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小說 > sci謎案集小說 > SCI謎案集第二部 > 124愛情兇手30愛情結局本案卷完結

      124愛情兇手30愛情結局本案卷完結

      &&&&張穎詳細地描述了她和徐天的艱難追兇過程……那個吸血鬼非常的狡猾且神出鬼沒。當時通信和媒體也都不發達,因此她們都是到處跟人打聽,然后斷斷續續找線索。

      &&&&“你們最后還是找到了他。”展昭想了想,問,“不過,之前博物館被竊是怎么回事?”

      &&&&“這個說來話長。”張穎嘆氣,“事情比較復雜。”

      &&&&展昭和白玉堂點頭,等張穎繼續往下說。

      &&&&“我和阿天當時先是研究一些吸血鬼文化……后來巧合地發現,對方也是在研究吸血鬼文化的。”張穎道,“我們順著這條線索,一點點地順藤摸瓜,最終,就像你們了解到的那樣,將吸血鬼殺了,案件平息。”

      &&&&“那為何你跟徐天的能力都異于常人?”展昭不解地問。

      &&&&“對啊。”白玉堂也納悶,“你好像沒有痛覺。”

      &&&&“因為我們在追捕那吸血鬼的時候,同時還有另外一群人在追尋他們,而恰巧正是那群人,給我和阿天做了些手腳。

      &&&&“手腳?”展昭皺眉,問,“就是……像趙爵寄來的那幾段視頻里那樣?”

      &&&&“嗯。”張穎想了想,似乎有些為難,“該怎么說呢?當時還有一股勢力在追那群吸血鬼,而據我所知,那群所謂的吸血鬼,不過是一群失敗的試驗品而已。”

      &&&&“失敗的試驗品?”白玉堂皺眉,“又是試驗品?”

      &&&&“嗯。”張穎點頭,想了想,道,“據說,當年教會除了誣陷巴托里家族、搶奪了財產之外,還對巴托里家族的長生不老之謎非常感興趣。因此,他們暗中成立了一個組織,專門研究巴托里家族長生不老的秘密。”

      &&&&展昭微微皺眉,道,“他們錯誤地認為,巴托里家族真的有吸血的行為?”

      &&&&“呵……”張穎不屑地笑了笑,道,“當時的當權者是極度腐朽的,在他們看來,最偉大的醫學就是巫術……像這樣愚昧無知的群體,除了吸血還能想出別的讓人青春常駐的法子么?”

      &&&&“這倒是。”展昭點頭,“它們培養了吸血鬼?”

      &&&&“嗯。”張穎喝了口水,接著道,“就用他們發明的,那些用來栽贓巴托里家族的面具,開始行兇害人……他們起先用了一部分成年人來做實驗,但是一直沒有成功,后來他們找到了一部分巴托里家族的后裔,也都弄回去研究了。

      &&&&“那那些被燒死的呢?”白玉堂納悶。

      &&&&“那些只不過是替罪羊而已。”張穎道,“而當時,教會內部發生了分歧,有一個人,大家都叫他馬修神父,他提出了一些不同的觀點。當時社會情況復雜,而且戰爭也即將爆發,因此……教會的勢力分成了兩半。馬修神父被追殺,他只帶走了屬于他自己的研究資料和幾個有著純正巴托里家族血統的人……他們遠走高飛,到了遠離戰火的美洲。而剩余的組織,繼續培育著他們的所謂吸血鬼……隨后,戰爭爆發了,但是那個組織依然存在,他們一直秘密地行動著,并且,開始從幼兒培養。“

      &&&&“幼兒?”展昭皺眉,眾人也都心中了然,難怪那些吸血鬼都適應了吸血生存這回事,原來是因為幼兒時期便開始培養了。

      &&&&“他們開始懷疑,血統和種族對于這些實驗也是有一定的影響的。”張穎道,“因為巴托里家族唯一與歐洲其他貴族不同的,便是他們對于東方文明的熱愛……以及巴托里世家,世世代代的血液里,都摻雜著東方的血液。

