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小說 > sci謎案集小說 > SCI謎案集第三部 > 112狂醫兇手07空難

      112狂醫兇手07空難

      &&&&“你是說,你大哥被這支箭射死?”白玉堂拿著箭上下打量,發現兩支箭的做工幾乎一模一樣,只是一支新一點,一支舊一點。

      &&&&展昭很感興趣地看著兩支箭,問藍西,“是同一個人做的么?”

      &&&&“應該不是。”藍西卻出人意料的搖了搖頭。

      &&&&展昭和白玉堂對視了一眼,陳瑜在一旁聽得云里霧里的,忍不住問了一句,“那你剛剛說,要找到做箭的人?”

      &&&&“我還沒說完。”藍西將兩支箭放到一起比給眾人看,“做箭的人,手法相同、技巧、習慣,等等都幾乎一模一樣。但是你們也知道,世界上很多人畫過蒙娜麗莎,但真畫永遠只有一幅。”

      &&&&展昭聽后點了點頭,“你的意思是,我們手里這支箭,做箭的人是模仿殺死你大哥那支箭做的?”

      &&&&藍西點了點頭,“確切地說,我覺得應該有人指導,殺死我大哥那支箭,是老手做的,而這支箭,是新手做的。”

      &&&&“這么肯定?”白玉堂納悶,“新和舊都能分得出來?”

      &&&&“靠感覺!”藍西回答。

      &&&&“感覺……”展昭喃喃自語,拿著箭在一旁發呆,白玉堂問藍西,“能不能把你大哥的案子,跟我們說一下?”

      &&&&藍西點了點頭,跟眾人一起回到了前邊,坐下。

      &&&&“我大哥是個冒險家。”藍西坐好后,低聲說,“你們可能已經知道,我們是傈僳族的孩子,從小就喜歡打獵和冒險。我哥哥很有正義感,他學過醫,也學過搏擊,野外生存能力非常強。”

      &&&&“那他的具體工作是什么呢?”白玉堂對這樣一個人倒是很好奇。

      &&&&“嗯……怎么說呢,他好像是專業做好事的一樣。”藍西苦笑了一下。

      &&&&“專業做好事?”展昭和白玉堂都第一次聽說這種工作。

      &&&&“是這樣的,我大哥曾經跟我提起過,這個世界上有很多的不公平,就好比說,如果哪天歐洲發生了戰爭,哪怕只是小規模的恐怖襲擊,媒體都會輪番播放,死了十個以上的人,都會引來國際上對暴力的譴責,以及很多的同情。”

      &&&&展昭和白玉堂聽著,都點了點頭,等藍西繼續說。

      &&&&“可是同樣的,在很多不發達的地方,每天都會死比這個數目多得多的人,暴力和恐怖無處不在!”藍西嘆了口氣,“非洲地區隨便一個種族主義的屠殺,都會一下子死上百甚至上千的人,而那種事件卻是罕有被重視,這個世界上的人總是在標榜公平,卻從來都很勢力。”

      &&&&“這倒是。”陳瑜點了點頭,“就好像說這次秦天死了,報紙就輪番報道咯,可實際上每天都有人遭遇不幸的。有小孩子被拐賣了只能登在三版上,明星結婚就大大的頭版。”

      &&&&藍西點頭,“是這樣!”

      &&&&展昭摸了摸下巴,這兩人基本價值觀和世界觀相同。

      &&&&“于是,你大哥是個人道主義的工作人員是么?”白玉堂似乎明白了藍西大哥的工作性質,“類似于游俠?”

      &&&&藍西點頭,“對的,我大哥很有本事,他會籌集善款,弄了糧食然后開飛機送去最危險的地方。或者有些醫生愿意去恐怖主義活動猖獗的地方行醫,他會作為保鏢來保護他們的安全,很多很多這方面的事情。”

      &&&&“嗯。”展昭點點頭,“很讓人敬佩。”

      &&&&“我一直沒為大哥擔心過,但是最后一次,有些不同。”藍西說著,聲音放低了些,似乎有點傷感,“大哥對很多人都抱有同情心但是自己的感情生活真的不豐富,他甚至覺得,現在很多女孩子都很優秀,卻沒有基本的同情心,也缺乏正義感。”

