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小說 > sci謎案集小說 > SCI謎案集第四部 > 鬼船兇手06 斷頭臺

      鬼船兇手06 斷頭臺

      &&&&

      &&&&陳飛手上的圖章印記,不是艾米利亞號,而是一個奇怪的類似于“h”形狀的符號,但又似乎不太像是字母,也接近于一個“工”字,因為圖章是圓的,似乎怎么看都合理。

      &&&&“這是什么東西?”展昭問身邊眾人,看能不能想到什么。

      &&&&可眾人都搖頭——想不到。

      &&&&于是,法醫室里的眾人,又將目光移回到了陳飛的肩膀上。

      &&&&夏日最清涼消暑的是什么?不是雪糕冰激凌,也不是空調電風扇,而是那一縷幽魂……

      &&&&再熱的夏天,哪兒突然跑出來個小鬼跟你說聲“hi”,你也能嚇出一身冷汗來。

      &&&&陳飛尸體肩膀上的那兩只小手印,就跟長滿了針刺的毛蟲一樣,讓人一醒神,熱浪里邊一股涼意。

      &&&&趙虎咧著嘴,“邪門了啊!”

      &&&&“小孩應該沒有這力氣。”公孫還是很冷靜地分析了一下陳飛的體型,“他雖然不是很強壯但是也不算瘦弱,一個小孩兒應該沒法制服他。

      &&&&馬欣將陳飛的上衣剪開,看他的背部,似乎困惑地搖頭,看公孫。

      &&&&公孫也是一臉的納悶。

      &&&&“怎么了?”展昭問他。

      &&&&“如果是小孩子,那身體應該很短,他能壓制住陳飛,一定會趴在他背上,而人在垂死掙扎的時候是有很大力氣的,你看留下那么清晰的手印,就可以想象兇手用多大力氣按住他……那么可以推斷出,在其他的位置,也會留下一些印記。

      &&&&“對哦。”白馳點頭,“要是趴在他身上,背脊會有膝蓋的印子,就算趴著腿夾住……兩肋也會有,但是他沒有,背部和肋下都好干凈。

      &&&&“手印也并不是反的。”白玉堂皺眉,“不會是在另一頭按住造成的,只能這邊……那究竟怎么弄的?”

      &&&&“除非……”展昭陰測測轉過臉看眾人,“是飛在半空中,按住……”邊說,邊一按趙虎的肩膀,驚得趙虎蹦了起來。

      &&&&“娘喂,邪得瘆人了!”趙虎搓雞皮疙瘩。

      &&&&白玉堂也覺得這案子蹊蹺,沒有任何線索。

      &&&&展昭掏出手機,打電話問林若,“有沒有文獻記載艾米利亞的身高體重?”

      &&&&林若聽著也挺意外的,想了想,“似乎有描述她身材適中,不過她是做丫頭服侍小姐的,多嬌小也不太可能吧?”

      &&&&眾人對視了一眼,怎么跟這么嬌小的手印扯上關系呢?

      &&&&“喂,你們還不來啊?”林若在那頭催促,“我這邊都要開始啦,天都快黑了!”

      &&&&眾人太專注于研究尸體,天黑了都沒太注意。

      &&&&白錦堂見白玉堂他們有案件要辦,就道,“不去的話跟他說一聲就行。”

      &&&&白玉堂看展昭。

      &&&&展昭雙手插兜搖了搖頭,“應該和林若好好談一談,而且他也有危險。”

      &&&&白錦堂點頭,行程繼續。

      &&&&三十分鐘后,眾人驅車來到了林若聚會的那間別墅。

      &&&&展昭站在白色的鐵藝門前,看著大片大片的玫瑰園,還有玫瑰園后面歐式城堡一樣的建筑,羅馬時期風格雕像的噴泉,皺眉搖頭。

      &&&&“干嘛?”白玉堂不解地看他。

      &&&&展昭抱著胳膊,“這世上真是不缺有錢人。”

      &&&&白錦堂走到展昭身邊,“你別在sci干了,出去帶一批人馬弄個私人診所,接幾個富豪當私家醫生,再全球講課,每年出多點書,有了錢到處買豪宅投資一下,一年半載也會很有錢。”

      &&&&展昭嘴角抽了抽,良久,說出一個字,“嫑!”

