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小說 > sci謎案集小說 > SCI謎案集第三部 > 93幸運兇手23餐廳釣魚風波

      93幸運兇手23餐廳釣魚風波

      &&&&展昭主張放長線釣大魚,眾人雖然摸不著頭腦,但是展昭就等于是頭腦,SCI一向尊崇一句廣告詞——相信貓,沒錯的!

      &&&&展昭和白玉堂仔細地安排了接下來的行動,就等著天黑抓人,當然……還要適時地放出風而去,也就是說,需要先放個餌。

      &&&&離開晚上還有一段時間可以吃個飯,展昭戳戳馬漢,“去吃飯么?”

      &&&&馬漢有些納悶,看了看展昭又看了看身邊的白玉堂,“吃飯?”

      &&&&“哦……”公孫心領神會走過來,“餐廳估計有人守在那里,等著聽消息,咱們這時候放餌最合適。”

      &&&&“我和玉堂不方便出面,有人會防著我們。”展昭一臉的壞主意,“魏子強為了避嫌輕易不會觸動,所以肯定讓親信來探消息……他手下能跟SCI說上話的,估計也就是錢嘉讓了,你帶著欣欣去,最合適!”

      &&&&馬漢點了點頭“我去倒是沒問題……不過該說什么?”

      &&&&“大哥。”馬欣過來拍他肩膀,“戴個耳機被,讓展博士教你。”

      &&&&馬漢看展昭和白玉堂,兩人都點頭,“就這么定了!”

      &&&&一會兒,馬漢和馬欣公孫一起去食堂吃飯。馬漢戴著竊聽器和隱形耳機,馬欣是來給他配戲的,公孫是去湊熱鬧的。

      &&&&三人晃晃悠悠進了餐廳,其他人在辦公室里透過竊聽器聽熱鬧,也都不肯出去吃飯,白馳就去買了外賣來。

      &&&&展昭邊啃披薩,邊發短信。

      &&&&白玉堂在一旁看著,問,“貓兒,你給誰發短信呢?”

      &&&&展昭眨眨眼,“我在編短信,還沒有發出去,時機未成熟。”

      &&&&白玉堂莫名,“什么時機?”

      &&&&展昭嘖嘖兩聲,“不見兔子不撒鷹!”

      &&&&……

      &&&&這時候,就聽到食堂里頭的馬漢低聲說了一句,“魚來了。”

      &&&&“這么快就來了,估計早就有人盯梢了。”趙虎靠在窗戶邊聽著,笑了一聲,他對錢嘉讓還是非常反感。

      &&&&展昭笑瞇瞇,按了個發送鍵。

      &&&&白玉堂托著下巴,展昭的表情應該是在惡作劇。

      &&&&錢嘉讓其實并不是經常去餐廳吃飯的。

      &&&&警局的餐廳分好幾層,大家都去離自己最近的一層。因為警察是一種最沒有飲食規律的職業,所以警局內部餐廳基本是全天二十四小時供餐,而且伙食極好,但是職位比較高的管理人員不經常來。

      &&&&當然,對餐廳利用率最高的就是法醫室的人……貌似法醫和鑒識人員都很愛吃東西,估計工作內容比較開胃。

      &&&&馬欣熟門熟路,要了晚餐還要了好幾樣點心。

      &&&&從豬排飯到蛋花湯到烤魚再到甜點,最后還要了一根香蕉和一塊黑米糕,馬漢還在旁邊看著馬欣點菜,無奈地說,“唉,別以為嫁出去了就亂吃,小心胖了洛天不要你。”

      &&&&辦公室里,洛天正喝茶呢,見眾人看自己,尷尬地張張嘴,“胖瘦不要緊的……”

      &&&&秦鷗在一旁笑。

      &&&&馬欣還不樂意了,一氣要了兩塊黑米糕,不愧為警局大胃女王的稱號。

      &&&&“買這么多啊?”

      &&&&不出意料,錢嘉讓跑來套近乎,問馬欣“晚上值班?”

      &&&&馬欣嘆了口氣,“唉……出事了么,自然要值班。”

      &&&&馬欣的說辭大多是展昭事先安排好的,雖說是釣魚,蛋在讓魚看到誘餌的同時,卻不能讓魚起疑心!法醫室出了那么大的事,不值班是不可能的,值班才自然。

      &&&&“我聽說有人潛入SCI法醫室破壞尸體,真的假的?”錢嘉讓還八卦了起來。

      &&&&“咳咳。”

      &&&&這時候,公孫在他身后出現了,要了份烤魚又要了份漢堡,看來食欲不錯。

      &&&&展昭又笑了笑。

      &&&&白玉堂越想越不明白,伸手拿了展昭的手機看他最后發出去的那條短信,立刻傻眼,望著展昭,“貓,你……”

      &&&&展昭嘿嘿一樂,“好戲在后頭呢!”

