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小說 > sci謎案集小說 > SCI謎案集第三部 > 124狂醫兇手19穿幫鏡頭

      124狂醫兇手19穿幫鏡頭

      &&&&“你大哥殺過人?”白玉堂拿著子彈,有些不解地看藍西,不清楚狀況。

      &&&&“那是很久之前在南美的一個小鎮,突發狀況。”藍西跟眾人解釋,“具體情況我不記得了,但當時情況比較緊急,有個毒販綁架了一輛幼兒園校車。大哥參與了營救,當時并沒有正規軍警幫忙,再加上時間緊迫,一定要殺死那毒販頭子。可問題是眾人對他的防彈車一籌莫展,于是大哥就自己改造了那把槍和子彈。”

      &&&&展昭皺眉,“那應該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吧?”

      &&&&“的確,后來又一次,大哥和我喝酒的時候說起這事情,真是驚心動魄,他還保留了那顆子彈給我看。”說著,藍西也是無奈地一攤手,“可我大哥確實死了。”

      &&&&“也許,并不是你大哥做的。”白玉堂看了看子彈,“跟你大哥學的,或者……教你大哥的那個人。”

      &&&&眾人彼此對視了一眼,情況越來越復雜。

      &&&&警局再一次戒備了起來,包拯不出所料地大發雷霆,展昭和白玉堂趁機先溜走了。

      &&&&雙胞胎到了醫院探視,打來電話說,楊法醫還在搶救,據說子彈在他的胸腔里彈了幾下,傷到了多處內臟器官,介于他的年齡和身體狀況,醫生們要眾人做好心理準準備。

      &&&&揚帆也參與了楊法醫的會診,說情況不太樂觀。

      &&&&展昭和白玉堂等眾人到了楊法醫的辦公室,仔細檢查,想找出他究竟想告訴眾人些什么,說不定也能順藤摸瓜找到這次狙擊的兇手。。

      &&&&蔣平打開楊法醫的電腦仔細查看,公孫翻著一堆專業文件,馬欣帶人一點點查看法醫室。

      &&&&展昭則是坐在楊法醫辦公室中間的一張轉椅上面,來回地轉著,觀察四周圍的環境。

      &&&&“老楊找了很多資料啊。”公孫翻看著文件說,“都是醫學論文和一些外科案例的記錄。”

      &&&&“他不是法醫么?”白錦堂有些不解,“想轉行?”

      &&&&公孫搖了搖頭,“應該不會……有些奇怪。”

      &&&&白玉堂見辦公室里整整齊齊,老楊是個十分愛干凈的人。他說了要來SCI,又被叫下樓拿包裹……顯然是有人匆忙要置他于死地,可能跟他的發現有關系。

      &&&&展昭仰著臉看天花板,良久,“老楊最近貌似有些懷舊。”

      &&&&“懷舊?”白玉堂不解。

      &&&&展昭伸手指了指茶幾上的一疊光盤——亂的。

      &&&&眾人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望過去,就見那里有一疊影碟,很舊,似乎是老楊之前翻找了一通。

      &&&&《狂醫鎮》的電影光盤打開了,放在最上邊,光碟卻沒了。

      &&&&展昭瞄了白玉堂一眼,伸出手指對他勾了勾。

      &&&&白玉堂湊過去,“怎樣?”

      &&&&“我們上次去聽音樂會的票根在哪兒?”展昭毫無征兆地問。

      &&&&白玉堂略一想,“夾在那本你看了一半的小說里邊,大概兩百頁左右的位置。”

      &&&&眾人都一臉黑線——潔癖和強迫癥有時候會導致人演變出很可怕的能力。

      &&&&“上次刻錄的那張莉莉婭生小貓的錄像光盤呢?”展昭接著問。

      &&&&白玉堂微微一揚臉,“嗯……書架的第二格,莉莉婭和魯班的合照旁邊。”

      &&&&展昭伸手一指桌上打開的光盤殼子,“碟片在哪兒?”

      &&&&白玉堂愣了愣,身邊眾人也都四處找了起來。

      &&&&白玉堂卻是皺了皺眉頭,快步走到了桌邊,對正在擺弄電腦的蔣平說,“光驅里面有沒有光盤?”

      &&&&蔣平打開了光驅,的確……光盤在里頭,是狂醫鎮的影碟。

      &&&&白玉堂拿出光盤,看展昭,“貓兒,說明什么?”

      &&&&“他想給我們看這張光盤。”展昭道。

      &&&&“會不會是忘記拿出來了?”公孫問,“我每次看光盤都忘記掉拿出來。”

      &&&&眾人也點頭。

      &&&&展昭卻是搖了搖頭,“不太可能。以老楊的那種性格,不會容忍光盤殼子就這樣翻開放在桌上。”

      &&&&說著,展昭又指了指筆記本,對蔣平說,“看看筆記本下面有沒有東西?”

