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小說 > sci謎案集小說 > SCI謎案集第三部 > 130狂醫兇手25記憶

      130狂醫兇手25記憶

      &&&&陳可晴神神秘秘地告訴展昭,一切都指向——復仇的郝靈。

      &&&&展昭要細問緣由,當年在島嶼上發生了什么事情,陳可晴只是笑了一聲,“我只能告訴你……”

      &&&&展昭看著陳可晴的神情,就知道她是有所準備的。

      &&&&“我不會離開警局的,保護我是你們的責任,另外,我要提醒你們一點。”陳可晴的臉上,露出了明媚的笑容,看著展昭,“我所擁有的一切,都是原本就應該屬于我的,你們告不了我的。乖乖幫我抓住那個復仇者吧,不管她是郝靈還是鬼魂,我只提醒你們,如果不抓住她,你們的麻煩,會更多更多,也會死更多更多的人!”

      &&&&展昭皺眉盯著她看了一會兒,突然站起來走到了門外。

      &&&&“貓兒?”白玉堂見展昭臉上似乎有些惶急神色,就預感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展昭走出來就問白玉堂,“薛琴那里有人保護沒有?”

      &&&&“一直有。”白玉堂點頭。

      &&&&“打電話問問人還在不在。”展昭憂心忡忡的。

      &&&&沒一會兒,白玉堂接通了值班警員的電話,得到的消息是——薛琴還在,很安全。

      &&&&展昭松了口氣,回頭看審訊室里的陳可晴。

      &&&&“貓兒,她似乎有所圖。”

      &&&&“嗯,所以不能操之過急。”展昭點了點頭,“能不能查一查,陳可晴家里的情況?”

      &&&&“家族史和這次的案件有關系?”白玉堂皺眉,“她似乎和薛琴、余小鳳一樣,家庭環境都相當好。”

      &&&&“可是并沒有發現在從事什么家族事業啊。”蔣平跑去調查她們的背景了。

      &&&&這時,法醫室里頭馬欣磨磨蹭蹭走了出來,她手里拿著兩張紙,邊看邊比對,眉頭緊緊皺著,似乎覺得很不妥的樣子。

      &&&&公孫知道她是比對岑易尸體的DNA去了,見她的表情,忙問,“欣欣,結果怎么樣?”

      &&&&馬欣仰起臉看了看眾人,搖頭,“符合是符合啦,但是有很細微的差異!”

      &&&&“差異?”公孫皺眉,“遺傳?”

      &&&&“不像是父子啊。”馬欣將數據資料交給公孫。

      &&&&公孫拿到手中一比較,驚訝,“是兄弟啊!”

      &&&&“親兄弟?”展昭趕忙問了一聲。

      &&&&“對。”

      &&&&“那死的那個是岑易還是岑易的兄弟?”白馳納悶,“我之前看岑易的介紹,家族成員那一欄里頭似乎并沒有提及兄弟啊。”

      &&&&白玉堂皺眉,“這么說,是有人殺了岑易的兄弟,造成岑易已經死了的假象,那真的岑易呢?人上哪兒去了?”

      &&&&眾人都茫然地搖頭。

      &&&&“我還找到個東西。”馬欣對眾人勾了勾手指,示意到法醫解剖室去看看。

      &&&&眾人走進屋,只見岑易那位突然冒出來的兄弟的尸體已經解剖結束了。公孫看報告,和推測的死因基本接近,因為車禍而死的。“

      &&&&“我覺得奇怪的是這里。”馬欣指著死者右臂上的一塊燙傷痕跡,問,“看看,眼熟不?”

      &&&&眾人看了一會兒,都點點頭,異口同聲,“和余小鳳胳膊上,紋身的位置相近,大小也差不多,但是圖案沒有了,被燙傷取代!”

      &&&&“這是用燙傷來覆蓋掉紋身啊,很古老的洗紋身方式之一。”公孫低著頭看,“可是有個很嚴重的問題!”

      &&&&眾人都等著他說。

      &&&&“我之前也覺得奇怪啊!”馬欣也跟著點頭,和公孫一起端詳那尸體的胳膊。

      &&&&“什么?別賣關子!”展昭有些著急地催促兩人。

      &&&&正這時,聽到身后有一個女人的聲音傳來,“按照疤痕的狀況來說,這燙傷是在幼年時期造成的,也就是說這人還是個孩子的時候就已經有紋身了。”

      &&&&眾人聽到聲音都一驚,連忙回頭,只見門口站著兩個人。

      &&&&一個眾人都認識,是打著哈欠的楊帆,他值班結束了,也不知道為何突然跑來。

      &&&&而楊帆身邊站著的另外一位,是一個漂亮的女人,有些人認識有些人不認識,白馳驚訝地叫了一聲,“秋醫生?!”

