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小說 > sci謎案集小說 > SCI謎案集第四部 > 無齒兇手18 隱秘的往事

      無齒兇手18 隱秘的往事

      &&&&

      &&&&此時sci全員都聚集在辦公室里,案件取得了大的線索,需要開個會。

      &&&&所謂的進展,也實在是有些出乎眾人預料。趙爵竟然認識這個通過暗中多種手段,揚言掌握五顆棋子,與sci為敵的幕后人,而且聽說話的腔調,似乎還有些仇怨。

      &&&&趙爵拽著展昭和白玉堂發完飚之后,扭臉看一旁的白燁。

      &&&&展昭等人轉過臉,就見白燁神情復雜地靠著門框,看著里邊的趙爵。

      &&&&展昭對白玉堂使眼色,那意思——問白燁!

      &&&&白玉堂也不管是趙爵還是白燁,只是問,“究竟是什么人?”

      &&&&趙爵瞇著眼睛,“賤人。”

      &&&&“知道是賤人了,你說過了。”展昭無語,“現在問你那賤人叫什么名字?”

      &&&&趙爵不知道是在鬧什么別扭,倒是白燁開口說了句,“他叫謝天成。”

      &&&&“謝天成?”展昭皺著眉頭,“這么耳熟……”

      &&&&“我也好想聽到過。”白馳眨眨眼。

      &&&&倒是趙禎突然問,“跟那個謝天朗有什么關系么?”

      &&&&“啊!”展昭一個激靈,“對啊,謝天朗!”

      &&&&sci其他人都在想謝天朗是誰,公孫好奇問白馳,“幫我回憶一下,什么人啊?”

      &&&&“你忘啦?”白馳提醒公孫,“之前秦鷗的案子里,我們抓到的那個假冒禎的經紀人的美女,是那個謝天朗假扮的,叫李穎的。”

      &&&&“哦……”

      &&&&白馳一句話,眾人都從失意狀態還醒過來了。

      &&&&“就那個人妖是么?”趙虎問,“那個波浪卷大美女。”

      &&&&馬漢問,“不是被關起來了么?謝天朗和謝天成兩個名字那么接近,是不是有關系?”

      &&&&“是親兄弟。”白燁道。

      &&&&趙爵忽然白了他一眼,白燁顯得挺無奈。

      &&&&展昭和白玉堂敏銳地察覺到,這里頭似乎有什么牽扯,總之這個謝天成,讓趙爵挺不爽的。

      &&&&“你們誰給我描述一下這個謝天成?”白玉堂問趙爵和白燁。

      &&&&“他是變態。”趙爵斬釘截鐵。

      &&&&展昭瞄了他一眼,“知道了,除了形容詞你還能說點兒別的么?”

      &&&&“變態不是形容詞!”趙爵認真,展昭將他推到一旁,不讓他發言。

      &&&&趙爵不滿,剛想反抗,展昭突然捂著手,“哎呀,手疼。”

      &&&&趙爵僵在凳子上不動了,瞧著展昭。

      &&&&展昭挑了挑眉,指著凳子,“不準動!就坐著!”

      &&&&趙爵扁扁嘴,不過還是老老實實地坐著不動彈了。

      &&&&一旁,包拯和白燁對視了一眼,似乎有些詫異又有些吃驚。

      &&&&展昭問兩人,“你倆挑一個說。”

      &&&&包拯很無奈地道,“我跟這兩兄弟可不熟。”

      &&&&眾人于是看白燁。

      &&&&白燁張了張嘴,似乎是在想該怎樣形容。

      &&&&“謝天成啊……”

      &&&&這時,忽然另一個人開口。

      &&&&眾人都望過去,就見是白錦堂。

      &&&&“嗯,我大概知道那是個什么人。”白錦堂道,“他和大波浪卷女人在一起出現過。”

      &&&&“你也見過?”展昭和白玉堂驚訝。

      &&&&公孫輕輕拽了拽白錦堂,邊使眼色示意他——包拯也在這兒呢,說了不要緊么?

