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小說 > sci謎案集小說 > SCI謎案集第二部 > 119愛情兇手25 真相or騙局

      119愛情兇手25 真相or騙局

      &&&&次日清晨,展昭起床,就看到白玉堂靠在一旁打盹,一臉的憔悴。低頭,懷里的小獅子正在咬自己的尾巴,看到展昭醒了,蹭上去呼哧呼哧地蹭來蹭去,展昭揉揉它,看白玉堂,“小白,你眼圈好黑。”

      &&&&白玉堂望天翻了個白眼,看展昭,“我剛掛電話。”

      &&&&展昭驚訝地長大了嘴巴,問,“阿姨罵了那么久啊?”

      &&&&白玉堂掏掏耳朵,“我耳鳴。”

      &&&&“你要不要睡一會兒啊?”展昭問。

      &&&&白玉堂搖搖頭,“老爸叫我回家一趟,說跟我滴血認親去,要是不是他親生的,就砍了我,是他親身的,也砍了我。”

      &&&&展昭哭笑不得,“為什么砍的都是你?”

      &&&&白玉堂湊過來摟住展昭蹭了蹭,“貓兒……”

      &&&&展昭拍拍他,算是安慰。

      &&&&隨后,兩人快手快腳地起床洗漱換好了衣服,展昭抱著小獅子下樓,管家端上了一個奶瓶來交給了展昭,展昭給小獅子喂奶。管家低聲對展昭和白玉堂道,“小獅子每天要喝四次奶,他還能吃些簡單的食物,嫩的生肉之類的,不過不能多吃。”

      &&&&展昭微微吃驚,看著那管家,問,“什么意思?”

      &&&&管家道,“它不能直接喝牛奶,而是喝奶粉,要加一定比列的葡萄糖。”邊說,邊遞給白玉堂一張單子,道,“這是它的食譜。”

      &&&&白玉堂笑了笑,接過了食譜,對展昭說,“貓兒,趙爵像是要把它送給你。”

      &&&&展昭看了看小獅子,小獅子真的是相當可愛,但是展昭又有些猶豫了,道,“它小時候是很可愛,但是長大了,若是跟里斯本一樣大呢?趙禎的里斯本已經養了十來年,跟人類相當親近了,他又是魔術師,表演的時候需要用到……可是我們住在城市里頭……”

      &&&&白玉堂聽后也有些犯愁,獅子畢竟是極度危險的貓科類動物,小時候的確非常可愛,但是如果到了成年之后,那……在人口密集的城市里頭,他們的工作又如此繁忙……

      &&&&“放心吧。”管家突然說,“主人讓我告訴你們,它是不會長大的。”

      &&&&“什么?”展昭和白玉堂對視了一眼,看管家。

      &&&&管家無奈地笑了笑,道,“主人是這樣說的,而且我已經照顧了它有一個多月了,它真的一點都沒有長大過,再看它的食譜,這也是主人給的,它即便成年了,吃的也至多只有狗那么多。”

      &&&&展昭盯著小獅子看了良久,抬眼看白玉堂,“那不是永遠都不能像里斯本那樣帥氣?”

      &&&&白玉堂無力地看展昭,道,“貓兒,你好矛盾啊。”

      &&&&展昭也覺得自己挺矛盾,想了想,就問管家,“趙爵呢?”

      &&&&“主人還在睡覺,他說他今天不送你們了,他知道的都已經說了。”管家禮貌地回答完,就退下去道,“我去端早餐,無論如何,請在這里吃完了早餐再走。”

      &&&&此時,白馳和洛天也來了,一聽說小獅子送給展昭了,白馳高興地說,“里斯本算是有玩伴了。”又聽說小獅子不會長大,白馳更高興了,認真對展昭道,“哥,這樣最好,你知道么,飼養里斯本,趙禎每年就要花掉十幾萬的。”

      &&&&展昭和白玉堂挑眉,“夠一個小白領一年的收入了。”

      &&&&隨后,管家端上了早餐來,眾人坐下吃飯,管家還把小獅子所用的床鋪、生活用品包括玩具等一切家當都給展昭和白玉堂送上了車,感覺……像是養了一只大貓一樣。

      &&&&展昭左思右想,將小獅子塞到了白玉堂的手里,說,“你們先吃。”說完,就獨自上了樓,來到了趙爵的臥室門口。

      &&&&敲了敲門,里頭沒反應。

      &&&&展昭推了一把……門開了,房間里窗簾敞開著,光線很好,趙爵正靠在床上,有些慵懶地翻著一本雜志,見展昭進來,趙爵瞄了他一眼,沒說話。

      &&&&展昭走到他床邊,“還不起?”

