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小說 > sci謎案集小說 > SCI謎案集第四部 > 無齒兇手23 神秘人物

      無齒兇手23 神秘人物

      &&&&

      &&&&趙虎等人將剩下兩顆“棋子”帶回了sci。

      &&&&審訊室里,王朝和張龍對兩人進行的審問,因為罪證確鑿,因此兩人都老實交代了。

      &&&&原來這兩人也是常言歌迷會的,可事實上,常言的歌迷會,只是一個幌子。

      &&&&眾人這才知道,是最開始薛天成看重了這幾個人,正好發現李睿是常言的歌迷,而王悅又有一定的人格分裂,采訪過常言,于是……他讓眾人都加入了歌迷會,方便傳遞信息,而這些信息,就藏在仿造常言歌迷會群發的郵件的廣告內。

      &&&&這兩個被抓的人當中,有一個,正是那些村民們看到的,有胎記的男人。

      &&&&最早王悅并沒有加入這個復仇計劃,而是那位用假身份的許強。可惜許強死于意外,謝天成就讓王悅代替了他的位置。

      &&&&謝天成這次的計劃實施了其實很久,這個過程中,他不止自己病得越來越重,他的棋子也換過好幾批。

      &&&&而之所以那些資料和地下室的墻壁上,會有那么多凌亂的指紋,是因為資料是由很多人搜集的,而那個地下室,是用來轉移sci視線的一個騙局。

      &&&&眾人之前的推理都是正確的,本來謝天成并不想這么快動手,按照之前他給眾人留下的提示,先找到的應該不是王藝,而是那個有胎記的男子。

      &&&&只是沒想到半路殺出個趙爵來,使謝天朗的死提前了,于是,不得不讓謝天成臨時改變了計劃,率先啟用了王藝這顆棋子,當然了……最終還是被識破了。

      &&&&至于趙爵是怎么在展昭之前率先找到這兩顆棋子的,這除了趙爵,沒人知道。

      &&&&馬漢和趙虎回來之后,眾人聽說趙爵突然有急事走了,也很無奈。

      &&&&展昭聽完已經沒太大意義的案情回顧,皺著眉頭,托著下巴看著房間里的兩人。

      &&&&白玉堂熟悉展昭的表情,有些不解,“怎么了?”

      &&&&“嗯……”展昭歪著頭,摸著下巴,“總覺得哪里不對勁啊。”

      &&&&“的確不對勁。”白玉堂道,“我想不出來趙爵是怎么找到線索找到這兩人的,除非……”

      &&&&展昭看他。

      &&&&白玉堂微微一挑眉,“他一早就知道這兩顆棋子在哪兒。”

      &&&&“這期間究竟疏漏了什么線索呢?”展昭皺著眉覺得自己估計要失眠很久了。

      &&&&正這時,忽然就聽到審訊室里傳來張龍和王朝的叫聲,“喂,怎么了?”

      &&&&再看,就見里邊兩人突然開始翻白眼,隨后身體僵硬。

      &&&&公孫進去檢查了一下,對展昭和白玉堂搖了搖頭——死了。

      &&&&展昭和白玉堂忍不住皺眉——兩個都死了……

      &&&&這時,白玉堂的電話響了,他接聽之后,看了看展昭,“貓兒,李睿和王藝都死了。”

      &&&&展昭微微皺眉,“都死了……”

      &&&&白玉堂點了點頭。

      &&&&“是謝天成對他們下的催眠還是別的什么?”白馳好奇問。

      &&&&展昭輕輕搖了搖頭,“謝天成是個半吊子,他沒這點本事。”

      &&&&這時,包拯走了進來,“怎么樣了?”

      &&&&眾人看他。

      &&&&包拯嘆氣,“還是來晚了一步啊。”

      &&&&白玉堂看包拯,“你知道他們會死?”

      &&&&包拯一攤手,“猜到了。”

      &&&&“抓來的時候還好好的。”馬漢和趙虎都不解,問,“趙爵做的手腳么?”

      &&&&“那你們有沒有證據呢?”包拯倒是也沒有否認。

      &&&&展昭皺眉看了包拯一眼,沒說話。

      &&&&白玉堂皺眉,“既然已經都逮捕了,為什么要濫用私刑?趙爵不像是那么閑的人吧。”

      &&&&包拯搔了搔頭,“斬草不除根,后患無窮吧。”

      &&&&白玉堂和展昭對視了一眼,“后患?”

      &&&&包拯無奈,“還是那句話,沒有證據。”說著,包拯轉過臉問馬漢和趙虎,“趙爵走之前有沒有說什么?”