      &&&&包拯忽然很受傷,他們都拿他當壞人了……

      &&&&白錦堂倒是無所謂,除了趙爵,就算真讓白允文和展啟天知道他的記憶已經恢復了,也沒人能對他怎么樣。

      &&&&“嗯……”白錦堂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神色復雜地看了看白燁,又看了看白玉堂,皺眉“嘖”了一聲。

      &&&&白玉堂受不了了,心說你們非要這樣賣關子么?

      &&&&“我記憶中的畫面是那個男的。”白錦堂想了想,又指了指白玉堂,“調戲你。”

      &&&&“咳咳……”正喝奶茶的白馳一口茶水嗆住,趙禎幫著拍他背。

      &&&&展昭瞄了白玉堂一眼。

      &&&&白玉堂一臉無辜,搖頭表示——這事兒我怎么不知道?

      &&&&“等一下。”趙虎問,“如果是白大哥小時候的記憶的話,那隊長還沒出生呢。”

      &&&&“也就是說……”眾人看白燁,白燁現在就跟白玉堂長得超級像,二十年前應該是一模一樣了吧?換句話說,對方調戲的應該是白燁?

      &&&&眾人都下意識地張大了嘴,白燁的暴力指數不是一般的高,那不是找死么?!

      &&&&趙爵瞇著眼睛看著白燁。

      &&&&白燁相當無語,“那個不是我,起碼不完全是。”

      &&&&“那是誰?”白錦堂不解,“明明跟你長得一樣,不過氣質上倒是很不同……”

      &&&&說著,白錦堂愣了愣,隨后不說話了,皺著眉頭摸下巴。

      &&&&“那后來呢?”展昭好奇問白錦堂。

      &&&&白錦堂道,“哦……我看到他騷擾那什么……之后……”他看了趙爵一眼。

      &&&&“之后?”眾人都催他趕緊。

      &&&&白錦堂指了指趙爵,隨后伸出兩根手指,彎成爪狀,做了個摳下自己右眼珠的動作。

      &&&&眾人都睜大了眼睛。

      &&&&白錦又指了指趙爵,那意思——趙爵摳了他一只眼珠子。

      &&&&展昭看了趙爵一眼,輕輕敲著下巴不語,隨后問,“他干嘛要針對sci?跟當年的案子有關系么?“

      &&&&趙爵挑眉,“我怎么知道?變態的心思誰曉得。”

      &&&&展昭盯著他看。

      &&&&趙爵見他眼神不善,不滿,“干嘛!”

      &&&&展昭捂著手蹲下,“哎呀哎呀……”

      &&&&趙爵無語,“你再裝!”

      &&&&“好痛啊!”展昭仰著臉看趙爵。

      &&&&此時外頭白允文和展啟天似乎交代完了醫院的事情,也趕來看看情況,正好看到這一幕。

      &&&&展啟天嘴角動了動,白允文也是驚訝又緊張地看著趙爵的情況。

      &&&&趙爵嘴角直抽。

      &&&&展昭瞇起眼睛,握著手腕子,“都是你的錯。”

      &&&&展啟天的眉頭微微一皺,白允文就想要阻止,但是白燁輕輕一攔他倆,那意思,似乎是——隨展昭去。

      &&&&趙爵盯著展昭看,問,“你覺得都是我的錯?”

      &&&&“對啊。”展昭點了點頭,伸出手到趙爵眼前,“所以你要負責。”

      &&&&趙爵看著展昭被裹成木乃伊一樣的胳膊,“要我也切一只手下來賠給你么?”

      &&&&展昭歪過頭,反問,“你切下一只手來,我的手會瞬間好,我會瞬間痊愈瞬間不痛了么?”

      &&&&趙爵咬了咬牙,“那我去幫你宰了那個傷你的人。”

      &&&&展昭挑眉,“你殺了他又怎么樣?你殺了跟他相關的所有人又如何?我的手會好么?”

      &&&&趙爵沉默良久,問,“那你要我怎么賠你?”

      &&&&展昭笑瞇瞇站起來,一指趙爵,“精神賠償!”

      &&&&趙爵眨眨眼,“你要我催眠你讓你不疼?”

