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小說 > sci謎案集小說 > SCI謎案集第三部 > 98幸運兇手26比聰明

      98幸運兇手26比聰明

      &&&&洛天和秦鷗的突然出現,以及兩人恰到好處的“走位”,讓魏子強很快發現并且皺起了眉頭。

      &&&&現在要通知那些正在行動的人,提醒他們有SCI的人回來了必須小心,但自己又不好回頭,以免被可能存在得監控拍到,留下證據。只見魏子稍微猶豫了一會兒,強輕輕地咳嗽一聲,說了一句,“起風了啊,還是西風。”

      &&&&錢嘉讓似乎是愣了愣,回頭看看他一眼,隨后又回頭敲鍵盤。

      &&&&“博士,他動攝像頭的角度了!”蔣平看到了錢嘉讓電腦的變化,“是在查看西邊入口處的監控。”

      &&&&展昭微微一挑眉,“夠精明的啊。”

      &&&&白玉堂一笑,“還是沒把柄啊,貓兒,狗不急不跳墻。”

      &&&&展昭了然點頭,拿起對講機對洛天和秦鷗說,“你倆假裝很著急的樣子,邊看手表邊往回跑。”

      &&&&洛天和秦鷗是兩個很穩重的人,雖然說經歷各異,但都歷經磨難,忍耐力強且極聰明謹慎,兩人心領神會,知道一舉一動可能已經在監控之中。他倆加快腳步,在錢嘉讓將視頻切到地下室的時候,只看到兩人急匆匆地跑到了電梯門口,進門……

      &&&&隨即視頻又切換到了電梯,就見兩人在電梯里還急匆匆地看手表,不知道交談著什么。

      &&&&錢嘉讓看了一眼,微微一笑,低聲道,“風大概是隨便吹的,一會兒就停了,放心。”

      &&&&魏子強低頭不語,他不能看屏幕,因此無法分辨兩人的情況,只能依靠錢嘉讓通過對兩人的行為判斷出來,并非精心貯備,而是有什么突發狀況才回來的,應該不會有事。

      &&&&此時,錢嘉讓將鏡頭切換到了法醫室,就見那些工作人員已經開始拆換玻璃,另外有人打開了冷凍柜的抽屜,就輕輕地掏出手機,響了一下。

      &&&&那些工作人員立刻關掉了抽屜,假裝成清潔打掃的樣子,繼續打掃。

      &&&&這時候……電梯門打開,就見秦鷗和洛天急匆匆地進了SCI的辦公室找資料,同時……兩人注意到了法醫室開著的燈和門。

      &&&&洛天過來看了一眼,問,“換玻璃?”

      &&&&“是的。”負責帶隊的工作人員走過來。

      &&&&秦鷗也來觀察了一下那些人,問,“證件有么?”

      &&&&“有。”工作人員趕緊掏出了證件來給秦鷗看。

      &&&&洛天拿出手機,給白玉堂打電話,展昭看著屏幕,笑道,“聰明。”

      &&&&不一會兒,白玉堂的電話就響了起來。

      &&&&“喂?”

      &&&&“隊長。”洛天假裝正常地跟他說,“今晚有人來換玻璃么?”

      &&&&白玉堂想了想,回答,“哦,盧方提起過,人已經去了?”

      &&&&“是啊。”洛天點了點頭,秦鷗很仔細地盤查著眾人。

      &&&&“你倆盯著他們換完了再一起走。”白玉堂囑咐。

      &&&&“那資料先不拿了?”洛天聰明地問了一句,讓剛剛展昭的囑咐圓滿。

      &&&&展昭暗自點頭,白玉堂笑道,“不急。”

      &&&&……

      &&&&錢嘉讓看了看手表,有些不耐煩地說,“嘖……風真是纏人啊。”

      &&&&魏子強看著窗外的夜景,反倒是笑了,“有風是正常的,風不纏人,就不叫風了。”

      &&&&白玉堂和展昭對視了一眼,對付聰明人,有時候用笨辦法他倒容易上當,因為他總是把別人也想得很聰明。

      &&&&秦鷗和洛天的多疑仔細,反而加強了魏子強和錢嘉讓得信心。

      &&&&白馳好奇地問展昭,“哥,這算是一種騙術,還是心理戰呢?”

