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小說 > sci謎案集小說 > SCI謎案集第三部 > 116狂醫兇手11恐嚇

      116狂醫兇手11恐嚇

      &&&&展昭和白玉堂起先緊張了一陣,以為被人捷足先登,然而仔細一看,又覺得不對勁。因為有人在走動的話,不可能人影一直規則地左右擺動吧?

      &&&&展昭歪著頭看透過門縫的影子,黑色的,左~右~左~右~……好像鐘擺一樣,速度也不是很快。

      &&&&展昭搞不清楚這算什么特技?不解地看白玉堂。

      &&&&白玉堂側耳聽了聽,就聽到房間里邊有一些奇怪的聲音,類似于小貓在嗚咽,“嗚嗚”還有“嘶嘶……”

      &&&&白玉堂一皺眉,拿出槍伸手一推房門側身進入。

      &&&&客廳沒有亮燈,光線是從里邊的房間里透出來的,應該是臥室。臥室里的光影變化,顯示有什么東西懸掛著在燈光下,正左右搖晃。

      &&&&白玉堂迅速查看了一下,發現四外無人,他示意展昭小心跟著自己。展昭自然會配合他,朝左右看。

      &&&&兩人往亮著燈的房間走,走了幾步,展昭就感覺有什么東西滑過自己的腳背,低頭一看……借著房間里微弱的光,只見有一條青色的,兩根手指粗細的蛇從腳背上滑過。

      &&&&“啊!”展昭畢竟少出外勤,再加上他人生有三忌,蜘蛛、毒蛇、大螞蟻。一看到這玩意兒,展昭渾身汗毛都豎起來了,蹦起來就叫了一聲。

      &&&&聽到這聲音,房間里傳來了“嗚嗚”的聲音更加激烈了,似乎是有人被嘟著嘴在哭。

      &&&&“貓兒,出去!”

      &&&&白玉堂喊了一聲,邊一指亮著燈的房間門口。

      &&&&展昭往門口望了一眼,瞬間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只見門口又游出了好幾條蛇。

      &&&&白玉堂快步去把燈打開,到了房門口避開幾條蛇往里一看,瞬間一皺眉,伸手對里面的人說,“你別動,冷靜點!”

      &&&&展昭擋不住好奇,跑過去看了一眼,也是一驚。

      &&&&就見在房間的地上,游著好幾條蛇。房間的正中央掛著一個巨大的布包,是掛在吊燈的鉤子上的,正在晃動。兩人剛剛在門口看到的人影就是這東西晃動造成的光影。布包側面有一個地方破了個洞,里邊有蛇探頭出來,一會兒就落下一條。

      &&&&而在布包里,清晰地看到在蠕動的大量的蛇。

      &&&&房間的角落里,薛琴被五花大綁在一張椅子上,椅子上的繩子被纏得錯綜復雜,牽連著掛著蛇袋子的吊燈掛鉤。薛琴嘴上被膠布封了,說不出話來,只能嗚嗚地□。

      &&&&她的鞋子被脫掉了,光著腳架在一個凳子上,地上有蛇在游動,她嚇得一直哭。

      &&&&“貓兒,打電話給警局說一下情況,讓他們通知消防隊來人抓蛇,量很大。”白玉堂說著,邊在房間里找了一把掃帚,將游到薛琴附近的蛇都驅趕開。

      &&&&展昭打了電話,站在白玉堂身邊看附近的蛇。兩人現在都有一個疑問,是誰做的?這也未免太有創意了點!

      &&&&薛琴的嘴還貼著膠布,白玉堂本來想幫她撕下來,但是展昭不讓。

      &&&&“你現在的情況,一旦撕下膠布會導致情緒崩潰的,到時候可能會失控。萬一扯到了繩子蛇都落下來就麻煩了。”展昭解釋給薛琴聽,“所以你再忍耐一會兒,馬上就有人來。”

      &&&&薛琴邊哭邊點頭,表示理解。

      &&&&白玉堂看了看展昭——貓兒,這是什么人抱著什么心態做的?

      &&&&展昭輕輕一挑眉——報復加折磨!

