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小說 > sci謎案集小說 > SCI謎案集第四部 > 彈給兇手的鎮魂曲21 殺手派對

      彈給兇手的鎮魂曲21 殺手派對

      &&&&

      &&&&來到劉影的家門口,眾人一眼發現房門虛掩著,白玉堂皺眉,已經有人來過了么。

      &&&&伸手推開屋門,不出所料,房間被翻得很亂,好像是有人找過東西。

      &&&&白玉堂皺眉,到窗邊往下看。

      &&&&就見剛才那個大提琴已經走到了樓下,還不忘抬頭對他們輕輕一擺手,隨后快步離開,再追,估計已經來不及了。

      &&&&展昭滿屋子轉了轉,小聲告訴白玉堂,“不管他要找什么,應該是沒有找到。”

      &&&&白玉堂點了點頭。

      &&&&陳曦和周逸挺費解,不過兩人隱約有一些感覺,這些人,似乎并不只是學生和老師,那么簡單吶。

      &&&&趙虎門檻還挺精,問展昭,“人找不到的東西,你能找到的吧!”展昭笑著看趙虎,“虎子,你通常東西都藏在哪兒?”

      &&&&“嗯。”趙虎想了想。

      &&&&“他基本不藏東西。”馬漢在一旁插了一句,“東西都隨手扔。”

      &&&&趙虎嘿嘿樂。

      &&&&“說起來……”展昭問趙虎,“我那天聽大哥說,參加個什么晚宴碰到你爹了,原來你家做生意的啊?還挺有錢。”

      &&&&趙虎眨眨眼,“是吧……好像是賣點兒什么東西。”

      &&&&白玉堂翻看著桌上的一本筆記,邊不經意地回答,“我看過他資料,家境殷實。”

      &&&&展昭給了個o的嘴型,問趙虎,“那虎子豈不是虎少爺?為什么一點貴公子的范兒都沒有,還一副清痞的做派,去當臥底還愛打白條?”

      &&&&趙虎撇嘴,“男人要靠自己!”

      &&&&馬漢在一旁笑,“虎子對錢沒有概念。”

      &&&&“那對你來說最怕被偷的東西是什么?”展昭問趙虎。

      &&&&趙虎左右看了看,見陳曦和周逸在一旁嘀嘀咕咕不知道說什么,就小聲告訴展昭,“槍。”

      &&&&展昭望天,“除了這個,還有沒?”

      &&&&趙虎仰著臉想了半天,“哦!我有一套nba球星卡。”

      &&&&“你藏哪兒了?”

      &&&&“書里。”趙虎看一旁的書架,不過書都在地上,顯然被人翻過了。

      &&&&“這都翻過了啊。”趙虎扁嘴。

      &&&&“表示對方找的的確是扁的東西。”趙爵在一旁晃晃悠悠看風景。

      &&&&“光盤或者紙?”趙虎看桌上,筆記本沒有了,“光盤?”

      &&&&展昭擺了擺手,“音響設備完好無缺,光盤散了一地,應該不是找光盤。”

      &&&&“光盤散了一地,還不是找光盤?”

      &&&&“總不會一張一張檢查過去。”趙爵道,“如果真找光盤,會把所有盤都拿走,更方便,是不是?”

      &&&&“那他找的是紙片……”趙虎四外看了看,“照片?”

      &&&&展昭笑著點頭,“嗯,有一樣是照片。”

      &&&&“那還有什么?”馬漢好奇。

      &&&&“是一張打印的a4紙。”趙爵慢條斯理地說著,邊一指不遠處白玉堂所站的位置,“窗戶有問題。”

      &&&&“窗戶……”眾人走過去看窗戶。

      &&&&展昭回頭瞇著眼睛看趙爵——搶我風頭!

