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小說 > sci謎案集小說 > SCI謎案集第四部 > 鬼船兇手30 驚濤駭浪

      鬼船兇手30 驚濤駭浪

      &&&&

      &&&&展昭和白玉堂趕到林家老宅,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林謙賜為了避免林若再溜走,當然也為了自己兒子的安全,特意安排了十來個受過訓練的保鏢保護他安全。

      &&&&今夜家里所有人都在,只是在不同的房間,但是警報系統并沒有響,眾人甚至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直到管家去給林若送宵夜,才發現少爺的房間門開著,門口全是尸體,于是連滾帶爬去告訴林謙賜。

      &&&&林謙賜第一時間打電話給包拯求救。

      &&&&公孫檢查了一下尸體,皺眉,“是槍殺。”

      &&&&“可是我們沒聽到槍聲……”管家想不明白,想起來也覺得可怕。

      &&&&“可能轉了消音器,問題是……”白玉堂走到窗戶邊看了看,“四周還有警報系統,人是怎么上來的?

      &&&&林宅的燈很亮,視野也很好,大批人潛入幾乎是不可能的。

      &&&&“頭。”對講機里,去檢查門口安保系統的馬漢和趙虎傳來訊息,“安保系統被破壞了,手法很專業。”

      &&&&“是高手所為……之前所有襲擊都是要殺死林若,為什么這次卻要活捉?”白玉堂不太明白。

      &&&&“嗯……”展昭也想不明白。

      &&&&“承繼會不會有危險?”林父平日精神奕奕,一副成功企業家的風范,可現在整個人憔悴得好似瞬間蒼老……林若是他唯一的兒子也是他一生的驕傲,如果有個什么三長兩短,難以想象。

      &&&&展昭突然盯著林謙賜看了起來。

      &&&&目光相對,林謙賜愣了愣。

      &&&&展昭問,“伯父,你能不能想到是誰害林若?”

      &&&&“呃,我……”林謙賜茫然地搖頭。

      &&&&“我不是要你想證據或者人贓并獲。”展昭道,“做父母的都會有些直覺,林若出事,你第一個想到的是誰?”

      &&&&“韓偉。”

      &&&&沒等林謙賜出聲,林夫人突然插嘴。

      &&&&林謙賜看了看自己太太。

      &&&&林夫人大家閨秀,平日端莊又文雅,人十分的溫柔,有一種從來沒傷害過一草一木的慈悲感。

      &&&&展昭看她,“你們反對林若和韓偉來往,是不是?”

      &&&&父母倆同時點頭。

      &&&&“為什么?因為階層不同?”

      &&&&“淡然不是!”林謙賜趕緊搖頭。

      &&&&“那為什么反對他們來往?”白玉堂納悶。

      &&&&“覺得韓偉對林若有意思?”展昭試探著問。

      &&&&林父接著搖頭,“承繼什么條件我還是清楚的,什么男人女人對他有意思的也不在少數,他自己處理得很好,我從來沒管過。”

      &&&&“那為什么?”

      &&&&“直覺。”林父無奈,“我人見過不少,活了一輩子,什么大風大浪沒見過,韓偉這個年輕人,很斯文、很謙虛、很溫和、很無害……但不知道為什么,我看到他總覺得他會改變承繼,看到他我會很不安。”

      &&&&林母也點頭,“承繼第一次帶他跟我們見面的時候,我就很害怕,總覺得這年輕人似乎有些問題,之后跟老爺講起,竟然我倆的感覺是一樣的。”

      &&&&白玉堂點了點頭,讓洛天去醫院找韓偉。

      &&&&展昭詳細問林父和林母關于韓偉的一些事情,sci其他人調查現場找線索,公孫和馬欣初步驗尸。

      &&&&而趙爵,雙手插兜,站在客廳林若畫的那幅油畫前邊,仰臉欣賞著。

      &&&&“聽說是林若畫的哦。”白馳走到趙爵身邊,也仰著臉看畫。

      &&&&趙爵轉過臉,看了看小白馳,笑問,“怎么?擔心林若?”