      &&&&展昭想了想,說,“心理戰。”

      &&&&“可是……”白馳搞不懂,“你也不了解魏子強和錢嘉讓,這兩個人的性格差異很大,為什么能這么好地猜到他們的心態呢?”

      &&&&“這是在通過行為推測心態。”展昭拿出手機來,邊發短信邊給白馳解釋。

      &&&&“其實聰明人和笨人只是相對而言的,最重要的就是揣摩對方的性格。每一個人的一個行動,都會透露出起碼一個信息。找到這其中最主要和正確性最高的那一點,開始下套,他就容易上鉤。”

      &&&&“哦……”白馳見展昭噼里啪啦發短信,再看白玉堂,正站在蔣平身邊,全神貫注看他設置陷阱和記錄錢嘉讓得所有違規行為……有些羨慕。這兩人,仿佛都可以不通過語言來彼此明白彼此的思想,是什么樣的經歷鍛煉出來了這種默契呢?

      &&&&“哥。”白馳見展昭發了短信,又問,“能不能說詳細點啊?”

      &&&&展昭想了想,點頭,“嗯,我對錢嘉讓的了解,是通過他行為和性格的反差。”

      &&&&白馳歪過頭。

      &&&&“從他的職位和身份來說,應該是個可以發號施令的人,可他通常與人說話的態度,是個比較會看眼色的人。因此他的性格里面有重要一點是八面玲瓏,很會為官之道。這也是為什么他沒什么出眾才能卻會爬那么高的道理。這樣一個人,為什么明知道會得罪玉堂和我,也要出頭來說馬漢的事情呢?”展昭問白馳,“覺不覺的行為和性格不符?

      &&&&白馳想了想,點頭,“的確哦。“

      &&&&“因為他可能知道這份工作自己做不久,相比經營警局同仁的關系,他有另一個更重要的關系在經營。而這種關系,就是他和魏子強的關系,以至于他可以為那個利益而甘愿違背性格做事。”展昭說著,指了指視頻里的魏子強,“要知道,任何一個真正的幕后主使,有可能違背意愿做事,卻不可能違背性格做事。短暫、突發的違背性格,那是他有所圖。長期的,習慣性的,就表示他只是顆棋子,是被人驅策的。”

      &&&&白馳點了點頭。

      &&&&“所謂的棋子,黑色也好白色也好,都是用來使用的,他可以用他的黑子吃你的白子,你也可以反過來用他的黑子來阻礙黑子本身的前進方向。”展昭說到這里,就聽到白玉堂輕輕咳嗽了一聲,知道自己越說越抽象了,再看白馳,果然剛剛還挺明白的,現在又有些糊涂了。

      &&&&展昭抓抓頭,不知道要怎么繼續的時候,白玉堂幫他翻譯了一句,“棋子的行為,最大用處就是找到和了解下棋的人。”

      &&&&“哦!”白馳一拍手,“是哦!”

      &&&&展昭有些不滿地瞟了白玉堂一眼,白玉堂笑了笑,就見洛天和秦鷗已經在法醫室門口等著,看那群人修玻璃和打掃衛生。更有趣的是,兩人還不緊不慢地在門口聊起了育兒經來。

      &&&&洛天說陽陽最近有些麻煩,英語發音不太準確,秦鷗說可以讓小易幫他糾正,另外還希望洛陽教小易柔道。

      &&&&錢嘉讓皺眉已經顯得很不耐煩了,畢竟……他們如果耽擱得太久,魏子強都不看電腦屏幕只是看風景,有也說不過去啊!

      &&&&“這風真煩人啊!”錢嘉讓忍不住嘮叨了一句。

      &&&&魏子強笑了笑,“風大就關窗擋一擋么,一直吹著容易感冒,感冒了就煩人了。”

      &&&&錢嘉讓明白了,打電話給那個負責的工作人員,“手腳快點。”

      &&&&對方打電話的時候,洛天注意地往里面看了一眼,似乎是疑惑——這么晚了還打電話啊。

      &&&&工作人員看來也比較老道,嚷嚷著回答,“知道了,這邊修好就去你那里!”說完,掛掉了電話。

      &&&&洛天和秦鷗繼續談,最后談到了陽陽和小易長個子的問題。秦鷗問陽陽平日喜歡吃什么,小易挑食得厲害,太瘦了。

      &&&&這時候,一個工作人員走了過來,給兩人遞上香煙。

      &&&&秦鷗和洛天輕輕一擺手,表示不抽——開玩笑,兩人都是超級爸爸,怎么可能抽煙,還是那種一看到別人在兒子附近抽煙就想動手打人的類型。

      &&&&“二位警官,你們還要熬夜值班啊?”工作人員笑嘻嘻問。

      &&&&秦鷗比洛天看起來和氣,畢竟是愛笑的娃娃臉,就點頭,“是啊,不過一個禮拜就輪到一天,你們呢?每天晚上都那么辛苦啊?”

