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小說 > sci謎案集小說 > SCI謎案集第三部 > 115狂醫兇手10惡作劇

      115狂醫兇手10惡作劇

      &&&&陳可晴和另外兩位女伴到了醫院做了全面的身體檢查,并沒有中毒的跡象,不過短期之內可能吃飯什么的有些困難了。

      &&&&展昭和白玉堂在警局等,那三個女生被洛天他們接來了警局,詢問情況。

      &&&&按理來說,經歷過這種事情,這幾個女生應該很害怕才是,希望警察趕緊找到嚇唬自己的兇手。

      &&&&不過陳可晴她們好像不是。

      &&&&特別是陳可晴,很不耐煩似的,說要回家睡覺。

      &&&&另外兩個女生貌似很聽她的,陳可晴說什么,她們就應和什么。

      &&&&展昭和白玉堂自然不是容易騙的,原本兩人就懷疑陳可晴,見此情景,就猜到她必然隱瞞著什么。

      &&&&“你們以前也遭遇過這種惡作劇么?”展昭問陳可晴。

      &&&&陳可晴搖了搖頭,“沒有啊。”

      &&&&“那為什么好像一點都不吃驚?”白玉堂問,“不害怕么?”

      &&&&“害怕?”陳可晴笑了笑,“白警官,我們三個都是學醫的。對!剛開始是有些惡心,不過其實人肉和豬肉成分上沒什么區別,吃了就吃了唄,我們醫生的神經很堅強的。”

      &&&&展昭微微一挑眉,對白玉堂使眼色——聽到沒,潔癖什么的都是浮云!

      &&&&白玉堂心中無語,接著問,“那有沒有得罪什么人?人肉和豬肉雖然成分一樣,但死了個人和死了只豬還是有區別的。”

      &&&&陳可晴看了看身邊的兩個人,眼珠子一轉,一挑眉,“好啊!我有懷疑對象了,就是你們警局的法醫馬欣!”

      &&&&白玉堂和展昭愣了愣,對視一眼,不解,“馬欣?”

      &&&&“對啊!第一,她是法醫,可以接觸到身體殘肢。第二她跟我們有過節。”陳可晴回答,“所以警官要不要馬上逮捕她回來審問?”

      &&&&白玉堂皺眉,這倒她是在耍花樣,身邊展昭則是笑了笑,“是什么樣的過節?”

      &&&&陳可晴一聳肩,“就是彼此看不順眼咯,過節摩擦時有發生的,她膽子很大你們也知道!”

      &&&&“我聽說你們曾經有共同的老師,姓郝的,后來空難死了。”展昭話鋒一轉。

      &&&&陳可晴微微一皺眉,身邊兩個女生對視了一眼,都有些緊張地看著她。

      &&&&白玉堂和展昭何等精明,一眼就看出來,這三個女生很在意郝老師空難的事情。

      &&&&“叫馬欣來吧?”展昭拿出電話。

      &&&&“唉,算了。”陳可晴阻止,“我剛剛說的是氣話,都那么多年沒見了不可能是她的。”

      &&&&“氣話就是指誣告?”白玉堂可不放過這一點,“做假證罪很重的。”

      &&&&“我喝多了說胡話行不行啊?”陳可晴蠻橫的性子上來了,狡辯道,“我剛剛受刺激,你們有點同情心不行!”

      &&&&“可你剛剛說你們醫生的神經很堅強?”展昭笑容斂去,“還是你有所隱瞞?”

      &&&&“沒有。”陳可晴趕緊搖頭。

      &&&&展昭拿出了之前的那支射中陳可風的箭放到桌上。

      &&&&在箭放上桌的一剎那,展昭就看到陳可晴的臉色一變,而她身邊兩個女生的臉色更是可以用慘白來形容。

      &&&&展昭和白玉堂確定了這幾人知道這支箭的來歷,只是不肯說,不過在這次的談話中,展昭并沒有談到藍棋,因為不想讓對方掌握太多消息。

      &&&&“我頭好痛啊……”這時候,陳可晴裝起病來,“明天還要上班呢,不能熬夜!警官啊,我們是被害者,你們怎么跟審問我們似的?”