      &&&&白馳有些不好意思地點點頭,“他總讓我想起禎。”

      &&&&“他倆像么?”趙爵好奇。

      &&&&“像的。”白馳點點頭,“這個世界上就是有這種人哦,好像想做什么都可以做的好,又聰明、樣貌又好、出生好、心態好,大家都想要的,他卻好像不在乎一樣,偏偏喜歡一些大家都覺得跟他不般配的東西……或者人。”

      &&&&趙爵盯著白馳看了一會兒,湊過去在他腦門上親了一口,“誰說你跟他不般配?是那傻子配不上你,你看得上他是他撿到寶。”

      &&&&白馳揉了揉腦門,有些不好意思地嘟囔了一句,“亂講”說完,就去一旁繼續找線索了。

      &&&&趙爵摸了摸鼻子,抬眼再一次望那幅畫。

      &&&&展昭剛才也聽到了趙爵和白馳的對話,似乎若有所思,走了過來,站在他身邊仰臉看那幅畫。

      &&&&兩人默默站在畫前,看著同一幅畫,表情一致,就是沒有表情,兩雙各有特點的漂亮眼睛里,映出畫中的驚濤駭浪。

      &&&&白玉堂走了過來,站在兩人身邊,“你倆能提供些有用的線索么,現在不是擺pose的時候。

      &&&&展昭和趙爵一起回頭看白玉堂,“你有沒有自卑過?”

      &&&&白玉堂皺眉,“什么?”

      &&&&“自卑。”展昭和趙爵再一次一起開口。

      &&&&白玉堂望天,“沒。”

      &&&&“果然。”兩人默默點了點頭,又動作一直地仰臉,繼續看那幅畫。

      &&&&“喂。”白玉堂在兩人眼前打響指,“有沒有頭緒是誰綁架林若的,他有沒有危險?”

      &&&&“嗯……”展昭和趙爵的動作非常同步,似乎剛才兩人考慮的根本不是林若安危這個問題,而是其他的問題,這回思路被拉回來了,考慮三秒鐘后,搖頭,“暫時不會。”

      &&&&白玉堂扶額,這時,電話響了起來。

      &&&&堂接通,是洛天打來了,給了眾人一個消息——韓偉自行離院了,不知去向。

      &&&&白玉堂皺眉,“他能走路了?不是還在物理治療么?”

      &&&&“我和秦鷗在看走廊的監控,自己走的,行動稍微有些別扭,但是到后來越走越順了。”洛天回答,“天一黑他就走了,離開醫院后步行走入一條小巷,失去蹤影了。”

      &&&&白玉堂皺眉,叫洛天通知各地找韓偉這個人。

      &&&&“有這個可能么?人在床上躺了八年,一好了立刻爬起來走了……”白玉堂皺眉看展昭,“難道他早就醒了?”

      &&&&“醫院那么多人看著,怎么可能。”展昭搖頭,“就算睡著了也不可能控制自己跟植物人一樣一動不動,除非……”

      &&&&“除非什么?”白玉堂見一旁林若兩父母都快急死了,拍了拍展昭,那意思——你賣關子顧著點老人家,萬一心臟病發了還不知道有沒有硝酸甘油。

      &&&&展昭低聲說,“我不是賣關子,是剛才有些還沒想通。”

      &&&&“那你現在呢,想通了沒?”白玉堂催他。

      &&&&“差不多了。”展昭戳戳白玉堂,“走吧。”

      &&&&“去哪兒?”

      &&&&“出海。”展昭抓著他手腕子將人拉走了。

      &&&&sci眾人不明所以,不過還是跟著走了。

      &&&&眾人回到警局集合之后,配齊了裝備,全副武裝來到了艾米利亞號上,還帶了那個剛才被趙爵弄哭的,船白色裙子的少女。

      &&&&她剛才開始一直哭哭啼啼的,不過后來白馳拿了杯奶茶哄她,她就不哭了,捧著奶茶喝著,還吃了兩塊蛋糕,似乎喜歡吃甜食。

      &&&&眾人疑惑要不要給她戴手銬,看起來純良無害又瘦巴巴的一個小女孩兒,大眼睛,很乖巧可憐,又似乎有些營養不良。

      &&&&馬欣試著用熱毛巾給她洗了洗臉,她也很配合,乖乖待在趙爵身邊,聽話得像只走丟了終于找到主人的小狗。

      &&&&展昭有些懷疑地看了看趙爵。

      &&&&趙爵微微一笑,伸手,輕輕摸那姑娘的腦袋,小姑娘立刻很受用地靠著她胳膊,乖乖地不出聲。

      &&&&趙虎不太相信,小聲問馬漢,“她能殺人?我怎么那么不信。”

