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小說 > sci謎案集小說 > SCI謎案集第四部 > 彈給兇手的鎮魂曲19 血統

      彈給兇手的鎮魂曲19 血統

      &&&&

      &&&&彈給兇手的鎮魂曲19 血統

      &&&&“也是殺手?”白玉堂不解,“怎么看出來的?”

      &&&&“這個。”公孫放下碗筷,到后邊房間拿過來了一把造型古怪的長管□□,放在展昭等人面前。

      &&&&“這是什么槍啊?”展昭從來沒見過這種槍,“好畸形。”

      &&&&“雷明頓……”馬漢接過槍。

      &&&&“雷明頓長這樣么?”趙虎覺得不像。

      &&&&“這是最早的雷明頓□□。”白錦堂伸手接過槍來看了看,稍微調整了一下,拉開槍栓,就見里邊還有一發子彈,伸手拿了出來,“從槍到子彈,全是自己改裝的,最早的狙擊手都是用□□改造□□。”

      &&&&眾人都微微張著嘴看白家大哥。

      &&&&展昭小聲問白玉堂,“大哥果然是做軍火生意的……”

      &&&&白錦堂將槍放到了白玉堂面前,“這槍六幾年就量產了,但是八十年代就沒人用了。”

      &&&&“那豈不是四十年前的事情?”白玉堂皺眉,問公孫,“驗尸結果呢?死了多久了?”

      &&&&公孫一聳肩,“三年左右。”

      &&&&幾人面面相覷。

      &&&&馬漢拿起那顆子彈,就見上邊有簡簡單單兩個英文字母的縮寫——bk

      &&&&“bk……”馬漢皺眉,“不是吧……”

      &&&&“什么情況?”展昭問他。

      &&&&馬漢抬頭看了看展昭,“eleven跟我說起過,他以前有個搭檔,外號叫黑k,二十年前失蹤了。他一直在找那個人,據他自己說,他除了是個很棒的狙擊手,更是當時最好的改造槍高手。”

      &&&&“這槍改造得很棒。”白玉堂指了指槍管,“□□想做到消音幾乎是不可能的,但是這改造槍的降噪管做得十分復雜,幾乎可以完全消音。如果用來近距離伏擊,是完美無瑕的殺器,還可以讓狙擊手安全脫身,不暴露行蹤。”

      &&&&展昭挑了挑眉,“失蹤了二十年,死了三年……那他期間的十七年在干嘛?”

      &&&&眾人也都想不通。

      &&&&“我只是說尸體死了三年而已。”公孫忽然抬起頭,手中的銀叉插著一個蝦仁,臉上的笑容別有意味,“可沒說人也死了三年。”

      &&&&眾人都像吃壞了東西一樣看公孫,簡單形容——茫然又費解。

      &&&&趙虎抓頭,“公孫,啥意思?”

      &&&&“頭發?”趙禎忽然問。

      &&&&公孫微笑。

      &&&&展昭也點頭,“正常人的頭發想長成那樣子,起碼也要個十幾二十年的。”

      &&&&白玉堂皺眉,“頭發是死后長出來的我可以理解,但是長了二十年,哪里來的養分?”

      &&&&“細胞。”公孫抬頭,“我剛打電話讓馬欣帶著儀器過來了,初步檢查了一下,這尸體身體雖然已經干枯,但是細胞還有部分是活著的!”

      &&&&眾人張大了嘴。

      &&&&白錦看公孫,“你剛才要我去拔趙爵一根頭發,還要連發根就是為了這個?”

      &&&&公孫點頭,“作對比用,發現那些沒死的細胞不是生命力強勁,而是衰竭緩慢。”

      &&&&“我沒聽明白。”展昭不解,“細胞是通過再生的吧?人都死了,怎么再生細胞?”

      &&&&“人死了,身體也在腐化,但是細胞再生比正常人持續很久,死亡卻比正常人緩慢很久。”公孫舉了個例子,“如果用活人來說,就是受傷的時候好得比別人快,傷重感染得比別人慢。”

      &&&&“吸血鬼?”趙虎撇嘴,“有牙齒沒有啊?真是bk?”

      &&&&“恐怕這位仁兄真是eleven要找的搭檔bk。”公孫有些遺憾地點了點頭,告訴馬漢,“因為我在他手背發現了一個紋身,原本干癟醬紫的尸體看不出來了,但是我剛才驗尸的時候用紫外光燈看到了。”

      &&&&“黑桃k?”馬漢問。

      &&&&公孫點頭,“還是裂開的黑桃k。”

      &&&&馬漢輕輕嘆了口氣,“eleven會在這里出現,莫不是跟他的死有關系?”