      &&&&來的正是借牙科診所給楊帆用的秋衣雯醫生。

      &&&&“嗨。”秋衣雯和氣地對白馳笑了笑,算是打招呼,“牙齒好了么,小兔子?”

      &&&&白馳尷尬地捂捂腮幫子,好是好了,但是小兔子什么的……

      &&&&展昭和白玉堂對視了一眼——這秋衣雯,為什么這個時候出現?

      &&&&說句實話,在場SCI眾人,此時產生了一個同樣的念頭——&一切的起因,似乎都是因為白馳看到了兩張光盤,而《狂醫鎮》最初出現在眾人的視野里,也是從秋醫生的診所開始。換句話說這個案子的起點是在秋衣雯那里,怎么會這么巧呢?

      &&&&“干嘛這么看著我?”秋衣雯頗為無奈地看了看眾人,攤手,“我是跟揚帆來報案的。”

      &&&&“報案?”白玉堂吃驚,“你被襲擊了,還是別的什么?”

      &&&&“嗯,怎么說呢。”秋衣雯仰著臉想了想,良久輕輕嘖了一聲,搖頭,“總之是一言難盡。”

      &&&&“到休息室坐下說吧。”展昭似乎對秋衣雯很感興趣,趕緊引她到了隔壁的豪華休息室。

      &&&&秋衣雯往沙發上一坐環顧四周,順便接過白馳給她遞過來的超豪華加強版奶茶,長長出了一口氣,“這警局,還真是與眾不同。”

      &&&&白玉堂和展昭都在她對面坐下,SCI其他警員好奇地在門口等著,都聽里邊動靜。大家都有些懷疑——會不會,秋衣雯就是郝靈?整容了之類?

      &&&&“她的臉部的確整過容,而且還是大的整動。”公孫摸著下巴在一旁說,“大致還是能看出之前的生理和面部結構特征的。”說著,看身邊發呆的馬欣,“像不像啊?”

      &&&&良久,馬欣點了點頭,“想的……有點。”

      &&&&白玉堂禮貌地問秋衣雯,“你要報什么案?”

      &&&&“嗯,偷窺和跟蹤。”秋衣雯回答得還是比較從容。

      &&&&展昭端詳秋衣雯,“SCI是處理重大和特殊案件的,基本不太管這些情況……”

      &&&&“我知道,我會來是因為SCI有你在這兒。”秋衣雯深吸一口氣,“我之前一直沒有自信可以過來,但是我覺得再這樣下去我可能要發瘋了。揚帆告訴我,所有腦袋里和心理的問題,你都能解決。”

      &&&&展昭微微一挑眉——揚帆幫著吹牛皮去了。

      &&&&“我覺得我的腦袋有些問題。”秋衣雯忽然說了一句讓眾人都不太明白的話。

      &&&&“你指哪方面?”白玉堂不解,“你是成功的醫生、口齒流利思維敏捷,我不覺得你有什么缺陷。”

      &&&&“不是缺陷。”秋衣雯笑了笑,“我知道我是秋衣雯,獨身,很有錢,醫術很高明,開設牙科診所。”

      &&&&展昭和白玉堂對視了一眼,心說——那不是很好?有什么問題么?

      &&&&“你們可能覺得沒問題,但是我覺得問題很嚴重。”秋衣雯無力地說,“歷史是細節組成的,而我完全沒有任何關于細節的記憶!無論是對自己還是別人。”

      &&&&白玉堂和展昭都愣了一下,門口SCI眾人也十分詫異——這秋衣雯是什么意思呢?

      &&&&“我知道我父母雙亡,但是我竟然沒有任何關于他們的細節記憶,我的過去是一片空白,只有……”

      &&&&“只有一個大綱,是么?”展昭一句話,秋衣雯抬起頭,用力點頭,“是的。”

      &&&&而此時,還有一個人十分能了解秋衣雯的感受——靠在門邊的白錦堂。

      &&&&公孫回過頭,下意識地抓他的手。

      &&&&白錦堂微微一笑,一模一樣的感覺——沒有細節,只有大綱,仿佛是誰告訴你,你是個什么樣的人,你曾經經歷過什么,但是真是假,你自己都不知道。那種感覺十分微妙,會有極度的不安全感,感覺自己像是□控的木偶一樣。

      &&&&展昭走到了秋衣雯身邊,說了聲“失禮。”就盯著她的眼睛看起來,良久,他問,“除此之外,還有任何問題么?”