      &&&&“所以才會到這里來尋找孩子進行試驗么?”展昭和白玉堂都明白了過來,難怪會有那樣的孩子遺留在張徐村的山里……可能那個研究小組在實驗的時候,正好戰爭爆發了,那些試驗用的孩子走散了,躲在了山里。他們平時既然已經習慣生肉為食,那也可以理解他們為什么被村名救回后,還要吃人了。

      &&&&“因為研究者對巴托里家族一知半解,因此他們對巴托里家族保留下來的任何傳統都不敢擅自改動,包括我們家族的徽章……他們一直以為這個徽章有某種神奇的作用,其實不是的。”張穎笑道,“這只不過是巴托里伯爵創造出來的一個代號而已,傳遞的是一個信息。”

      &&&&“什么信息?”展昭好奇地問。

      &&&&“十字架代表教會,蛇代表惡毒、狡猾、貪婪和不可信任。”張穎道,“巴托里伯爵要說的是,當信仰之中摻雜了以上的那些東西,那么它就不再是純粹的信仰,作為巴托里家族的后人,要時刻警醒。”

      &&&&“嗯。”白玉堂點點頭,拿起那枚項鏈看了看,道,“被這么一說,感覺就沒那么邪惡了。”

      &&&&“隨后呢?”展昭問,“為什么會發生紅唇殺手、原先的吸血鬼屋林管員被殺害……還有那兩個學生被襲擊的一系列案子?”

      &&&&張穎沉默半晌,道,“我們在追殺那吸血鬼的時候,被一個組織的人抓住了……他們就是當年馬修神父組建的,至于具體叫什么,長相之類我們一概不得而知……只知道他們也在追查吸血鬼的下落。”

      &&&&“他們對你們做了什么?”白玉堂問。

      &&&&“打了一系列的針,注射了不知道一些什么種類的藥物。”張穎皺眉,道,“有一個奇怪的女人,發現了我們的身份后,她說要給我們做一個實驗。隨后就給我們注射了那種藥劑……結果,我和阿天都不會老了,我本來就顯得很年輕,所以幾乎沒有變,但是阿天卻出現了逆生長……那個女人告訴我們,我們這十年就盡情地恩愛吧,因為十年之后,阿天應該會很快就老死。”

      &&&&“那是個什么樣的女人?”展昭問。

      &&&&“看起來挺年輕的,大概三十來歲吧,戴著面具,不過我感覺應該長得挺好看的。”張穎回憶道,“對了,她有句口頭禪。”

      &&&&“什么?”展昭和白玉堂一起問。

      &&&&“同樣是男人,怎么區別這么大?”張穎道。

      &&&&白玉堂和展昭眨眨眼,一頭霧水。

      &&&&“她放了我們,并給我們提供了吸血鬼的下落……我和阿天還是去了,然后。就發現我們已經沒有了痛覺了,力量變得很大。最后,阿天找到了那天晚上襲擊我的那個吸血鬼……在一場搏斗之后,將他殺死了。”

      &&&&“那個吸血鬼沒有說什么么?”白玉堂問。

      &&&&“我們問他了,但是他什么都沒有說。”張穎道,“再后來,我和阿天終于有了比較好的生活,但是阿天的情況就漸漸的不對了起來。于是,我們又開始尋找那個給我們注射藥物的組織……但是音信全無,卻是在這個過程中,遇到了趙爵。”

      &&&&“你是說,趙爵也在尋找那個組織么?”展昭問。

      &&&&“對的。”張穎點頭,道,“趙爵說他有辦法幫我們,讓我們不用擔心……我們在他的庇護下安心生活了幾年,尋找兇手的同時,還生下了曉曉,謝天謝地,寶寶很安全。”

      &&&&“等一下……曉曉今年多大?”白玉堂問。

      &&&&“五歲。”

      &&&&展昭和白玉堂睜大眼睛對視了一眼,轉回頭問張穎,“你們說你們是在趙爵的庇護之下生下曉曉的?也就是說趙爵在五年之前就與你們遇上了?并且他已經開始找那個組織了?”