      &&&&“是啊!”那人唉聲嘆氣的,“現在的白領都金貴,白天上班不好打擾,寫字樓的玻璃又容易壞,我們只好晚上換了。”

      &&&&一個正在打掃的工作人員也抬起頭,“不過打掃法醫室我們還是頭一次啊!”

      &&&&秦鷗笑著點點頭。

      &&&&這時候,展昭對著對講機說,“洛天,去趟洗手間。”

      &&&&洛天拍了下秦鷗,“我去趟洗手間。”

      &&&&“嗯。”秦鷗點頭,見洛天走了,他就到一旁靠在墻根看手機屏幕。

      &&&&幾個工作人員對視了一眼,秦鷗站在墻后面,一旦抬頭就可能看到他們,現在動手有些太冒險了。可好不容易洛天走了……眼看著時間越來越久,這兩個SCI似乎是接到了白玉堂的指示,和他們一起離開。

      &&&&此時,一個工作人員走到了門口,用吸塵器大聲地吸起了地板,邊要關門吸門后。

      &&&&秦鷗見可能揚起灰塵比較大,就走到了一旁,他走得不快,剛剛轉身,就聽展昭到,“走到他們看不見你的地方,去煲個電話粥。”

      &&&&秦鷗順勢走到了走廊盡頭,正好今晚揚帆值班,他就打電話過去,問,“還在值班?餓不餓,要不要吃宵夜”之類的情人間絮語。”

      &&&&……

      &&&&而此時,幾個工作人員見機會正好,一人擋著大門吸塵,一人在門口擦大門放哨,房間里頭的三人開始動手。

      &&&&這幾個人手腳極快,熟門熟路地找到了藏起來,包裹嚴實的折斷假尸體,全部藏進了大型吸塵器里頭。

      &&&&很快門打開,工作人員繼續打掃……洛天也從廁所回來了,見秦鷗在打電話,并沒有打擾,而是到了大門口繼續看。

      &&&&這些工作人員臉上的表情明顯放松了很多,錢嘉讓也放松了不少,覺得幾人可以收工了,他緊張得都有些胃疼了。

      &&&&展昭看了看手表,笑道,“差不多了吧,該出來了。

      &&&&果然,就見那幾個工作人員收拾了東西,玻璃也換號了。

      &&&&洛天和秦鷗檢查了一下,就關門,和眾人一起下樓,出去的時候,還大致地檢查了一下眾人的車子,盯著那幾個大吸塵器看了看,似乎是有些疑惑。

      &&&&錢嘉讓皺眉,“真難對付。”

      &&&&話剛說完,就聽到魏子強咳嗽了一聲,錢嘉讓也一驚,差點說露餡了,不過他也在心里埋怨——魏子強也未免太小心了。

      &&&&白馳忽然問展昭,“哥,你從錢嘉讓得行為上,是看出魏子強這人超級小心么?”

      &&&&展昭點了點頭。

      &&&&白玉堂見那些工作人員已經準備離開了,便回頭對展昭道,“差不多了,群眾演員呢?到位了沒?”

      &&&&展昭微微一笑,“應該……”

      &&&&這時,就聽到白馳“呀”了一聲,只見警局的正門口,停下了一輛吉普車。

      &&&&而同時,洛天和秦鷗已經和那些工作人員一起進入了電梯,準備下樓。

      &&&&白馳為什么要叫,因為那輛吉普車是趙禎的。他一驚,哎呀,不是和趙禎說了今晚有重要任務么,怎么這個時候來了?!