      &&&&白玉堂搖頭,一旁白馳叼著披薩湊上來看,只見展昭這條短信是發給白錦堂的,寫了一句話,“有人對公孫有意思,在食堂纏著不放走了。”

      &&&&“呵……”白馳倒抽了口涼氣,開始擔心一會兒食堂會不會有流血事件發生。

      &&&&白玉堂托著下巴繼續聽那邊的對話。

      &&&&“話說回來,你們白隊也太嚴厲了吧。”錢嘉讓繼續套話,“法醫室有人侵入,那要外勤人員執勤才行么,讓你們幾個法醫留守?”

      &&&&“唉,案子緊人手不夠用啊。”馬欣搖頭,“所以我這個弱女子只好多吃點東西,萬一有事情發生,打不過起碼還能喊大聲點兒。”

      &&&&錢嘉讓讓她逗得直樂,跟著三人去餐桌邊坐下吃飯,馬漢向來話不多,按照展昭的知識,找了張四人的圓桌,挨著馬欣坐下。

      &&&&一桌總共四個人,馬漢和馬欣坐到了一起,就表示錢嘉讓無論坐那兒,都會挨著公孫。

      &&&&“要不要給你們借調些人手幫忙?”錢嘉讓全然不覺,做到了馬漢身邊,繼續套話。

      &&&&馬漢看了看他,問,“借調哪兒的人手?”

      &&&&“人事方面我還是能幫忙的,就怕你們白隊不要。”錢嘉讓說著,問公孫,“公孫你是法醫室主管,你要不要人?”

      &&&&“你提供活人么?”公孫嚼著烤鰻魚陰森森地問。

      &&&&錢嘉讓一個激靈,公孫要活人值班還是解剖啊?

      &&&&展昭在電腦前,呵呵地笑。

      &&&&白玉堂戳戳展昭,指了指話筒,示意——怎么辦?別光笑,釣魚啊!

      &&&&展昭擺擺手,示意——還不到時候。

      &&&&白玉堂等只好耐著性子等待。

      &&&&眾人吃著飯就沒話說了,公孫吃了鰻魚看看漢堡,覺得干,就又去要了一份拌面,呼嚕嚕地吃起來,邊嘟囔一句,“欣欣啊,晚上沒事干脆大掃除吧,找人來清理一下冷凍柜,那地方不洗明天更臭了,肉醬都快長毛了。”

      &&&&公孫說話聲音不大,但身邊坐著的其他警務人員都豎著耳朵聽這邊動靜呢,無奈聽得清楚食欲全無,紛紛捂著嘴就跑了。

      &&&&錢嘉讓打開橙汁喝了一口,“清潔人員我幫你們安排吧。”

      &&&&公孫和馬欣都不知道要不要回答……因為展昭說了,是釣魚,這會兒魚上鉤了,就不知道火候如何……一時間兩人都看馬漢,因為馬漢等著展昭的指示呢。

      &&&&馬漢見兩人看自己,心說你倆別看了,小心露餡。

      &&&&錢嘉讓也有些疑惑,同時看馬漢。

      &&&&展昭對馬漢來了一句,“不用,讓盧方安排吧。”

      &&&&馬漢脫口而出就說了,錢嘉讓看了看馬漢的神色,心里有數,馬漢大概知道自己要調走他的事兒了,對自己有些意見,SCI這幫精英啊,什么都好,就是太自以為是,正直不屑圓滑……不過這樣也好,比較好套話,不痛快都擺在臉上的人不用防著。

      &&&&白玉堂戳了戳展昭——接下來?

      &&&&展昭對他擠擠眼睛——有招!

      &&&&“盧方找的是外部清潔工吧?”錢嘉讓顯得比較擔心,“剛剛出過事,不如讓內部人員來做?”

      &&&&馬漢猶豫起來,其實他是等展昭指示呢,可展昭這頭繼續嚼披薩,不說話。白玉堂用勺子攪拌著咖啡,心說,這也算是欺負老實人的一種新招么?

      &&&&可在錢嘉讓的眼里看來,的反應很正常,更加堅定了馬漢別看平時很酷很銳利的感覺,其實還挺老實的么,就問,“有什么難處?”

