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小說 > sci謎案集小說 > SCI謎案集第三部 > 14微笑兇手13 冰山一角

      14微笑兇手13 冰山一角

      &&&&“哥。”白馳戳戳一臉郁悶的展昭,問,“那個……炸彈,為什么他背著炸彈啊?”

      &&&&“哦。”展昭回過神來,道,“這個……跟之前郭成他們的行為有關,我覺得那個人原本是想要用炸彈炸死郭成他們的。”

      &&&&“嗯。”眾人都認真聽著,不過還是鬧不明白究竟怎么回事,展昭因為什么想到了炸彈。

      &&&&展昭組織了一下語言,道,“你們想,如果最后讓那三人都聚到了車子上面,然后一起死了,還都死于死亡微笑的毒藥。和讓眾人都死了,死于爆炸,哪個更方便隱匿線索,并且對我們的威懾更大?”

      &&&&“爆炸!”眾人都點頭。

      &&&&“我對于炸彈的判斷,其實是一種情緒判斷。”展昭道,“通過對方的心理,還判斷對方遇到某種特殊狀況時候的心態和情緒,從而推測他會做出的行為,以及對細節的選擇。我們看,到了整個事件的后期,特別是處理郭成他們那段時間,幾乎出面的,都是第三種人格,是不是?”

      &&&&“嗯。”眾人接著點頭。

      &&&&“這第三種人格的性格是狂躁暴怒的,這種性子的人,有他的處事特點,他們會比較忌諱自己的失敗,很極端,一旦失敗了找到機會,就要狠狠地報復回去”展昭道,“你們看他那封信上面的言論,態度非常傲慢,我們之前從他身上找到了線索他非常不滿。看一個人的文字判斷他的情緒,很重要的就是一些無關緊要的詞,我們可以分析一下他的信!”說著,展昭拿出了那封信來。

      &&&&我的名字,叫K,是個殺手。

      &&&&正如你們所見,這次的案子,我是幕后的策劃者,我并無意驚動警方,只是劉嵩不聽勸告,而發生了一些意外,因為我們的研究而給你們造成的困擾,我深表遺憾。不過你們可以放心,這一系列的案件已經告終,你們大可將郭成和王愛華作為這次案件的最終兇手來定性。請你們不要再追查我的線索了,一來你們是不可能抓到我的,二來,雖然我殺了人,但是我的信條和你們堅持的東西是一致的。

      &&&&K

      &&&&“信的內容,我們去掉交代事實的所有字,留下無關緊要的輔助字,會得到下面的一些詞匯:我的名字,叫K,是個殺手。

      &&&&“正”如你們所見,這次的案子,我是幕后的策劃者,我“并”無意驚動警方,“只”是劉嵩不聽勸告,“而”發生了一些意外,因為我們的研究而給你們造成的困擾,我“深”表遺憾。不過你們“可以”放心,這一系列的案件已經告終,你們“大”可將郭成和王愛華作為這次案件的最終兇手來定性。請你們不要再追查我的線索了,“一來”你們是不可能抓到我的,“二來”,“雖然”我殺了人,但是我的信條和你們堅持的東西是一致的。

      &&&&“請注意這些無關緊要的詞,‘正’如,‘并’無意識,‘只’是,‘而’發生,‘深’表,‘可以’放心,‘大’可,‘一來’,‘而來’‘雖然’”展昭一一列舉,道,“字里行間他都在爭勝,他想要表現得謙遜一點,但是他是不懂得謙遜的性格,因此他的謙遜表現成了一種挑釁。”

      &&&&眾人都拿著信念了念,果然,去掉那些詞,整封信看起來明顯沒那么刺目!“

      &&&&“從他這封信,我讀出他當時的心理狀態是……”展昭緩緩道,“輸了就要扳回一城來,我本來就比你們強,我要你們震驚、懊惱,比我這次更加的挫敗!”