      &&&&他就想打電話通知趙禎,可展昭卻輕輕一按他的手,“唉,兩位群眾演員是我請來的。”

      &&&&白馳愣了愣,“兩位?”才意識到,展昭剛剛可能是在給趙禎發短信,可兩位……

      &&&&這時,就見趙禎將車門打開,自己下來,又打開了后門——里斯本跳了下來。

      &&&&白馳張了張嘴,突然明白了展昭的心思。“哥,你是要逼錢嘉讓他們出來?”

      &&&&展昭冷笑了一聲,“嗯,咱們不跟他斗武,跟他耍心機!”

      &&&&說罷,跟準備出電梯的洛天和秦鷗說,“一會兒碰到熟人,記得打個招呼。

      &&&&兩人正疑惑熟人是誰呢,抬起頭,就看到趙禎雙手插兜,還是一貫那么慢條斯理的走過來,身邊跟著一只威風凜凜的雄性白獅子。

      &&&&警局幾乎所有人都認識里斯本,值班警察還拍了拍它腦袋,里斯本用尾巴輕輕甩了一下他胳膊,算是打招呼。

      &&&&而跟著洛天和秦鷗出來的,還有那幾個工作人員,他們可是愣住了……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僵直在原地。

      &&&&“沒事。”秦鷗回頭看到了眾人緊張,就對他們擺手,“這獅子不傷人的。”

      &&&&說話間,里斯本已經看到了洛天和秦鷗。它跟SCI眾人早就熟透了,其中展昭他們天天見,秦鷗洛天算是比較難得見到的,所以格外親熱,低吼了一聲,興奮地跑過去。

      &&&&雖然說是低吼,但那也是獅子吼啊,幾個工作人員好險沒一屁股坐地上,都僵直在原地不敢動。

      &&&&錢嘉讓也是“嘖”一聲,這會兒他可不知道該怎么形容突然狀況了,魏子強又不能回頭看,只能焦急地等待。

      &&&&里斯本到了洛天他們的身邊,親昵地用大腦袋蹭著兩人。

      &&&&秦鷗拍拍它腦袋,問趙禎,“你怎么來了?”

      &&&&趙禎看了看手表,道,“馳馳說他們辦完事了,讓我來接他去吃宵夜。”

      &&&&幾個工作人員擠在墻邊,緊張地看著里斯本,里斯們斜睨了眾人一眼,覺得——這幫人鬼鬼祟祟干嘛?

      &&&&秦鷗笑,“還沒回來呢,來早了,SCI現在沒人。”

      &&&&趙禎似乎有些無奈,聳肩,三人就在走廊上聊了幾句。

      &&&&秦鷗看到那些工作人員還僵在那里,一笑,“走啊,都說了它不咬人的。”

      &&&&“呃……”幾人點了點頭,剛想推著車子走,卻聽到里斯本忽然吼了一嗓子。

      &&&&蔣平掏掏耳朵,“哈,里斯本中氣真足。”

      &&&&展昭嘴角向兩邊挑起,“乖孩子!”

      &&&&里斯本為什么吼,因為它聞到了怪味道!

      &&&&趙禎和秦鷗洛天都不解地看著里斯本,就見他用湊過去嗅了嗅那吸塵器的大型機身,嘴里不停地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似乎是在琢磨什么。

      &&&&趙禎抬頭,“里斯本,怎么了?”

      &&&&“呼……”里斯本抬起白色的大肉墊,一巴掌拍在了一臺裝著假尸體的吸塵器上。吸塵器頂部的塑料部分立刻被拍碎了,同時……里斯本那尖尖長長的爪子鉆出了腳墊子,看得那幾個工作人員臉色刷白,腿都軟了。本來么,被一只大狗盯著人都有壓力,何況是百獸之王。

      &&&&趙禎看了看吸塵器。

      &&&&而此時,錢嘉讓已經忍不住了,罵道,“機靈點啊!怕什么?!”

      &&&&魏子強則是雙眉緊皺。

      &&&&展昭一笑,伸手摘下了耳機,戴上隨身麥克風,白玉堂也拿著對講機到了門口,“各部門注意,B計劃,趙虎馬漢,魚就要游出來了,做好準備。

      &&&&而此時,在樓道里窩得都快發霉了的趙虎和馬漢總算是聽到指令了,精神了起來。

      &&&&展昭對白馳招了招手,“走,馳馳,該咱們上場了!” 在線閱讀: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