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小說 > sci謎案集小說 > SCI謎案集第四部 > 無齒兇手20 落空

      無齒兇手20 落空

      &&&&

      &&&&展昭拽著白玉堂一直跑出特殊監獄,到了大門口,站在山坡的頂端,開始向四外望。

      &&&&白玉堂有些不解地看他,“貓兒,怎么了?”

      &&&&展昭站在坡上,問白玉堂,“對面哪里看這里最清楚?!”

      &&&&白玉堂有些不解,問展昭,“看這里?”

      &&&&“嗯。”展昭點頭。

      &&&&白玉堂抬眼看了看前邊的荒山,因為之前發生過狙擊事件,所以對面山上所有的狙擊位都裝有攝像頭,而且山下也有值班室,“近一些的地方不太可能埋伏人,不過如果說視野的話……”

      &&&&說著,白玉堂伸起手,指向了遠處的一座高山,“那座山上倒是有可能。”

      &&&&這時,傅敏拿出了一個望遠鏡來,趙爵接過來舉著看了一會兒,隨后眨眨眼,“好黑!”

      &&&&白燁無語地看了他一眼,將望遠鏡拿過來,摘下鏡頭蓋,自己看。

      &&&&過了一會兒,白燁拿下望遠鏡,“那山上有個箱子,里邊有反光,看外形應該是高倍的攝像器材。

      &&&&“山上有廢棄的防空洞。”馬漢說,他之前帶著人去過一次那邊的山頭尋找狙擊手,看到過幾個防空洞的入口,好多年前建造的,后來都荒廢掉了,沒什么人會去。

      &&&&眾人彼此對視了一眼,下了山坡,上車繞行到那座山下。

      &&&&下了車,展昭照舊找纜車,白玉堂拽著他就上了山。

      &&&&馬漢和趙虎走在前邊,邊走邊往特殊監獄的方向望,按照展昭說的,到視線差不多齊平的時候停下來。

      &&&&“差不多了吧?”趙虎問馬漢。

      &&&&馬漢上了幾步臺階望了望,點頭,“差不……”話沒說完,他望著一旁的一棵樹。

      &&&&眾人此時都上來了,馬漢指了指一旁的一棵樹。

      &&&&眾人仰起臉看了一眼,就見那棵樹上架著一個風箱一樣的東西,看起來像是個空氣收集器或者別的什么設備。

      &&&&趙虎爬上一旁的樹去望巷子里看了看,蹦下來,“攝像器材。”

      &&&&白燁點了點頭,應該就是他剛才用望遠鏡看到的東西。

      &&&&展昭望了望四外的林子,道,“找最近的洞口。”

      &&&&于是,眾人分散開找入口。

      &&&&包拯站在路邊,摸著下巴四外打量,不解,“謝天成難不成就躲在這里?”

      &&&&“應該是。”展昭點頭。

      &&&&“為什么?監視謝天朗?”包拯不太明白。

      &&&&“是等死吧。”趙爵無所謂地說了一句。

      &&&&“頭。”

      &&&&這時,馬漢那邊似乎發現了什么,對眾人招手。

      &&&&眾人都跑了過去……就見有一個直徑大概半米左右的洞口,出現在山坡上。

      &&&&目測了一下這個洞口跟那邊攝像器材的距離,展昭點了點頭,“估計就是這里吧。”

      &&&&“下去看看就知道了。”說著,白玉堂拔出槍,那意思要第一個下去。

      &&&&“唉。”展昭突然攔住他,指了指洞口,“你站這兒,不準去。”

      &&&&白玉堂一臉茫然,“為什么?”

      &&&&展昭又拽了拽白燁,讓他站白玉堂身邊,“你也不準去。”

      &&&&白燁和白玉堂對視了一眼。

      &&&&“噗。”一旁,繆拉突然樂了,胳膊架著趙爵的肩膀,“啊,他性格跟你一樣惡劣。”

      &&&&趙爵白了他一眼。

      &&&&于是,洛天拔出槍先下去。

      &&&&白玉堂用眼神跟展昭抗議,展昭伸手拍了拍他肩膀,“乖啊,在這兒等著。”

      &&&&白玉堂望天。

      &&&&白燁倒是無所謂,到一旁找了棵樹靠著看風景。

      &&&&包拯打電話找特警要了支援,阻止眾人下去,“萬一有陷阱呢?等特警隊帶奇才來。”

