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小說 > sci謎案集小說 > SCI謎案集第三部 > 117狂醫兇手12警告

      117狂醫兇手12警告

      &&&&陳寅抓著一條草蛇,手指頭輕輕撥弄蛇的腦袋,蛇靜靜地蜷在他胳膊上,似乎非常聽話。

      &&&&“這條蛇可以幫我找到地方。”陳寅道。

      &&&&“死了的蛇,應該可以查出它們胃里的食物成分、還有鱗片中生長過程積累下來的同位素,確認它曾經在什么樣的環境中生活,從而找到地方。”公孫從法醫學的角度分析。

      &&&&“嗯,其實不需要這樣復雜,你們運氣很好。”陳寅說著,舉著那條蛇給展昭和白玉堂看,“這條是民間俗稱的草花蛇,與所有別的種類的蛇都不同!”

      &&&&“你剛剛說那些蛇都是熱帶來的,的確這條蛇比別的要精神一點!”展昭也點頭,不注意看,真看不出來。”

      &&&&“蛇是一種神奇的動物,它們善于偽裝,適應生活的環境。草花蛇多生在山區,是本地S市少有的幾種蛇之一。”陳寅一笑,“本地的草花蛇只會在一個地方出沒,我之前帶學生的時候做過一個研究,青山的野茶林一帶!”

      &&&&“野茶林?”展昭和白玉堂一愣。

      &&&&“嗯。”陳寅點頭,“S市的青山一帶山勢比較險惡,不是旅游區。上邊買賣林場非常便宜,很多已經賣掉了,其中有一片山坡生長了很多野生茶葉。”

      &&&&“哦!”眾人忽然都感覺自己不是S市的人了似的,頭一回聽說還有這種地方。

      &&&&“茶葉還有野生的啊……”白錦堂自言自語。

      &&&&“這幾年,摘野茶葉很流行,很多人都出高價買野生的茶葉來喝,有些人就興致勃勃地自己上山去采。”陳寅道,“因此之前發生了幾起采茶人被咬的事件,青山的山林管理局請我們研究院的人去調研過,就怕里邊有毒蛇存在。于是……我們在里邊找到過一模一樣的草花蛇。”

      &&&&“那看看它肚子里有沒有茶葉……”小丁一拍手,大丁踹了他一腳,“蛇怎么可能吃茶葉!”

      &&&&“這倒是哦……”小丁摸頭。

      &&&&“草花蛇以鼠、蛙為食,茶不茶葉暫且不論,每一條蛇因為生活環境的變化,形態上也有普遍差異。”

      &&&&所有人都搖頭,蛇不就是蛇么?有什么一樣不一樣的!

      &&&&陳寅望天,“所以我就說你們運氣好了,看!”

      &&&&他說著,給眾人看那條蛇的尾部,就見哪里扎著一根小圖釘一樣的東西。

      &&&&“這是什么?”白玉堂湊過去看了看。

      &&&&“我們做調研的時候安裝得追蹤器。”陳寅一笑,“運氣好吧?”

      &&&&眾人也都慶幸——真是運氣好到家了!

      &&&&“我們當時放生了總共十條蛇,每一條都有追蹤器。”陳寅說著,打電話給助手,讓他把車子開過來,里邊有他們野外調研的器材。蛇身上的最總起會清晰地記錄蛇的編號、特點,以及所去過的地方。

      &&&&“真是幫了大忙了!”白玉堂忍不住感慨。

      &&&&“別客氣。”陳寅說著,情緒卻是低落了下去。

      &&&&“怎么了?”展昭問。

      &&&&“哦,青山還有些海拔,山上也比較冷,可能會真的有大量蛇聚集。”陳寅略帶糾結地說。

      &&&&“哈?”展昭吃驚,“你剛剛不是說,蛇不會群居的么?”

      &&&&“但是會集體找個暖和的地方冬眠,就像互相取暖一樣。”陳寅笑了笑,“因為都在冬眠所以不要緊的,這種情況高山地區比較會看到,我只是想你們做好心理準備,畢竟這么大量的蛇……”說著,他伸手拍了拍那個裝蛇的桶,“完全不同品種,絕對是人為養育的,無論是誰,養那么多蛇都需要相當的專業知識!”

