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znvj"></em>

<dl id="bznvj"></dl>
<em id="bznvj"></em><rp id="bznvj"></rp>

    <sub id="bznvj"><i id="bznvj"><ol id="bznvj"></ol></i></sub><track id="bznvj"></track>

      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小說 > sci謎案集小說 > SCI謎案集第四部 > 地獄歸來的兇手07 殘留

      地獄歸來的兇手07 殘留

      &&&&

      &&&&白玉堂帶著眾人回到了警察局,一進門……就覺得氣氛有些緊張。

      &&&&只見很多人都跑來跑去,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

      &&&&徐列在后頭跟著,“哎呀,這警局夠忙的啊,最近治安果然是不好么。”

      &&&&白玉堂和展昭有些摸不著頭腦,不過也懶得管,先上樓。

      &&&&只是sci辦公室前的電梯門剛打開,就見一個穿著白色防化服的人晃晃悠悠過去。

      &&&&“嘩!”樓外掛一驚,“啥情況?”

      &&&&白玉堂走了出來,就見是馬欣,穿著一件白色的防化服,戴著個塑料面罩,有夠夸張。

      &&&&“隊長。”

      &&&&這時,sci辦公室里洛天走了出來,對白玉堂道,“公孫查剛才老王送來的血液說里頭有輻射反應。”

      &&&&“哈?!”眾人一驚。

      &&&&樓外掛和徐列默默退到電梯里。

      &&&&“只是微量而已,對人根本沒影響。”公孫從法醫師走了出來。

      &&&&眾人又看馬欣。

      &&&&公孫笑道,“她不是想穿來過過癮,剛才還拍了兩張照片留念下。”

      &&&&趙虎拍胸口,馬漢也嘆了口氣。趙虎之前說過一句名言——馬欣那妮子本來根正苗紅的,自從跟了公孫混飯吃之后,就一路狂奔在通往變態的大道上,還跑得賊歡喜,這回把自己嫁出去了,就更加肆無忌憚了。

      &&&&白玉堂走進辦公室,問,“樓下那些人在干嘛。”

      &&&&“包局下了通緝令。”白馳跑出來說,“這次有些麻煩。”

      &&&&“什么麻煩?”

      &&&&白玉堂一聽麻煩就頭大。

      &&&&“徐列之前被警方逮捕過一次,所以他樓附近有狗仔埋伏。”蔣平邊調出視頻,邊跟白玉堂他們匯報,“不知道那些記者怎么這么神通廣大,拍到了好幾段視頻,然后大樓監控錄像也被拷貝走了一段,就是那干尸開徐列房間門的那一段,靈異事件搞得沸沸揚揚的。”

      &&&&展昭一聽到這兒,立刻找了臺電腦開網頁。

      &&&&白玉堂好奇地湊過去,“貓兒,你看什么?”

      &&&&“看視頻啊。”展昭道。

      &&&&眾人面面相覷,果然,幾段視頻都在網上。

      &&&&只是視頻播放的時候,前面一排一排的字幕刷過……

      &&&&“這是什么?”白玉堂不解。

      &&&&“隊長,你是有多落伍?”蔣平無奈,“那個叫彈幕!”

      &&&&白玉堂終于明白展昭這幾天沒事就拿著手機刷視頻,一看笑一天是怎么個情況了。

      &&&&白馳湊過去邊看邊念。

      &&&&“擦!sci真是什么都能碰上!”

      &&&&“白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展博士我的嫁!嫁我嫁我!!!!”

      &&&&“舔屏幕!”

      &&&&“媽蛋這個是鬼片吧!”

      &&&&“徐列這是拍恐怖片拍的撞鬼了么?”

      &&&&“那女警差點摔下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恐怖!好像跑我們小區去了!”

      &&&&“難怪樓下那么多警察。”

      &&&&……

      &&&&白玉堂有些不解地問蔣平,“干嘛要舔屏幕?”