      &&&&“沒有。”展昭嚼披薩,馬漢那頭也立刻答一句沒有,錢嘉讓心中暗笑,果然鬧意見呢。

      &&&&“唉,小馬。”錢嘉讓認真給馬漢做思想工作,“怎么吱吱嗚嗚的?要知道整個SCI,我是最欣賞你的,怎么,有什么事兒不能告訴我啊?”

      &&&&馬漢笑了笑,可耳機里頭只有展昭嚼披薩的聲音沒說話聲,他也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于是只好笑而不語。

      &&&&錢嘉讓見馬漢的表情,覺得自己這高帽子帶對了,果然人喜歡聽好話,要再接再厲。

      &&&&白玉堂和白馳感覺都有些憋悶,同時拽了拽展昭——快!

      &&&&展昭“咳咳”咳嗽了一聲,那頭馬漢不知道這句該不該學,就也猶猶豫豫地跟著咳嗽了一聲。

      &&&&錢嘉讓知道,這會兒估計是話匣子打開了,之后談話就好辦了!

      &&&&趙虎在突然噗一聲樂了……展昭是太了解馬漢了。以馬漢這人防備心很強,大概跟狙擊手的職業有關系。錢嘉讓上來套話,一套他就說,太假,套來套去不肯說,就釣不著魚。

      &&&&展昭是故意讓錢嘉讓經歷那么一個小波折,先問,馬漢不說,顯得跟他鬧意見,美言幾句,馬漢說了……錢嘉讓這種比較自負的性格,不會懷疑有詐,只會自滿于自己的本事,馬漢這種年輕人,耍心眼怎么可能贏得了自己,因此對之后“套”出來的話,也會深信不疑。

      &&&&展昭見情況差不多了,就說了聲,“吃飯吧,晚上SCI我們都有任務,外部的人來,會有人盧方叫人盯著,內部人就不一定了。”

      &&&&馬漢算是沒脾氣了,他也知道展昭用的什么法子了,就如實說了。

      &&&&錢嘉讓滿意地點點頭,笑道,“哦……這樣啊,應該的應該的,呵呵。”

      &&&&SCI眾人也自然明白了展昭的法子,都對他這種將人心“玩弄”于鼓掌之中的能力很無語,幸虧這不是個壞人,而是專門治壞人的人,不然就麻煩了。

      &&&&馬欣吃著飯,見公孫吃了鰻魚,又跑去買了個雞肉卷來,心里琢磨著,最近白大哥可能需求量比較大,公孫的熱量攝取量比平日多了一點!

      &&&&公孫看到她的神情,挑起嘴角一笑——那你吃那么多算是在做準備?

      &&&&馬欣臉皮挺厚不過也是個女的,臉紅紅瞪了公孫一眼,公孫笑。

      &&&&正這時侯,靠在窗邊的趙虎看到了下頭飛馳駛入停車場的那輛黑色車子,說了一句,“靠!白大哥的車來了。”

      &&&&展昭立刻看手表,微笑著跑到麥克風邊,對馬漢說,“馬漢。”

      &&&&馬漢吃著飯呢,聽到展昭叫他,就估計展昭接下來會讓他做什么,不動聲色地聽著。

      &&&&展昭看著手表,算了大概十五秒中的時間,對馬漢說,“假裝起來加菜。”

      &&&&馬漢愣了愣,但也沒猶豫,站起來加菜去了,桌子并不是太大,馬漢要起來,錢嘉讓就往旁邊拉了拉椅子,挨著公孫近一點。

      &&&&公孫嚼著雞肉卷看他,等著馬漢加完菜回來,接著釣魚。

      &&&&而對面坐著的馬欣,是正對著大門口,看到門口出現的那個身影……馬欣差點咬到舌頭,心說——乖乖!精彩了啊!