      &&&&“你懷疑做這件事的人,和你一樣是研究動物的?”白玉堂問。

      &&&&“他并不愛動物。”陳寅失望地搖了搖頭,“無論他是干什么的,我只知道他的行為已經導致了這些蛇大量死亡,一次就能殺死那么多生命,一定是個兇殘的人。”

      &&&&展昭等人都點了點頭,人和動物其實一樣,大家都有生命。人類一直在矛盾地生活著,既處在食物鏈的頂端,以動物喂食,同時又存在道德觀和憐憫心,覺得眾生平等,殺死動物亦是殺戮。

      &&&&很快,陳寅的助手開著車子來了。

      &&&&車停在了白錦堂別墅的門口,車上下來了一個個子相當高的男子,看起來年紀很輕,穿著T恤和工裝褲,一副學生樣。他理了個板寸,打這哈欠跟陳寅說話,“博士,車子開來了。”

      &&&&陳寅給眾人介紹了一下,這是他的研究生,叫趙勤。

      &&&&“姓趙啊。”展昭對“趙”字還有些敏感,不過怎么看,這學生的特征腔調,不像是和趙爵有什么關系。

      &&&&趙禎在一旁安慰他,“我們家人很少的,剩下的親戚還都在國外,你看,趙虎也姓趙不是?”

      &&&&趙勤仰著臉看了看白錦堂的別墅,低頭沒說話,回車上拿器材。

      &&&&展昭站在不遠處正好看到,感覺到了對方微妙的情緒變化——似乎是,不那么友好啊。

      &&&&“掃描一下這條蛇的追蹤器。”陳寅將蛇遞給趙勤。趙勤拿一個類似超市結賬時候常用的手持掃描儀,在那個圖釘上掃了一下,隨后看電腦上顯示的數據,告訴陳寅,“是七號蛇。”

      &&&&“之前的行徑路線和停留地點也查一下。”陳寅讓他拉了一張數據出來,交給展昭和白玉堂。

      &&&&“一直都在青山活動!”白玉堂看了圖標后,皺眉,“這條蛇是直接從青山出來,到了市區,也就是薛琴的家里。”

      &&&&“作案時間和薛琴交代的倒是一樣。”展昭點了點頭,指著蛇之前的活動范圍問陳寅,“這樣在一個地方固定待著正常么?”

      &&&&陳寅接過表看了看,問趙勤,“你覺得?”

      &&&&趙勤搖頭,“當然不正常,這條蛇的狀態是蘇醒的,又沒有冬眠,淺眠那還得出來找些吃的,怎么可能一動不動地待在同一個地方。”

      &&&&陳寅點頭,對展昭和白玉堂說,“我的意見也一樣。”

      &&&&“那能不能查到其他幾條蛇現在所在的位置?”白玉堂問。

      &&&&“可以的。”陳寅讓趙勤調之前的資料出來。

      &&&&“有五條在外游蕩,其他四條,在同一個地方待著呢!”趙勤說,“這地方不是冬眠場所,就是被什么人抓了,關起來了。”

      &&&&“你覺得哪個可能性大一點?”白玉堂問他。

      &&&&陳寅想了想,“后者的可能性大于百分之七十。”

      &&&&白玉堂點頭,打電話給SCI全員,還有包拯,眾人一起進山尋找那些蛇被關的地方,在那里,也許可以找到今天恐嚇薛琴的人的線索。

      &&&&只是大晚上的上山可非易事。包拯安排了人手還請林管局的人協助,熟悉地形的陳寅和趙勤幫著帶路,還有一些消防員和森林搶險人員一起,浩浩蕩蕩的一支隊伍,跟探險隊似的進入了青山。

      &&&&青山別看山不高,但是地勢險峻,林木茂密,SCI眾人常年在都市生活,一到了野外,還真有些進入原始森林的感覺。

      &&&&展昭跟在白玉堂身邊走,邊問林管局負責巡山的人一些問題。

      &&&&“這些地方就這么荒廢著么?林管局不開發?”展昭問,“平時你們巡山會經過這里么?”

