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小說 > sci謎案集小說 > SCI謎案集第四部 > 無齒兇手16 性別存疑

      無齒兇手16 性別存疑

      &&&&

      &&&&照片上的人是誰?正是那個給展昭和白玉堂提供了重要線索的女記者王悅。

      &&&&“她不是跟這件事沒關系么?”趙虎不解。

      &&&&“那就表示并不是沒關系。”馬漢看了看畫像,“有必要再詳細查一查她的底細。”

      &&&&白玉堂打電話給蔣平,趙虎撓頭,“可是她不在場證明很充分。”

      &&&&展昭提醒,“兩種可能。”

      &&&&“一種是她還有同伙,另一種呢?”趙虎問。

      &&&&“她的不在場證明是假的。”白玉堂掛掉電話,接了話,“那些村民有問題。”

      &&&&“就她鄰居那些七大姨八大姑的?”趙虎摸下巴,“他們聯合起來包庇王悅?”

      &&&&展昭習慣性地要伸手摸下巴,只是胳膊抬起來就感覺手疼了,低頭看著自己包得跟豬蹄一樣的手。

      &&&&白玉堂十分敏銳,也不知道是看見了還是感受到了展昭的不適,問,“疼啊?要不要吃點止痛藥?”

      &&&&展昭一臉嫌棄,“我才不吃,吃了稀里糊涂怎么辦?”

      &&&&白玉堂皺眉,“要不然你休息一會兒。”

      &&&&“不休息了,去看看我媽。”展昭說。

      &&&&白玉堂有些狐疑——展昭這會兒敢去見他媽?不怕被關起來養傷啊……

      &&&&但是跟展昭雙眼一對,就見那貓正努嘴做表情。

      &&&&白玉堂倒是想起來了,剛才展啟天說有話跟他倆說,就在樓上等。

      &&&&于是,白玉堂配合地點點頭。

      &&&&兩人正想出門,病房的門打開,洛天過來說,“老頭醒了。”

      &&&&“醒了?”展昭不解,“就是表示沒死?”

      &&&&“呃,不是……”洛天尷尬地搖了搖頭,“他搶救回來之后,整個人都清醒了,好像是精神病突然痊愈了一樣。”說著,他下意識地看了一眼趙爵。

      &&&&趙爵正托著下巴發呆,聽到后,一笑,“啊,痊愈了啊,真是太好了。”

      &&&&眾人看著他一臉“真誠”的樣子,都覺得心里毛毛的,總覺得他似乎有什么陰謀陽謀的在醞釀。

      &&&&“好餓。”趙爵忽然站起來,“附近有沒有好吃的咖喱包?”

      &&&&“咖喱包?”眾人都不解地看他。

      &&&&“嗯……去找間面包房。”說完,趙爵雙手插兜溜達出去了。

      &&&&展昭雖然滿肚子疑惑,不過他更好奇想去看看那老頭,精神分裂瞬間治好了,有這個可能性?

      &&&&眾人到了病房門口,就見楊凡在口看一份病歷,房間門虛掩著,里邊傳出來老頭嚎哭的聲音,還有幾個醫神喊護士拿鎮靜劑的聲音。

      &&&&趙虎不解,“不是說治好了么?”

      &&&&“是治好了。”楊凡抬頭,“不過治好了比不治好還要糟糕。”

      &&&&“什么意思?”展昭不解。

      &&&&“老頭發瘋的時候不止砍傷了路人,還將自己的女兒砍成了重傷,孫兒也砍傷了。于是他女兒現在還在醫院病房里,孫兒傷愈剛剛出院,他兒子拒絕來看他。另外……”楊凡猶豫了一下。

      &&&&“另外什么?”眾人問。

      &&&&“因為他是突然康復的,幾乎不會有人相信,他除了要進行一系列的檢查之外,還要送到精神病院隔離監護,住上一段時間看會不會復發,直到徹底排除他病發的可能。”楊凡推了推眼鏡,“另外,由于他在發瘋期間傷人太多,而現在又突然康復,被他傷到的人可能會對他提起訴訟,畢竟,精神病人砍人不犯法,正常人那可是大罪,誰都不會相信昨天還失心瘋到要殺人的人,今天突然痊愈了吧。”

