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小說 > sci謎案集小說 > SCI謎案集第四部 > 彈給兇手的鎮魂曲09 綁架案

      彈給兇手的鎮魂曲09 綁架案

      &&&&

      &&&&展昭等人將志新兄妹送到了家里。屋子并沒有想象之中那么簡陋,收拾得干干凈凈,志新幫著推銷妹妹,說都是小妹在收拾,飯還做得好。

      &&&&志新原本還想繼續去加油站打工,但是小虎不敢去了,志琴也不讓他再去,三個畢竟只是高中生,經歷了這一切,不害怕是騙人的。

      &&&&“進來喝杯茶吧?”志新請白玉堂他們進屋,輕手輕腳的,據說奶奶已經睡了。

      &&&&展昭見桌上放著作業和書本,就隨手翻開了一下,志琴成績很不錯,志新似乎是落了些課程,不過也并非是個笨學生。

      &&&&展昭托著下巴看著志新倒茶出來,因為杯子不夠,有些窘迫不好意思。

      &&&&白玉堂看時間也不早了,就問展昭,“他們應該不會再來找他倆麻煩了吧?”

      &&&&展昭搖頭,“不會了。”

      &&&&志新和志琴對視了一眼,小虎問,“那個,你們究竟是什么人啊?”

      &&&&展昭四外看了看,對白玉堂說,“小白,你們去外面等我,我想單獨和他們談談。”

      &&&&白玉堂點了點頭,站起來帶著眾人出去。

      &&&&趙爵不肯走,想繼續看,被白玉堂提著后衣領子拽了出去,關門。

      &&&&趙爵到了外邊,摸著后脖領子瞪白玉堂。

      &&&&t市晚上很冷,秦鷗洛天和雙胞胎都躲到車子里去了,白玉堂還在門口站著,趙爵站在他身邊房屋拐角的地方,避風。

      &&&&白玉堂看了看他,見他穿著白色的低領毛衣,凍得縮脖子。

      &&&&“冷的話就去車子里。”

      &&&&趙爵仰起臉來笑瞇瞇,“你關心我啊?”

      &&&&白玉堂靠在門口,仰起臉看了看老房子破舊的屋頂,屋頂周圍仔細地涂了涂料,還釘了一些防火保暖的材料,可見很認真仔細地整修過。

      &&&&“那個小鬼,還蠻珍惜家人的么。”趙爵又往白玉堂身邊挪了挪,再擋住點風,“那只貓在里邊干什么啊?”

      &&&&白玉堂看著夜空發呆,不緊不慢說,“貓兒心地很善良。”

      &&&&“切。”趙爵不滿,“知道你家貓好,用不用掛在嘴邊,肉麻。”

      &&&&白玉堂一笑,“我說真的。”

      &&&&“是,他好,我壞。”趙爵撇嘴,“你家展昭是白蓮花,老子是枕頭芯!”

      &&&&白玉堂看了看他,“我以前好像說過你。”

      &&&&趙爵斜眼。

      &&&&“很過分的話。”白玉堂低聲道。

      &&&&“哼。”趙爵扭臉,“兇巴巴說我手臟。”

      &&&&白玉堂看他,“抱歉。”

      &&&&趙爵微微一愣,驚訝地看白玉堂跟見著世界第八大奇跡似的,“白家人不是道歉細胞缺失的么?你竟然跟我說抱歉?”

      &&&&“我大哥似乎很信任你。”白玉堂雙手插兜,看了看窗戶里透出來,溫暖的燈光,“我有時候在想,當年是不是你救了大哥,當年究竟發生了什么,或者,白家人是不是欠了你很多。”

      &&&&趙爵捂著耳朵,“不聽不聽。”

      &&&&白玉堂納悶看著他,趙爵扭著臉看別處,長發擋住臉,看不到表情,空氣中也許是冷風作祟,莫名的平添一份傷感。

      &&&&良久,白玉堂問,“他叫什么名字?”

      &&&&趙爵不語,沉默半晌,“白燁。”

      &&&&“夜晚的夜么?”

      &&&&“呵。”趙爵笑了一聲,“你說取這種名字的人是不是神經病?又是白,又是夜,還不如叫白黑,精粉!”

      &&&&白玉堂哭笑不得,“還是燁燁焰火的燁?那就不精分了,整個名字都光輝燦爛。”

      &&&&“那就索性叫白光輝或者白燦爛么,叫白爛也不錯,還諧音個夜,裝十三!”趙爵一臉鄙視,“以后就叫他白十三!”