      &&&&大門徐徐打開,sci眾人沿著一條白石子路往前走,前邊的玫瑰園里,白色的餐桌餐椅擺放整齊,有穿著白色衣服的工人進進出出端著盤子,盤子里都是美食。

      &&&&前邊不少衣著光鮮的人。

      &&&&展昭和白玉堂對視了一眼,怎么說呢——白錦堂別墅里搞的露天聚會更有趣一點,飯是白玉堂和展白兩家媽媽做,端盤子的是sci眾人,洗碗的是吃飯不煮飯的人,準備飲料的是白馳……不是這里的所謂“世界名廚”

      &&&&白錦堂伸手拍了拍展昭和白玉堂的肩膀,低聲說,“原諒他們吧,他們天生就是沒見過什么世面的高帥富,你很難讓他們活出**絲的情懷……”

      &&&&展昭和白玉堂哭笑不得地看著白錦堂。

      &&&&就見白錦堂抬手對遠處的人打了個招呼。

      &&&&“錦堂!這邊。”很多人都來跟白錦堂打招呼,看來都熟悉。

      &&&&展昭和白玉堂帶著sci一眾人跟過去,公孫在一旁不緊不慢地走,那架勢,誰再敢提“名媛”兩個字,他就扔飛刀了!

      &&&&人很多,亂糟糟的,就彼此介紹了一下。

      &&&&陳佳怡也在,她眼睛可尖了,這里不少美女,她趕忙將馬漢拉到一旁,看緊。

      &&&&趙虎抱著胳膊,“你瞧瞧佳怡那妹子,看小馬哥看得跟要吃人似的,哎呀,這姑娘看著挺花,不知道會不會心活活過幾天就換人。”

      &&&&“佳怡姐才沒那么膚淺呢!”馬欣端著飲料站在一旁,一手挽著洛天一邊跟趙虎講,“她信上帝的,夢想做主婦,隨時隨地退出演藝圈做幸福居家媳,給大哥生一個足球隊什么的。”

      &&&&“哇……”趙虎看馬欣,“你們這群丫頭平時談話一點節制都沒有啊?”

      &&&&“節制什么?”

      &&&&身后一個聲音,驚得趙虎又一縮脖子,齊樂她們也到了。齊樂撲上來扒住趙虎肩膀,驚得趙虎一竄多高,抖肩膀,“了不得了。”

      &&&&齊樂皺眉看他,“你又怎么啦?”

      &&&&趙虎就跟她講剛才的案子,驚得齊樂扒住他胳膊,“好嚇人喔!”

      &&&&陳瑜挽著藍溪,四姐妹都有伴兒,甜得往外掉渣。

      &&&&……

      &&&&展昭覺得沒眼看,和白玉堂上一旁那些吃的。

      &&&&“喂。”展昭提醒白玉堂,“你大哥和齊樂可都在這兒呢,這倆災禍體碰撞到一起,后果可能很嚴重。”

      &&&&“你就別烏鴉嘴了。”白玉堂無語,“我讓他們都盯著林若了。”

      &&&&“嘗嘗荔枝酒?”

      &&&&正說話,旁邊一人走上來,給展昭和白玉堂遞了兩瓶酒。

      &&&&剛才林若介紹了,遞酒的就是斯蒂芬,花園的主人,s市排名前幾的鉆石王老五之一,不過他有個青梅竹馬的未婚妻,叫莉莉。

      &&&&斯蒂芬是個非常討人喜歡的年輕人,做it的和做傳統生意的大多有些區別,因為屬于技術宅,人比較單純。斯蒂芬一頭卷毛,像個大學生,笑得挺開朗,邊給展昭白玉堂遞酒,邊指著后邊正研究羊排的蔣平瞧瞧跟問白玉堂,“我可以挖角么?那個人是個天才!”

      &&&&白玉堂微笑,“蔣平是全球最頂尖黑客之一,如果他離開警局,從此之后就不能接近電腦了。”

      &&&&“果然……”斯蒂芬似乎覺得惋惜。

      &&&&展昭和白玉堂打開荔枝酒喝了一口,都覺得美味。

      &&&&“唉。”斯蒂芬又嘆了口氣,看另外一頭。

      &&&&展昭見他在瞄一個可愛的短發美女,就問,“那個就是莉莉?”