      &&&&眾人都下意識地一皺眉——這病治好了,還真不如瘋著舒坦點呢。

      &&&&展昭望向窗外,就見趙爵正走出大樓,跟醫院里兩個小護士打聽著什么,小護士們雀躍地給他指路。

      &&&&趙爵溫和地笑著,電得那兩個小姑娘暈乎乎之后,出了醫院大門。

      &&&&展昭嘆了口氣,回頭看那個老頭。

      &&&&白玉堂皺眉問展昭,“沒別的辦法了么?”

      &&&&展昭看他,“感覺不好?”

      &&&&白玉堂皺眉,“說不上來……”

      &&&&展昭拍了拍他肩膀,“放心吧,這老頭最多清醒兩天,他只是刺傷了我而已,小懲罰一下就好了,再說……就算是趙爵,也不可能瞬間治愈精神病患者。”

      &&&&白玉堂想了想,“哦……你是說,他清醒是假象?”

      &&&&展昭笑了笑點頭。

      &&&&“不明白。”趙虎追問,“這還有真假?”

      &&&&“很簡單。”展昭道,“趙爵給老頭重塑了一個正常的人格,于是老頭現在可能是個心地超級善良掃地不傷螻蟻命的活菩薩,于是一想到自己窮兇極惡并且禍及子女搞得妻離子散,可不是人間慘劇痛不欲生么。”

      &&&&趙虎嘴角抽了抽,“好慘。”

      &&&&“這種癥狀維持不了多久的。”展昭跟楊凡說,“還是要將他送去精神病醫院接受專業治療。”

      &&&&楊凡點頭。

      &&&&眾人都離開。

      &&&&趙虎和馬漢說去查一查那個村子和王悅,別說,陳嘉怡和齊樂她們幾個住在醫院,倒是好保護,最好等案子破了之前都住在一起,有雙胞胎他們看著,最安全。

      &&&&等馬漢和趙虎走了,展昭和白玉堂進了電梯里。

      &&&&電梯門剛剛關上,白玉堂伸手一搭展昭的肩膀,讓他靠著自己的肩頭,低聲道,“痛就叫喚吧。”

      &&&&展昭哭喪著臉看白玉堂,一臉郁悶,“痛死了,這輩子沒這么痛過,重傷!”

      &&&&白玉堂見他的樣子就知道他痛,手受傷是最痛的,何況是手心里縫了那么多針,麻藥散了肯定得疼死。不過剛才外面人多,展昭又死撐……

      &&&&白玉堂莫名就想,展昭不是催眠很厲害么,能不能催眠他自己,感覺不到手痛?

      &&&&展昭瞧著白玉堂,“莉莉婭生孩子的時候你也這表情。”

      &&&&白玉堂嘴角動了動,“是啊……那會兒估計它比你疼。”

      &&&&展昭見他笑了,就也笑,隨后倒是還挺得意,“算工傷!叫包局賠錢給我!”

      &&&&白玉堂輕輕摸了摸他柔軟的頭發,心里懊喪,剛才跟著展昭一起下樓就好了……這貓真是不能讓他離開視線半步!

      &&&&正這時,電梯門打開了。

      &&&&一個氣質絕佳的女人正站在電梯口準備進來。

      &&&&“蔣楠?”展昭有些驚訝,“你怎么來了。”

      &&&&兩人出了電梯打招呼,蔣楠也不急著走,就跟他倆寒暄。

      &&&&“聽說嘉怡和齊樂她們都住院了,我來探病。”蔣楠依舊是一副樸素的打扮。

      &&&&“就你一個人?”白玉堂問,“經紀人不跟著?”

      &&&&“在車里等呢,我沒讓太多人上來。”蔣楠說著,注意到了展昭的手,皺眉,“你受傷了?”