      &&&&“咳咳……”展昭咳嗽了一聲,示意眾人繼續說案件。

      &&&&“徐列那家宅附近是鬧市區,還有很多居民樓,那些居民都害怕得不敢出門,打電話來問那干尸究竟抓到了沒有。”

      &&&&秦鷗將電視打開,給眾人看通緝令,“新聞上只說是戴著面罩的危險分子,給了一個大致的畫像,表明極度危險,讓看到的人不要靠近,立即報警。”

      &&&&“然后包局派了很多警察全城開始搜捕。”洛天跟白玉堂說,“艾虎還有特警隊那邊總共幾百人,把那附近的小區都包圍住了一層層搜,不過目前沒發刻意的人。”

      &&&&白玉堂點了點頭。

      &&&&這時,樓下鑒識科的一個小姑娘捧著兩大鐵盤的證物走了上來,“白隊長,找到好多東西。”

      &&&&洛天接過那盤子,白玉堂就問,“有找到一個足球么?”

      &&&&“有!”那姑娘從下邊的一層托盤里,抽出了一個袋子,里邊有一個破了的足球。

      &&&&“啊!”徐列一眼認了出來,“誰把它割破的?”

      &&&&“是哦,好可惜!”那姑娘戳著袋子,“這球應該好值錢的!”

      &&&&徐列也覺得有些可惜,將袋子翻過來……就見包著足球的塑料袋背面貼了一張黃色的標簽,上邊一個黑色的輻射危險標志……

      &&&&“臥槽!”徐列扔了袋子趕緊往后退了一步,“不是吧?!”

      &&&&“隔著袋子呢,怕什么。”那姑娘擺擺手。

      &&&&“這個足球里不是有什么核廢料啊之類的啊,藏老子身邊那么久不要緊吧?”徐列張大了嘴,“老子要去做全身檢查!”

      &&&&鑒識科的小姑娘瞇著眼睛瞧著他,良久,一撇嘴,“好幻滅!偶像什么的果然是電視角色塑造!”

      &&&&“真的有輻射?”白玉堂問。

      &&&&“一點點。”姑娘拿手指比劃了一下,“因為其他的物件都沒有,就這個足球上邊有,所以可能的確是里邊藏了什么東西。那東西有微量的放射性,所以導致足球上也有了。不過真的極其微量,對人體無害的。如果足球里真的藏著什么,那也不是什么高放射性物質更不可能是核廢料,可能只是某種金屬。”

      &&&&“哪種金屬?”展昭好奇。

      &&&&“這個我不清楚,要檢測需要別的設備,老大說有需要的話帶去專業部門才能檢測。”小姑娘說著,壓低聲音湊過來,道,“不過根究我個人的推測啊,有可能是一塊兒隕石!”

      &&&&白玉堂和展昭愣了愣,看她。

      &&&&小姑娘一拍手,“你們在追的那個干尸,會不會是外星人?!”

      &&&&“哦……原來如此!”展昭點頭,“也許不是隕石,而是太空飛船的一塊零部件!”

      &&&&“有道理哦!”那小姑娘估計也是個科幻迷,眼睛都亮了。

      &&&&白玉堂趕緊順手抓了一包桌上的零食塞給她,將她打發下樓了。

      &&&&等那姑娘走了,白玉堂彈了彈展昭的腦門一下,那意思——你別再琢磨外星人了!根本不可能!

      &&&&展昭扁了扁嘴——切!掃興!

      &&&&公孫那邊的血液樣本檢查出來后,他就晃晃悠悠拿著報告過來了,“b型血,微量輻射攜帶,程木和徐隼都是b型,我們有徐隼的血液樣本,兩方面dna并不符合。”

      &&&&白玉堂點了點頭,“也是,徐隼都死了,尸體還在驗尸房,沒可能又跑去殺人。”

      &&&&“另外徐隼的尸體也檢查出了些線索。”公孫對眾人勾了勾手指。

      &&&&眾人都跟著他去了法醫室。

      &&&&徐隼的尸體此時正側臥在解剖臺上。

      &&&&馬欣拿著一個照相機在拍尸體的脖頸部位。

      &&&&見人進來,就放下照相機,拽過燈,照著死者脖子的位置,讓眾人看。

      &&&&白玉堂湊過去,就見在尸體的脖頸右側,有一個類似蚊子包一樣的突起。

      &&&&“這是什么?”展昭問。

      &&&&“徐隼的血液里查到了微量的藥物,屬于麻醉劑,但計量又似乎不足以致命。”公孫說著,拿出一份報告給展昭和白玉堂看,“我查過徐隼的病理報告,他有心臟病,這一段時間的逃亡讓他的病情更加嚴重。這麻醉劑的計量正好引發他心臟驟停,就是這么丟了小命。而這一個點,像是個蚊子包,不過做了檢測之后,發現里面的藥物成分更高。