      &&&&展昭抬手,在他腦袋上拍了一記,“蠢。”

      &&&&趙爵張大了嘴,sci其他人也張大了嘴,白燁嘴角不由自主往上一挑——解氣。

      &&&&趙爵揉著腦袋瞪展昭,“造反啊你?!”

      &&&&“在我手好之前這段時間,你要聽我的!”展昭道。

      &&&&一旁白玉堂看著趙爵,這貓算是抓到把柄了,還不好好利用么。

      &&&&趙爵盯著展昭看,“就這樣?”

      &&&&“是。”展昭點頭,“我處于半休假狀態,所以sci我的工作你要分擔掉一半。”

      &&&&趙爵看了看sci眾人,問,“你要我跟這些山頂洞人合作?”

      &&&&趙爵話一出口,就見sci其他人臉垮了下來,心說——不開口則以一開口欠揍說的就是趙爵這種人。

      &&&&展昭點了點頭,那意思——就這么辦。

      &&&&趙爵摸了摸頭,看一旁白燁。

      &&&&白燁一聳肩,表示——很合理的要求。

      &&&&于是,趙爵瞧了白玉堂一眼,“謝天成那個變態跟地鼠一樣,躲起來很難找的,不過他突然冒頭來找你們麻煩,不會沒有原因。”

      &&&&“什么原因?”白玉堂問,“會跟被關押的謝天朗有關系么?”

      &&&&“他們兩兄弟感情也不是多好,謝天朗全年女性裝扮,野心勃勃。”趙爵一攤手,“不過謝天成對很多事情都不感興趣,除了一個人。”

      &&&&眾人都看白燁。

      &&&&趙爵笑了笑,“可不是他,他哪兒有那么可愛。”

      &&&&“咳咳。”

      &&&&這時,就聽白允文突然咳嗽了一聲,看著趙爵。

      &&&&趙爵剛白了他一眼,展昭在他眼前打了個響指,示意他回頭看自己。

      &&&&趙爵回頭,展昭問,“白燁有兩個么?”

      &&&&趙爵剛想開口,白允文道,“這和案件有什么關系……”

      &&&&“有關系。”白玉堂開口。

      &&&&“有什么關……”白允文沒問完。

      &&&&白玉堂道,“這里是sci,有沒有關系我說了算。”

      &&&&眾人同時張大了嘴——哎呀,反了!

      &&&&展昭咬牙忍笑——白玉堂自從白錦堂差點被抹去記憶那次之后就開始了遲來的叛逆期,這耗子的心理果然是最有趣。

      &&&&展啟天適時地按住要發脾氣的白允文,白允文則是看包拯,那意思——你管管他!

      &&&&包拯卻是佯裝看一旁,不去接收白允文瞪過來的視線,心說關我什么事,你們自己的家務事,干嘛要我做壞人?!

      &&&&趙爵則是拍著腿哈哈大笑,指著白允文,“遭報應了吧……哈哈。”

      &&&&笑了一會兒,趙爵忽然回過頭,正經臉對展昭說,“白燁只有一個。”

      &&&&展昭微微皺眉,難道自己的估計是錯的?

      &&&&“還有一個是假的。”趙爵笑了,“因為有人太愛他,不舍得他走。”

      &&&&“所以……”展昭似乎覺得什么呼之欲出。

      &&&&“所以造了個假的。”

      &&&&沒等趙爵說完,白燁幫忙補了一句。

      &&&&眾人都看著白燁,假的?

      &&&&白燁指了指自己,“替代品。”

      &&&&“是完美的替代品,也是延續。”趙爵微微一笑,隨后頗有些詩意地說了幾句,“這世上最龐大秘密的開端可能只是最簡單的事情,一個小小的誘因做出了一個小小的決定,原本以為只是很私人很私人的事情,沒想到……卻打開了一扇通往另一個世界的大門,并且拽進了無數的怨魂。”

      &&&&“原本以為門后面是天堂,沒想到打開卻是地域!門后面那個等你的人,也再不是你記憶中的那天使,而是一個完美的,怪物……”說著,趙爵笑了起來。

      &&&&展昭看著他笑得開懷,白玉堂則是看了看一旁皺著眉頭的展啟天和白允文,還有若無其事,似乎覺得也挺有趣的白燁。

      &&&&“還有還有。”趙爵像是一個說起有趣事情的小朋友,拽著展昭的衣袖說,“兄弟兩個喔,一個特別特別可愛,一個特別特別討厭,還有一個普通討厭不過樣子不錯的死黨。”