      &&&&“那他是怎么死的?”白玉堂問公孫。

      &&&&“胸口中了一槍。”公孫見眾人都吃完了,就帶著大家到了車廂后邊,豪華的驗尸房。

      &&&&“他心臟中了一槍。”公孫拿出已經取出來的彈頭。

      &&&&“□□。”馬漢接過子彈皺眉,看白玉堂,“也是改裝槍。”

      &&&&白玉堂圍著尸體走了走,仔細查看,“能恢復容貌么?現在看好像只是干枯了一樣。”

      &&&&“細胞還有一小半是活性的呢。”公孫道,“如果把他冰凍起來,過個幾十年科技和醫療更發達一些,說不定可以完成細胞再生術,讓他死而復生。”

      &&&&“科幻片?”趙禎靠在門邊看尸體,“嗯,這個題材很新潮。”

      &&&&“eleven也不會老么?”展昭問馬漢。

      &&&&馬漢搖頭,“我也覺得是稍微嫩了點,和趙爵他們的情況有些像。不過他留胡子,而且平時不修邊幅,看起來沒那么年輕。”

      &&&&展昭摸著下巴,“有趣了啊。”

      &&&&白玉堂看他,“有趣什么?”

      &&&&展昭想了想,伸手一拍白玉堂的肩膀,“你做完飯后,會去哪里?“

      &&&&白玉堂皺眉,“啊?”

      &&&&“做晚飯呀。”

      &&&&“吃飯。”

      &&&&“吃晚飯?”

      &&&&“洗碗。”

      &&&&……

      &&&&眾人一臉鄙視地看展昭,不煮飯也不洗碗!

      &&&&展昭咳嗽一聲,“洗完碗?”

      &&&&“洗手。”

      &&&&“洗完手!”展昭已經有些上火了。

      &&&&“……”白玉堂沉默半晌,“洗衣服拖地。”

      &&&&展昭暴跳,指著白玉堂,“別說的自己跟家庭主夫一樣,你明明吃完飯會跑出去消食!”

      &&&&白玉堂想了想,他好像是習慣吃完飯站起來出去走走,溜溜里斯本它們……

      &&&&想到這里,白玉堂好奇地看展昭。

      &&&&展昭點點頭,“想不想再去拔根頭發?”

      &&&&白玉堂會心一笑,點頭,和展昭一起往外走。

      &&&&白馳一臉困惑,“哥他們去干嗎?”

      &&&&趙禎拍了拍他,“消食么,別管他們。”

      &&&&公孫拿起手術刀,看著桌上的干尸,問馬漢,“你要不要問問eleven,真不想把尸體帶去冰凍?”

      &&&&馬漢哭笑不得,“凍在哪里?珠穆朗瑪峰還是北極?”

      &&&&趙虎一拍手,“小馬哥,你這個主意好!”

      &&&&馬漢順手拍他腦瓜。

      &&&&白錦堂出門點煙,繼續回去坐著看報紙,公孫研究細胞問題。

      &&&&白玉堂和展昭到了火車外邊,前后兩邊都空無一人,不遠處有一個鐵架子堆積的廢棄工地。那些鐵架子很大,似乎都是電纜塔的架子,廢棄了堆在這里,還有沒建完的廠房。

      &&&&白玉堂忽然指著遠處高高的鋼架子讓展昭看。

      &&&&展昭順勢望過去,就見那架子起碼有十米高,在最高處一塊突出的鋼板上面,站著一個人。

      &&&&今晚月亮還特別亮,一輪圓月正好將黑夜中高處的那人外形勾勒出來。

      &&&&光看身材……展昭晃腦袋,和白玉堂好像,勻稱修長,傲視眾生的黃金比例。那人單手插在身后的褲子口袋里,做著一個白玉堂平日不會做的動作——抽煙。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那人低頭拿下煙的方式——白錦堂附體了。

      &&&&展昭又慌腦袋,幻覺么?好像是白錦堂和白玉堂和結合體一樣的存在。

      &&&&完美!

      &&&&一個詞突然從展昭腦袋里冒了出來,隨即又看白玉堂。

      &&&&展昭又出起神來……這個才是完美,更年輕。思緒忽然就翻飛了起來,展昭有些無法控制地想到了很多詞,比如說——進化。

      &&&&“貓兒!”白玉堂叫了他一聲,打斷他出神,問,“要不要上去?”

      &&&&展昭目測了一下架子的高度,十分認真地說,“爬上去太累了,不過在上面站著很帥的樣子。”

      &&&&白玉堂失笑,“可以叫他下來,既然會在這里出現,就表示他也沒打算躲著我們。”

      &&&&“那見了面要說什么?”展昭問,“嗨,白白白先生,你是不是叫白燁?白夜還是白燁?你不是該在墳墓里躺著么?怎么又活過來了?還有啊,你跟白玉堂什么關系啊?跟白玉堂的爹什么關系?跟白玉堂的爹的爹又是什么關系?”

      &&&&展昭碎碎念,白玉堂已經望天,拉著他往前走去。

      &&&&身后的車廂里,趙爵趴在窗邊,原本正在欣賞月光下,那人賞心悅目的側影,就見展昭和白玉堂從眼前走過去了。趙爵想了想,站起來往外跑,看熱鬧去!

      &&&&趙禎見剛才還生氣的趙爵跟個兔子似的蹦跶出去,有些好奇,拉開窗簾,往外望了一眼,摸下巴。

      &&&&“禎。”白馳戳戳他,“看什么呀?”