      &&&&斯蒂芬還挺靦腆,“林若說你能看透人心,還能掌控人心,那你說,我一會兒……”

      &&&&“嗯。”展昭沒等他說完,笑著點點頭,“她應該能猜到你今天想干什么,已經準備好了,你放心大膽做吧,一定成功。”

      &&&&“yes!”斯蒂芬開心地歡呼一聲,連說謝謝,轉身跑了。

      &&&&“難怪玫瑰園還白紗布白餐桌,原來是要求婚。”白玉堂喝了一口酒,問展昭,“你猜他們知不知道丁原的死?”

      &&&&“今天各大報紙都報道了。”展昭點頭,“應該是知道了。”

      &&&&“還有沒有荔枝酒?”

      &&&&這時候,一個人跑到他們身邊問。

      &&&&展昭和白玉堂看了看他,覺得眼熟。展昭一下子想起來……這個年輕漂亮的金發男子是最近的高爾夫球界新星,貌似連拿了好幾個冠軍了,不過展昭不喜歡打球所以不了解,前陣子和他爸爸吃飯的時候聊起過。展啟天似乎還挺欣賞他,說他是天才,名字叫什么來著?對了,叫瑞恩。

      &&&&白玉堂從身后拿了一支沒開蓋的酒給他。

      &&&&“謝謝。”瑞恩的中文很不錯,四處看,似乎是找開瓶器。

      &&&&可能給人拿走了,四周都沒有。

      &&&&瑞恩顯然屬于生活不能自理的人,就給身邊一個服務生,“幫我開一下瓶蓋。”

      &&&&服務生要拿走去廚房找開瓶器。

      &&&&白玉堂伸手拿過瓶子,將瓶蓋在桌邊輕輕一敲,將酒瓶遞給瑞恩。

      &&&&瑞恩接住酒瓶兩眼冒星星,“好帥!”

      &&&&展昭咳嗽了一聲。

      &&&&瑞恩說完已經跑去另一頭跟人鬧了……瘋瘋癲癲的。

      &&&&“這群人似乎并不難相處。”

      &&&&趙禎走了過來,找了兩瓶酒,他開蓋的方法自然很多,邊跟展昭和白玉堂聊天。

      &&&&“你也屬于他們這群人之一。”白玉堂見他遞酒瓶子過來,跟他輕輕一碰。

      &&&&展昭問趙禎,“對了,最近那個人有沒有聯系過你啊?”

      &&&&“哪個人?”趙禎明知故問。

      &&&&“就是那只長了很長頭毛的家伙。”展昭瞇著眼睛。

      &&&&趙禎無奈搖頭,“趙爵是吧?沒有啊,自從上次的事情之后,我好久沒看見他了。”

      &&&&“是么?”展昭皺眉,“他不知道在研究什么。”

      &&&&“怎么,很久沒見十分想念?”白玉堂問展昭,展昭從甜甜的荔枝酒里邊,喝出了淡淡的酸味。

      &&&&這時候,迎面藍棋和藍西兩兄弟走了過來,身后是洛天和心有余悸的馬漢趙虎。身后一群姑娘喝了酒之后已經鬧瘋了,眾人也不敢靠近。

      &&&&“身體怎么樣?”白玉堂問藍棋的近況。

      &&&&“康復得很好。”藍棋抬起的手上,還是可以看到針腳,讓人不覺得任何不適,反而能察覺出美感的針腳。

      &&&&展昭忽然覺得,博比雖然死了,但藍棋的存活,就是他一身傳奇經歷的最好見證,等藍棋和郝靈結婚生子,博比的傳奇,也在一代代延續下去。當然了,希望他們的后代都跟郝靈一樣,遺傳了博比的神奇醫術,卻也能有一顆善良仁愛的心,以藍棋和郝靈的品質,應該沒問題。

      &&&&“叔!”

      &&&&這邊眾人正喝酒,馬欣突然跑上來,到洛天身后。

      &&&&洛天回頭看她,見她頭發亂了,就給她整理一下,十分體貼,“少喝點,一會兒回去又發酒瘋了。”

      &&&&馬欣抿嘴笑,給他手里塞了樣東西,“一會兒幫個忙唄。”

      &&&&洛天看了看手里的東西,就見是塊鵝卵石,有些不解地看馬欣。

      &&&&馬欣指了指遠處二樓掛著的一個黑色球狀物。

      &&&&“那個,掛的高了,打開的繩子斷掉了,你一會兒拿石頭丟它一下,記得在斯蒂芬求婚成功之后啊!”