      &&&&“就是啊!”另外兩個女生也開始埋怨。

      &&&&展昭和白玉堂都失笑,欲蓋彌彰,不過這次也沒太多余地可以問,先放他們回去吧。

      &&&&“這是我的名片。”白玉堂遞過去三張名片,“你們有什么想起來的,或者發現了什么情況或遇到危險,打這個電話。”

      &&&&“不是公事能不能約你啊?”三個女生笑瞇瞇問他。

      &&&&白玉堂指了指左手中指的戒指,讓她們趕緊回家吧。

      &&&&三個女生走了,雖然臉上還保持著笑意,但展昭看著她們有些落荒而逃的架勢,搖了搖頭。出門正好碰上洛天和打著哈欠,正挽著洛天撒嬌說肚子餓的馬欣。

      &&&&眾人打了個照面,陳可晴等顯得有些尷尬,洛天去給馬欣買吃的,正好送她們三個下去。

      &&&&“她們和當年的事情有什么關系?”電梯門關上,白玉堂問展昭。

      &&&&展昭點頭,蔣平已經查到了三人的資料,送過來,見馬欣打哈欠,抽了包咖啡給她。

      &&&&“欣欣,你不是在家么?”白玉堂皺眉。

      &&&&“哦,剛剛公孫打電話跟我說了那個惡作劇,沒辦法,太有趣了所以我殺過來加班了。”馬欣甩著手里的速溶咖啡,“誰干的啊,往飯里加舌頭,太狠了。”

      &&&&“對了,她們三個你都認識?”展昭好奇問。

      &&&&“認識啊,我不說以前三個女生總想整我么,就她們仨。”馬欣接著打哈欠。“說實話,聽說有人這樣惡作劇,本姑娘差點笑翻在家里。”

      &&&&展昭和白玉堂無奈地看她。

      &&&&馬欣趕緊捂住嘴,“知道知道,警務人員應該公平正直。”她嘴上這么說,嘴角的笑容還在持續開心著。

      &&&&“除了陳可晴之外,一個叫薛琴,一個叫余小鳳,能評價一下么?”展昭問馬欣,“陳可晴你之前基本評價了,我也對她有了些了解,不過另外兩個似乎都聽她的是不是?”

      &&&&“嗯,是的,陳可晴是頭,因為家境非常好,所以從小就喜歡充老大,喜歡別人聽她的。”馬欣想了想,“我只知道她們大致的情況,薛琴成績比較好一點,反正沒陳可晴那么不靠譜,不過聽說她后來轉讀心理學了。”

      &&&&“哦?”展昭對這個轉變很感興趣,“從臨床醫學轉去心理學?那要全部從頭念過哦!學醫要五年呢,再讀碩士放棄了不可惜么?”

      &&&&“嗯,具體我也不清楚。”馬欣聳聳肩,“你是心理學權威么,聽說過她沒有?說不定就是讀了一兩年社會心理學然后轉做慈善公益事業之類的呢?或者念念教育心理學做個早教培訓之類……她算是三個人里面心腸比較好的一個了,不過沒什么主見,被陳可晴呼來喝去習慣了。”

      &&&&“那另一個余小鳳呢?”展昭接著問。

      &&&&“余小鳳長得挺漂亮的愛出風頭,人么,不能說多壞但是很勢力,愛慕虛榮。”馬欣想了想,“她后來什么情況我倒是真不清楚,不過貌似不是醫生哦。”

      &&&&“學醫的基本都會從醫哦?像你這樣轉法醫系的除外?”白玉堂問。

      &&&&“那是啊,不然還能做什么,文科生和理科生就是這點區別啦,學物理的不能搞化學,但是學英語的可以搞中文呀!”馬欣皺皺鼻子,“不過理工科的女生比較好找男朋友,因為男生資源比女生豐富!”