      &&&&“我整過容。”秋衣雯繼續坦然地回答,“而且還是大的整容手術,幾乎將自己改頭換面,但我完全不記得我曾經做過這種事情,更怪的是我不記得自己長什么樣子。而且我也不認為現代醫療技術能如此發達……說句笑話,我曾經一度懷疑自己是不是被外星人綁架過。”

      &&&&“不是被外星人綁架,是被什么高人綁架過。”展昭站了起來,問,“你介不介意,做一個DNA鑒定?”

      &&&&秋衣雯愣了愣,抬頭愕然地看展昭,良久,“你覺得……我不是秋衣雯?”

      &&&&展昭微微一笑,也不隱瞞,“嗯。”

      &&&&馬欣趕緊去拿了采集DNA的工具來,秋衣雯坐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

      &&&&展昭站起來走到門外,白玉堂就過來問,“貓兒,她……”

      &&&&展昭低聲告訴白玉堂,“很奇怪。”

      &&&&“她是裝的么?”白玉堂問出心中疑惑。

      &&&&“不是裝的,所以奇怪!”展昭頗有些哭笑不得的意思,“她真的被植入記憶。”

      &&&&白玉堂皺眉,“這個要怎么植入?對方不是又跟趙爵他們有關系……”

      &&&&“不可能是趙爵。”展昭搖頭,有些不屑,“手法粗糙,且時效很短。趙爵對大哥是選擇用一道鎖封鎖起某段記憶,當他想起來的時候會提出警告,讓他昏厥,從生理上阻止他的大腦,這樣是無傷害性的,十分高端。”

      &&&&白玉堂干笑了兩聲,“難得聽你夸獎他。”

      &&&&展昭眼睛瞇起來,“誰夸他了,再高端的手法也是犯罪!”

      &&&&白玉堂望天點了點頭,“繼續,秋衣雯這個呢?”

      &&&&“比較低端的手法,而且我懷疑實施心理控制的人,當年使用了一定藥物,或者說是秋衣雯本身受到了比較大的刺激,沒有自我思考能力。這手法,和控制凱賓去殺陳可風的手法如出一轍。”展昭抱著胳膊往屋里看,就見公孫正在給秋衣雯做檢查。

      &&&&“貓兒。”白玉堂始終想不通,“如果秋衣雯真的和這個案件有關系,為什么她自己主動上門來?原本就算我們對她有些懷疑,卻根本無法將案件聯系到她身上。”

      &&&&“她不是說她被偷窺和跟蹤么。”展昭笑了笑,見公孫出來,就問,“怎么樣?”

      &&&&公孫低聲告訴展昭和白玉堂,“很奇怪,秋衣雯身上有大面積的燒傷,我問她怎么來的,她說不知道。而且燒傷部分處理得很好,還有植皮的痕跡。”

      &&&&白玉堂失笑,“外表根本看不出來啊,是不是該說技藝很精湛。”

      &&&&“出了神乎其技還很負責,可以說,有個人十分細心、甚至是充滿愛意地治療過她。”公孫一聳肩,和馬欣一起去實驗室做DNA鑒定了。

      &&&&展昭和白玉堂繼續回去,在秋衣雯對面坐下,開始問正題。

      &&&&“你說有人騷擾你,能說具體一點么?”

      &&&&“嗯,好。”秋衣雯點頭,“一個月前,有的男人到我診所來補牙,后來他就經常來。我起先覺得他可能對我有意思,暗示了他幾回我對他沒興趣,但是他還總來,我當時有些害怕,因為這個男的我雖然從來不認識,但本能對他有些恐懼的感覺。我膽子很大的,喜歡看恐怖片一般對人也沒什么敵意,再兇的人我也見過,唯獨這個人,總覺得不怎么好的感覺,想避開他。”

      &&&&展昭托著下巴,認真聽。

      &&&&“后來,這個男人有一天似乎喝醉了,闖到我診所胡言亂語,說些奇怪的話。”秋衣雯頗為無奈,“后來就動手動腳的……”

      &&&&“他說了什么奇怪的話?”白玉堂覺得這點比較關鍵。

      &&&&“嗯,說什么知道我的秘密,叫我不要再裝了,他不會告訴別人的之類。”秋衣雯哭笑不得,“我根本不知道他說什么,但當時診所就我一個人,他抓著我不放……幸好他的朋友追來了,跟我道歉后,把人強行拖走了。”

      &&&&“他朋友長什么樣子?”展昭從一疊照片中,抽出此次涉案人的照片,將秦天和岑易的照片放到她眼前,問,“這兩個你認識么?”