      &&&&馬漢走到加菜的地方回頭看,也抽了口涼氣,他算明白展昭什么意思了,因為白錦堂不知道什么時候來了,正站往公孫身后走呢。

      &&&&“小馬,什么菜啊?”盛菜的大嬸見馬漢的菜也沒吃多少,不解地問。

      &&&&“白……”馬漢張了張嘴,大嬸立刻給了他一勺白菜,附帶一個獅子頭。

      &&&&馬漢擦了把汗,端著飯菜往回走。

      &&&&錢嘉讓見馬漢回來做了,就繼續往一旁靠,挨公孫挺近,讓馬漢好坐進來的時候方便,馬漢見白錦堂的臉色又黑了幾分,心說——完了。

      &&&&公孫嚼著雞肉卷準備接著往下看熱鬧,卻覺得眼皮子跳,背后涼絲絲的,餐盤里一個陰影。

      &&&&而此時SCI眾人都聚集在電腦前面,因為蔣平實在忍不住了,調出了餐廳的監控畫面看,這會兒是聲情并茂了。

      &&&&就看到白錦堂黑著一張臉走到公孫身后,看著公孫和錢嘉讓幾乎挨在一起的胳膊。

      &&&&“我賭大哥肯定發飆。”趙虎壓了二十塊錢。

      &&&&“不會吧,大哥最近理智很多。”白馳也賭了二十塊。

      &&&&眾人紛紛掏錢押在兩邊。

      &&&&展昭卻突然對著麥克咳嗽了一聲,驚醒了盯著白錦堂發呆的馬漢,“白大哥。”

      &&&&馬漢順著展昭的意思,叫了一聲白大哥。

      &&&&“咳咳……”

      &&&&隨之而來的是公孫的咳嗽聲,錢嘉讓也回頭,看到了白錦堂。

      &&&&他倒是知道白錦堂這個人,警局一半以上的新型警用器具都是他捐助的,特別是那個未來世界似的超豪華法醫室。他跟公孫是合法結婚夫夫,這點警局也人盡皆知。只是……他可不知道這位白家大哥干嘛那么“冷酷”地看著自己,還是白家人一貫都這么“酷”?

      &&&&白玉堂扶著額頭等待悲劇發生。

      &&&&公孫可明白了,跳著腳心里大罵——死貓啊,敢暗算老子!

      &&&&展昭悶笑,拿出二十塊錢來壓在兩堆前中間,“我賭豹子,打不起來,大哥會被公孫拖走。”

      &&&&果然,就見公孫拖著要宰了錢嘉讓的白錦堂就走,“你來干嘛?”

      &&&&“捉奸。”白錦堂回答一句,公孫一腳踹過去,拽著領帶把人拖走了。他多精明,一下子就明白過來展昭使壞整人呢,同時也是給個合理的理由,讓他今晚不出現。

      &&&&只是今晚不在法醫室,回家更慘,白錦堂肯定要折騰了,早知道多吃個雞肉卷。

      &&&&馬漢和馬欣兩兄妹一個端著菜盤一個捧著奶茶,替錢嘉讓捏把汗,這算是躲過一劫啊?!

      &&&&“怎么了?”錢嘉讓還是一臉茫然。

      &&&&展昭對著麥克告訴馬漢,“沒事,吃飯吧。”

      &&&&馬漢同樣復述了,坐下吃飯。

      &&&&馬欣則是在一旁八卦,“錢長官,你害死公孫了哦!”

      &&&&“啊?”錢嘉讓張了張嘴

      &&&&展昭則是滿意地點頭,女人大多都會八卦,但是在該八卦的時候八卦的女人那才是聰明的女人。

      &&&&隨后,馬欣繪聲繪色跟他講白大哥是個醋壇子,剛剛要不是公孫及時把他拖走啊,你今天非得脫層皮不可!

      &&&&錢嘉讓也是擦了把汗,想想剛剛那場景可能是容易讓人誤會,他倒是聽說過白錦堂這人性格古怪,不過SCI哪兒有正常人,包括他們的親戚。

      &&&&展昭拿起麥克風,對馬漢說,“欣欣,今晚公孫沒法來了,就你一個人行不行啊?”

      &&&&馬漢立刻復述。

      &&&&“嗯……”馬欣多聰明啊,皺了皺鼻子接話,“那怎么辦,你們都還要出去。”

      &&&&“你上辦公室呆著,蔣平洛天在呢。”馬漢照著展昭的話說。

      &&&&“可是隊長說了法醫室里頭要有人啊。”馬欣回話。

      &&&&“要不然一會兒讓白隊找人修玻璃外加大掃除得了。”馬漢照著展昭的話說,“這樣不就有人了,你們都別待了。”

      &&&&“哦,那好啊,我找洛天去。”馬欣笑瞇瞇回話,她喜歡洛天這也是警局上下都知道的事情。馬欣條件不錯,追得人不少,她怕麻煩就放出風聲了,全警局男生都挺有意見,說SCI這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迅速地吃完了飯,馬漢和馬欣回辦公室了,錢嘉讓只跟兩人打了個招呼,也匆匆回去自己哪里,估計是去報告探聽情況了。

      &&&&馬漢和馬欣進了電梯,對擊一掌——這魚算釣著了! 在線閱讀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