      &&&&“對,可以這么說。”張穎點頭。

      &&&&“不對啊。”門口,白馳覺得納悶,“不是說趙爵之前一直都被關在特殊疾病控制中心,二十年之久么?”

      &&&&“呵……”公孫聳聳肩,道,“看來只不過是一個很好的掩飾而已……至于是真是假,就只有包局知道了吧。”

      &&&&“趙爵有什么問題么?”張穎問。

      &&&&展昭和白玉堂下意識地搖搖頭,示意張穎繼續說。

      &&&&“和我們有一樣遭遇的其實還有不少人,我們都在趙爵的庇護下生活,并且,幫他搜集資料,找尋線索。趙爵身后似乎還有人,他們有一個醫療機構,來給我們治病。聽說巴托里家族的血液里頭,的確有一種很特殊的成分,可以減緩人的衰老,而那種讓人變得很有攻擊力的藥物,對巴托里家族的人、還有一些特殊的人種……是沒有害處的,但是對于大多數人,是會造成像阿天那樣的壞情況。”張穎道,“那個醫療機構似乎已經研制出了解救的特效藥,但是還在試驗階段。”

      &&&&“那你為什么說要報仇?”展昭不解地問張穎。

      &&&&“趙爵他們的特效藥有沒有效果我是不知道的,但是阿天出現了一些奇怪的現象。”張穎道,“那種藥物在他體內似乎起了某種變化,阿天的能力一下子就變得很可怕,而且,他時而老,時而停滯……似乎本身就在進行某種抗爭。”

      &&&&展昭和白玉堂然不住皺眉,這算什么情況?

      &&&&“那個女人,給我和阿天都安裝了某種觀察的裝置,植入到皮下的……趙爵早就知道,他建議我們把人引出來……而就在一切進行順利的時候,卻發現了又一次的吸血鬼襲擊事件,還有紅唇殺手的事件。”張穎說話的聲音低了下去,“紅唇殺手的真兇……不是我的什么徒弟,而是那個女人,其實不是她假裝我,而是我假裝她。”

      &&&&“你說給你們注射藥物的女人?”展昭吃驚。

      &&&&“對……她表面上是制造了一起專殺負心漢的連環殺人案,但實際上,那些被他殺死的人,都是他們的試驗品,用她的話講,他們是在回收實驗品。”

      &&&&“你和徐天,也算是他們的試驗品。”白玉堂問,“后來她也對你們不利了?”

      &&&&“她有追殺我們,而且對阿天身上產生的變化很感興趣,想要活捉他。”張穎道,“我和阿天在參觀一個美術展的時候,意外地發現了李昊這個人,通過趙爵的調查,我們知道了他是應該已經死去的李元昊,那個人,是趙爵曾經調查多年的人。”

      &&&&“趙爵調查多年?”展昭有些咋舌,問,“他不過二十多歲。”

      &&&&“展博士,你看我幾歲?”張穎笑問。

      &&&&“他也是試驗品?”白玉堂吃驚。

      &&&&“沒錯……似乎還是組織骨干呢。總之,我們在李昊的藏品里頭,發現了巴托里家族的遺物,然后就開始懷疑他。我和阿天悄悄地潛入了李昊的辦公室,搜集到了我給你們的那份名單,阿天多留了個心眼……他偷走了李昊博物館里頭的有關吸血鬼的展品,想要調查一下,是否跟當年的案子有關系。”張穎搖頭嘆了口氣,“但是我們離開博物館之后就發生了意外,那個女人突然出現追殺我們,阿天為了保護我,被抓走了。我不甘心,就到處找他們。