      &&&&展昭和白玉堂對視了一眼,其實也不只是女人,現代社會物欲橫流,人都比較現實,再說人不為己天誅地滅,舍己為人什么的,的確越來越少。

      &&&&藍西說話的時候,不時地去看一眼陳瑜,陳瑜對案情倒是不感興趣,正在一旁擺弄一個弓弩,沒太在意這里的談話。

      &&&&白玉堂和展昭看在眼里,立馬明白了……藍西那天一定是看見陳瑜不顧自己安慰保護陳佳怡的樣子,所以覺得這姑娘很有正義感也很善良,于是對她有了好感。不過陳瑜倒是的確有這種癖好啊,上次救齊樂的時候也是。

      &&&&這時候,廚房里傳來了“嗚嗚”的聲音,是藍西在煮的水開了。

      &&&&他想站起來,陳瑜示意她去就好了,讓眾人繼續談。

      &&&&藍西回頭看著她,忍不住贊嘆,“這樣的姑娘很少見了。”

      &&&&白玉堂湊過去小聲問展昭,“陳瑜這種行為有沒有一定的心理原因?”

      &&&&展昭點了點頭,“關鍵出在陳爺爺身上。”

      &&&&白玉堂微微一愣。

      &&&&“你也知道,陳瑜的爸媽是雌雄大盜,誰都怕犯罪有遺傳什么的。”展昭小聲道,“你也看到陳老爺子了,一天到晚一身正氣的樣子,一定是他從小給陳瑜灌輸了太多的正義理念,以免她長大后會像爸爸媽媽那樣。”

      &&&&“哦……”白玉堂點頭,“有道理。”

      &&&&這時候,陳瑜拿著倒滿的熱水壺出來,給眾人加熱水,繼續坐下擺弄弓弩。

      &&&&“咳咳。”展昭輕輕咳嗽一聲,將藍西不自覺投在陳瑜身上的視線拉回來,接著問他,“對了,你大哥那次有什么不同?”

      &&&&“哦,我通常是不知道大哥在哪里的,我和他每年大概都只見一次面,而且都是他來找我,平時都不怎么通電話。不過三年前,在我大哥死前不久,他突然打越洋長途給我。他當時在太平洋的一個小島上,信號斷斷續續的,他只是很興奮地告訴我說,他找到了一個很好很好的姑娘,找到了自己的真愛,說會帶回來給我看,他們還準備結婚了。”

      &&&&展昭和白玉堂都睜大了眼睛——那么滿意?那得是個女中豪杰了吧。

      &&&&“什么姑娘啊?”展昭問,“你知道名字么?”

      &&&&藍西搖了搖頭,有些遺憾,“我當時想再細問的,但是電話訊號不好,接著就聯絡不上了。不久之后,航空公司打電話來,讓我去認遺體,我大哥在一次空難事故中喪生了,可是我大哥的死因卻不是因為空難,而是因為這根箭,穿透了他的心臟。”

      &&&&展昭和白玉堂都一驚。

      &&&&“三年前的空難?”展昭腦中靈光一閃,沒那么巧吧?

      &&&&白玉堂也覺得詫異,就問,“三年前的哪個空難,是哪架航班?”

      &&&&“是一架小飛機,從太平洋上的一個小島飛往廣州的。”藍西說著,將詳細的航班資料交給了展昭和白玉堂,“那個小島的名字叫科斯安島,島上原本有幾千人居住,都是原住民。可是一次強烈的地震,讓島上的居民沒法生存,又沒有人去救援他們,于是就發生了一次比較嚴重的種族滅絕騷亂。等維和人員平定了騷亂之后,發現了大量的尸體,其中有一些外國游客也在這次騷亂中喪生。我哥是跟著醫療隊一起去的,當時有很多的志愿醫生去給尸體做身份比對。大哥跟著醫生們的飛機一起回來的時候,飛機墜毀在了一座無名小島上,所有乘客都死了。”

      &&&&“我有些不明白。”展昭不解,“乘客全滅,你大哥怎么會中箭?”