      &&&&展昭和白玉堂又交換了一個眼神——包局明顯想搪塞過去。

      &&&&趙虎和馬漢聽到包拯的問話,默契地搖了搖頭。

      &&&&“什么都沒說?”包拯狐疑地問兩人。

      &&&&兩人接著點頭,搖頭的頻率、表情都一樣。

      &&&&包拯搔頭,“奇怪。”說完,出門了,臨走不忘跟白玉堂和展昭道,“結案了,報道寫完交給我,你們幾個趁機放個假休息一下吧。”

      &&&&展昭和白玉堂點頭。

      &&&&等包拯走了。

      &&&&展昭問白玉堂,“覺不覺得奇怪?”

      &&&&白玉堂點頭,“如果真是趙爵殺了這幾個人,包局沒理由這么平靜。”

      &&&&展昭眼眉一挑,“他只是搪塞一下而已,動手的絕對不是趙爵。”

      &&&&“這么肯定?”白玉堂問。

      &&&&展昭點頭,“這不是趙爵慣用的手法。”

      &&&&“這都能看出來?”公孫有些好奇,眾人回去辦公室,現場留給洛天和秦鷗處理。

      &&&&“因為一點美感都沒有!”展昭認真說。

      &&&&“美感?”眾人都不解。

      &&&&“趙爵的催眠可以說是當今世上最高端的,他的手法極度自然,而且不著痕跡。”展昭道,“反正就我所知,這個星球上,還沒有人催眠能勝過他。”

      &&&&眾人都看著他,那意思——你這算認輸?

      &&&&展昭摸了摸鼻子,“我研究的方向不是以這個為主!”

      &&&&眾人了然,展昭的確在心理學上成就斐然,但是他并沒有瘋狂迷戀或者不斷探索那種很高端的心理學,比如說控制人心、掌控人命之類的危險能力。他更感興趣的是心理學的實際應用,比如說治療一些難治的疾病,心理學戒賭、治療抑郁癥以及青少年問題等等……當然了,他最為追求的,是心理學在刑偵學上的運用。

      &&&&然而趙爵,他就好像在探索心理學的極限在何處一樣,那種近乎妖術一樣的能力,讓人不寒而栗。但正如展昭所說,到目前為止,趙爵接觸到的所有案子里,跟他有關的催眠都帶著一股很自然、很溫和的美感。

      &&&&“這次催眠的行為,反而像是劣質的機器人制造的一樣,乏味,粗暴。”展昭摸著下巴原地走了幾步,“是誰干的呢?”

      &&&&“會是那個組織的人么?”白玉堂問,“跟謝天成有關系?”

      &&&&“不確定,信息太少。”展昭自言自語,“趙爵為什么突然就走了呢?”

      &&&&展昭正皺眉琢磨,馬漢突然拿出了一份報紙給他。

      &&&&展昭不解地看著那份報紙。

      &&&&馬漢道,“趙爵本來想回來的,但是白燁給他看了這份報紙之后他就走了,讓我們帶話說下次再笑你。”

      &&&&展昭和白玉堂都挑起眉看著趙虎和馬漢,那意思——剛才包局問你倆竟然不說?

      &&&&馬漢和趙虎默契地咳嗽了一聲。

      &&&&展昭笑瞇瞇夸贊,“有前途!”

      &&&&白玉堂也無奈,顯然,馬漢和趙虎在趙爵的問題上,對包拯缺乏信任,選擇站在展昭這邊。

      &&&&展昭接過報紙,他手不太方便,白馳坐在一旁幫他翻著……可是展昭整份報紙都看完了,也沒發現什么值得注意的問題。

      &&&&展昭眨了眨眼,問白馳,“馳馳,你看出什么來了沒?”

      &&&&白馳更是一頭霧水,“就是一份普通的報紙么。”

      &&&&展昭問馬漢,“他看的哪一頁你知道么?”

      &&&&馬漢搖了搖頭。

      &&&&展昭瞇眼,“你不是狙擊手么?隔了多少米?你應該連字都看到才對啊!”

      &&&&馬漢無奈,“我只是瞄了一眼而已,怕被他發現。”

      &&&&展昭又看趙虎。

      &&&&趙虎趕忙擺手,“我連看都沒看到。”

      &&&&展昭大概這輩子都沒這么認真地看過一份報紙,又反反復復從頭到尾一個字一個字地看過去。

      &&&&白玉堂表示無語,“貓兒,你再看就能背下來了。”

      &&&&展昭瞇著眼睛,那意思——已經背下來了,但是還沒有發現!

