了蘇茂家里查出來的大量海洛因,異口同聲地問。

      &&&&“你倆抓住他販毒了?”白錦堂失笑,“那趕緊槍斃他吧。”

      &&&&展昭和白玉堂無語,又問,“那他是販毒咯?”

      &&&&“S市販毒總共三塊勢力,他大概算老二吧。”白錦堂不輕不重地說,“軍火他倒是不沾邊,之前沈潛做得多些,不過后來死了。另外文物和藝術品他也算經手得不少,還有房地產什么的。”

      &&&&“那大哥你做什么的?”展昭好奇問了一聲。

      &&&&白錦堂一笑,“我是正當生意人。”

      &&&&展昭和白玉堂都一瞇眼——狡猾!沒套出來。

      &&&&“還問什么?”白錦堂彈彈煙灰,“李昊還有幾個死黨。”

      &&&&“名字給我們。”展昭道。

      &&&&“我哪兒記得去。”白錦堂道,“你要是想要他們的資料,我明天讓雙胞胎給你們弄一份詳細的送過去,他倆平時挺喜歡打聽這些,保證連他舅舅的二奶穿幾號鞋都知道。”

      &&&&“那好啊。”展昭笑瞇瞇,“大哥,李昊跟你有仇啊,這么熱心?”

      &&&&白錦堂干笑了兩聲,“都是S市的么,你把他們都鏟平了我一人獨大,做生意也方便些。”

      &&&&展昭和白玉堂對視了一眼,“所以來做線人。”

      &&&&白錦堂將煙掐滅,道,“線人不能白做,要給線人費。”

      &&&&展昭和白玉堂腆著臉回了一句,“沒錢。”

      &&&&白錦堂嘴角抽了抽,“那給公孫放假一個月。”

      &&&&展昭和白玉堂繼續回答,“沒權。”

      &&&&白錦堂嘴角又抽了抽,“那我要你倆有什么用?你倆還有什么存在價值?”

      &&&&這回輪到展昭和白玉堂嘴角抽了,又對視了一眼,白玉堂道,“那三天還行吧,我的權利就夠放三天。”

      &&&&“嗯,那你以后別叫白隊長,叫白三天。”白錦堂調侃道。

      &&&&展昭和白玉堂睜大了眼睛——大哥竟然開玩笑,心情很好啊,莫非剛剛跟公孫那個過?還是單純因為李昊要被拉下馬而心情大好?

      &&&&“還有事沒?”白錦堂問。

      &&&&“呃……”兩人同時猶豫了一下,白玉堂戳戳展昭——你問。

      &&&&展昭搖頭——這種事情,你自己問。

      &&&&白玉堂瞪眼——問不問,不問不喂你!

      &&&&展昭橫了他一眼,不過民以食為天,展昭只好小聲問,“那個,大哥,玉堂是不是白伯父親生的啊?”

      &&&&白錦堂愣了半天,才明白過來展昭問什么,皺眉,“什么?”

      &&&&“嗯……你不知道啊?白伯父沒跟你提起過,玉堂是不是他親生的?”展昭問。

      &&&&白錦堂摸摸鼻子,道,“這事情問我媽比較清楚吧,看他除了我爸之外還有沒有男人。”

      &&&&“呵……”展昭和白玉堂同時倒抽一口冷氣,問的話絕對會被打,而且拿著雞毛撣子打。

      &&&&“算……算了。”展昭道。

      &&&&“等等。”白錦堂道,“干嘛問這個?遇到奸夫來認親了?”

      &&&&“沒!”展昭白玉堂異口同聲。

      &&&&展昭道,“做夢夢到!”

      &&&&白玉堂道,“隨口問問。”

      &&&&兩人對視了一眼,又道:

      &&&&“隨口問問。”

      &&&&“做夢夢到!”

      &&&&白錦堂沉默半晌,斷定——遇到奸夫了。

      &&&&“沒事,我替你們問吧。”白錦堂道,“那奸夫長什么樣子?跟我像不像?我順便問問我是不是他生的。”

      &&&&展昭捧著手機張著嘴說不出話來,白玉堂摟著枕頭欲哭無淚——這人什么神經啊?!反射回路跟一般人類根本不一樣!

      &&&&最后,白錦堂沒等白玉堂和展昭說話,就掛了電話,然后撥通了白家媽媽的電話號碼

      &&&&……當夜……

      &&&&白玉堂窩在被子里聽他媽的電話,白媽媽一哭二鬧三上吊把白玉堂罵了個狗血淋頭,展昭用餐巾紙塞住耳朵,摟著小獅子睡覺。 在 線閱DU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