      &&&&“你是四朵校花當年應該很多人追了?”展昭忽然很感興趣,“當時有沒有跟她們之間產生感情糾紛?”

      &&&&“才沒有。”馬欣大大方方搖頭,“我要求高么,你知道我只萌大叔的,學校那些愣頭青都不夠成熟。”

      &&&&“那她們三人間有沒有什么情感糾紛?”展昭似乎對那三個女生非常感興趣。

      &&&&馬欣皺眉想了半天,“嗯……真的沒發現,我不太注意這些啊,不過我保留著原來同學的Q群,可以去八卦一下,她們三個也算風云人物,同班同學估計知道不少。”

      &&&&“甚好!”展昭拿了馬欣的速溶咖啡和杯子幫她泡了一杯,“盡快給我八卦的結果哦!”

      &&&&馬欣點頭示,接了杯子闖進法醫師,公孫正在忙碌,邊道,“欣欣,幫我查一下舌頭的DNA。”

      &&&&“很多碎舌頭啊。”馬欣有些擔心,“而且是嘔吐物,會有膽汁和胃里的粘液,不一定都能驗出來。”

      &&&&“盡量吧,手指頭和腳趾頭我已經驗好了,你猜怎么著?”

      &&&&“怎么著?”馬欣眨眨眼。

      &&&&公孫拿出了好幾張DNA數據表比對了一下,給馬欣看,“我們上次找到的那具超強拼裝尸體上的皮膚,都對應著相應的手指頭和腳趾頭!”

      &&&&馬欣一驚,“啊?!那就是說,嚇唬她們三個的,是那位做尸體的K博士?”

      &&&&“K博士?”門口來探聽結果的展昭和白玉堂聽到了這個名字,忍不住好奇。

      &&&&“我們給他取的綽號。”公孫道,“k是killer的開頭字母。”

      &&&&“手指和腳趾上都有福爾馬林的殘留。”公孫告訴展昭,“都做過防腐處理,和皮膚一樣。”

      &&&&展昭和白玉堂都點了點頭——真的只是惡作劇么?

      &&&&“叮”一聲,樓梯口的電梯門打開了,有腳步聲傳過來。

      &&&&“這個腳步聲?”展昭和白玉堂豎起耳朵。

      &&&&同時,門被推開,白錦堂拿著個盒子走了進來,見眾人都在,皺眉,“你們的工作時間占有率和經濟回報率太不成比例了,簡直就是廉價勞動力!”

      &&&&眾人一起鄙視地看他,“理想啊理想!愛好啊愛好!”

      &&&&白錦堂沉默了一會兒,“你們的理想和愛好跟正常人的理想愛好差別也太大!”

      &&&&“說什么呢?”公孫接過盒子打開,見里邊是自己喜歡的芝士通心粉,就笑著捏住他下巴問,“你對我的理想和愛好有意見?”

      &&&&“沒。”白錦堂立刻毫無原則地搖頭,“你說的都是對的!”

      &&&&門口,又有人敲門,洛天拿著馬欣愛吃的樓下小賣鋪熱狗走了進來,“欣欣,熱狗。”

      &&&&馬欣過去接了,咬一口,洛天給她倒茶,“夠吃么?一會兒三點多就有小餛飩賣了。”

      &&&&展昭和白玉堂在一旁看著,瞇起眼睛——兩對都好恩愛!

      &&&&“咳咳。”白玉堂咳嗽了一聲,忽然覺得自己好像一直拉著展昭工作,很久沒放松過了,果真應該找機會度假休息一下。

      &&&&“人送走了?”展昭倒是沒太在意,問洛天。

      &&&&“嗯,分別叫了三輛出租車,往同一個方向去的。”洛天還是很細心的,將留意到的細節告訴了展昭。

      &&&&“哦?”展昭覺得有趣,“同一個方向?一般都會三個人坐同一輛車,然后分別在不同的地方下車吧?還是住處相隔很遠?”