      &&&&展昭點點頭。

      &&&&蔣楠盯著展昭看了一會兒,從包里拿出一包東西來,交給展昭。

      &&&&展昭眨眨眼,就見是一包曲奇餅干,還有一包小蛋糕。

      &&&&展昭嘴角動了動。

      &&&&蔣楠道,“慰問品,我自己做的。”

      &&&&“你帶在身上?”展昭驚訝。

      &&&&蔣楠笑,“我準備去樓下看小朋友的,沒事,拿了很多。”說著,拍了拍那個鼓鼓囊囊的包。

      &&&&“樓下小朋友?”展昭和白玉堂都不解,“你有親戚生病了?”

      &&&&“不是,是我資助的幾個患兒。”蔣楠似乎心情不錯,“有一個最近找到匹配的骨髓了,手術成功過陣子就能出院了。”

      &&&&展昭和白玉堂暗暗“哇”了一聲,蔣楠人不錯啊……

      &&&&“死里逃生過一回,我可得好好積點德。”說著,蔣楠就要跟兩人告別。

      &&&&展昭忽然叫住她,“蔣楠,你有沒有見過這個人?”

      &&&&說著,展昭戳白玉堂,讓他將趙爵畫的畫像給常言看。

      &&&&常言瞄了一眼,伸手摸了摸下巴,開始回憶,“嗯……好像……”

      &&&&“眼熟?”展昭問。

      &&&&“嗯。”蔣楠點頭。

      &&&&“發型變一變呢?”展昭接著問。

      &&&&“啊!”蔣楠一拍手,“我記得她!只不過她之前是短頭發現在是長頭發,差點沒認出來。”

      &&&&“你怎么認識她的?”展昭問。

      &&&&“她是個記者,采訪過我。”蔣楠道,“嗯,就前不久的事情。”

      &&&&“前不久?”展昭問,“你和林若經歷了艾米利亞號之后么?”

      &&&&“是啊!”蔣楠點頭,“我記得這個記者,因為她問的問題很特別。”

      &&&&“多特別?”展昭問。

      &&&&“你們等一下啊。”蔣楠打電話給自己的經紀人,“大衛,你帶著硬盤沒有?”

      &&&&那邊似乎給了肯定的答復。

      &&&&蔣楠道,“那你拿上來一趟吧。”

      &&&&之后,蔣楠掛了電話,跟展昭道,“我這個人比較謹慎,每次采訪,就算只是錄音采訪或者平面媒體采訪,我都會讓助理悄悄錄一份存檔,音頻和視頻基本都有,以免有人亂寫什么。”

      &&&&展昭和白玉堂一挑眉——贊啊!

      &&&&沒一會兒,蔣楠的經紀人就送了一塊硬盤上來。

      &&&&“這是我近半年內的采訪視頻和音頻。”蔣楠說,“接受她采訪之后我近期都在拍戲沒接受過采訪,你們可以看一下最后一個視頻,有采訪全過程。”

      &&&&展昭和白玉堂都道謝,收下了硬盤。

      &&&&大衛還是先下樓等了,一看就是個經驗老道的經紀人。

      &&&&展昭又問蔣楠,“你和嘉怡混熟了?”

      &&&&“近期熟起來的,我和她有戲合作,真是個好姑娘,一心想當家庭主婦偏偏長了個美人胚子,幸好遇到對的人了,很完滿,那個男孩兒也不錯啊,是那個狙擊手。”蔣楠到一旁的窗臺坐下,“我和齊樂陳瑜也很熟,我之前說過……”

      &&&&“你喜歡齊樂的嗓音么。”展昭和白玉堂還記得之前蔣楠在警局做過的那個測試。

      &&&&蔣楠笑了笑,“現在是年輕人的天下了。”

      &&&&“那染少七呢?”展昭問,“那個男人你有什么看法?”