      &&&&“我們根據傷口模擬了一下。”馬欣道,“徐隼應該是被一根極細小的針扎中,將麻醉劑直接注射進了靜脈,這就是他猝死的真正原因!而不是魂魄被迦列之輪吸走了。”

      &&&&公孫有些掃興地一攤手,“我們并沒有找到針,但是如果是注射針孔,不可能那么細小,所以懷疑是冰或者蛋白做的針,被吸收了。

      &&&&“這針,大概扎上多久會死?”白玉堂問。

      &&&&“這個很快,不超過半分鐘的。”

      &&&&“那么快?”白玉堂皺眉,“那兇手豈不是那天就在過道里?”

      &&&&“貴賓通道應該有監控的吧?”白玉堂問蔣平。

      &&&&“有的,我之前看了一遍不過也不算太仔細。”蔣平回答,這陣子他光顧著看監控了。

      &&&&白玉堂點頭,讓蔣平將視頻取出來,給白馳一幀一幀地仔細看一遍。

      &&&&展昭摸著下巴,“搞了半天,殺徐隼的時機這么巧碰到了迦列之輪,是巧合呢,還是有意的?

      &&&&眾人離開法醫室回到辦公室,盧方走了進來,“小白,你要的東西送來了。”

      &&&&說話間,他身后兩個警員幫著推了兩個箱子進來。

      &&&&這兩個箱子,其中一個就是之前用來存放迦列之輪的,已經破裂了。而另一個,是一個和這個箱子一模一樣款式的,完整的箱子。

      &&&&白玉堂讓王朝和張龍把裝迦列之輪的箱子送到樓下鑒識科去,然后,把那個相同款式的新箱子推進了辦公室。

      &&&&打開箱子,眾人都不解地看白玉堂,不明白他想干嘛。

      &&&&白玉堂看了看那箱子,又環視了一圈眾人,問白馳,“趙禎呢?”

      &&&&白馳打電話,趙禎反正也閑著,不一會兒就來了。

      &&&&跟趙禎來的還有一大堆人、白錦堂也來了、還帶來了陳瑜,雙胞胎自然也不能少,溜溜達達進來。

      &&&&白玉堂扶額,“我就叫趙禎你們來那么多人干嘛?”

      &&&&話沒說完,另一部電梯也打開,里斯本跑了出來,身邊是背著個書包剛剛放學的洛陽和秦怡,兩人還拉著個更小的孩子,皮膚雪白大眼睛,各種可愛。

      &&&&“誒?”盧方趕緊跑過去。

      &&&&“爸爸。”那小孩兒叫盧方。

      &&&&原來被順道帶回來的這個小孩兒,就是有些日子沒見的盧珍。

      &&&&“這么早放學了?”洛天也不解。

      &&&&最后走出電梯的是楊帆,是他去把孩子們接回來的,“學校提前放學了,街上很亂,好多警察,可能怕晚高峰的時候更亂,所以通知家長按照時間去接。”

      &&&&眾人想了想,貌似洛陽他們的校區就在之前出事的那個校區附近。

      &&&&“對了。”展昭問,“徐隼有沒有孩子?”

      &&&&“沒有。”蔣平搖搖頭,“他和他老婆一直沒子女,然后劉宇還沒結婚呢。”

      &&&&展昭點了點頭。

      &&&&白玉堂無奈,讓家屬都去一邊等,一眼看見陳瑜,有些不解,“你怎么也來了?”