      &&&&“走了,換換腦子,你該換藥了。”白玉堂強行拖著展昭走了。臨走,他不忘吩咐了趙虎和馬漢幾句,兩人都點頭……白玉堂就押著展昭去醫院了。

      &&&&醫院里,這會兒跟開茶話會似的,馬欣她們已經康復,幾個女孩兒都在展媽媽的房間里聊天,展啟天和白允文有工作,都沒在,門口雙胞胎安排的幾個保鏢正守著。

      &&&&白玉堂拽著展昭到了房間門口就一皺眉……房里一堆女人還有一個陳爺爺聊得正起勁呢。

      &&&&貌似眾人還比較關心四個女孩兒的婚事,陳爺爺表示陳瑜有藍西了,但是陳宓還單著呢啊!

      &&&&藍西和陳宓這會兒從走廊那頭走過來,手里拿著洗好的水果,看到展昭和白玉堂,打招呼。

      &&&&展昭和白玉堂跟眾人問了個好,就跟著何盈去換藥了。

      &&&&何盈邊給展昭換藥,邊詢問案情怎么樣了?

      &&&&白玉堂告訴她,已經破案了。

      &&&&何盈倒是也松了口氣,搖頭,“哎呀,你們sci碰到的壞人真多啊,而且智商都好高。”

      &&&&白玉堂點了點頭,就見展昭還在盯著那張報紙看,有些無語。

      &&&&“你看報紙這么認真的啊?”何盈逗展昭,“看的還是兩天前的報紙?果然智商高的人都好奇怪哦,你們sci那個技術男也是,怪里怪氣。”

      &&&&何盈話剛說完,就見展昭忽然抬頭看她。

      &&&&何盈被他嚇了一跳,問,“疼啊?”

      &&&&“你剛才說什么?”展昭問。

      &&&&何盈眨眨眼,有些不好意思地扭臉向一旁,“那什么……你們sci那個技術男咯,他約我看電影什么的。”

      &&&&白玉堂微微一挑眉,難怪蔣平這幾天心情不錯的樣子。

      &&&&“不是這個。”展昭激動,舉著報紙,“這報紙是兩天前的?”

      &&&&何盈盯著他看了一會兒,心說不是么?日期明明是兩天前的啊。

      &&&&于是,小醫生小聲問白玉堂,“他是不是對藥物有過敏反應還是天才都這樣?”

      &&&&白玉堂也無奈,問展昭,“貓兒,報紙是兩天前的那又怎樣?”

      &&&&“我是今天看到的。”展昭對白玉堂道,“那只長毛也是今天看到的!今天看兩天前的報紙?”

      &&&&白玉堂了然,“所以說兩天是個關鍵,密碼么?”

      &&&&展昭笑了起來,拿著報紙,“關鍵就是二!二!”

      &&&&何盈不確定地看了看白玉堂,那意思——這位什么情況?

      &&&&白玉堂想了想,問何盈,“蔣平請你看電影?”

      &&&&“是呀。”何盈笑瞇瞇。

      &&&&白玉堂微一挑眉,“蔣平人不錯的,考慮下。”

      &&&&何盈美滋滋一笑,收了紗布棉花金屬托盤,晃晃悠悠地出去了,“所以說要觀察下。”

      &&&&等何盈走了,白玉堂抬手,拍了還“二二二……”的展昭后腦瓜一下。

      &&&&展昭揉著腦袋看白玉堂,“拍傻了怎么辦?”

      &&&&“別二了。”白玉堂往他身邊一座,“喂,三個星期長假怎么過?”

      &&&&“二……”展昭還沒來得及說,白玉堂瞪他,“你敢再二試試!”

      &&&&“我是說二十一天啦!”展昭無語,“我們去度假?”

      &&&&白玉堂點頭,指了指他的手,“正好你養傷。”

      &&&&展昭滿意,“去哪兒好呢……”

      &&&&“頭?”

      &&&&這時,門口馬漢和趙虎撩開簾子往里看。

      &&&&白玉堂點了點頭。

      &&&&趙虎站在了門口把風,馬漢進去拿出一張照片給白玉堂。

      &&&&白玉堂接過一看,就見是一個穿著米色風衣的男人,戴著一副墨鏡,一頭灰色的短發。照片是從上方往下拍的,而且是黑白的,似乎是監控鏡頭拍下來的畫面截圖,不是很清晰,但大致能看清楚那人的樣子。

      &&&&“什么東西?”展昭有些不解。

      &&&&馬漢道,“剛才頭我們去監獄查了一下,果然趙爵根本沒去探過李睿或者王藝,倒是這個人探望過李睿。”

      &&&&“探監要留下身份信息的。”展昭問,“他是什么人?”