      &&&&“那人萬一跑了呢?”展昭對著他挑眉。

      &&&&包拯大概掙扎了有五分鐘,最后還是點頭,示意眾人小心,先下去幾個看看再說。

      &&&&不過眾人都表示要下去,秦鷗第一個跳了下去,初步檢查了一下,上來說,“路口這段沒發現能炸毀整個山頭的炸彈。”

      &&&&于是,眾人就一起下去,只留下了白玉堂和白燁兩個在上邊干瞪眼。

      &&&&白玉堂抱著胳膊盯著洞口發呆,白燁掏出煙來點上消磨時間,一時間,氣氛有些尷尬。

      &&&&展昭等人進入防空洞。

      &&&&下邊漆黑一片,眾人都拿出手機照明,不過防空洞里頭跟迷宮似的,回廊眾多。

      &&&&眾人有些不確定方向。

      &&&&包拯看了看沒頭蒼蠅一樣想要分頭找的眾人,搖頭,“你們有沒有常識啊?”

      &&&&眾人回頭看包拯。

      &&&&包拯指了指地面的石板,縱向石板的路是通路,橫向石板的路是死路。

      &&&&眾人一臉“還有這種講究?”的表情。

      &&&&包拯望天。

      &&&&“他應該是躲在某條死胡同里了吧?”趙爵問,“這么多岔路,怎么著?”

      &&&&“嗯……”展昭想了想,這時,就聽洛天問,“你們有沒有聽到什么聲音?”

      &&&&眾人都一愣,屏住呼吸聽。

      &&&&“嗯。”白錦堂點了點頭,“滴滴滴”的聲音,好像是什么機械。

      &&&&“會不會是炸彈?”展昭突然說。

      &&&&眾人嘴角抽了抽,看秦鷗。

      &&&&秦鷗搔了搔頭,這聲音不像是記秒數,而且這防空洞的結構根本不適合裝炸彈,炸開了也沒什么殺傷力……只是展昭對他使眼色,于是秦鷗也就不出聲了。

      &&&&趙爵突然道,“也不是沒可能,比如說踩到某塊石板之后爆炸,把我們都炸死在洞里什么的。”

      &&&&包拯倒抽一口冷氣,一把拽住眾人,“你們都給我出去!”

      &&&&……

      &&&&最后,洞口的白玉堂就見眾人又陸續爬了出來,蹲在洞口等。

      &&&&包拯最后一個上來,數落展昭和趙爵,邊等著特警隊支援

      &&&&大概又等了十分鐘后,有一組特警帶了一些儀器過來,秦鷗和洛天帶著人下去。

      &&&&又過了大概十分鐘,洛天跑了上來,道,“找到了。”

      &&&&“找到人了還是炸彈?”展昭問他。

      &&&&洛天哭笑不得,“人。”

      &&&&“確定沒炸彈吧?”包拯問。

      &&&&洛天接著搖頭,“沒有,不過他貌似快不行了,我們剛才聽到的‘滴滴’聲是一些電子儀器的聲音。”

      &&&&“快死了?”包拯一驚。

      &&&&展昭和趙爵繼續望天。

      &&&&包拯看了看他兩人,“你倆知道他快死了還是怎么的?”

      &&&&洛天猶豫了一下,道,“他貌似是自殺,而且,方法有些怪。”

      &&&&包拯更不解了。

      &&&&“趕緊進去吧。”公孫忍不住好奇,心說你們再說人說不定真死了。

      &&&&眾人紛紛下去,白玉堂拉住展昭,“我也要去。”

      &&&&展昭想了想,對一旁一個收拾東西的特警隊員勾了勾手指。

      &&&&特警隊員過來。

      &&&&“面罩和防彈背心借一下。

      &&&&特警隊員不太明白,不過還是把自己的裝備脫了下來,面罩也拿了下來交給了展昭。

      &&&&展昭交給白玉堂,“穿上。”

      &&&&白玉堂費解。

      &&&&展昭瞇眼,“不穿不準進!”

      &&&&白玉堂無語,只好到一旁穿上。

      &&&&趙爵還有些好奇,摸著下巴,“白玉堂這么聽話的啊?”

      &&&&說完,拽住準備偷偷溜進去的白燁,對一旁一個看熱鬧的特警隊員一指,“脫下來給他!”