      &&&&陳瑜一臉不滿地瞄著徐列。

      &&&&“她是我叫來的,你們忙。”說完,拽著陳瑜往走廊走。

      &&&&陳瑜邊走邊踹他,“你說你這霉勁兒。”

      &&&&樓外掛也屁顛顛跟出去。

      &&&&雙胞胎摸了摸下巴。

      &&&&大丁有些八卦,“徐列這陣子跟小瑜走得很近啊。”

      &&&&小丁也好奇,“不是吧,小瑜和藍西很甜蜜的樣子,徐列難道想當第三者?”

      &&&&“才不是呢,徐列要是打的是小瑜的主意,都不用藍西動手,樂樂第一個踹死他。”馬欣略神秘地眨眨眼,“人家感興趣的可不是陳瑜。”

      &&&&眾人都八卦地看她——那是誰?

      &&&&馬欣壞壞一笑,可惜啊,“他踹的是快鐵板。”

      &&&&白玉堂“咳咳”了兩聲。

      &&&&眾人扭臉,白隊長斜著眼睛看他們,那意思——八卦的出去!

      &&&&于是,一干家屬只好乖乖到一旁圍觀。

      &&&&白錦堂找了個沙發坐下,看著那箱子,雙胞胎在一旁吃零食等著看戲。

      &&&&白玉堂盡量無視他們,對趙禎指了指那個箱子。

      &&&&趙禎不解,“干嘛?”

      &&&&“能不能躲進去?”白玉堂問。

      &&&&“不能吧……”眾人都皺眉,這箱子那么小。

      &&&&“當然能了。”趙禎卻覺得好笑,“這么大個箱子裝下只熊都沒問題啊。”

      &&&&眾人都皺眉看他——這么小箱子也能塞下個人?

      &&&&“變魔術時躲的箱子只有這個一大半,方法對就行了。”說著,趙禎蹲下看了看箱子,然后往里邊一縮,就進去了。

      &&&&眾人看著他的動作,還挺自如。

      &&&&“那個人的身高可能要比你矮不少,估計比你還瘦。”白玉堂也在外邊看。

      &&&&“那就更容易了。”趙禎道,“還能在里邊轉個圈什么的。”

      &&&&“哥。”

      &&&&這時,正在看視頻的白馳叫眾人,“我看到徐隼是怎么被射中的了。”

      &&&&眾人都過去看。

      &&&&白馳給眾人看視頻,“我看了徐隼在倒地前的一分鐘的所有畫面,那兩個警員是一前一后押著他的,因為過道很窄,旁邊的箱子走得又慢,所以他們是從箱子邊上走過,這段時間,并沒有其他人靠近徐隼,但是你們看……”

      &&&&白馳說著,定格了一個畫面。

      &&&&蔣平用新設備將畫面處理得極清晰,就見在徐隼經過箱子附近的時候,就在箱子和他之間,出現了一道“白色”的反光。

      &&&&那一條反光特別特別的細。

      &&&&蔣平將畫面放大了n倍,然后連貫播放……眾人終于看清楚,原來是一根針,高速從箱子里射出來,不偏不倚正好射中了徐隼的脖頸,就是他脖子上小包所在的位置。

      &&&&白玉堂拿桌上的電話打給鑒識科的人,問,“箱子上除了那個洞之外,還有沒有一個破口?”

      &&&&“有的!”老王回答,“箱子的頂部,有人用刀片劃了一個三厘米左右的破口。”

      &&&&眾人面面相覷。

      &&&&“這么說,那個兇手當時就在箱子里?”展昭皺眉,“他是故意殺了徐隼,還是只是隨便找個人?”

      &&&&“不過徐隼突然倒地的騷亂的確方便他逃走。”白玉堂說著,又問老王,“那箱子里邊有沒有什么放射性的東西?”

      &&&&“沒有,我們拿回來第一時間就測了,沒反應。”老王回答。

      &&&&眾人彼此對視了一眼——于是那個有輻射的東西真的是藏在足球里的?是什么呢?放射性微弱對人體無害,又能藏到足球里,究竟是什么?難道真的是隕石之類的?但球里有石頭,晃一晃總會有響聲吧?外星棉花?

      &&&&看清爽的小說就到 在線閱讀網全本在線閱讀:http://www.ajsncp.com/
      一道本久在线久久综合,热久久免费视频,青青草免费观看警告:未漨18岁者請勿適入本站!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青青草免费观看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