      &&&&眾人都搞不清楚誰是誰,不過白允文和展啟天那樣子像是要待不下去了。

      &&&&“可是特別特別討厭的那個,生下來的卻是特別特別可愛那個的翻版喔,你說好笑不好笑?”趙爵邊說,邊回頭問白允文,“允文吶?你看著他一天一天長大,怕不怕的啊?”

      &&&&白允文臉色難看到極點,“你瘋夠了沒?”

      &&&&趙爵托著臉靠在桌邊,饒有興致地問展昭,“精神賠償這個怎么樣?”

      &&&&展昭微微一笑,點頭,“我手不疼了。”

      &&&&趙爵笑瞇瞇滿意地趴在桌邊。

      &&&&白玉堂見在場的白允文和展啟天似乎都很尷尬,白錦堂也有些無奈,而sci其他人則是大氣都不敢出一口。

      &&&&“閑話聊完就來說說這個謝天成吧。”白玉堂打斷這尷尬的氣氛,問趙爵,“他目的究竟是什么?”

      &&&&“這個無恥之徒大概是馬上就要死了,所以最后準備興風作浪一下,畢竟年紀也到頭了。”說著,他站了起來,“不如去問問謝天朗吧?”

      &&&&展昭和白玉堂一聽可以去審問謝天朗,都一起轉臉看包拯,“他還活著吧?”

      &&&&“嗯……算是還或者。”說著,包拯又看一旁白允文和展啟天。

      &&&&白允文嘆了口氣,道,“這是sci的地方,要干什么還需要問過我么?”

      &&&&白玉堂摸了摸鼻子——哎呀,老頭子真小氣。

      &&&&展啟天無奈地拍了拍白允文,對展昭道,“你們查這個案子小心點,我回去照顧你媽了。”

      &&&&展昭點頭,展啟天拽著氣哼哼的白允文走了。

      &&&&白錦堂伸手,輕輕拍了拍白玉堂,道,“其實他不是那么壞……別這么跟他說話。”

      &&&&白玉堂點了點頭,示意自己知道。

      &&&&“去查謝天朗吧。”展昭意外地基本搞清楚了老一輩之間的關系,頭一次有一種撥開云霧終于見到了月亮的感覺,雖然月亮還不是很清楚。

      &&&&低頭,展昭看了看自己那只受傷的手,別說,傷得還真直,趙爵賠給他的這筆精神損失費,實在是夠豐厚。

      &&&&眾人一起往外走。

      &&&&白玉堂好奇地問跟在后邊的白燁,“你原本也是白家人么?”

      &&&&白燁搖了搖頭,“不知道,大概不是。”

      &&&&“可是……”白玉堂有很多不解。

      &&&&“我比白家人還像白家人是么?”白燁笑了笑,問白玉堂。

      &&&&白玉堂點了點頭,他蹭一度以為白燁才是自己親生老爸,除了樣貌之外,主要還是一些特點,被趙爵稱之為最強血統的,那個神秘的“白氏”血統,似乎只有他、白燁和白錦堂才有。

      &&&&白燁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腦袋,道,“他說過了,我是最強完成品,說簡單點,有人執著地追去地獄想把死去的天使拉上來,沒想到的確拉回來了一個一模一樣的,但卻是個魔鬼。”

      &&&&白玉堂皺眉,看著白燁。

      &&&&白燁拍了拍他肩膀,“說起來這真是一件非常好笑的事。”

      &&&&說完,走了。

      &&&&白玉堂看了看白錦堂。

      &&&&白錦堂拍了拍他肩膀,沒多說話。

      &&&&白玉堂隱隱覺得,白錦堂當年目睹的,會不會就是那個所謂的“想從地獄里將天使回來,卻拉回來了一個魔鬼”的過程呢?

      &&&&看清爽的小說就到 在線閱讀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