      &&&&“他是男人么?他不就是一架會走路會吃飯說話的鋼琴么?”蔣楠無所謂地說了一句,“我承認他的音樂才華,但是我不喜歡他本人。”

      &&&&展昭和白玉堂一挑眉——果然,蔣楠不喜歡這種類型的人。

      &&&&“唉……”蔣楠嘆了口氣,“我還記得被困在艾米利亞號上的時候,林若是怎么救我的,到最后連‘你要殺的人是我,把她放了’這種話都說出來了……有些男人就是有擔當,不關他的事他也扛下來,有些男人就一點肩膀都沒有。真可惜啊,為什么死的偏偏是常言,最叫人想不通的是常言這么個女人,為什么偏偏喜歡個染少七。”

      &&&&“那王悅呢?”展昭指了指那張圖,“這個記者有沒有采訪過常言?”

      &&&&“哦,這個我就不知道了。”蔣楠搖了搖頭。

      &&&&這時,她經紀人打電話來了,說是要趕回去了。

      &&&&蔣楠于是站起來,跟展昭和白玉堂告別。

      &&&&展昭和白玉堂回到了病房,果然……紙是包不住火的,展昭的傷被展媽媽發現了。

      &&&&這下,展媽媽幾乎病都好了,就要起床去踹死那個傷他兒子的人。

      &&&&展啟天無奈按著她,讓她別折騰了,趙爵黑暗模式都開了。

      &&&&展媽媽和白媽媽聽到后都一愣,一個看著展啟天,一個看著白允文,似乎都很驚訝,又有些擔心。

      &&&&展昭想讓白玉堂看幾個家長的表情變化,回頭,卻找不到白玉堂的人了。

      &&&&就見白玉堂站在門口,正看著白馳手里的平板電腦。白馳似乎是在翻照片給他看。

      &&&&展昭湊回去,“看什么?”

      &&&&“看常言歌迷會的那張集體大合照。”白玉堂道,“里邊似乎沒王悅。

      &&&&“沒這個人。”白馳和展昭都很篤定地搖頭。

      &&&&“我知道沒這個人。”白玉堂掃了一圈照片上的人后,“連經紀人和助手都拍進去了……我比較好奇,拍照的人是誰?”

      &&&&眾人都一愣。

      &&&&展昭雙眼一亮,就要伸手去拿那張畫像,只是他忘記手上還纏著繃帶呢,一抬手……

      &&&&“嘶!”展昭疼得直跺腳。

      &&&&驚得白玉堂連電腦都扔了,幸好趙禎眼疾手快挽救了白馳的財產。

      &&&&展啟天一指展媽媽旁邊的椅子,對展昭吼,“你給我坐下別起來!”

      &&&&展昭被白媽媽押到里邊坐下,不準他再查案了。

      &&&&展昭對白玉堂使眼色。

      &&&&白玉堂點了點頭,去了隔壁,拿著趙爵畫的畫像問正吃蛋糕的陳嘉怡,“見過這個人么?”

      &&&&嘉怡歪著頭,“嗯……”

      &&&&“好好想想。”白馳在一旁道。

      &&&&“可能吧……大眾臉沒什么特色,我每天見好多人的,光影迷就好多,我記不確定啊。”陳嘉怡無奈。

      &&&&齊樂和陳瑜這會兒也緩過勁來了,都表示要看。

      &&&&陳瑜說好像有些眼熟,齊樂也說貌似見過……不過這三個姑娘都屬于不拘小節型,都記不清了。

      &&&&白玉堂拿出平板電腦上的大合照,“還記不記得拍大合照的人?”

      &&&&三人都愣了愣,隨后又去看照片,不確定地歪著頭,這個么……

      &&&&“就是她拍的,那個記者么。”

      &&&&這時,陳嘉怡的經紀人插嘴說了一句。

      &&&&嘉怡仰臉看她,“真的么?”

      &&&&“就是他!”嘉怡的經紀人點頭,隨后又皺眉,“不過發型怎么怪怪的,這年頭的男人都喜歡梳長頭發啊?”

      &&&&“等一下。”白玉堂驚訝地看著她,“男人?”