      &&&&“嗯……這種是標準貌合神離的做法。”馬欣搖了搖頭,“閨蜜基本都黏在一起難分難舍,那么晚了,一起就近那家住了又何妨?”

      &&&&“她們之前還在一起吃飯、泡吧的。”展昭道,“有些刻意回避的感覺,怕我們查出共同點么?”

      &&&&“的確可疑。”白玉堂見時間也不早了,就道,“覺還是要睡的,先回家休息,明早再說。”

      &&&&眾人點頭散了,公孫和馬欣要再收拾一下,白玉堂和展昭先離開。回到家的時候,已近凌晨。

      &&&&展昭往床上一靠,就懶得動了。

      &&&&白玉堂在他身邊也一躺,“貓兒,累不累?”

      &&&&“還行。”展昭感覺毛茸茸什么東西拱了自己兩下,回頭看,就見是小獅子和魯班。

      &&&&“你倆被我們吵醒了?”展昭伸手,一手一個抱住。

      &&&&白玉堂托著下巴看他,“我覺得我們應該休息一陣子。”

      &&&&“的確,再不休息,估計要疲勞過度影響工作狀態了。”展昭也同意,對白玉堂眨眨眼,“等這個案子結束了,咱們把手機扔了去旅行,玩他一個月!”

      &&&&“喵……”

      &&&&展昭和白玉堂談妥了,正在計劃去哪兒,就聽到一聲貓叫。

      &&&&兩人都看了看里斯本,里斯本正在小四子背上咬它耳朵玩呢,好像沒叫……

      &&&&“不是吧?”白玉堂望天,“又是手機?”

      &&&&“是短信啊?來說晚安的?”展昭鉆進被子里,“千萬別是包局,我要睡覺。”

      &&&&白玉堂伸手,從外套口袋里摸出手機,果然有一條短信。

      &&&&按開一看,就見是個陌生的號碼,內容是——我有些事情想告訴你們,能不能單獨見面?我現在很害怕,我說了你們能不能保護我?

      &&&&署名是——薛琴。

      &&&&“貓兒。”白玉堂叫了一聲。

      &&&&展昭雖然很困,但還是聽出了白玉堂聲音里面的嚴肅,湊過來看,“薛琴?馬欣說她是比較本分的一個,也許是想坦白。問她在哪兒,我們馬上去!”

      &&&&白玉堂發短信回去,問——你在哪兒?我們馬上來。

      &&&&片刻后,回來了一串地址,和蔣平查到的,薛琴的家居地址一樣。

      &&&&白玉堂見展昭也爬了起來,就道“貓兒,要不然我去把她接來?”

      &&&&“不要,我還是和你一起去,你一個人我不放心。”展昭迅速穿了外套,也不記得困倦了,和白玉堂一起下樓,出門正趕上白錦堂和公孫回來。

      &&&&“又要出去啊?”白錦堂皺眉,“世界和平不是光靠你們兩個,干嘛連命都拼上?”

      &&&&“那個,情況緊急回來再說。”展昭和白玉堂鉆進車里就開走了。

      &&&&白玉堂望天,公孫知道他心疼弟弟,伸手拽著領帶拉人進屋。

      &&&&白玉堂開車帶著展昭趕到了薛琴交代的地點,市區一處高檔住宅樓里,她住十二層。兩人出了電梯,就看到薛琴家的大門開著,立馬有不好的預感。薛琴是個女人,她目前這么害怕的狀態,會開著門等他們么?

      &&&&展昭要往前走,突然,白玉堂拉了他一把。

      &&&&展昭一愣,只見白玉堂伸手指了指虛掩房門縫隙處的光亮帶……只見有一個黑影在里頭晃動——屋內有人! 在線閱讀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