      &&&&“他很厲害。”白玉堂說,“我那次跟他交手,能感覺到。”

      &&&&趙爵笑了,仰起臉看他,“他怎么舍得動手打你呢?”

      &&&&白玉堂皺眉,“你是說他只是陪我玩玩沒用全力?”

      &&&&“嘖嘖。”趙爵搖頭,“小孩子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他有多厲害?”白玉堂好奇。

      &&&&趙爵微微翹起嘴角,“跟名字一樣咯。”

      &&&&白玉堂不解。

      &&&&“是個會帶來火焰或者黑夜的裝十三的混蛋!”趙爵說完,就自顧自笑起來。

      &&&&白玉堂納悶,半晌,問他,“那你是恨他,還是愛他?”

      &&&&趙爵一把突然襲擊,推了白玉堂一個趔趄。

      &&&&白玉堂不解地看他。

      &&&&趙爵伸手指他鼻子,“嫑問這么弱智的問題。”

      &&&&白玉堂摸了摸鼻子,挑眉,站直了微笑,“是哦,弱智得你都沒法回答。”

      &&&&趙爵接著扭臉看另一邊,似乎是在生悶氣。

      &&&&沒一會兒,房門打開,展昭走了出來,身后一個慈眉善目的老太太,有些瘦弱,應該是志新的奶奶。

      &&&&老太太送他到了門口,展昭禮貌地跟她告別,老太太對白玉堂等人也點頭道別,身后志新和志琴,老老實實的,小虎也在后邊,似乎什么事情挺開心的。

      &&&&展昭他們上了車,和眾人揮手道別后離開。

      &&&&發動車子,趙爵好奇地問展昭,“你干什么了?”

      &&&&展昭看著后視鏡里的他,笑瞇瞇說,“你不是聰明么?你猜啊!”

      &&&&趙爵撇嘴,“神氣什么。”

      &&&&白玉堂開車回火車站,邊問展昭,“打算資助他們?”

      &&&&“嗯。”展昭靠在椅背上,“我打算資助兄妹兩到學業結束。”

      &&&&“學業結束?”趙爵湊過來,“如果兩人學醫再念個碩博,或者學建筑之類不停深造……那你豈不是要供他們十幾年?”

      &&&&展昭伸出兩根手指,比了個v,“好在爺有的是錢。”

      &&&&趙爵撇嘴,白玉堂笑著搖頭。

      &&&&“唉。”趙爵托著下巴,“你做警察很多年,窮困潦倒饑寒交迫貧苦凄慘應該見過不少了吧?各個都幫,有的是錢也不行吧?你小子上次還把我留給你們的那么大筆錢都捐掉了,你們兩個敗家子!”

      &&&&展昭扭臉看他,“我為什么要幫所有人,有能力我就見一個幫一個咯。”

      &&&&“如果那小子變壞了呢?”趙爵提醒他,“這年頭未必好心有好報。”

      &&&&展昭伸手拍他腦門,“沒事,能教好的么!你看你都改好了,好歹給年輕人個機會。”

      &&&&趙爵抿著嘴盯著展昭半晌,撲過去抓他頭發,“沒大沒小!”

      &&&&后頭,秦鷗瞇著眼睛看前方的車子,“怎么隊長的車s型前進?”

      &&&&雙胞胎趕緊拍開車的洛天,“保持安全距離啊,果然不跟他們一輛車是對的!趙爵神神叨叨的。”

      &&&&洛天看著前方的車子,他因為以前的經歷,對趙爵還是存著點心理陰影,總覺得這人很可怕,所以問,“我們真的要相信趙爵,跟他合作么?”

      &&&&秦鷗對趙爵的事情一點都不了解,因為他是遲來的,就問,“他不是家屬么?”

      &&&&“家屬?”雙胞胎不解地看他。

      &&&&“哦,我之前一直以為他是展博士和隊長的親戚,或者導師什么……唔。”

      &&&&“導師”兩字剛出口,雙胞胎一把捂住秦鷗的嘴,“讓展小貓聽到你說趙爵是他導師,那你就完了!”

      &&&&秦鷗看著他們——完了?

      &&&&“比如說。”小丁嚇唬他,“把你的人格分裂成十三個裝在一個身體里,變成十三點!”