      &&&&沒一會兒,就見公孫帶著一大群人來了,后邊跟著消防隊員,穿著防護服。

      &&&&“白隊長。”為首一個消防員跟白玉堂打招呼。

      &&&&白玉堂認出是警局所在區域消防中隊的隊長,叫肖沈。

      &&&&“肖隊長。”白玉堂指了指袋子,“這里邊蛇不少啊。”

      &&&&“現在的人真是越來越變態了。”肖沈搖頭,有幾個隊員已經開始抓地上的蛇。

      &&&&“都是沒有毒的。”從眾人身后,走上來了另一個人。

      &&&&這人穿著白大褂,二十六七歲,一頭栗色的自來卷短發,長得很不錯,氣質和公孫接近,一種獨特的,醫生的氣質。展昭和白玉堂看了看他,覺得有些眼熟——在哪兒見過呢?

      &&&&那人看到展昭和白玉堂,愣了愣,似乎也想起了什么,良久,那人一下子想起來,“啊!你倆是那只胖貓的主人。”

      &&&&展昭和白玉堂聽到“胖貓”兩字,立馬想起來了,“哦!那個毒舌醫生!”

      &&&&“他做獸醫只是私人愛好而已”公孫笑了笑給兩人介紹,“他是國內最知名的動物學家,叫陳寅,最近我們要一起研究一個關于進化的課題,我聽到有蛇就把他請來了。”

      &&&&“陳寅,我聽過這個名字。”展昭跟他握手。

      &&&&“展博士的大名我也是久仰。”陳寅很禮貌地跟眾人都打招呼,看著掛在房間中間的巨大蛇袋,愣了愣,“非常具有創造性的做法。”說著,他掏出眼鏡來戴上,盯著那一袋子蛇看了良久,“這些蛇不是來自這里的。”

      &&&&白玉堂問他,“你的意思,不是本地產的?”

      &&&&“城市很少能看到蛇,蛇的來源大多在鄉間,以草蛇和水蛇見多,國內有蛇大概二百多種,陸地蛇居多,不過這些蛇來自熱帶。”陳寅說著,隨手從袋子里抽出了一條來放在手上,“冷血動物對溫度的要求很高,這些蛇似乎不太適應這里的氣候,已經處于半僵硬狀態,所以沒有從口袋里全游出來。”

      &&&&“這樣啊……”展昭和白玉堂都點頭。

      &&&&“肖隊長。”陳寅對肖沈說,“這個洞貼上膠布,按后爬上去將整個袋子拿下來就可以了,現在這個溫度,這些蛇不具備攻擊性。

      &&&&“好!”肖沈讓隊員按照陳寅的指使將袋子成功地取了下來,果然安然無恙。

      &&&&“應該還有幾條。”陳寅指著房間的幾個角落,凡是他指到的地方,消防員都從那里找到了昏昏沉沉的蛇。

      &&&&“都抓完了。”陳寅說完,接到個電話。掛掉電話就抱歉地對公孫說,“抱歉,有匹波蘭矮腳馬難產了,我要離開一下。

      &&&&“哦。”白玉堂和展昭都跟他道謝。

      &&&&“對了,養育這樣的蛇是需要條件的。”陳寅留下了名片給兩人,“有什么需要幫忙可以來診所找我,或者直接給我電話,代我向那只胖貓問好。”說完就匆匆走了。

      &&&&“很酷的醫生哦。”白馳湊過來看名片。

      &&&&“動物學家開獸醫診所啊?”展昭問公孫,“他很喜歡動物?”

      &&&&“嗯,陳寅大概是世界上最愛動物的人。”公孫笑了笑,“什么動物他都能搞定。”

      &&&&“他倒是很了解動物的心理,那天魯班被他說了之后,回家真的就減肥成功了。”展昭很感興趣,“有空跟他探討下。”

      &&&&這時候,薛琴已經被救了出來,她被抬到沙發上后不停地發抖。

      &&&&“沒事吧?”白玉堂問她。

      &&&&“沒……”薛琴搖頭,但卻停不了發抖,雙眼微微有些發直,眾人都覺得她狀態奇怪。

      &&&&“要不要去醫院?”白馳問。

      &&&&“不用,不用的。”薛琴搖頭,雙手緊緊抓住公孫給她披上的毛巾。

      &&&&展昭看了看她,微微皺眉,“冷血動物恐懼癥?”

      &&&&薛琴不停地點頭,“嗯,對的,我的心理醫生也這樣說過。”

      &&&&“那是什么病?”白玉堂問展昭,“心理疾病么?”