      &&&&洛天心領神會,點頭,“包在我身上。”

      &&&&馬欣親他一口轉身就跑了。

      &&&&洛天回頭,就見趙虎湊上來,“叔~,我也要……”

      &&&&眾人都被逗樂了,洛天抬手拍他腦瓜。

      &&&&這邊正鬧,那頭已經有一些騷動了。

      &&&&眾人回頭,就見花園中間,斯蒂芬已經單膝跪地拉著莉莉的手了。

      &&&&其他姑娘捂嘴的捂嘴,準備尖叫的準備尖叫。

      &&&&洛天拿著鵝卵石,目測了一下距離覺得十分輕松,就準備等莉莉點頭后,丟石頭。

      &&&&“艾米利亞……”

      &&&&就在斯蒂芬準備要深情地叫出愛人的全名向她求婚的那一刻,忽然……不知道誰突然說了一聲“艾米利亞”。

      &&&&霎時,氣氛有些僵硬。

      &&&&而眾人回過神,有覺得這聲音十分詭異,似乎是——小孩子,又或者是,有些童音的女人的聲音。而且帶著濃濃的鼻音,不像是說慣國語的人的發音。

      &&&&白玉堂四外看了看,人太多太嘈雜,一點準備都沒有,感覺不到聲音是從那兒發出來的。

      &&&&“呀啊!”

      &&&&氣氛突然凝固的時刻,突然就看到莉莉驚恐地捂著嘴大叫了起來,伸手指著遠處的花房。

      &&&&她像是受到了什么詞,叫得撕心裂肺的。斯蒂芬回頭看了一眼,趕緊樓主她捂眼睛,似乎也看到了什么可怕的東西。

      &&&&白玉堂跑過去往他們望著的方向一看,皺眉對身后幾人招手,邊跟也好奇跑過來的林若說,“你們都留在院子里別動。”

      &&&&白玉堂帶著洛天、馬漢和趙虎往遠處的花房跑去,其他人就留在花園中央,蔣平清點人數。

      &&&&展昭站在最前邊,正對著花房的位置,看著不知何時打開了燈的花房里,近乎慘烈的一幕。

      &&&&花房的半空中,掛著一個人頭,金色的頭發,迷人的臉,青春勃發……只可惜雙目驚恐得睜大,脫離了身體的頸項還有血留下,已經不可能存活——是瑞恩,那個天才的高爾夫球手。

      &&&&白玉堂跑到暖房外面,發現玻璃房門開著,打開門進去,就見在花房里的一面玫瑰墻前邊,豎著一個形狀古怪的黑色架子,架子上掛著瑞恩的頭顱,下邊,趴著瑞恩的尸體,尸體前端,是一把落下的鍘刀。

      &&&&“這是什么東西?”趙虎自言自語。

      &&&&“斷頭臺。”

      &&&&這時,公孫帶著馬欣走了進來,展昭也到了花園的門口。

      &&&&“剛死。”公孫檢查了一下尸體,皺眉,“不超過十分鐘。”

      &&&&眾人都忍不住唏噓,為一個年幼天才的隕落扼腕痛惜。

      &&&&白玉堂也有些自責,他們將注意力都放在了林若的身上,沒想到還有其他人會受害。

      &&&&“玉堂。”

      &&&&這時,展昭突然叫了白玉堂一聲。

      &&&&白玉堂回頭。

      &&&&展昭指了指那個架子,道,“那把鍘刀,似乎是可以上下移動的,你把刀移上去看一看。”

      &&&&白玉堂走過去,戴著手套將鍘刀推上去,架子中斷果然有一個豁口,鍘刀正好掛住。

      &&&&眾人退后了幾步一看,眼前都不約而同閃過了陳飛尸體手上的圖章印記——這把鍘刀,沒開啟的時候就是一個“h”形狀,也像一個豎起的“工”。

      &&&&想起剛才空之中那一聲虛無縹緲的“艾米利亞”,這夏日炎熱的夜晚,刷拉一聲,降到了冰點。

      &&&&看清爽的小說就到 在線閱讀網免費看書: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