      &&&&馬漢一攤手,“查不到。”

      &&&&“查不到?”展昭驚訝。

      &&&&白玉堂皺眉,“被抹去了吧。”

      &&&&“誰干的?”展昭不滿。

      &&&&“這段影響還是意外保留下來的。”馬漢道,“蔣平說,包局之前讓他改造過警局包括監獄的攝錄軟件,所有影響都存備份到sci的一臺主機上。蔣平搞了一大堆編碼,我們查監獄視頻監控時發現少了一段,蔣平查過之后說被黑了,不過他那里有備份的存貨,于是幫我們找出了這個人。”

      &&&&白玉堂皺眉,包局還是有先見之明的。

      &&&&“另外蔣平還說。”馬漢道,“包局剛才已經看過了這一段影響。”

      &&&&展昭和白玉堂對視了一眼——老狐貍果然知道!

      &&&&正說話,就見門口的趙虎突然轉臉進來,輕輕地“咳咳”了一聲。

      &&&&白玉堂順手將照片塞進了兜里,又將展昭手里那份報紙藏到了風衣里。

      &&&&這時,就聽到門口趙虎叫人的聲音。

      &&&&隨后簾子一挑,白允文和展啟天來了。

      &&&&“手恢復得怎么樣了?”展啟天問展昭。

      &&&&展昭給他看,“快好了吧,不疼了。”

      &&&&展啟天點頭,“正好,加上春假你們有三周的長假,出去放松一下吧。”

      &&&&展昭和白玉堂點頭。

      &&&&“有三周假期?”趙虎一驚。

      &&&&馬漢也意外。

      &&&&“哦?三周啊……”

      &&&&不知何時正好經過門口的白錦堂臉上露出了笑容來,隨后心情很好地走了。

      &&&&之后,眾人回病房,商量放假的事宜了。

      &&&&展啟天和白允文接到一個電話后,離開了病房,來到電梯旁邊的一個拐角處。

      &&&&展昭皺眉想跟去,白玉堂拉住他,掏出電話來,給什么人發了個短信。

      &&&&……

      &&&&包拯就等在那個拐角處,見展啟天和白允文過來,就拿出了一張照片給兩人看。

      &&&&白允文接過來看了一眼,就見照片上有一個穿著米白色風衣、戴著墨鏡一頭灰色短發的男人。

      &&&&白允文皺眉,“找了他這么多年,終于露面了。”

      &&&&“來殺幾個不相干的棋子?”包拯皺眉,“不覺得奇怪么?”

      &&&&“謝天成大概把東西藏在幾顆棋子的腦袋里了。”展啟天輕輕“嘖”了一聲,“遲了一步,已經被回收了么?”

      &&&&“未必見得。”白允文微微揚起眉,“趙爵怎么會知道最后兩顆棋子在哪兒?”

      &&&&包拯一愣,“他早就知道?”

      &&&&“是引他出來的最好時機。”白允文晃了晃那張照片。

      &&&&“總之盯緊些。”展啟天嘆氣,“可能會有動作。”

      &&&&包拯和白允文都點頭。

      &&&&三人聊完了,轉出拐角,等電梯準備回去……

      &&&&這么巧,電梯門“叮”一聲打開。

      &&&&眾人一抬頭,電梯里一個正低頭看手機的人也一抬頭,雙方一愣。

      &&&&電梯里,趙禎正看手機呢,看到三人站在門口,有些不解地一歪頭,“這么早走啦?”

      &&&&“呃……”包拯張了張嘴。

      &&&&趙禎問包拯,“馳馳有三周假期?”

      &&&&包拯點了點頭。

      &&&&展啟天和白允文掃了一眼,就見趙禎手機上有一條短信——我有三周假期喔!^—^,我們去哪里玩?

      &&&&三人都松了口氣。

      &&&&包拯笑了笑,拍拍趙禎的肩膀,“是啊,趕緊出去放松下吧。”說完,三人一起進了電梯。

      &&&&趙禎自顧自往前走……等電梯門關上,他將隱藏的錄音鍵關掉,微微一挑嘴角,快步進了病房,神不知鬼不覺地將手機塞給了白玉堂。

      &&&&白玉堂拿著手機對展昭一挑眉。

      &&&&展昭壞笑。

      &&&&看清爽的小說就到 在線閱讀: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