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小說 > sci謎案集小說 > SCI謎案集第三部 > 46幽靈兇手 14 心理治療

      46幽靈兇手 14 心理治療

      &&&&展昭等回到了SCI的辦公室里頭,就見白馳和眾人都在,唯獨沒見趙禎。

      &&&&“馳馳,趙禎呢?”展昭跑過去問。

      &&&&白馳眨了眨眼,道,“他開車和大哥他們一起回去了啊。”

      &&&&展昭皺眉,心說,死小子跑得還挺快!有話要問他呢!

      &&&&“哥?”白馳問展昭,“你找禎有事情?”

      &&&&展昭惡劣性子又上來了,對白馳道,“馳馳,手機關一會兒,咱們開會。”

      &&&&“哦,好!”白馳趕緊關了機。

      &&&&展昭趁眾人進去辦公室那會兒,掏出手機給趙禎發了條短信,“你完了,有人找馳馳來了。”

      &&&&短信發過去不到三十秒,展昭就聽到手機直響,微微一笑,將手機按了靜音,等著趙禎自個兒送上門來,讓你跑!

      &&&&果然,又過了三十秒,趙禎一條短信發過來,“我錯了,馬上來,你幫我穩住馳馳。”

      &&&&展昭滿意地發了一個笑臉過去。

      &&&&眾人到了辦公室里頭,秦鷗和揚帆先坐到了一旁,陳瑜和陳老頭坐到了沙發上,白馳去給眾人倒水。

      &&&&老頭環顧四周,贊嘆道,“哦呦,這警局真是漂亮啊。”

      &&&&展昭笑著在他們一旁坐下,問,“老爺子貴庚了?”

      &&&&“爺爺七十八了。”陳瑜回答。

      &&&&“精神很好啊。”眾人都有些意外。

      &&&&老頭嘿嘿笑了笑,覺得這里好多大小伙子都不錯,不知道能不能給陳瑜物色個對象。

      &&&&陳瑜見他又開始胡思亂想了,就咳嗽一聲,斜了他一眼,老頭收斂了些,不過還是一臉的笑意。

      &&&&展昭和白玉堂交換了一個眼神,白玉堂示意展昭——今天你來吧。

      &&&&展昭點點頭,問,“老爺子每天都去公園下棋么?”

      &&&&“對啊!”老頭點點頭,嘆氣,“以后估計去不了嘍。”

      &&&&“每次都坐在那個位子?”展昭接著問。

      &&&&“呃……是啊。”老頭點了點頭,道,“我耳朵不是不好么,戴著助聽器就容易吵,所以我都坐最里面那個位子。”

      &&&&陳瑜聽了就蹦起來了,“爺爺,你得罪誰了?那人該不是要炸你?”

      &&&&老頭有些摸不著頭腦,好奇問,“這個……不會吧,我每天就下個棋,雖然我下棋贏了是囂張一點,不過也不至于因為這個就得罪人要殺我吧?”

      &&&&眾人都忍不住校,秦鷗卻是心事重重,他幾次想要說話,但是展昭都示意他——別開口。

      &&&&秦鷗只好忍著,楊帆在一旁看著,斜了他一眼——深呼吸!

      &&&&秦鷗愣了愣,盡量控制自己的情緒,他知道自己一旦失控還是很麻煩的,多年前的那種無助感又一次涌上來了。

      &&&&正在這時,就見洛天走到了一旁拍拍他肩膀,似乎是能看出他心中不安。

      &&&&秦鷗抬頭,就見洛天微微一笑,莫名就安心起來,回頭,楊帆也笑——這警察給人感覺真有安全感。

      &&&&“您想不出來是誰要害你么?”展昭問。

      &&&&老頭搖頭,道,“不認得會做炸彈的人啊。”

      &&&&眾人都轉臉看陳瑜。

      &&&&陳瑜趕緊搖頭,“那個……我也不認識啊,那個人好像是去炸白大哥的。”

      &&&&眾人面面相覷,老頭聽了倒是一愣,問陳瑜,“小瑜?你剛剛也遇上炸彈了?“

      &&&&陳瑜點點頭。

      &&&&“什么?”老頭臉色立刻變了,“哪個王八蛋敢炸我寶貝孫女,我跟他拼了!”

      &&&&“唉,老爺子,您別上火。”展昭趕緊讓老頭淡定些,道,“陳瑜那是碰巧遇到了,不是沖著她直接去的!”

      &&&&老頭卻是眉頭緊鎖,展昭最善于觀察別人的神色,一眼就看出不對勁來,問,“老爺子,您是不是覺得不妥?”

      &&&&老頭抬眼看了看展昭,點點頭。

      &&&&“有什么沒說的么?”