      &&&&“哦。”趙禎回頭,“下次弄個鐵架子,我也擺這個造型吧,然后把月亮變沒了,你說怎么樣?”

      &&&&“喔!”白馳嘴巴張成一個o形,拍手“帥氣!”

      &&&&趙禎摸他腦袋,“乖!”

      &&&&白錦堂本來在看報紙的,聽到他們的對話,也忍不住抬起頭,撩開窗簾望了望,瞧見了月光下的那人。

      &&&&身邊公孫不知道什么時候走了出來,也坐下,拿了他嘴里的煙自己叼上,刷拉一聲打開報紙。

      &&&&白錦堂看他。

      &&&&公孫用食指輕輕一推眼鏡,問他,“知道抽煙看報紙的要素是什么么?”

      &&&&白錦堂茫然地看他。

      &&&&公孫架起腿晃了晃腳上毛茸茸的棉拖鞋,“拖鞋呀!最好是人字拖!”

      &&&&白錦堂好笑,索性伸手打開窗簾,側身靠在公孫身邊,拿過他的眼鏡戴上,看遠處的情況。

      &&&&公孫瞇著眼睛舉著報紙,“果然……眼鏡比拖鞋更重要!”

      &&&&白錦堂回過頭,拉他領帶,微笑,“讓我靠一下。”

      &&&&公孫托著他頭放到自己腿上,自己靠在椅背上,也看窗外,夜色一片模糊中,只有特別亮的月亮下面,那個修長的人影,以一種熟悉的動作,點第二根煙。

      &&&&“原來遺傳并不是最神奇的。”公孫忽然自言自語。

      &&&&白錦堂抬頭,“那是什么?”

      &&&&公孫沉默了片刻,開口,“是血統。”

      &&&&白玉堂和展昭已經走到了鐵架子的下邊。

      &&&&展昭仰著臉看了一下,這些鐵架子交錯堆放,牢固應該是很牢固的,畢竟每根鐵管都胳膊那么粗。倒是也不很高,最多三層樓的樣子,只是四周圍太空曠了,所以感覺很高。

      &&&&白玉堂抬起頭,就看到一個紅點悠悠揚揚地落下來,碰到鐵管,還濺出散碎的火星……落到地面,是一個煙頭。

      &&&&展昭還在看煙頭,就覺得有風聲。

      &&&&身后白玉堂拉著他往后退了一步,眼前就有個人影落地。正踩住那煙頭,黑色的外衣和黑色的牛仔褲,就想進墨汁里頭打了個滾的白玉堂相仿,天與地、日與夜。

      &&&&展昭打量眼前人,努力拋開他剛才是直接跳下來的,那個違反自然規律的舉動。

      &&&&相似的臉,但是那人下巴上略顯清晰的胡渣,是干凈的白玉堂臉上絕對不會出現的東西。然而……卻也帶出了幾分淡淡的滄桑。

      &&&&雙方對視了一會兒,那人從兩人身邊走過,走到不遠處的一個空汽油桶旁邊,拿起了一個長形的箱子,類似于放大提琴的手提箱,隨手背在身后往就外走,卻不是要回火車的方向,而是往車站外面,遠處,一片空曠的黑暗,不知道他要去哪里。

      &&&&“白燁?”白玉堂忍不住問了一聲。

      &&&&那人頓了頓腳步,回頭看白玉堂,“白燁在墳里。”

      &&&&展昭聽到他的聲音,莫名覺得有一點點熟悉,在哪里聽過呢?一想,心里就莫名毛毛的,說不出來的怪異——是介于白玉堂和白錦堂聲音之間的,那種聲音。

      &&&&白玉堂皺眉,“那你是誰?”

      &&&&那人盯著兩人看了片刻,突然嘴角輕輕一挑,轉身繼續走,邊不經意地舉起手輕輕一擺,慢悠悠地說,“趙爵的監護人。”

      &&&&“噗……”展昭莫名覺得解氣,忍不住就笑出聲了。

      &&&&身后原本隱蔽偷聽的趙爵竄了出來,跳著腳罵人,“監你個頭,耍p帥啊,你小子有種別回來!”

      &&&&很快,一身黑衣已經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白玉堂和展昭回過頭,不解地問,“他究竟是什么人?”

      &&&&趙爵臉上的怒容漸漸地緩和了下來,看了看兩人,“你們覺得呢?”

      &&&&“他很強。”白玉堂低聲說,“用鑰匙干掉塔伯的就是他?”

      &&&&趙爵忽然笑了,伸出食指輕輕地敲了敲嘴唇,“噓。”

      &&&&展昭皺眉,趙爵他想……

      &&&&只是,還沒等展昭說話,趙爵已經開口,用低沉而隱含著某種神秘意味的語氣說,“這世上,唯一的一件,完美完成品,無任何瑕疵,不可復制,無法銷毀……失去了死亡資格的,人。”

      &&&&看清爽的小說就到 在線閱讀: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