      &&&&趙爵對展昭壞笑,“你以為就你會?我會的時候你還在穿開襠褲。”

      &&&&展昭這個氣啊。

      &&&&檢查了一下窗戶,發現是老式的木窗,白玉堂沿著窗戶四面摸了一下,發現窗臺的底座很厚,撬開一看,拿出了一個鋼筆匣子。

      &&&&打開匣子,里邊有一支鋼筆。

      &&&&白玉堂擰開鋼筆,發現里邊是空的,有一卷紙。抽出來打開一看,微微皺眉……

      &&&&“白紙?”白玉堂看展昭。

      &&&&“可能是隱形墨水。”展昭讓他收了紙,回去叫蔣平處理。

      &&&&“那照片嘞?”趙虎問。

      &&&&白玉堂又晃了晃鋼筆盒子,發現里頭還晃蕩晃蕩向,撬開軟墊,下邊有一張疊成三折的照片。

      &&&&打開看……是一張類似于畢業照一樣的,集體照。

      &&&&“好像有些年頭了。”展昭拿過照片,是一張黑白照,有波浪形邊框,照片紙也是老式的磨砂相紙,不過照得十分清晰,白框底部還有“人民照相館”的字樣,看來至少拍了二十年了。

      &&&&“嚯嚯。”趙爵接了相片端詳起來,“好久沒看見了。”

      &&&&展昭看他,“你說照片,還是照片里的人?”

      &&&&趙爵神秘一笑,指了指里的一個人,問展昭,“眼熟不?”

      &&&&展昭盯著一看,驚訝地張大了嘴——就見照片上的那人,赫然是趙爵。

      &&&&白玉堂也上下打量趙爵,不解,“為什么……”

      &&&&趙爵輕輕敲了敲嘴唇,示意兩人別出聲,接著看。

      &&&&順著他的手指滑動,展昭和白玉堂看到了其他幾個熟人,包括——白玉堂的老爸白允文、展昭的老爸展啟天、年輕時候的包拯,還有……白玉堂。

      &&&&展昭戳著照片上的白玉堂,看白玉堂。

      &&&&白玉堂連連擺手,“不是我。”

      &&&&展昭瞧趙爵,“你的監護人?”

      &&&&趙爵的臉刷拉一下垮下來,伸手掐住展昭的腮幫子,“你再說!”

      &&&&展昭趕緊躲開,揉著臉瞪他。

      &&&&“你們究竟是什么人啊?”

      &&&&這時,陳曦忍不住問。

      &&&&趙爵回頭,輕輕拍了拍他肩膀,“乖,一旁待著去。”

      &&&&陳曦眨了眨眼睛,“哦。”就到一旁待著去了。

      &&&&見此情景,周逸后退了一步,驚恐地看著趙爵,又看陳曦木頭人一樣站在門邊一動不動,這太反常了。

      &&&&周逸就想奪門而出,不過門口馬漢提著他后脖領子將人拽了回來。

      &&&&“你們干嘛?”周逸掙扎,就想扯著嗓子喊,“救命……”

      &&&&話沒出口,趙虎敲他腦袋,“有病啊你,救什么命。”

      &&&&“你也別演戲了。”展昭對他招了招手,“不如我們聊聊?”

      &&&&周逸一愣,回頭,一臉為難地看展昭。

      &&&&趙爵抱著胳膊,“你不想說實話的話,我也有的是辦法讓你開口,所以最好還是乖乖自己交代。”

      &&&&周逸皺眉,“你們究竟是什么人?”

      &&&&“你究竟是什么人才對。”白玉堂插話,“昨天趙雪艷誰都不打,單單一見你就開槍,你也很巧地避開了要害。

      &&&&“你臂力不行打不中也是裝的。”馬漢靠在門邊,“性格也是假裝的,射擊那么準的人,很少性格這么夸張。”

      &&&&周逸左看右看,見實在是無法脫身了,只好一攤手,“我早就在學校了,不過是個普通的學生而已,是你們把我卷進去的好吧?”

      &&&&眾人面面相覷。

      &&&&周逸雙手插兜,“我就說突然來了那么多新老師還連校長都換了。”說著,指了指馬漢,“這個人一看就是狙擊手,我只想息事寧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已,誰知道陳曦那小子就知道玩,非要進林子實戰,誰又知道碰到那個女瘋子和eleven死磕。”

      &&&&眾人聽到這里,都愣了。

      &&&&馬漢驚訝地看周逸,“你認識eleven?”