      &&&&馬漢也覺得不可思議。

      &&&&趙爵伸手,指了指一旁一根碗口粗的鐵管子,蹲下,低聲對那小姑娘說了一句話。

      &&&&眾人聽不太懂,可能是德語吧,聽著調子有點像。

      &&&&小姑娘伸手抓住水管子,一掰,水管彎了。

      &&&&這下,連洛天都有些傻眼了,驚訝地看著那神力到令讓你覺得恐怖的小女孩兒,怎么可能!

      &&&&趙虎張大了嘴去試了試,水管根本不可能被掰彎,這力氣太可怕了吧,再對不一下小姑娘纖細的胳膊,吃菠菜了么?!

      &&&&白玉堂皺眉看著那女孩兒,問趙爵,“她是誰?”

      &&&&趙爵挑起一邊嘴角微笑,沒有說話。

      &&&&展昭拉了拉白玉堂,“一會兒再說,先辦正經事。”

      &&&&“你倒是給我個方向。”白玉堂很無奈地看展昭,這次腦電波不過,白玉堂真搞不懂展昭發現了什么,怎樣才能救出林若。

      &&&&“有些東西你的確不懂。”展昭拍了拍白玉堂的肩膀,“剛才不是問你了么,有沒有自卑過。”

      &&&&白玉堂納悶——哪兒跟哪兒啊?

      &&&&“打電話給斯蒂芬。”展昭道,“告訴他林若失蹤了,被暴力綁架的,問他知不知道線索。”

      &&&&白玉堂照做。

      &&&&斯蒂芬聽說之后,沉默了一會兒,說,“不知道。”

      &&&&白玉堂驚訝地看展昭——斯蒂芬和林若不是很好的朋友么?怎么這么冷漠?

      &&&&展昭示意白玉堂繼續——果然,斯蒂芬換了個話題,“我的船檢查完了么?”

      &&&&白玉堂看展昭。

      &&&&展昭點了點頭,口型示意——把船還給他!

      &&&&白玉堂無奈,告訴斯蒂芬,“是誤會,已經檢查完了,船上沒有發現危險品或者違禁品。”

      &&&&斯蒂芬不滿,“你們可耽誤了我不少時間,看林若又看不住。”說完,掛了電話。

      &&&&白玉堂皺眉看展昭,“然后?”

      &&&&“然后等著。”展昭指了指通往船內部艾米利亞號的艙門。

      &&&&眾人一想到那個詭異的艾米利亞號就有些反胃,但是沒辦法,還是下了船。

      &&&&展昭讓趙禎和白馳留在上邊,將船還原到最先的樣子然后離開這艘船,到去找包拯。

      &&&&趙禎照做了,還原船之后,帶著白馳離開,留在船艙里的,只有展昭、白玉堂、趙爵、小姑娘、洛天、秦鷗、馬漢和趙虎。

      &&&&要破解艾米利亞號的機關也不難,用幾顆子彈卡主一些關鍵位置,船里的走廊就不會晃動了。

      &&&&那小姑娘拉著趙爵跑到有飯盒的那個房間里,似乎是她的房間,從抽屜里拿出了一個本子來,坐下跟趙爵畫五子棋玩。

      &&&&秦鷗拿出了臨行前蔣平給他的一個鐵箱子,打開,發現里邊是一套信號超強的聯絡系統,還有定位系統,另外一套似乎是個簡易的雷達信號顯示器,艾米利亞號上方裝了雷達么?坐標航道什么的清清楚楚。

      &&&&秦鷗是除了蔣平之外對電子器械操作最熟練的一個,很快和蔣平連上了線,原來蔣平和包拯他們都在港口呢,和水警一起,準備就緒了。

      &&&&眾人也不知道準備就緒要干嘛,展昭只是示意——等待。

      &&&&趙爵和小姑娘下棋下得很開心,那小姑娘出人預料的活潑。

      &&&&白玉堂有些不解,問展昭,“他們兩個認識?”