      &&&&“是啊。”嘉怡的經紀人點頭,“攝影記者么,貌似是常言的朋友,特地請來拍照的。”

      &&&&“男的……”白玉堂皺眉,“男的?!”

      &&&&小白馳也仰著臉張大了嘴,王悅的確是個女人啊,哪里看得出是個男的啊。“

      &&&&“王悅性別究竟是男是女?”白玉堂問。

      &&&&白馳打電話回去讓蔣平查一下,蔣平查了,說,身份證上顯示是個女的沒錯。

      &&&&“怎么回事?”白玉堂不解,“男扮女裝還是女扮男裝?”

      &&&&白馳繼續仰著臉。

      &&&&這時,白玉堂就見門口,被展啟天押著的展昭對他招了招手。

      &&&&于是白玉堂跟了出去,三人一起進入了隔壁的空房間,展啟天關門。

      &&&&“怎么樣?”展昭問白玉堂案情。

      &&&&白玉堂如實回答,展昭驚得嗓門都高了幾分,“男的?!”

      &&&&“什么男的女的。”展啟天皺眉。

      &&&&兩人乖乖不說話了,等著展啟天說。

      &&&&“你們這兩天,要看著趙爵。”展啟天道。

      &&&&白玉堂和展昭微微一愣。

      &&&&展昭問,“看著他什么?”

      &&&&“在最快的時間里解決這個案子,不要讓他接觸到幕后人。”展啟天說,“盡快讓白燁帶他遠離這里,另外……”展啟天伸手拍了拍展昭的腦袋,“你給我趕緊好起來,還有,在趙爵面前,你就算疼死了,也要說不疼,要開心,吃得下睡得著,知道么?”

      &&&&展昭睜大了眼睛看展啟天。

      &&&&展啟天嘆了口氣,又摸了摸展昭的頭頂,對白玉堂道,“你看著他。“

      &&&&白玉堂點頭表示明白,展啟天就出去了。

      &&&&房間里剩下展昭和白玉堂,兩人對視了一眼,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本來王悅性別成謎,現在又加了趙爵這個迷。

      &&&&兩人往外走,迎面,卻是聞到了一股咖喱味道。

      &&&&展昭和白玉堂抬頭,就見趙爵正啃著一個咖喱包,靠在墻邊,翻看手里一份文件。

      &&&&展昭和白玉堂湊過去看,邊問,“看什么?”

      &&&&趙爵咬著面包,回答,“那個老頭女兒的探病記錄。”

      &&&&展昭和白玉堂嘴角抽了抽——被搶先一步!

      &&&&“說起來。”趙爵突然抬起頭,看著展昭,問他,“疼么?”

      &&&&展昭愣了愣,隨后趕緊搖頭,“不疼,你不說我都忘了。”

      &&&&“哦……這樣啊。”趙爵低頭繼續啃包。

      &&&&白玉堂拉著展昭先到一旁,趙爵給人感覺——很詭異。

      &&&&展昭摸著下巴盯著遠處的趙爵看,白玉堂就問他,“他是不是有問題?”

      &&&&“是有問題。”展昭點了點頭,之后抬起頭認真對白玉堂說,“我好想也餓了。”

      &&&&白玉堂扶額,將剛才蔣楠給的餅干和蛋糕拿出來,“你先墊墊,一會兒去買。”

      &&&&展昭拿起一塊大理石蛋糕塞進嘴里嚼了嚼,睜大眼睛對白玉堂點頭,“好吃!”

      &&&&“是么?”白玉堂很難想象蔣楠這么嚴肅的類型做出來的糕餅會好吃,伸手拿了塊曲奇咬了一口,挑眉——是不錯啊。

      &&&&“啊!”

      &&&&正吃著,展昭突然喊了一聲。

      &&&&白玉堂趕緊看他,趙爵也從墻后探頭出來看。

      &&&&“把蔣楠那段視頻拿出來看一眼!”展昭嚼著蛋糕都來不及咽下,催白玉堂,“我有一個重要的想法!”

      &&&&看清爽的小說就到 在線 閱讀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