      &&&&趙爵瞄了他一眼,不說話。

      &&&&“干嘛不說話?”展昭道,“都是你害的,小白讓他媽罵了一晚上。”

      &&&&“噗……”趙爵捂著嘴大笑了起來。

      &&&&……

      &&&&“那小獅子,為什么不會長大?”展昭問。

      &&&&趙爵翻了翻雜志,道,“會,只不過長得慢而已,非常非常慢,慢到它還沒長大,就已經老死了。”

      &&&&展昭皺眉,問,“也就是說,不老的只有容顏,實質卻未變么?”

      &&&&趙爵笑了起來,搖搖頭,道,“你真是聰明。”

      &&&&展昭不解,“那不老有什么意思?只不過一張臉而已。”

      &&&&趙爵輕輕搖搖頭,道,“有些事情你不會懂的,其實不老也要看時機,如果孩童時候不老,那就能無憂無慮得久一些。青年時候不老,可以抱負更遠大些。但是如果當你已經經歷過人生的悲喜,再發現不會老……只不過徒惹傷悲而已。”

      &&&&展昭輕輕點點頭,問,“那個人,究竟是誰?為什么和小白那么像?沒有血緣關系么?”

      &&&&趙爵沉默了半晌,才道,“你和白玉堂是一模一樣的,你倆的命運也是相連的,你能查清楚自己的命運,便也能弄清楚了白玉堂的命運,救了你自己,也就等于救了他,明白么?”

      &&&&展昭點點頭,又問,“你想對誰報仇,跟你給我們的那四個視頻有關系么?”

      &&&&趙爵沉默了一會兒,轉臉對展昭說,“過一段時間,我會離開這里。”

      &&&&“啊?”展昭見趙爵突然換了個話題,有些納悶,就問,“為什么?”

      &&&&趙爵想了想,道,“還有一些時間可以用,我要多辦些事情,有線索,我會寄給你,近期應該不會有麻煩,你們可以專心破案。”

      &&&&展昭點點頭,兩人又坐了一會兒,展昭道,“小獅子……我收下了,謝謝。”

      &&&&趙爵笑了,轉臉看展昭,“你不針鋒相對的時候,真是可愛。”

      &&&&展昭抿抿嘴,道,“那是因為你捉弄小白。”

      &&&&趙爵笑了笑,看展昭,“捉弄你們比較有趣。”

      &&&&這時候,就聽到樓下汽車的喇叭鳴了一聲,展昭知道白玉堂他們在叫他,就站起來。

      &&&&兩人又對視了一會兒,展昭突然道,“我們一定會贏的。”

      &&&&“我們?”趙爵睜大了眼睛看展昭,笑問,“是指你和白玉堂?”

      &&&&“總之就是我們。”展昭笑著往外走,打開門前,回頭對趙爵說,“趙爵,我希望到最后,一切結束的時候,你能有一個好的結局。”

      &&&&趙爵盯著展昭看了良久,“好的結局?”

      &&&&展昭點點頭,想了想,道,“嗯,起碼讓你自己滿意高興的,另外,咱倆性子的確有些像,我也覺得躲著命運不如早點面對比較實際,有仇要報,而且要酣暢淋漓的報。”

      &&&&趙爵突然笑了,道,“你終于承認像我了?”

      &&&&展昭聳聳肩,道,“只是一部分而已,這個不是像,更確切地說,是一種對待事情的態度。”

      &&&&趙爵點點頭,展昭打開門,對趙爵最后說了一聲,“你保重吧。”說完,關上門,跑下樓,坐上白玉堂的車子,和白馳洛天一起,帶著小獅子,離去。

      &&&&直到庭院中又恢復了寧靜,趙爵還是呆坐在床上,眼前還是剛剛展昭有些隨性地跟自己揮手說保重的樣子,想得也許太過出神,以至于平臺上的落地玻璃門被推開,他都沒有注意。

      &&&&“你相當高興?”進來的人,走到了趙爵的身邊,看著他說。

      &&&&趙爵并沒有抬頭看他,良久才點點頭,“幾十年沒這么開心過了。”

      &&&&那人輕輕嘆了口氣,道,“允文打電話來痛罵了我一頓。”

      &&&&“呵……”趙爵笑了,道,“那是,現在兒子懷疑他戴綠帽子,不炸毛才怪呢,我還以為他非找你打架不可。”

      &&&&“你太任性了。”那人伸手將趙爵的頭發輕輕攏到耳后,“現在還不是時候。”

      &&&&趙爵挑挑眉,“你也看到了,那個孩子,從來沒讓我失望過!”