      &&&&無奈,白燁也去蒙頭換衣服。

      &&&&眾人雖然不明白展昭和趙爵葫蘆里賣的究竟什么藥,不過既然他兩人這么安排了,那么一定有他們的原因。

      &&&&一切準備好,最后剩下的四人,才一起下去。

      &&&&這會兒,繆拉、傅敏和公孫他們幾個已經先到了。

      &&&&地上有特警隊員用熒光膠帶給眾人貼出來的路線,按照膠帶指示的方向走,眾人很快來到了一條胡同里。

      &&&&這原本應該是一條死路,但是有人在這里砌了一堵墻,隔出了一個房間,還安裝了一扇移動的門。門的顏色材質都和墻面接近,如果關上,基本不太可能被發現。

      &&&&門口的小路以及外邊的大路,都在隱蔽的角落裝有攝像頭,設施非常齊全。

      &&&&走到房間門口,展昭回頭跟白玉堂和白燁說,“一會兒別說話。”

      &&&&白玉堂點了點頭,他感覺到,展昭似乎不想讓謝天成看到他和白燁,而至于理由,他也大概猜到了一些。

      &&&&眾人進入房間,發現那也是一間病房,燈光很亮,很白。

      &&&&病床上躺著一個蒼老的老人家,病床旁邊有復雜程度不遜于特殊監獄病房的各種設備,以及……一個類似于注射器的東西。

      &&&&傅敏走了過來,對眾人道,“他剛剛給自己注射了毒液,大概還能再撐五分鐘。”

      &&&&“什么?!”包拯一驚。

      &&&&“原本這些毒液是能讓他撐住半小時的,他注射的時間……貌似有些早。”說著,傅敏推了推眼鏡,看了展昭一眼。

      &&&&展昭和趙爵望天。

      &&&&包拯就磨牙啊,看了看他倆,可見謝天成原本是看到他們下來之后就自行開啟了注射毒液的機器,沒想到展昭磨磨蹭蹭硬是脫了二十幾分鐘才下來,這不,就剩下五分鐘了。

      &&&&“呵呵。”趙爵笑了一聲,走到床邊,問謝天成“這世上也不是一切都在你計算之內是吧?等死的感覺怎么樣?”

      &&&&謝天成躺在床上,他的一只眼睛戴著一個眼罩,另外一只眼睛轉過來,望著趙爵,“我就知道,只要有你在,我死都死得不安樂,不過臨終竟然能看到老朋友,也算意外驚喜。”

      &&&&“是意外驚嚇吧?”趙爵伸手,輕輕戳了戳他那張皺巴巴的臉皮,“怎么?本來想留三十分鐘討價還價,現在就剩下五分鐘了,注定死不瞑目啊。”

      &&&&謝天成的身體微微有些顫抖,惡毒地看著趙爵,“你再厲害,也有一種人沒發催眠,那就是,死人……咳咳。”

      &&&&謝天成咳嗽了起來,再看床尾那臺機器,顯示他的生命體征正在一點一點地減弱。

      &&&&“不過沒關系。”謝天成嘿嘿地笑了起來,“你們幫我送走了我哥,已經足夠了,哈哈……他始終,還是死在了我前面。”

      &&&&眾人一臉無語地看著床上那個垂死時還面目猙獰扭曲的老頭。

      &&&&“我為什么會死不瞑目?我,不知道多開心,臨死還能看到他……他……”謝天成說著,開始往人堆里看,不停地看,從左到右,又從右到左,撐著已經不怎么聽使喚的身體,往門口張望,渾濁的雙眼里,似乎有些不解。

      &&&&展昭湊到他跟前,笑問,“怎么?那個人沒來給你送行啊?”

      &&&&謝天成看著展昭,“你……你把他叫出來……”

      &&&&“我偏不!”展昭對他一挑眉,“話說,你哥哥可是看到他了,他去送你哥了,可是沒來送你,遺不遺憾啊?”

      &&&&謝天成突然開始劇烈的抽搐,眼里滿是不甘。

      &&&&傅敏皺眉看著顯示屏上一點一點往下跳的數字,謝天成的生命,即將結束。

      &&&&“我……我還有,棋子!”謝天成嘶啞的聲音喊起來,“你讓我,見他,我告訴你其他的棋子……是誰……”

      &&&&展昭和趙爵都對著他眨眨眼,歪著頭瞇眼一笑,“棋子?你們兩兄弟自己不就是棋子?哦,不對,應該是棄子。”

      &&&&“最后十秒了。”傅敏看著顯示屏幕,道。

      &&&&眾人都望向謝天成。

      &&&&“我……你們,不得……好……”只可惜謝天成的話沒說完,屏幕上的數字已經快速地跳到了“零”,與此同時……他的心跳變成了一根直線,仿佛是重復了剛才謝天朗的那一幕。

      &&&&這一對年邁的兄弟,雙手沾滿了鮮血,在他們漫長的一生中,害過不計其數的人,這一刻,兩人保持這一樣雙目圓睜,滿臉不甘的抽搐表情,離開了人世。

      &&&&在場眾人莫名都覺得,這才是他們應該有的下場,他們的結局才剛剛開始,地獄里有無數的冤魂,正在等著他們。

      &&&&白玉堂摘下面罩,看了看展昭,已經明白了展昭這么做的目的。

      &&&&展昭抬起頭,走到白玉堂身邊,問他,“我自作主張,以至于很多秘密沒問出來,你不會生氣吧?”