      &&&&“有些山坡已經都是私人林場了,所以我們都不會來巡邏的!”林管員拿著大手電,邊照邊跟展昭白玉堂說情況。

      &&&&“私人林場,知道買主是誰么?”白玉堂拿著地圖標注出來的位置問林管員。

      &&&&對方看了一眼后,皺起了眉頭,“這里是……”

      &&&&“是什么?”展昭和白玉堂見他猶豫,異口同聲地問。

      &&&&“呃,是……”

      &&&&“你說,沒什么好顧忌的。”白玉堂催促。

      &&&&“主人是個女的,不過已經死了。”林管員無奈地說,“她之前買了這塊地,似乎說看重了野茶林的經濟開發價值,作為長期投資。只可惜,她三年前遇到空難死了,于是這塊地就一直荒廢著,似乎已經劃到她親戚的名下了,不過我們沒見過有人來。那是位很好相處的女士,貌似是名牌大學的教授。”

      &&&&展昭和白玉堂對視了一眼,一起問,“那個老師是不是姓郝?”

      &&&&“是啊,郝老師么!”林管員點頭,“我見過她幾次,人很開朗的,你們認識?”

      &&&&眾人一聽這話,都皺緊了雙眉——郝老師已經死于空難了,為什么還會有人在使用這片林場?另外,最讓展昭和白玉堂在意的是,受害者又恰巧是陳可晴她們這幾個郝靈當年的學生?這中間,究竟有沒有什么聯系?

      &&&&“你們說的郝老師,是不是醫大那位研究生導師?”

      &&&&帶著R和T走在前邊的陳寅忽然問。

      &&&&“是啊!”展昭看他,“你認識?”

      &&&&“認識!”陳寅點了點頭,問前邊叼著手電筒牽著R和T的趙勤,“就是你常跟我提起那個老師?”

      &&&&趙勤點了點頭,沒多說什么。

      &&&&見展昭和白玉堂不解,陳寅幫著解釋,“趙勤是鄉下來的孩子,出自一個小山區,他的學雜費都是靠一個好心的老師資助。而且上了大學之后又考上了私人的獎學金,那獎學金也是那個老師設立的。”

      &&&&“就是郝老師?”展昭問趙勤,“那你見過她,跟她認識了?”

      &&&&“廢話!”趙勤不耐煩地說,“恩人能不認識么。”

      &&&&展昭眼睛微微瞇起,這個人態度好差哦!

      &&&&“能說說關于她的事情么?”白玉堂問。

      &&&&“有什么好說的。”趙勤淡淡道,“一個好人在做好事的時候死了,就這樣。”

      &&&&展昭和白玉堂對視了一眼,從剛開始就感覺趙勤好像比較冷淡甚至脾氣壞,但他的長相,以及他對陳寅的態度,又看不出來他是個孤僻難相處的人。

      &&&&展昭從趙勤的穿著和他喜歡的顏色看得出來,這是個性格十分開朗的人,為什么偏偏對他們好像有成見似的?

      &&&&“我們之前做過什么,冒犯你的事?”展昭問了一句。

      &&&&趙勤愣了愣,轉臉看別處。

      &&&&“別理他,他有警察過敏癥,討厭所有警務人員,連保安他都討厭!”陳寅幫著解釋,“小孩子脾氣!”

      &&&&趙勤哼了一聲,帶著RT走到前面去了。

      &&&&“為什么討厭警察?”白玉堂納悶。

      &&&&“他以前理想就是做警察啊。”陳寅壓低聲音小聲跟展昭白玉堂說,“只是不知道怎么的,從那天之后,就開始討厭所有警察了!”

      &&&&“那天?”白玉堂問陳寅,“發生了什么事么?”

      &&&&陳寅一聳肩,“三年前的某一天,他接到了個電話,心急火燎地沖出了實驗室,到了晚上才回來。”

      &&&&展昭和白玉堂微微皺眉——三年?是他們多心么?

      &&&&“他回來之后,大哭大叫了起來,從此之后,就得上警察過敏癥了,也再也不說自己想當警察了。”陳寅皺皺鼻子,“我沒具體問過他。”

      &&&&白玉堂對展昭微微一挑眉,示意——這學生肯定知道些什么!以警察的直覺擔保!