      &&&&展昭抱著胳膊,“不太清楚,不過她應該就是blue doll。”

      &&&&“那她不就是真的艾米利亞?”白玉堂驚訝,“當年……”

      &&&&“blue doll只是代號,blue項目研制出來的成品都叫blue doll,未必她就是當年的那個。”

      &&&&白玉堂正不解,地面突然晃動了一下,趙虎一個趔趄。

      &&&&“咦?”馬漢四周圍看了看,問,“我的錯覺?”

      &&&&“不是。”展昭平靜搖了搖頭。

      &&&&“船動了?!”洛天皺眉,“誰在開船?”

      &&&&“斯蒂芬……他們一群吧。”展昭給抓著頭想不到下一步怎么走的小姑娘支了個招,她立刻開心地畫上圓點,堵住趙爵快連成的四子。展昭點了點頭,小姑娘智力正常偏上,不笨,但是很天真。

      &&&&“斯蒂芬開船去哪兒?”趙虎問。

      &&&&“他要去哪兒我是不知道。”展昭一句話差點讓眾人吐血。

      &&&&“不過他能帶我們找到林若。”展昭很篤定,邊問趙爵,“是不是啊?”

      &&&&趙爵點點頭,“是啊。”

      &&&&眾人齊刷刷回頭看白玉堂,完全摸不著頭腦。

      &&&&白玉堂皺眉盯著展昭看了一會兒,突然說,“我明白了。”

      &&&&展昭和趙爵都笑了。

      &&&&“隊長。”趙虎可算松了口氣,有個會說人話的明白了就行了,立馬拽白玉堂,“給翻譯成中文。”

      &&&&其他人也點頭。

      &&&&白玉堂說,“林若的那幅畫里,除了驚濤駭浪的海,還有天空,天上有星星,下邊沒有署名但是有日期……于是能推算出經緯坐標。”

      &&&&眾人微微一愣。

      &&&&“那也許就是林若最初遇到艾米利亞號的海域的位置,斯蒂芬應該是可以通過星星的位置和時間,查到具體地點的。”白玉堂看了看坐在桌邊跟趙爵下棋的小姑娘,“原來是這么一回事。”

      &&&&“這個還不是人話!”趙虎催促,“更加人話一點,白話文不要文言謝謝!”

      &&&&白玉堂看了看他,道,“我沒自卑過,林父林母也沒自卑過,沒有自卑過的人大多因為無所不能,沒有無能為力的時候所以不知敬畏。林若見過大海吞噬他的朋友、見過艾米利亞和鬼船,他是天之驕子卻也無能為力,深深敬畏,那幅畫,畫出了他對驚濤駭浪的自卑,所以他能看到的,林父和林母看不到。”

      &&&&眾人叫苦不迭,“求中文版解釋!”

      &&&&白玉堂笑了笑,“父母的直覺也未必是準的,因為思考的角度根本不一樣。”

      &&&&……

      &&&&“贏啦!”

      &&&&這時,小姑娘突然歡呼了一聲,原來下五子棋贏了趙爵。

      &&&&趙爵笑瞇瞇摸她的腦袋,給她巧克力作獎勵,邊悠悠地說,“姓白的,就是討厭!”

      &&&&……

      &&&&遠處,幾艘海警的船和快艇都已經準備好了。

      &&&&包拯拿著望遠鏡目送著斯蒂芬等人悄悄登上了船,艾米利亞號悄無聲息地離開了碼頭,駛向黑暗的汪洋。

      &&&&包拯放下望遠鏡,問身邊人,“真的不會有事?”

      &&&&身邊人靠在船舵旁抽煙,點了點頭,“嗯。”

      &&&&“確定?”

      &&&&“玉堂跟著,不會有事的。”幾乎與白玉堂一模一樣的側面說出這句話,讓包拯下意識地甩了甩頭。

      &&&&包拯嘆了口氣,對配合行動的水警隊頭,“按照事先計劃的進行吧。”

      &&&&看清爽的小說就到 在線閱讀網全本在線閱讀: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