      &&&&“找到線索了么?”展昭問。

      &&&&“沒有。”張穎搖搖頭,“不過趙爵給我出了個主意,我假扮成紅唇殺手引起了你們的注意,然后那個女人立刻就找到我了,說我多事,就要殺我。我那天受了傷眼看就要不行了,打電話給趙爵求助的時候,趙爵讓我去找你們……很奇怪,我的車子到了你們公寓樓的停車場里頭,那群人竟然就不再追殺了。”

      &&&&“什么?”白玉堂和展昭都覺得吃驚,問,“這是為什么?”

      &&&&“我不知道。”張穎搖搖頭,道,“本來趙爵是讓我聽你們的安排的,但是我實在放心不下阿天……說來說去,若不是我,阿天可能現在已經和人結婚,兒孫滿堂了……而且這幾天他正在快速衰老,如果他死了,我也不會活下去的……所以我逃跑了,多方尋找他,還有那個女人的下落。”

      &&&&展昭和白玉堂點點頭,原來這次的案件,如此復雜,只不過,李元昊所屬的那個神秘組織究竟是什么來頭,還有……那個在木屋殺了林管員和對那個男生割喉的神秘人,究竟是誰?

      &&&&他們詢問了張穎,張穎想了想,道,“現在主要殘余的有三方勢力,一方,是當年教會余黨,也就是吸血鬼的勢力。而第二方,是李昊他們那一伙的,也就是那個女人所在的神秘組織,他們似乎就是當年馬修神父組織的人……而最后一方,就是趙爵他們的人,趙爵背后的勢力似乎非常的強大。

      &&&&白玉堂和展昭點了點頭,一切都明朗起來了,但依然還是冰山一角,那段用白允文的話來形容,相當慘烈的過去,究竟隱藏著多少的秘密呢?

      &&&&“那你今后什么打算?”展昭問她。

      &&&&“趙爵說……只要給他一周的時間,他就能救回阿天,雖然不是說能完全治好他,但是起碼可以讓他看起來和我一樣,不會老很快……但是壽命,卻也是在減少的。”

      &&&&展昭和白玉堂都點點頭,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倒是最好的。

      &&&&……

      &&&&當夜,SCI的人連夜將所有的資料都匯總,然后將張穎提供的各項線索進行了核實,發現真如她所說,那些被紅唇殺手殺死的死者,都有一些特別之處……而要再查,線索卻是斷得徹底。

      &&&&李昊等人消失得無影無蹤,名單上其他的人,有的失蹤,有的遭遇意外,總之查到李昊這里,線索就完全斷了個干凈。

      &&&&三天后,有一具尸體被送到了警局的大門口,里頭有一張卡片,上頭只有一行小字——殺害林管員和大學生割喉案的兇手,卡片背面,是一個唇印。大家都皺起了眉頭。

      &&&&公孫從尸體上提取的組織和林管員尸體上,以及那天拋棄在樹林子里頭的面具衣服上提取的纖維成分相同……此人就是兇手。公孫對他進行了很仔細的尸檢,證明這個人,也是一個“吸血鬼”。

      &&&&案件到了這里,所有線索全部被剪斷……連查下去的哪怕一絲絲希望,都被撲滅了。

      &&&&向來有案必破的SCI,也不得不接受這次紅唇殺手一案懸而未決的事實,隊員們都很是沮喪。

      &&&&展昭和白玉堂將案件給包拯進行了匯報。

      &&&&包拯聽完后,只是點了點頭,扔給了他們一份文件,道,“這個案子暫時告一段落,接下來先著手查這個案件,最近案件不少,你們也不要分心查別的了。”

      &&&&展昭和白玉堂彼此交換了一個眼神——老包不讓他們查了。

      &&&&有些沮喪地出了辦公室,展昭問白玉堂,“怎么辦?”