      &&&&蔣平低頭看了看,筆記本還是挺平穩的,沒什么大問題。他將筆記本抬起來,下邊也只是玻璃桌面。

      &&&&可就在他準備放下筆記本的時候,一張照片,飄飄忽忽地從筆記本底部飄了下來……

      &&&&白玉堂走過去撿起來,“筆記本底部發熱,照片正面朝上很容易粘住。”

      &&&&“表面太熱會破壞照片的。”展昭道,“老楊應該是急匆匆才放在那里,而且只準備放一會兒。”

      &&&&“嗯。”白玉堂看著那張照片,“很莫名的一張照片。”

      &&&&展昭站起來,湊過去看,只見照片上是兩個十三思歲的少年,一個戴著眼鏡,一個一頭金發像是個外國孩子。兩個少年都很瘦,不過很活潑的樣子,曬得也很黑。兩人光著膀子就穿著褲衩,笑得尤其燦爛,手里還托著一條很大的魚,兩人身后都豎著魚竿,可見是釣魚的戰利品。

      &&&&“老楊為什么把這樣一張照片藏在筆記本下面?”白玉堂不解。

      &&&&展昭點了點筆記本,“老楊在猶豫。”

      &&&&眾人都看他。

      &&&&“他坐在椅子上,光盤放進電腦,手里拿著照片在做最后的猶豫。”展昭說著,拿過照片,“就在這個時候,電話突然來了,他想把照片放下。”

      &&&&眾人看著展昭的舉動,似乎看到了剛才老楊的反應。

      &&&&“但是這張照片非常重要,而且其中有什么秘密。”展昭說著,看眾人,“通常,如果你手中拿著很重要的紙張類東西,突然要離開一會兒,會將紙隨手丟在桌上?還是……”

      &&&&“用東西壓住!”眾人異口同聲回答。

      &&&&“如果這張照片他一會兒沒用了,大可以放回原來的地方,或者抽屜里,而急匆匆隨意塞在了電腦下邊,就說明他一會兒還要用。”

      &&&&“一會兒要用就是他想給我們看,是吧?”白玉堂點點頭,的確展昭的推斷很符合邏輯。于是眾人都圍過來端詳那一張照片。

      &&&&“照片有什么問題么?”眾人仔細查看,看不出什么異樣。

      &&&&“這個是老楊。”公孫忽然伸手,指了指照片上的一個少年。

      &&&&“完全不像啊。”展昭驚訝。

      &&&&“的確,但是面部骨骼結構是不會騙人的。”公孫伸手捏了捏鼻梁的位置,“老楊的面部主要特征就是這個少年的成長完成狀態。”

      &&&&眾人彼此對視了一眼,看著旁邊那個金發少年,“那他又是誰?”

      &&&&“到目前為止,沒見過這個人。”公孫拿著照片仔細看,“不過可以做一下面部特征的比對,如果說是有犯罪記錄、照片記錄、或者是已經死亡的人……也許能查出來。

      &&&&“老楊反復看了這張光盤很多遍。”蔣平查看了老楊的電腦,“這一段時間,他幾乎不停在看。”

      &&&&“不停?”

      &&&&“似的,幾乎一整晚。”蔣平仰起臉看白玉堂和展昭,“從昨天到今天,一直在反復看。”

      &&&&“難怪今天他看起來很累的樣子。”公孫皺眉,“他究竟發現了什么呢?

      &&&&白玉堂拿著光盤,“借警局的放映室用一下,大家一起再看一遍這電影,這次我們注意一下細節。”

      &&&&眾人都點頭,拿著光盤去了放映室。

      &&&&包拯再找SCI眾人的時候,得到的消息是全體成員在放映室看恐怖片。于是,包拯氣勢洶洶殺到了放映室,“你們……”

      &&&&“包局。”白玉堂沒等他開口,拿那張照片給他看,“認識這個人么?”

      &&&&包拯拿著照片,搖了搖頭,“那個黑頭發的是老楊是吧?”

      &&&&“你認識?”白玉堂驚訝。

      &&&&“廢話,他年紀比我們大點,不過我認識他那會兒他還年輕呢,老楊是國內最早的一批法醫。”包拯拿著相片仔細看,“這個少年么……好像也在哪兒見過。”

      &&&&“好好想想。”白玉堂催促,“老楊被襲擊可能跟他有關系。”

      &&&&“呃……”包拯歪著頭努力想,展昭湊過來,“包局,年紀大了想不起來么?我幫你……”

      &&&&“去!””包拯瞪了展昭一眼,倒是真的想起來了什么,“對了,你們關在審訊室里頭那個卡西莫多準備怎么處理啊?審問完了沒?”

      &&&&“準備審問但是現在資料不全,想看了光盤后再去問。”展昭回去坐下。

      &&&&包拯皺眉走過來,“這片子有什么特別么?”