      &&&&“嗯。”沈仲元點頭,“我能夠理解這種心情,的確,人有時候恨極了是會有這種心態。”

      &&&&“這個其實也很正常吧。”趙虎道,“比如說這次球賽要是三比零輸了,那下次至少要三比零贏回來,最好是踢他個五比零六比零的,不然難消心頭之恨。”

      &&&&“嗯,原則上是如此。”展昭點頭,“這是一種情緒釋放法,現代社會壓力大,我們可能在生活中受到很多的屈辱、怠慢,或者不公正……很多時候是無法釋放我們的情緒的,因此會轉嫁。”

      &&&&“那……所以你猜測,他原本是想要用炸彈炸死他們的?”柳青問。

      &&&&“嗯。”展昭點點頭,道,“你們想,幾乎世界上所有的恐怖分子,實施恐怖行動的時候,都是用到炸彈……當然,也有一部分用生化武器的,但是毒氣這種東西是需要條件的,而且無差別針對所有人,這些忽略不提。他們為什么那么喜歡爆炸效果,你們知道么?”

      &&&&眾人面面相覷,雖然經常看到新聞上,恐怖活動高發地帶經常會有哪家超市爆炸,炸死平民多少人,但是鮮少想過,為何偏偏鐘愛炸彈,都只是覺得,炸彈方便……但是一想,炸彈其實并不方便,首先,它很容易被查出來,而且沒有靈活性。

      &&&&“爆炸的效果和捅一刀的效果是很不一樣的。”展昭道,“幾乎所有人都喜歡看發散性的東西,比如說煙花、花開,甚至是傘打開。”

      &&&&眾人都皺起了眉頭,腦中琢磨著展昭所說的那些行為之間的細微差別……的確是那么回事啊。

      &&&&“就好比說,拆房子沒什么好看的吧?大家都不會去看,但是定向爆破拆房子,卻有可能圍上幾百幾千人等著看,還電視直播……因為很多人喜歡看,至于為什么,沒人能說出個理由來……其實那是發自本能地喜歡。”展昭解釋道,“從心理學的角度上,這種也是人本身,對于發散和摧毀這些行為的喜愛。”

      &&&&“發散……摧毀。”眾人都琢磨著。

      &&&&“我剛剛也說了,現實生活中我們太多的壓力無法宣泄,因此我們喜歡看這種包含著發散性又有摧毀性的東西,每本好萊塢大片里,有多少這樣的鏡頭?不可否認的,這些鏡頭幾乎都會出現在首映前用來吸引觀眾的片花里頭,可見人類對于這種摧毀的喜愛!”

      &&&&“嗯,我好像有些明白了。”白馳點頭,“那個第三種人格,想要享受那種爆炸給他帶來的感覺,還想看我們看到爆炸的時候,那種挫敗的表情!”

      &&&&“正確!”展昭點頭,“你們想,如果我們沒有追出去,而是任憑那輛車子開到指定地點,接了人上車,然后車子爆炸,三個人都死了……我們會有多頹喪?”

      &&&&眾人都點頭。

      &&&&“最重要的是,如果爆炸,我們會第一時間知道,也會第一時間釋放出最大的情緒,讓那個兇手感覺很痛快!可換種角度,如果那三個人都是中毒死的,可能他們的尸體要過上一段時間才能被我們注意到,最先可能是交通事故,或者以為是沉尸,我們不會那么震驚后悔!”

      &&&&眾人聽后,都恍然大悟,簡單的說,展昭只是在眾多的殺人手法中挑選了一種符合兇手當時心態的,所以怎么想,都是用炸彈。

      &&&&“白隊。”這時候,門口有人推門進來,是拆單組的軍方機械師徐慶。

      &&&&“三哥。”白玉堂看他,徐慶有些資格了,年紀也不小,因為小名叫老三,所以包拯等長輩都叫他徐老三,而白玉堂他們這些后輩,都叫他三哥。

      &&&&“炸彈分析過了?”白玉堂問。

      &&&&“嗯,土炮!”徐慶笑道,“太容易做了!”

      &&&&“哪兒弄來的火藥?”展昭有些不解地問,“S市能弄到火藥的地方都沒有丟失的報告吧?”