      &&&&展昭也對白玉堂,他往前走了兩步,追上趙勤。白玉堂跟在后邊,準備和展昭配合,套套這學生的話

      &&&&展昭先到了R和T的身邊,拍拍兩條狼狗的腦袋。

      &&&&R和T保持著純種黑背的優良血統,機警、友善、善解人意。它們回頭看了看展昭,對他搖搖尾巴。

      &&&&“黑背真是神氣啊,我們家魯班除了回吃貓糧之外就什么都不會了。”展昭笑嘻嘻找了個話題。

      &&&&趙勤微微一聳肩,“現在的警察也差不多,除了會拿工資也不會什么了。”

      &&&&在場可有不少警察,聽了他說話都皺眉。

      &&&&趙虎就走在他們身后不遠的地方,一聽有些上火,上前幾步“唉,我說小子,你這就不對了!”

      &&&&馬漢看了看他,那樣子像是說——你跟他較真做什么,有這種想法的又不是他一個。

      &&&&“我們做的可是最危險的工作!”趙虎湊過去跟趙勤辯理,“你隨口一句話,可把咱們出生入死這么多年的努力都否決啦,那我說你們研究動物的和買菜殺豬的沒啥區別行不行啊?”

      &&&&趙勤回頭狠狠瞪了趙虎一眼。

      &&&&趙虎大眼睛回瞪他——你瞪什么?我連毒販子變態狂都不怕還怕你?

      &&&&趙勤不跟他說話,轉回頭繼續走,邊看了R和T一眼,那樣子像是警告趙虎,放狗咬他!

      &&&&“嗨呀!”趙虎脾氣上來了,馬漢拉了他一把,示意他消停會兒吧,跟這種人爭論沒意思。

      &&&&趙虎撇撇嘴,不高興地在一旁走。

      &&&&展昭卻是笑了,還有點意思,他快步走上前,問趙勤,“讓我猜猜,你生警察的氣,是因為他們讓你失望了是不是?”

      &&&&趙勤撇撇嘴,看一旁。

      &&&&“哦……”展昭點點頭,“跟郝老師有關系是不是?”

      &&&&趙勤眉宇間微微動了動,繼續低頭走。

      &&&&展昭挑起嘴角,“郝老師不是死于空難的,是不是?”

      &&&&趙勤猛地抬頭看展昭,那眼神里頭,滿是驚訝,還有些怒意。

      &&&&展昭點了點頭,“果然……該不會,三年前那個電話,是郝老師打給你的?”

      &&&&“哇,你這都能猜到?”趙勤皺眉看展昭,“你什么啊?神婆神棍之類的?還是靈媒算命的?”

      &&&&展昭背著手仰起臉想了想,“那我再神婆一點……郝老師打來想你求救,你報警了警察不信,最后還封鎖消息,是不是?”

      &&&&趙勤剛想說話,忽然,前方的R和T猛地站住了,弓著背豎起背毛,警惕地盯著前方。

      &&&&“有情況!”白玉堂走了上來。

      &&&&“是危險的信號。”陳寅告訴展昭,“黑背是十分機警的狗,他們可能發現了什么。

      &&&&“你們有沒有聞到什么味道啊?”公孫忽然問了一聲,“類似于烤肉或者燒木頭……”

      &&&&“焦糊的味道!”展昭點點頭。

      &&&&此時,跑到了前面的白玉堂和趙虎他們回頭對著眾人招手,而R和T就在他們身邊,對著遠處的山坳狂吠了起來。

      &&&&眾人過去一看,只見在山谷中,有一座木結構的房舍,正在熊熊地燃燒。

      &&&&“喵~”

      &&&&展昭的手機忽然響了一聲。

      &&&&展昭愣了愣,拿出來看,是發來的一封郵件,而非短信!

      &&&&點開郵件看了看,展昭皺眉,就見信的內容很簡單,只有一句話——少管閑事!

      &&&&“是郵件的話,更難查找出處么?”

      &&&&這時候,身后公孫也拿出了手機給展昭看,收到了一封一模一樣的郵件。

      &&&&眾人都拿出手機來看,原來SCI全員,收到了同樣的郵件。

      &&&&展昭忽然笑了,看白玉堂。

      &&&&白玉堂則是臉色凝重,要知道,搞到全員的郵件,可比搞到全員的手機號碼還不容易! 在線閱讀網免費看書: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