      &&&&“我有幸見過他一面還沒丟掉性命。”周逸尷尬地笑了笑。

      &&&&眾人盯著他看起來。通常來說,大學生二十多歲,是最難分辨年齡的時節,但是周逸長得很嫩,更像十**歲的男生,而且學生味也很重。

      &&&&“你究竟是誰?”白玉堂問。

      &&&&“你們是殺手還是警察呢?”周逸插著兜反問。

      &&&&白玉堂和展昭對視了一眼,一起指趙爵,“你不認識他?”

      &&&&周逸很老實地搖了搖頭,“不認識。”

      &&&&趙爵也說,“他應該不是我那一路的,沒有這種款式的。”

      &&&&白玉堂看他,“你是殺手?”

      &&&&周逸無奈地一笑,“嗯哼,于是……你們是警察?”說著,指了指趙爵,“他可不像。”

      &&&&趙爵很自覺地往展昭身邊挪了挪,“我和他是外星球來的,我們是喵星人。”

      &&&&展昭將他推出自己一米開外。

      &&&&“為什么殺手會潛伏在學校里?”白玉堂不解,“你們究竟在找什么?”

      &&&&“錯了錯了。”周逸擺手,“我根本沒有目的,這個學校是殺手的避風港,我早就收手了,只想安靜生活重新開始而已。如果是原本的仇家尋仇我也認了,但是近期不斷有職業的殺手潛伏進來,我也預感到會有些什么事,可沒來得及躲就卷進來了。”

      &&&&“殺手的避風港……你今年多大?”展昭忍不住問。

      &&&&“我二十一啊。”周逸回答。

      &&&&眾人愣了愣,“那你做殺手的時候幾歲?”

      &&&&周逸仰起臉想,“嗯,十四十五開始的吧,一直到十九歲。”

      &&&&眾人沉默良久,趙虎輕輕一戳馬漢,“敢情殺手也有童工的啊?”

      &&&&“小時候什么都不懂比較好控制。”周逸淡淡道,“而且不容易被人懷疑,成功率更高,好隱藏。”

      &&&&趙爵想了想,突然輕輕一拍手,“哦……”

      &&&&展昭看他,“想到什么了?”

      &&&&“嗯,的確有幾個殺手組織常干這種事,不過殺手很少能全身而退的,你怎么能夠重新生活的?”

      &&&&周逸想了想,看白玉堂,“你們能不追究,不把我抓去坐牢?”

      &&&&白玉堂皺眉看他,“你是職業殺手,抓到后需要坐牢么?”

      &&&&周逸扁了扁嘴,知道,罪名不出意外應該是直接槍決,于是雙手插兜不說話了。

      &&&&“唉,別那么死板么。”趙爵對白玉堂擺擺手,“你也沒證據證明他以前干過什么。”

      &&&&白玉堂也不多說,低頭繼續翻日記。展昭看了看門口的馬漢和趙虎,兩人對視了一眼,也轉身看四周。說起來,周逸那么小就開始殺人必定是被迫的,而且身世估計也很可憐。不過既然殺過無辜的人,結局如何可想而知,展昭真的不確定,就算他們這次不抓他,他能繼續走多遠,就跟這次似的,世事有因果,想再過上正常人的生活,根本不可能。

      &&&&“你說吧。”趙爵催他。

      &&&&周逸上前了一步,拿過白玉堂剛才從鋼筆盒子里找到的那張白紙,伸手問馬漢,“打火機有么?”

      &&&&馬漢拿出打火機給他。

      &&&&周逸拿著打火機打開,放在那張白紙下邊熏了一下,很快,紙上出現了焦黃色的字體,是一張名單。

      &&&&眾人都納悶——他怎么知道這法子?

      &&&&“劉影也是殺手。”周逸道,“這種做法比較普遍,這張名單,是委托人和被殺目標的名字,用檸檬汁寫的,很多殺手都會做這件事,給自己留下一些什么,至于是出于自豪還是內疚,就要問死掉的劉影了。”

      &&&&展昭接過名單粗略一掃,劉影年紀輕輕,犯案可不少次,名單上人數眾多,絕對不是一兩年內能干完的,于是問周逸,“他也和你一樣?去學校避風港準備新的人生。”

      &&&&“不可能。”周逸搖頭,“你們真當有那么多人可以有新的身份?我是因為太過幸運,碰到了那件事情,脫離組織。而至于劉影,他應該是來學校執行任務的。”

      &&&&“執行什么任務?”馬漢問,“你沒收到風聲?”