      &&&&“所以說是土炮了。”徐慶將炸彈放到桌上,拆開給眾人看,道,“這是從花筒里拆出來的。”

      &&&&“花筒?”眾人好奇地看徐慶,白馳問,“就是放的那些禮花么?”

      &&&&徐慶笑了,道,“小白馳,煙花和禮花是兩種概念。”

      &&&&白馳尷尬地笑了笑,“對哦……好像一個是自己放的,一個是用禮炮的。”

      &&&&“這個可能是你們的一條線索。”徐慶道,“知道獵槍不?”

      &&&&眾人都點頭,“知道!”

      &&&&“國家管制槍械,就算有持槍證的,每年的子彈供應量都有限,自個兒做子彈,知道上哪兒弄火藥么?”

      &&&&眾人又集體搖頭——這個,太高難度了。

      &&&&“炮仗。”徐慶笑道,“這一般的炮仗都分作兩響,第一響嘭,第二響啪,‘啪’那響沒用,是黃火藥,要用‘嘭’那響的黑火藥,這玩意兒可威力巨大啊,存滿這一包,只要有一根雷管,就能炸飛一棟樓啊!”

      &&&&“哪兒來的雷管啊?”白玉堂皺眉。

      &&&&“線索來啦!”徐慶笑道,“前兩天拆單組正查這案子呢,南城西面的郊區不是有石礦山么?”

      &&&&“嗯。”眾人都點頭,洛天問,“就采石場哪兒?”

      &&&&“對。”徐慶點點頭,“采石場每天都需要炸山取石,所以場邊有火藥庫,半個月前,庫里丟了兩千根雷管。”

      &&&&“兩千根?”眾人都睜大了眼睛看他。

      &&&&“可不?!”徐慶道,“沒見整個采石場都關了么?這案子若是不破,那可了不得。”

      &&&&“這么大案子,怎么不讓我們查?”白玉堂似乎有些意見了。

      &&&&“唉,別埋怨你們包局了。”徐慶擺擺手,道,“上頭不讓聲張,怕引起群眾恐慌。”

      &&&&“難怪采石場那幾天不上班了。”柳青和沈仲元對視了一眼——原來是這么回事。

      &&&&“這么說,那小子很有可能知道雷管的下落?”白玉堂問。

      &&&&“可不是。”徐慶搖搖頭,到,“這年頭,好端端的禁了煙花炮竹,沒想到又準放了,每年過年那會兒如果大量采購取出來火藥,那種豪華型的煙花筒,就好幾萬塊錢一個那種,那里頭取出來的就是TNT啊!每年大家是過節看煙花,我們和消防隊的一看見煙花就頭疼。”

      &&&&眾人都失笑,白玉堂拍拍徐慶的肩膀,道,“三哥,幫大忙了,這線索管用。”

      &&&&徐慶笑了笑,悄聲說,“我剛剛先把情況匯報給包局了,我看見他打電話了呢……所不定這案子就歸你們了!你們SCI可得好好露露臉啊!”

      &&&&眾人都笑,徐慶拿著炸彈,溜溜達達出門了。

      &&&&“調查一下春節期間大量購置花筒、煙花的地方。”白玉堂吩咐眾人,“還有,查查關于采石場丟失雷管的那件事。”

      &&&&“這不是不讓查么?”柳青和沈仲元問。

      &&&&白玉堂笑了笑,道,“我們不過是從拆彈組那兒得到了消息,又不知道這關系到別的什么?再說了,別聲張不就行了?”

      &&&&柳青和沈仲元對視了一眼,都一個想法——跟著聰明人干真是太痛快了。

      &&&&正這時候,就聽“嘭”一聲,門被踢開。

      &&&&公孫氣勢洶洶殺了進來,白馳拍胸口,道,“嚇死了,還以為三個剛剛那可炸彈響了呢。”

      &&&&“公孫?”展昭見公孫一臉殺氣,就問,“有線索了?”

      &&&&“被騙了!”公孫將手上的文件往桌子上一扔,道,“郭成他們兩個,根本不是被死亡微笑毒死的!” 在線閱讀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