      &&&&“和你的潔癖一樣,不嚴重的話只是心理陰影,嚴重了就跟幽閉恐懼癥和恐高癥一樣,會給生活造成困擾。”

      &&&&“為什么會有這種病?”公孫不解。

      &&&&“曾經被蛇襲擊過?或者與它們長期相處?”展昭問薛琴。

      &&&&“哦……嗯,我曾經掉進蛇窩里。”薛琴此話一出,眾人都一驚。

      &&&&“蛇窩?”展昭覺得神奇,“不是在S市吧?”

      &&&&薛琴搖頭,“在一次旅行中,亞馬遜那里。”

      &&&&“哦。”眾人都點了點頭,想起一些恐怖片里的情節,是夠嗆。

      &&&&“是誰襲擊你?”白玉堂問薛琴。

      &&&&“我……我不知道,我等你們的時候,不知道怎么就睡著了,等醒過來就變成了這個樣子。”薛琴說著,又抖了一下,問,“會不會,是有人要殺我啊?”

      &&&&“如果要殺你,等你暈過去的時候把你從樓上扔下去就行了,犯不著這樣吧?而且門開著,到天亮肯定會有人發現你。”白玉堂回答。

      &&&&“也對哦”薛琴點了點頭。

      &&&&“薛小姐,你叫我們來有事要告訴我們的。”白玉堂問,“現在能不能說。”

      &&&&“呃……”薛琴猶豫了一下,“沒……沒什么了。”

      &&&&展昭和白玉堂都一愣。

      &&&&一旁的SCI其他探員也都有些不解,看著薛琴。

      &&&&“薛小姐,你剛剛明明說……”展昭話沒說完,就見薛琴搖頭,“沒有什么,我這個人有些神經質的,記性也不好,我不記得了。”

      &&&&白玉堂皺眉,這種借口也太離譜了,為什么薛琴突然改變主意守口如瓶了呢?因為突發狀況……那些蛇的影響?

      &&&&眾人又問了她幾聲,但是薛琴說自己頭痛難受,就敷衍過去了,最后展昭和白玉堂無奈,只得作罷。

      &&&&“你有我電話的,有什么情況即通知我。”白玉堂為了保險又留下一張名片。

      &&&&“需要我們保護你么?”展昭問。

      &&&&“嗯……沒事,我叫朋友來陪我就好了。”薛琴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變,像是將警察們都攆出去一般,關上了門。

      &&&&門口,眾人面面相覷。

      &&&&白玉堂問展昭,“她什么意思?”

      &&&&展昭皺眉,“看來,那些蛇改變了她的想法。”

      &&&&“蛇……”白玉堂皺眉,“她害怕了,所以隱瞞?”

      &&&&“我們要查的看來還很多。”展昭嘆氣。

      &&&&“那接下來怎么辦啊?”白馳無奈,“好不容易有些線索。”

      &&&&“嗯……”展昭摸了摸下巴,“你們猜,給母馬接生要多少時間?”

      &&&&白玉堂一笑,“想通過蛇去找線索?”

      &&&&展昭得意,“哦,魯班的減肥成果也該讓醫生看看,是吧?”

      &&&&等眾人回到別墅,陳寅也開著車到了,打開車門,車上跑下來了兩條漂亮的德國黑背。非常精神,似乎是一公一母,跟在陳寅身邊威風凜凜。

      &&&&“哇!”展昭老遠看到了,“好帥!”

      &&&&“咳咳。”白玉堂咳嗽了一聲。

      &&&&展昭安慰他,“我說狗啦,沒說人,人沒你帥。”

      &&&&白玉堂無語。

      &&&&陳寅帶著黑背走進來,大老遠看到了展昭手上的小獅子和趴在白色沙地上的里斯本,還有一大群大貓小貓。

      &&&&“真是個有情趣的家庭。”陳寅走過來,提起魯班瞧了瞧,“不錯,減肥成功!”

      &&&&魯班顯然還記得這個傷了它自尊心的醫生,鉆進展昭懷里躲起來。

      &&&&陳寅伸手摸了摸它腦袋,“就緬甸布娃娃的品種來看,它可是相當名貴的小家伙。”

      &&&&魯班晃了晃尾巴,莉莉婭也過來了。

      &&&&陳寅把它抱起來,“純種加菲?真漂亮!”

      &&&&“還有一群小貓和……”展昭話沒說完,就見陳寅盯著兩只白獅子看了起來。

      &&&&走到里斯本身邊,陳寅蹲下看它,“完美!”

      &&&&又看到了小獅子,舉起來,“這里是天堂!”