      &&&&展昭搖了搖頭,“不知道,不過老楊似乎希望我們看看。而且岑易和秦天兩個主演都莫名其妙死了,那個大個子又是在狂醫鎮的拍片現場找到的,所以……”

      &&&&“啊,這里停一下!”

      &&&&展昭正說話,白馳忽然一指屏幕。

      &&&&眾人都知道白馳有瞬間記憶的能力,他估計能將電影都“錄”進腦袋里,然后逐幀檢查過去。

      &&&&“怎么了?”展昭到白馳身邊。

      &&&&“我剛剛看到了和于小鳳身上紋身一樣的圖案。”白馳按了回放鍵,在一個地方停下來,湊過去指著屏幕中的墻壁,“看,墻上涂著。”

      &&&&眾人都圍過去看,只見在狂醫鎮的醫院的漆黑樓道里頭,墻壁上,黑色的噴漆噴著那個類似于地圖,又類似于坐標,有箭頭,還有個莫名X的圖案。

      &&&&“連寫X的筆跡都十分相似。”展昭之前剛剛研究了一段時間的筆跡鑒定,一眼看了出來。”

      &&&&“我們下午也經過這樓了。”白玉堂搖了搖頭,“沒有理由沒發現!”

      &&&&“那里有紅色的血跡。”白馳將片子快進,第二個重復場景再次出現的時候,那個坐標被涂抹掉了,變成了一大灘血跡。

      &&&&混在眾多的血跡之中,并不突兀。但這時候看來卻很詭異——因為這血跡非常大片,和周圍的噴濺狀不一樣,似乎是刻意為了涂抹掉那坐標圖。

      &&&&“這算是個不怎么明顯的穿幫鏡頭是吧?”包拯問眾人。

      &&&&“嗯。”白玉堂點頭,叫蔣平放大那一塊血跡。

      &&&&“呃……”眾人等圖像放大后再看了一眼,一起指著血跡上方,異口同聲地說,“這里有個手印!”

      &&&&放大后的畫面上,清晰地顯示在血跡的上方有一個紅色的手印,比較完整。還是那句話,在這種恐怖場景里,有血跡、血手印甚至血手血腳都很正常。可是在展昭和白玉堂等人看來,這個手印卻是非常奇怪——因為,這手印似曾相識!

      &&&&眾人都笑了起來,對視一眼——好大的手印啊!

      &&&&包拯也想了起來,“是那個卡西莫多?”

      &&&&“這影片是很久很久之前拍攝的了。”展昭道,“也就是說,有人故意涂改了鏡頭,想隱藏了那塊坐標,做這事的就是那個大個子的怪物。但是……鏡頭已經被拍下來了,而且沒有人注意到。”

      &&&&“一般人看電影都不會注意這個細節吧。”展昭輕輕摸著下巴,“這涉及到什么秘密呢?”

      &&&&“將岑易輕而易叫交出去的人,署名也是X&!”白玉堂指了指畫面上的X,“會不會就是指這里的這個X&?”

      &&&&就在一籌莫展的時候,白馳又發現了一個穿幫鏡頭,“看這里!”

      &&&&湊到屏幕前,眾人盯著白馳手指的一個地方。那是個群魔亂舞的鏡頭。

      &&&&拍攝的時間應該是傍晚,所以采光不是很好。在近景和中景的地方,有一些化妝成喪尸的群眾演員在扮演四處覓食的僵尸。

      &&&&而在遠景一個極不起眼的角落,那一瞬間,拍到了另外兩個人。他倆沒有穿戲服和化妝,更不是電影角色。

      &&&&若不是白馳指出來,真的很難發現,這就是高智商的絕對優勢,注意力比一般人要難分散很多。

      &&&&就見那是兩個正在往遠處發足狂奔的人的背影,他們看樣子快要跑出鏡頭之外了,只是一瞬被捕捉進了畫面。

      &&&&蔣平放大了畫面,那兩個人是一前一后跑的,跑在后面的是一個大個子,塊頭十分巨大,動作也很不協調。

      &&&&眾人都一眼認出來,是那個被他們抓到的大個子。

      &&&&而另外一個跑在前邊的人,被大個子遮擋住了大半個身子。

      &&&&不過很幸運的是,他正在往回看,那一瞬間,拍到了他的一個清晰側面。

      &&&&蔣平將那個側面放大,那人的面容就出現在了眾人眼前——那是個金發老外,長著濃密的絡腮胡根本看不出年紀,但是眉眼有些眼熟。

      &&&&公孫將那張照片拿出來,將上頭那個金發少年擺在了逃跑的金發老外旁邊,“絕對是同一個人,老楊認識他,可能還是俗稱的那種——發小。”

      &&&&眾人都一挑眉,也同時松了口氣——這就是關聯處!

      &&&&而與此同時,包拯也輕輕一拍額頭,“我見過這個人!” 在 線閱DU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