      &&&&“當時的空難真的很特別!”藍西搖了搖頭,“當時那架飛機上,運送了很多的乘客,可能還有些超載。”

      &&&&“哈?”展昭和白玉堂覺得好笑,“飛機還超載?”

      &&&&“因為他們撤離的時候,第二波的武裝襲擊開始了,維和人員太少,于是大家都擠上了飛機,飛機在中途墜毀后,很多的乘客似乎都沒死。但是他們在島上共同停留的時間長達一個月,在沒有水也沒有食物的情況下,很有可能發生了內部的廝殺,也有可能被襲擊者追上了,或者遇到其他的不幸……總之,等海警找到他們的時候,島上的死人數量,和飛機上的座位數量是相同的。”

      &&&&“有多少乘客是跟你大哥一樣,被這種箭殺死的?”白玉堂問。

      &&&&“我不知道。”藍西嘆了口氣,“我想問具體的消息,但是警察都不告訴我,這件事情,后來被冷處理了。”

      &&&&“郝老師當年就是去做身份鑒定遇到空難,是同架飛機。”白玉堂打電話給了蔣平查航班號,得到的是空難信息以及一個粗略的遇難者名單,線索想當模糊,似乎是有意忽略。

      &&&&“我覺得我們有必要再查一下。”白玉堂用手機輕輕地敲了敲下巴,看展昭。

      &&&&展昭也點了點頭,問一旁打瞌睡的陳瑜,“陳瑜?”

      &&&&“嗯?”陳瑜抬起頭,看兩人。

      &&&&“陳可風什么時候加入你們樂隊的?”展昭問。

      &&&&“哦,樂樂的哥哥過世后呢,我們換了好幾個結他手。可風和凱賓是海歸搞音樂的,雙胞胎提議我們合作了,于是……兩年多吧。”

      &&&&“三年前,你認不認識他們?”白玉堂問。

      &&&&“當然不認識啦!”齊樂好笑,“我和樂樂總共才紅了不到三年。”

      &&&&展昭和白玉堂都有些泄氣,這么說,陳瑜對陳可風不了解,為什么有人要殺他……還用這種方法,和三年前的空難有關系么?

      &&&&“不過可風有飛機恐懼癥的。”陳瑜突然說。

      &&&&“飛機恐懼?”白玉堂皺眉。

      &&&&“嗯!”陳瑜笑了笑,“他原先都很怕坐飛機,一上天就渾身虛汗臉刷白,跟要死了一樣,不過最近倒是漸漸好起來了。”

      &&&&展昭愣了愣,“哦,你們上次問我怎么治療飛機恐懼癥,就是為他問的啊?”

      &&&&“是啊。”陳瑜點頭,“要不然每次出去演出都要等他慢慢做火車和船,好麻煩的。不過你那招剝桔子,真的很管用的啊!”

      &&&&“剝桔子?”白玉堂疑惑地看展昭。

      &&&&“哦,注意力轉移法么。”展昭笑嘻嘻回答,“就跟看恐怖片的時候吃爆米花一樣道理,轉移注意力就能大大減少恐懼。”

      &&&&眾人在藍西的店里坐了很久,白玉堂還跟藍西研究了一下射箭,最后買了張很帥的十字弩才別過他,帶著陳瑜離去。

      &&&&“案子反而復雜了啊。”白玉堂發動車子,邊道,“藍西哥哥那案子莫非和馬欣的老師有關系?”

      &&&&“嗯……我總覺得陳可晴很可疑。”展昭架起腿,“回去好好查一下當年空難的事情,說不定會有線索。”

      &&&&“我幫你們問陳可風吧?”陳瑜湊過來說,“說不定能問出什么來。”

      &&&&展昭盯著她看了一會兒,笑問,“你真想幫忙?”

      &&&&“嗯。”陳瑜點頭。

      &&&&“那你會不會演戲?”展昭忽然壞笑了起來,白玉堂望天,這貓又要出鬼主意了。

      &&&&“當然啦,我和樂樂最近都在演戲呢。”陳瑜拍胸脯,“我可是深得佳怡姐的真傳!”

      &&&&“那最好。”展昭一笑,“你就幫我,演一場好戲!” 在線讀書: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