      &&&&眾人都忍笑,陳寅回過頭問,“不覺得貓科動物太多失了么?要不要養幾條狗平一下?”說著,介紹自己的兩條黑背給眾人認識,“R和T。”

      &&&&“R&和T?”白玉堂覺得有趣,“那要怎么叫它們?”

      &&&&“很簡單。”陳寅一笑,“阿嚏。”

      &&&&兩只黑背立刻搖著尾巴跑了過來。

      &&&&眾人就覺得寒風一陣,“冷笑話啊……好冷。”

      &&&&正在眾人惡寒之際,公孫竟然,“噗嗤”一聲。

      &&&&坐在一旁看報紙的白錦堂抬了抬頭,低頭繼續看報紙。

      &&&&“想我看什么?”陳寅和動物們打了招呼后,問展昭和白玉堂。

      &&&&白玉堂帶他走到一個大箱子旁邊,打開箱子蓋,就見里邊有至少一百條蛇盤踞著,“剛剛袋子里的所有蛇。”

      &&&&陳寅微微一挑眉。

      &&&&“我們想,能不能通過這些蛇找到放蛇人活著養蛇人的線索?”展昭提出要求。

      &&&&“我看看。”陳寅伸手抓出兩條蛇來仔細觀察。“自然界蛇的種類有三千多種,有毒的不到五分之一,蛇其實相當聰明和有靈性。”

      &&&&“我有個專業問題想問,”展昭問,“掉進蛇窩,在什么樣的情況下會發生?”

      &&&&陳寅愣了愣,隨即哈哈大笑起來,“你們是受恐怖片影響么?狂蟒之災之類的?”

      &&&&展昭不太明白。

      &&&&“那種萬蛇團聚的大蛇窩,里邊還有一條蛇王這樣的生存狀態是絕對不可能存在的。”陳寅搖頭,“蛇類基本獨居,而且蛇喜歡鉆洞,一條蛇一個洞也就差不多了。母蛇產卵也保持在一個軟快十幾枚卵的情況,不同種類的蛇生存環境相差非常大,讓它們聚集在一起,除非是動物園的蛇館,不然根本不可能。”

      &&&&“那薛琴為什么會有那種什么冷血動物恐懼癥?”白馳問展昭。

      &&&&展昭笑了笑,沒說話。

      &&&&白玉堂在一旁看到展昭的神色,問,“貓兒,根本不存在這種病吧?你詐她。”

      &&&&展昭挑起嘴角,“沒錯,我只是給她找了個解釋情緒異常的理由而已。”

      &&&&“理由?”眾人都不解。

      &&&&“是人都會怕蛇的,害怕其實并沒有問題。”展昭道,“女生在那種情況下,就算歇斯底里大喊大叫或者干脆直接崩潰暈過去,都是十分正常的,反而冷靜才是不正常。”

      &&&&白玉堂也點頭,“我也覺得薛琴膽子很大,人很冷靜。”

      &&&&“的確哦,這么說來,她是比較冷靜,好像在壓抑情緒一樣。”白馳也同意。

      &&&&“一個人只有在偽裝自己情緒的時候才需要找借口。”展昭笑了笑,“于是我給她的異常找了個借口,她就順理成章地騙了我們。還說心理醫生這樣告訴她……這種病并不存在,恐懼是一種正常的心理狀態,怕蛇不過是怕危險而已,誰都會。”

      &&&&眾人都明白了道理,卻不了解展昭這樣做的原因。

      &&&&唯獨白玉堂伸手輕輕摸了摸下巴,“貓兒,你的意思是,薛琴要告訴我們的事情和放蛇的人有關系,蛇提醒了她,讓她不要告訴我們那件事。薛琴想我確認她有沒有生命危險,就是在決定要不要說?”

      &&&&展昭滿意點頭,“我也是這樣想!”

      &&&&“說簡單點。”白錦堂聽到這邊的案子也有些興趣,不過繞了一大圈蛇不蛇的,讓他很頭大。

      &&&&“簡單說就是,薛琴要告訴我們的故事里,有這些蛇。而有人就用這些蛇來提醒了她,讓她別告訴我們那個故事,就不用死!”白玉堂笑了笑,“百分之一百的恐嚇!”

      &&&&“關于蛇的故事……”眾人都明白了,隨意仰起臉開始聯想。

      &&&&“雖然不知道你們在說什么。”這時候,陳寅打斷了眾人的思路,“不過,我應該可以找到養蛇的地方。”

      &&&&眾人都心頭一喜,展昭捏著魯班的耳朵感慨——所以說,專家就是專家啊! 在 線閱DU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