      &&&&白玉堂聳聳肩,“還能怎么辦,不過雖然老包說不用查了,我們還能暗中查么。”

      &&&&“這倒是。”展昭點點頭,一拍白玉堂肩膀,道,“走,去食堂吃飯,氣得肚子都餓了。”

      &&&&“你這貓還挺奇怪。”白玉堂在后頭跟著,單手搭著展昭的肩膀,“別人一般都氣飽,你就氣餓……”

      &&&&說話間,兩人到了二樓,剛想拐進餐廳,就見一大群人圍在二樓食堂門外的窗口處,往下面看——都是SCI的人。

      &&&&“干嘛呢你們?”白玉堂走過去,“破不了案沒臉吃飯集體跳樓啊?”

      &&&&“才沒有呢。”白馳指指樓下,道,“張穎剛剛接到趙爵的電話了,說讓她到樓下等著。”

      &&&&“是么?”展昭和白玉堂湊到窗邊看,就見張穎穿著件紅色的連衣裙,打扮的漂漂亮亮地站在下面,焦急地等著。

      &&&&“你們猜,徐天能恢復么?”白馳問。

      &&&&“應該差不多吧。”展昭道,“這個原理似乎是和小獅子的一樣。”

      &&&&“對了,小獅子呢?”蔣平不解地問,“今天早上你們不是帶來了么?怎么不見了?”

      &&&&展昭瞇起眼睛,“包局說借他玩玩,吃完中午飯才還給我。”

      &&&&“來了!”白玉堂看到了遠處緩緩駛來的那輛賓利,眾人都探頭往外看。

      &&&&不多久,賓利在離開張穎不遠地地方停下了,門一開,一個男人走了下來,手上,抱著一個穿著紅色連衣裙的小姑娘。

      &&&&小姑娘叫媽媽的聲音二樓的人聽得清晰,張穎自然是歡喜地跑了過去……一家團聚。

      &&&&“看來很有效啊。”馬欣摸下巴,“徐天看起來年輕了很多。”

      &&&&“有么?”周圍眾男人都不接地看她,“看起來沒什么變化啊!”

      &&&&馬欣不屑地看了看眾人,道,“男人是年輕還是老,這個由女人說了算。”說完,伸手拉起在一旁墊著腳尖往外看的陽陽,道,“走了陽陽,中午想吃什么?”

      &&&&陽陽笑瞇瞇被馬欣拉走,跟她研究起中午吃飯的問題來。

      &&&&趙虎馬漢等集體瞄了洛天一眼,洛天有些無力,道,“看我干什么?”

      &&&&“喂。”展昭戳了戳還趴在窗邊的白玉堂,道,“聽說張穎他們會去一個安全的地方,過平凡的日子。”

      &&&&“那不錯啊。”白玉堂趴在窗口,就看到張穎他們抬頭,對他們揮了揮手,進了車子……車子駛遠。

      &&&&“總之,結局還算不錯吧。”展昭道,“嗯……也不算沒有收獲。”

      &&&&白玉堂回過頭,就見SCI一群人一邊起洛天的哄,一邊嘻嘻哈哈走進食堂里頭。

      &&&&“這群小子沒破案,心情還挺不錯啊。”白玉堂眼眉挑了挑。

      &&&&“白隊長,放輕松么。”展昭伸手過去,搭住白玉堂的肩膀,道,“我們除了破案還有很多其他事情可以做么,對不對?”

      &&&&“嗯。”白玉堂站直了,伸手環過去,輕輕扣住展昭的腰,湊到他耳邊低聲說,“所以說,貓兒,這個問題今晚回去在床上好好探討探討吧?”

      &&&&展昭瞄了他一眼,拍開他的手往前走,道,“算了,你的生活只有破案。”

      &&&&“貓兒……別小氣。”白玉堂笑,追上,一起進食堂。

      &&&&**看下面的作者有話說=&=+ 在線閱讀 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