      &&&&秋衣雯伸手抽出岑易的照片,“這個就是那個人的朋友,他很友善,救了我一命后還來跟我道歉。那時候我都覺得有些過意不去,因為根本不是他的錯,但是他卻跪地跟我道歉。”

      &&&&“你說他跪下給你道歉的?”白玉堂驚訝。

      &&&&“是啊,搞得好像當時喝醉的是他似的。”秋衣雯笑了笑,“可能那個男的是他的好朋友?他擔心我告他吧。原本我真的挺想報警告那人性騷擾的,不過后來想想,就算了。而且他保證說,那人再也不會來煩我了,之后也的確沒再出現過。”

      &&&&白玉堂聯想到岑易的那個兄弟,就有些懷疑,“你能不能做一個那人的拼圖?”

      &&&&“哦,不用。”秋衣雯從包里拿出手機來,“那個男的之前一直在騷擾我,他還給我過一張照片,是偷拍的和我在一起時候的照片。后來他發給我了,我想著以后作為告他性騷擾的證據,所以一直沒刪掉”說著,照片找了出來,秋衣雯遞過去,給展昭白玉堂看。

      &&&&那張照片的確是偷拍的,那個男的感覺挺下流,與之前展昭和白玉堂的預期不同。他們覺得,若是岑易的兄弟,那起碼也得長得好看點吧?但這男的看起來歲數不小,人還很猥瑣,莫不是思考方向錯了?

      &&&&白玉堂還是讓蔣平去搜索這個人。

      &&&&展昭繼續問秋衣雯,“后來呢?”

      &&&&“后來,他雖然不來騷擾我了,但是家里卻出了些奇怪的事情。”秋衣雯道,“我總感覺有人跟蹤或者偷窺我,起先覺得可能自己被害妄想癥了,但是后來我發現,家里和診所都有被人偷偷溜進去的痕跡,我的電腦也被人打開過,似乎有人翻找了我的文件資料,還查看了信件。我越想越不安全!就在剛才,我從診所出來之后又感覺有人跟蹤,正好路過醫院想起揚帆認識你們,就跑進去求助了,之后他送我來這里了。”

      &&&&眾人聽了都覺得蹊蹺——什么人跟蹤秋衣雯呢?

      &&&&白玉堂更加犯難,秋衣雯身份神秘,這份指控沒有確鑿的證據,是信還是不信呢?會不會有什么陷阱……

      &&&&正疑惑,蔣平走了進來,“我查到那人了。”

      &&&&白玉堂伸手接過蔣平印出來的一張放大版照片,“這小子有案底的?”

      &&&&“嗯,多宗性騷擾還有一起□未遂,前后坐牢三四次了。”蔣平抱著胳膊,“還有啊……”

      &&&&話沒說完,外邊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只見馬欣闖了進來,白了一張臉。

      &&&&“欣欣?”洛天和馬漢都看她,“怎么了?”

      &&&&馬欣一雙眼睛盯著秋衣雯上下左右打量,滿臉的不可思議。

      &&&&身后跟著氣喘吁吁跑來的公孫,他也是一臉的驚訝,“見鬼了真是。”

      &&&&展昭和白玉堂正想問見什么鬼了,馬欣忽然一把抽過白玉堂手里那張騷擾秋衣雯的男人的照片,“哎呀,我認識這人!”

      &&&&眾人都驚訝。

      &&&&趙虎摸著下巴,“妮子你交游夠廣闊的啊,這種人渣也認識?”

      &&&&“他是人渣沒錯!”馬欣認真說,“這人原來是我們學校的校醫院醫生,后來因為騷擾女學生被開除,還坐牢了呢!重點是,上次被你們從青山火場救出來那個,我們學校的教導主任,就是他老婆!”

      &&&&眾人都驚訝不已,一下子想到了那個瘋瘋癲癲,被鎖進保險箱丟在火場差點活活烤熟的教導主任,紛紛皺眉——這幾個人,什么關聯呢? 在 線閱DU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