      &&&&秦鷗眼睛睜大了一圈。

      &&&&“或者說。”大丁接著嚇唬他,“把你分裂成不同的三個人格讓他們在你身體里搞三角戀!”

      &&&&秦鷗覺得右眼皮子開始跳了,咽唾沫——好可怕!

      &&&&“阿嚏。”展昭打了噴嚏,揉揉鼻子。

      &&&&白玉堂順手遞了一張紙巾給他,突然……

      &&&&前方的道路中間,車燈照射的范圍內出現了一樣東西。

      &&&&白玉堂一個急剎車,狂打方向盤,才沒撞到。

      &&&&展昭想開車門下去看,白玉堂一把抓住他手,“等等。”

      &&&&后頭秦鷗他們的車子也到了,洛天踩了剎車往前看,“什么東西?”

      &&&&白玉堂搖下車窗看了一眼,微微皺眉……只見在路中央,放著一個白布大包。關鍵是,這包還在動彈。

      &&&&“里邊有人!”展昭一眼看見了,白玉堂下車,后邊洛天秦鷗也跑了過來。

      &&&&將白布包解開,只見里邊裝著一個少年。十六七歲,雙手反綁在身后,雙眼蒙著、雙腿也困著,嘴里堵著東西。

      &&&&這少年就這樣被裝在布袋子里扔在街上,若不是白玉堂眼尖,隨便過去一輛車肯定會把他壓死。

      &&&&白玉堂先解開他嘴里的布團。

      &&&&“救命啊,別殺我,我爸爸會給你們錢的……”

      &&&&眾人彼此對視了一眼——綁架案的肉票么?

      &&&&“不用怕,我們只是路過的。”白玉堂將他蒙著眼的布解開,松綁繩子,發現少年身上的綁痕十分深,有些已經磨破了皮,可見被綁了很久。

      &&&&“送你去醫院?”白玉堂問。

      &&&&“給我,給我家里打電話,我只想回家。”少年可憐兮兮,白玉堂問了他電話號碼,撥號過去。

      &&&&接電話的人一聽他說撿到了一個少年,說讓打這個電話,激動得在那里大喊,“老爺,少爺找到了!”

      &&&&片刻之后,一個黑色的小型車隊停在了附近,車上黑超特警一樣裝扮的保鏢下來了一大群。

      &&&&少年穿著洛天的外套,瑟瑟發抖。這時候,一個白發蒼蒼的老頭從一輛車子里跑出來,“少爺!少爺你沒事就好了!”

      &&&&少年往他身后看了看,“天叔,我爸呢?”

      &&&&“呃,老爺擔心你,擔心得都病了,所以我來接你。”老頭說話的時候,臉上帶出一絲猶豫來,似乎底氣不足。展昭皺眉搖了搖頭——老頭是在說謊啊。

      &&&&少年點頭,失望之情在臉上,站起來,“他,交了贖金了么?”

      &&&&“交了,第一時間就交了!”老頭趕緊點頭,“老爺很著急,很擔心你的!”

      &&&&“天叔。”少年苦笑了一聲,“贖金是你或者伯父去送的吧?”

      &&&&老頭尷尬,“怎么這樣說……”

      &&&&“被綁的是我又不是大哥,他不會在意的。”少年失落地低下了頭,隨后像是想起了什么,回頭給展昭他們道謝,“謝謝你們救了我。”

      &&&&“哦……多,多謝幾位!”老頭伸手,從身后一個保鏢手里接過一個牛皮紙袋子來,遞給白玉堂他們,“小意思,不成敬意。”

      &&&&白玉堂好笑,自然不能拿他的錢,不然不是成綁票的了么?抓住要伸手接錢的趙爵的脖子,甩給一旁展昭。

      &&&&展昭將他拽到身后,白玉堂擺手,“原來這里治安這么差,以后小心點。”說完,眾人上車,絕塵而去。

      &&&&車子開走了,展昭和趙爵還在回頭,看后邊的情況。

      &&&&少年被那老頭帶進了一輛加長豪車里頭,車隊也快速駛離。

      &&&&展昭看了看趙爵,“你覺得怎樣?”

      &&&&趙爵一笑,“你覺得呢?”

      &&&&“嗯。”展昭伸手輕輕托著下巴,和趙爵對視了一眼,兩人一起搖頭,“微妙啊!微妙!”

      &&&&白玉堂好笑——這兩個人,從某些方面說,真的很像。

      &&&&看清爽的小說就到 在線閱 讀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