      &&&&“根據剛才那人說的,就是來開派對的。”周逸說。

      &&&&“派對?”

      &&&&“就是集體狩獵。”周逸解釋,“可能有大買家懸賞各個委托人,殺某個人。而且這個人應該還是層級很高的殺手,殺掉了他,狩獵者本身的身價就會隨之而上,所以才會這樣爭先恐后。”

      &&&&“那你知道t市究竟聚集了多少殺手?”展昭問。

      &&&&周逸微微一聳肩,“沒準,我不確定他們的目標是誰,你們有沒有對象?比如說趙雪艷要抓誰?她和eleven應該是一個目標吧?畢竟,趙雪艷那點水準,還不值得eleven親自出馬。”

      &&&&展昭看了看白玉堂。

      &&&&白玉堂輕輕點頭。

      &&&&展昭就告訴他,“來抓幽靈的。”

      &&&&周逸打了個愣神,盯著眾人就看了起來。

      &&&&“怎么?”趙爵笑著問他,“沒聽說過?”

      &&&&周逸干笑了兩聲,“幽靈啊……難怪了。”

      &&&&“那你現在能推斷,聚集了多少殺手,還有多少會涌過來了吧?”白玉堂問。

      &&&&周逸沉默了片刻,抬起頭,“全部。”

      &&&&“你是說所有的職業殺手,都會過來?”馬漢覺得有些夸張。

      &&&&“是所有夠水準的都回來!”周逸皺眉,自言自語,“不過也未免太瘋了點,誰會懸賞抓ghost?”

      &&&&“有什么問題?”展昭問,“對方出價很高么?”

      &&&&“這不是錢不錢的問題。”周逸搖頭,“抓ghost的風險有多大你們知道么?對方是行走的殺人兵器,一但狙殺不成功就會被殺,而懸賞人絕對會成為ghost終身獵殺的對象。”

      &&&&“所有兇手都涌過來,豈不是也很奇怪?”展昭覺得邏輯上有些不通,“既然ghost排名上是第一,那真正能挑戰她的殺手也不多,為什么這次來了那么多人?不怕被宰掉?”

      &&&&“可以理解。”周逸的語調,放低了幾分。

      &&&&“怎樣理解?”眾人都不解。

      &&&&“ghost之所以不可戰勝,因為她是虛無縹緲的幽靈,據傳說她有純白色的靈魂,一張白紙一樣,完全沒有任何感情。”周逸自言自語地說,“可一個殺手一旦不想再殺人,就會瞬間變成沒牙的老虎。”

      &&&&“你確定她不想殺人?”展昭微微瞇起眼睛,“說不定她也是在執行任務而已。”

      &&&&周逸忽然笑了,搖頭。

      &&&&“有什么好笑?”白玉堂問他。

      &&&&“你們不會懂的。”周逸幽幽地說,“人和殺手之間,有一條線,一旦跨過去,就再也跨不回來了。”

      &&&&趙虎琢磨,“深奧得嘞。”

      &&&&周逸看了看手表,“人一旦做了殺手,就一輩子都沒資格再做人,而殺手一旦想做回人,就一輩子都不可能再做回殺手。我覺得我還是找個地方避一避風頭吧,以免被攪進渾水里邊去。”

      &&&&這時,周逸的手機響了一下,他拿出來看短訊,“陳璐發來的,問陳曦怎么不回電話,還問我們什么時候回去,表演快開始了。”

      &&&&展昭忽然想起了剛才上樓時趙爵說的,會有好戲看,于是就問他,“你剛才,為什么說一會兒晚會會有好戲看?”

      &&&&趙爵狡黠一笑,“你不知道么?一會兒的舞臺很大的,最后一個壓軸節目,是全校女生大合唱,誰缺席,誰就開除。”

      &&&&眾人都驚訝地看他。

      &&&&趙爵輕輕一拍胸脯,“做校長就是好啊,可以指定節目,方便找人。”

      &&&&看清爽的小說就到 在線 閱讀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