      &&&&“你不能再留在這兒了,會有危險,跟我回去吧,現在就走。”那人道。

      &&&&趙爵點點頭,叫管家收拾東西,帶著兩個孩子,準備離開。

      &&&&……

      &&&&回去的路上,洛天開車,白玉堂和展昭坐在后座,展昭抱著小獅子,白玉堂靠著展昭,順便打個盹補眠。展昭知道這兩天白玉堂可是被折騰慘了,本來前天晚上就熬夜沒睡,后來又奔波到了鄉下,又到了趙爵家里,受了不小的刺激然后又被痛罵了一晚上,鐵人也要累的。因此靜靜地讓他靠著睡覺。小獅子頗調皮,想要伸爪子去抓白玉堂的衣服,被展昭拽回來,捂住它嘴巴不讓它搗亂。

      &&&&……

      &&&&公孫熬了個通宵驗尸的結果是越驗越精神,到了天光大亮,他跟馬欣兩人坐在法醫室里,興奮之情已經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吃驚于震撼。

      &&&&“公孫、欣欣。”馬漢探頭進來叫公孫和馬欣,“休息一會兒吧,出來吃早餐。”

      &&&&見兩人一臉的不正常,馬漢走了進去,問,“怎么了?”

      &&&&馬欣看了公孫一眼,公孫點點頭,馬欣對馬漢道,“哥,這些人的身上,發現了很多奇怪的線索。”

      &&&&“奇怪的線索?”馬漢不解,道,“我看那些墻上的痕跡,應該是被折磨死的吧。”

      &&&&“不像啊。”馬欣道,“非常奇怪。”

      &&&&“怎么奇怪了?”說話間,剛剛回來的展昭和白玉堂端著咖啡走了進來。

      &&&&馬漢皺眉,“頭兒,你不休息啊?神仙都受不了了。”

      &&&&白玉堂擺擺手,道,“聽了驗尸報告就去了。”

      &&&&馬欣看公孫,公孫道,“這些人是一起死的,被砍死或者刺死,手法像是處決。”

      &&&&“什么?”展昭和白玉堂對死了一眼,問,“不是被折磨死的么?”

      &&&&“相反的。”公孫道,“這些尸體的身上,有舊傷被治療好的跡象。”

      &&&&“被治療?”展昭皺眉。

      &&&&“還有。”公孫道,“這里發現了相當多比較精密的外科手術的痕跡,比如說有截肢的,還有皮□合的……這在當時來說,絕對是相當需要勇氣的醫學知識的,反教會的行為。”

      &&&&展昭想了想,問,“換句話說,那些墻上的抓痕和掙扎的痕跡,可能不是因為不想受刑,也有可能是因為病痛,或者害怕那種看起來類似于酷刑的醫術?”

      &&&&“沒錯。”公孫點頭,道,“因為是同時死亡的,也就是說被殺的地點根本不在地下室里,而是在外面被殺了,集體送入了地下室里頭吊起來。”

      &&&&展昭沉默了良久,和白玉堂對視了一眼。

      &&&&“貓兒,這可真是出人意料。”白玉堂道,“這么說來,那巴托里伯爵不像是屠夫,倒像是個醫生啊。”

      &&&&展昭看了看手上那本從趙爵那兒拿回來的書,良久才說,“怪物家族……會不會是一個驚天騙局呢?古老的血債累累的家族,會不會是一個被冤枉了數百年的無辜者呢?”

      &&&&“這其中,鐵定有什么隱情。”白玉堂道,“只可惜真相已然故去了百年,只有死人知道。”

      &&&&展昭卻摸了摸下巴,道,“不對……還有一個張穎,應該知道。”

      &&&&作者有話要說:新年快樂~~~~~ 在線閱讀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