      &&&&老頭猶豫了一些,抬眼看了看陳瑜,似乎不想說。

      &&&&“爺爺,你想說什么啊?”陳瑜不解。

      &&&&“有些事情,我沒跟你說起過。”老頭嘆了口氣,說出來怪丟人的,我怕影響你前途,但是……現在這種時候,不說,萬一真和那時候的事情有關……

      &&&&“什么事啊?”陳瑜不解。

      &&&&老頭嘆了口氣,道,“你爸媽怎么死的……我從來沒跟你說起過。”

      &&&&陳瑜一愣,問,“不是說交通意外死的么?”

      &&&&老頭搖了搖頭,道,“你爹娘……都是自殺的。”

      &&&&陳瑜一驚,看老頭

      &&&&老頭看了看眾人,找了張紙筆,寫下了兩個名字,交給白玉堂和展昭,道,“這兩個名字,你們做警察的應該聽說過吧?”

      &&&&白玉堂接過那張紙片看了看,就見上面寫著,“陳興隆、余鳳。”

      &&&&白玉堂一愣,看展昭,展昭也是抽了口涼氣。

      &&&&楊帆湊過來看,有些納悶,問,“這兩個人是誰?”

      &&&&秦鷗皺了皺眉頭,道,“這兩人是當年有名的雌雄大盜。”

      &&&&楊帆睜大了眼睛,問,“雌雄大盜?”

      &&&&“這兩人非常有名。”展昭道,“大概二十年前的事了吧?”

      &&&&白玉堂點點頭,“那時候,因為陳興隆和余鳳是夫妻,因此也稱作龍鳳大盜,又是一對,他們專門搶銀行的金庫,手法非常高明,陳興隆是相當厲害的炸彈專家,用自己設計的炸藥炸開金庫,犯下的都是世紀大案。”

      &&&&“然后呢?”楊帆問,“始終沒有被抓住?”

      &&&&白玉堂點點頭,“當年他們所犯的案子都是懸案,沒人能抓到他們,相傳他們還有一伙人,但是后來……陳興隆和余鳳自殺了,警察找到了他們的尸體,但是沒找到他們偷走的錢,可能被團伙拿走了,也說是夫妻兩藏起來了。”

      &&&&說到這里,眾人都看老頭。

      &&&&陳老頭嘆氣搖頭。

      &&&&“老爺子,我聽說陳興隆和余鳳無親人,沒想到……”白玉堂說著,就見陳瑜一臉的難過。

      &&&&展昭聳聳肩——任憑誰都有想法的,好端端的,爹娘是江洋大盜。

      &&&&“我知道他們干那事兒的時候,就將他們趕出家門了!”老頭越說越來氣,道,“那兩個沒良心的,放著小瑜一個人在家里沒人管,自己跑出去偷東西,干些傷天害理的事情,都是我糊涂啊……竟然那么晚才發現,死了更好!”

      &&&&眾人見老頭火氣上來了,都趕忙安慰。

      &&&&陳瑜也不做聲,不過她倒不是柔弱的女生,還挺得住,倒是去安慰他爺爺,讓他別上火。

      &&&&“會不會和當年的案子有關系?”展昭問。

      &&&&白玉堂微微皺眉,“那么多巧合集中在一起,感覺倒也不像是假的。”

      &&&&正這時候,趙禎來了,身后還跟著懶洋洋的里斯本,顯然是剛剛睡醒。

      &&&&“禎,你怎么來了?”白馳走出去。

      &&&&趙禎見沒有別人在這兒,也松了口氣,看了看展昭,展昭對他一笑。

      &&&&趙禎嘆氣,什么都逃不過展昭的眼睛。

      &&&&“總之……老爺子,你們回去不太安全,陳瑜也是,需要接受保護!”

      &&&&陳瑜抬眼看了看眾人的,熬,“沒關系,我們今年的演唱會都結束了,有三個月的休息時間。”

      &&&&眾人都點頭。

      &&&&展昭問老頭,“老爺子,當年跟陳興隆和余鳳有關系的那些成員,你知道么?或者,他們當年的那匹財富在哪里?知道么?“

      &&&&“我沒記錯的話,那應都是他們盜走的黃金和珠寶吧?”白玉堂問,“據說數目驚人的大,當時的媒體都不敢報道。”

      &&&&“也幸虧那兩人還有些人性,沒透露我和小瑜的事情,不然的話……”

      &&&&展昭點了點頭,“也就是說,沒人知道你們和那對夫婦的關系……”

      &&&&“也不一定的。”老頭突然說,“我記得當年有幾個人,經常到我們家來,神神秘秘的不知道說什么。”

      &&&&“什么人?”白玉堂意識到線索關鍵,就問。

      &&&&老頭搖搖頭,“太久了,不記得了,我當年就知道喝酒,也很少管他倆的事情,說來說去,歸根結底還是我老糊涂。”

      &&&&眾人都不好意思再說了,趙禎在門口,見里頭情況,就問白馳,“出什么事了?”