      &&&&“他的腦子里也跟謝天朗一樣有鎖,是問不出來……”

      &&&&沒等趙爵說完,包拯輕輕擺了擺手,示意——已經不重要了。

      &&&&白玉堂看了看展昭,笑,“我為什么要生氣?讓他帶著那些秘密見鬼去吧,沒什么比看到他死不瞑目更值得的了。”

      &&&&展昭微笑,白玉堂伸手摸了摸他頭。

      &&&&留下繆拉和傅敏他們帶著人收拾殘局,眾人回到了地面。

      &&&&包拯問展昭,“虎子隨口說了句話,你怎么就知道謝天成躲在這個洞里?”

      &&&&“是啊!”趙虎立刻也表示不明白,“我說給謝天朗送最后一程,這怎么就說明謝天成在這兒了?”

      &&&&“謝天成的目的就是要我們去送謝天朗最后一程。”展昭道,“謝天朗和鄧車一樣,雖然都是棄子,但也曾經是棋子。既然要做一顆合格的棋子,那么就要起碼做到有一個自爆按鈕,關鍵時刻,可以讓他用死來保守秘密。”

      &&&&眾人都點頭。

      &&&&“于是,鄧車的自爆按鈕是眼,謝天朗的自爆按鈕是白么?”白玉堂覺得這幾個字還挺常見的。

      &&&&“其實并非是字,而是畫面以及,某種覺悟!”趙爵笑了一聲,“人在說起某個人或者某種物品的時候,通常腦袋里都會有個畫面出現。人腦是相當神奇的,這種自爆式的催眠操作極其復雜,不亞于一個精密的手術,是高手做的。”

      &&&&“高手,你認識么?”展昭問。

      &&&&趙爵一挑眉,“江山代有人才出啊,現在早就不是老頭當家的時代了。”

      &&&&趙虎想了想,“哦……是謝天成想讓謝天朗死他前頭,所以讓我們去見他?”

      &&&&“其實這本是謝天成的最終目的,不過發生了一些意外,使得他不得不把計劃提前。”說著,展昭指了指趙爵。

      &&&&眾人都點頭,趙爵的意外出現就是意外,謝天成也想到了眾人會先找謝天朗。

      &&&&展昭一攤手,“謝天朗說謝天成躲在洞里,可能是他的某種習慣,而他們兩兄弟似乎很在意誰死在誰前邊,于是……想第一時間知道謝天朗的死訊,只要看咱們什么時候來特殊監獄就行了,所以他一定在附近的一個洞里。”

      &&&&眾人都了然,這對兄弟真是……

      &&&&趙虎點了點頭,“那,刺激謝天朗死的‘白’,究竟是啥意思?”

      &&&&展昭一指白玉堂,“這個意思。”

      &&&&眾人一愣——白玉堂?

      &&&&“是他透過白玉堂看到的某個幻覺。”趙爵道。

      &&&&“謝天成就這么自殺死了?那案子怎么辦?”趙禎不解。

      &&&&“對啊。”洛天點頭,“他處心積慮這么久,就這么死了?”

      &&&&“他行動不便,應該還有人幫忙,就是他剩下的幾顆棋子。”白玉堂道。

      &&&&展昭點頭,“謝天成準備這么一套半個小時之內要自己命的設備,一方面是想跟我們講條件,一方面是怕被活捉后,我和趙爵從他腦子里掏出那幾顆棋子的秘密。”

      &&&&眾人都皺眉,這人似乎鐵了心要讓sci不好過。

      &&&&“他想跟我們做什么交易啊?”白馳好奇問。

      &&&&展昭忽然笑了一聲,“說來諷刺,彼之□□我之蜜糖……謝天朗的自爆按鈕,正好是謝天成的臨終愿望。”

      &&&&“也是透過哥看到那個人么?”白馳問。

      &&&&“是透過玉堂看到的那個人,來替他送終。”展昭說著,一挑眉,“想得美!”

      &&&&看清爽的小說就到 在線閱 讀網: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