      &&&&白馳小聲講事情大致說了一遍,趙禎皺眉,低頭不語。

      &&&&白馳始終覺得……趙禎有心事,但是不愿對自己說,不過他還是相信趙禎的,可能有什么說不出口的事情,怕他知道了擔心,便也不多問,裝傻好了。

      &&&&展昭讓趙虎將陳瑜和老爺子安排到了家里,白錦堂的別墅很大,能住下他們,關鍵是哪里安保措施嚴,又方便保護。

      &&&&等人送走了,輪到了秦鷗和揚帆了。

      &&&&當年的事情眾人都還知道一些,馬欣將鑒識科剛剛送過來的炸彈殘骸都放到了桌上,聽說陳瑜去了白玉堂家里暫時避難,就出門,約佳怡和齊樂一起去陪她。

      &&&&秦鷗拿起那些殘骸看了良久,長長松了一口氣,將東西放下,搖頭,“不是他……他已經死了。”

      &&&&一旁揚帆也松了口氣,輕輕拍了拍秦鷗的肩膀。

      &&&&“當年的事情,能不能大致說一下?”展昭坐下來,看秦鷗。

      &&&&“不行!”揚帆斬釘截鐵地拒絕,要說我來說,你們讓他出去等著。

      &&&&秦鷗轉臉看他,展昭微微笑了笑,看揚帆,道,“你對他的生理治療相當成功,但是心理治療不是有愛就可以的。“

      &&&&揚帆一愣,臉通紅,道,“胡說什么呢。”

      &&&&白玉堂也坐下來,“世界級的心理醫生在這兒呢,機會難得,別錯過啊。”

      &&&&展昭看了看秦鷗,道,“你根本沒好,不敢回家,強迫自己靠近火、畏寒、做惡夢、厭世……莫名煩躁。”

      &&&&揚帆轉眼看秦鷗,似乎有些驚奇,“你……有這些癥狀么?”

      &&&&秦鷗看了看他,笑道,“你盡力了。”

      &&&&揚帆微微皺眉,不說話,看向別處。

      &&&&“長期的心理康復,需要一個能堅持陪伴你的人,但是,更需要正確的治療方案。”展昭架起腿,認真道,“我在歐洲工作那會兒,做過專門的警方心理干預師。這個世界很殘忍,變態的人很多,作為正義的一方難免被侵害,付出的代價和受到的傷害,不是罪犯被繩之于法就能彌補的。我治好過很多精神崩潰的人,不過要讓我了解情況,當然,我的另一個目的,還是為了破案。

      &&&&秦鷗想了想,點點頭,問,“要從哪里說起?”

      &&&&展昭想了想,道,“這樣吧,我先問你一些問題,等我抓到了重點,你再詳細說給我聽,需要我清場么?”

      &&&&展昭問完后,眾人也都自覺地想要退出去,畢竟,誰都不太想聽這種悲慘的故事。

      &&&&秦鷗沒說話,揚帆問展昭,“清場好一點吧?”

      &&&&展昭想了想,道,“其實不然……同時和十個人傾訴的效果和分別對十個人傾訴的效果是一樣的,每傾訴一遍,就會少一分負擔,向一百個人傾訴完你心中的痛苦,你的痛苦會降低很多。”

      &&&&秦鷗點點頭,他知道這種感覺。

      &&&&眾人都留下來,聽著。

      &&&&展昭想了想,問,“那人跟你,有沒有什么關系?”

      &&&&秦鷗沉默了一會兒,道,“有……他是我以前救過的一個人。”

      &&&&“說說你們怎么認識的。”展昭問話,臉上并沒有什么表情。

      &&&&眾人發現了很多次,展昭進行心理干預時候,有時候會顯得很無情,當然,這種無情也是對患者有好處的。

      &&&&“他是個化學系的學生,那次去銀行取錢,正好有搶匪搶劫銀行,將炸彈捆在了他身上。”秦鷗說到這里,神色慌張了起來,接著道,“我當時幫他拆了彈……他嚇哭了。”

      &&&&“然后呢?”展昭問,“你做了什么?”

      &&&&秦鷗深吸一口氣,我拍了拍他肩膀,說他很勇敢。

      &&&&“他當時看你的眼神,你還記得么?”展昭問。

      &&&&秦鷗點點頭,“記得……”

      &&&&“你后悔了么?”展昭接著問。

      &&&&良久,秦鷗才點點頭,“后悔。”

      &&&&“后悔不該救他,還是不該拍拍他的肩膀,跟他說那句話?”展昭接著問。

      &&&&“兩個都有。”秦鷗老實說出了自己的感受。

      &&&&展昭微笑著點頭,“很好……如果是我,我會后悔當警察,后悔一切和這遭遇有關的事情,可以理解,并不罪惡。”

      &&&&作者有話要說:俺明天要出趟遠門,所以所有文章要斷更一天=&=,后天回來了繼續~ 在線閱讀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